文学馆 > 总裁他崽是地府公务员 > 第29章 第29章

第29章 第29章


童菡还真去买了几张刮刮乐,破天荒地中了二十块,然而她买刮刮乐就花了二十,总结来说,花了0元,却收获了快乐。

        她乐呵呵地傻笑,傅霖不理解:“没赚还这么开心?”

        童菡对着中了二十的刮刮乐拍了好几张照片,他怎么会懂她天煞命格的痛,运气从来就没好过,对她来说,不亏就是赚。

        傅霖兴致来了,也买了一张,童菡凑过去看数额,大怒:“不公平,为什么你随手一买就是一百!”

        傅霖抿唇笑:“运气好,没办法。”

        童菡咬紧后槽牙,面对这种凡尔赛,可以打人吗?

        童菡回到办公室,陈向薇叫她:“菡菡,一会儿把样品交到林姐办公室,就剩你没交了。”

        “哦,好。”童菡抬手就打算撸下戒指,却摸了个空。

        嗯?她戒指哪儿去了?

        什么时候掉的?

        童菡左顾右盼起来,是掉在傅家老宅还是彩票站,又或者是傅霖的车上?

        “怎么了?”陈向薇看出不对。

        童菡小声道:“戒指被我弄丢了!”

        “戒指!你……赶紧找找啊!”陈向薇也一起帮忙找起来,赔钱是小事,耽误新品上市可就是大事了,目前工厂也只赶出了这一批样品,确定好没问题才会拿去批量生产。

        “什么,童菡你把样品丢了!”寇语离得近,一嗓子吼了出来。

        陈向薇狂翻白眼,这人怎么瘸了还不安分!

        寇语酸了一早上现在终于有点气顺了,果然老天不会总向着她。

        丢了样品,看林晴骂不死她!

        林晴虽然平时看着温和,但涉及到工作的事,有什么差池骂起人来可是毫不留情。

        寇语的一嗓子让其他人都围过来,七嘴八舌地说,“快找找吧,童菡你也太不仔细了。”

        寇语冷不丁来一句:“不是会算命吗?怎么不算算戒指掉在哪儿了?”

        童菡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好心没好报,她当时就不该有同情心。

        “呵,戒指我算不到在哪,可我算得出啊,你要倒大霉!”

        寇语的脸色一下就不好看了,她腿上的石膏可还没差呢,那疼痛感还历历在目。

        童菡丝毫不留情,“吃了亏还不长记性,我看你是另一条腿也不想要了。”

        “你……不过是巧合而已!”寇语嘴硬,她想过了,之前的事情是巧了点,这事是她自己倒霉,和童菡的说的才没关系,是她自己吓自己。

        “那就祝你好运。”

        “你还是担心样品找不到要怎么和林姐交代吧!”

        林晴被外面的吵闹声吸引出来,“吵什么?”真是平时对这帮人太好了,办公室里就吵吵闹闹。

        寇语率先告状:“林总监,童菡把样品弄丢了!”

        林晴看向童菡,童菡认真道歉:“对不起,林总监,我……”

        “傅总把戒指拿着要重新打样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什么玩意?

        童菡脑袋转了两个弯才想通,估计是被傅霖捡到了,不枉她把他救出来,大老板还是很靠谱的。

        “寇语,你还有什么问题?”林晴是真不想办公室里勾心斗角,“有时间把心思放在设计上,你的作品早就能入选,再有下次,下回的比稿你也不用参加了!”

        林晴说完踩着高跟鞋离开。

        寇语的脸红一阵白一阵。

        她看向童菡的目光仿佛要吃人,为什么她每次运气都能这么好!

        童菡丝毫不畏惧地瞪了回去。

        童菡想着还是要感谢下傅霖,于是给他发了个微信。

        【谢谢】【猫猫磕头】

        傅霖随手又是一个添加表情。

        毛蛋他爸:【粗心得改,不是每次都能掉在车里的。】【猫猫摸头】

        童菡:【你盗我表情包】【猫猫生气】

        毛蛋他爸:【哪有?】【猫猫问号】傅霖乐此不彼地盗表情包,透过屏幕上这只猫,似乎就能看见她正龇牙咧嘴。

        --

        寇语满肚子怨气,在范毅给她送上一条蒂芙尼手镯时,火气全消。

        “你怎么浪费钱买这个,不存钱买房了吗?”寇语嘴上埋怨,心头却甜滋滋的。

        范毅献宝似的拿出一张刮刮乐,“看,运气好,中了一万。”

        “哇塞!真的诶,运气也太好了。”寇语抱着范毅猛亲。

        呵,童菡说的话果然都是唬人的,这哪是倒大霉,分明是走大运。

        “今天我下厨,犒劳你!”她的脚伤没那么疼了,过两天就可以取石膏,做个饭还是没问题的。

        “还是我来,你坐着就行。”范毅心疼她,“要是再受伤了,怎么办?”

        “好吧,我知道你最疼我。”寇语撒着娇。

        范毅笑笑,去冰箱里拿出冷冻的猪肉准备化冻,只是猪肉一浸入冷水。

        范毅闻到那股油腻的味道,捂着嘴反胃了起来,“呕……”

        寇语跳着脚过去查看情况:“怎么了?”

        范毅又呕了一次,寇语拍着他的背,奇怪的是,他吐了半天也没吐出些什么来。

        范毅捧了点水漱口,又洗了把脸,“没事,胃有点不舒服,我吃点胃药就好。”

        现在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点胃病,寇语也没怀疑,反而还笑着开玩笑:“你那模样,要不是你是个男的,我还以为你怀孕了呢。”

        “你说什么呢,快出去坐着吧。”

        寇语没注意到的是,在她转身后,范毅轻轻抚上了自己的小腹。

        特殊调查处

        边阳跟着郑祥到处出差忙到飞起,好不容易有休息的时间,又被通知明天去海市。

        郑祥笑他年轻人没活力,“边家的小子,不该啊。”

        边阳道:“我是家里最没天分的一个。”在家族中其他人早已靠着自己的能力吃上玄门的饭,他却连天眼都没开,只能通过考警校的方法辗转来到特调处。

        “你这话说的特调处像个回收垃圾的地方,最差的都进了特调处。”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边阳连忙解释,“特调处很厉害,只是……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您为什么会同意我进来。”他的两个哥哥能力都比他厉害,郑处却弃了他们选择了他。

        “以后你会懂的。”郑祥笑而不语。

        特调处的座机响起,边阳去接电话,只听一句话,他的脸色就变了,眉头紧锁。

        “什么,黄友铭自杀了?”

        郑祥的眼神立即锐利起来,黄友铭怎么可能会自杀!

        黄友铭明显是个贪生怕死之徒。

        黄友铭采取的自杀手段是最原始的办法,撞墙。

        因为他是天师,所在的监狱都是特制能封住他的道法的。只是没想到他会用这种简单粗暴的办法。

        黄友铭似是下了必死的决心,撞得头破血流。

        黄友铭昏迷不醒,还需要在医院观察。

        “郑处,医生说是脑震荡,颅内还可能有别的损伤,暂时醒不过来。”边阳撇撇嘴道,“他对自己可够狠的。”

        “就是够狠才越要盯着。”郑祥害怕这样的人,往往是这样的人才能做出失控的事情。

        “加强对黄友铭病房的防御,任何人接近他都要详细检查,包括查房的医生!”

        “郑处,您是怀疑……”

        “我不是怀疑,是肯定。”黄友铭的嘴他们还没撬开,那两张命牌的身份与下落他们都不知道。

        “你觉得他像个会自杀的人吗?”

        “不像。”黄友铭在进去时一直在狡辩,这是求生欲强的人会做的事。

        郑祥又问:“那他自杀,有什么目的呢?”

        “自杀可以到医院来救治,哦——您的意思是——”边阳懂了。

        目前来看,黄友铭身后绝对还有人,他被关在监狱里,外面的人无法与他取得联系。医院到底比监狱容易接触。

        黄友铭身上,有幕后之人想要的东西,当然也有特调处想知道的东西。

        所以郑祥让人盯紧黄友铭的病房。

        ——

        傅霖指尖把玩着一枚戒指,天蓝色的海蓝宝在阳光的折射下熠熠闪光。

        那天她落在车上那个有点大,这个是已经改成她尺寸的戒指。

        钱勉敲门进来,“傅总,这几份文件要签字。”

        傅霖把戒指放到一旁,仔细看起了文件。

        钱勉看见戒指,内心的八卦之火又熊熊燃烧,他知道这个戒指是boss通知工厂重做的,电话还是他打的呢。

        傅总是想送礼吗,七夕似乎快到了……

        戒指这东西实在太过暧昧,难道傅总想直接求婚!

        “钱勉。”

        傅霖叫了一声把他从天马行空的想象中拉回来,“停止你脑内发散的思维。”他看一眼就知道前面在想什么。

        “您想送就送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钱勉拿了文件就溜。

        “多嘴!”

        钱勉:典型的恼羞成怒。

        傅霖盯着那枚海蓝宝戒指,其实它不该出现在这儿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就让工厂改了个尺寸。

        真拿到手里,送出去时却顾虑繁多。

        她本就对自己有意,送戒指这东西,万一让她误会了怎么办?

        他纯粹是觉得她戴着很好看,是绝对没有别的意思的。

        思来想去,傅霖把戒指丢进了办公室的抽屉。

        楼下的童菡就不像傅霖这么纠结了,正在愉快吃甜品。

        新品发布后,市场部的反响很不错,林晴一高兴就请大家吃了甜品。

        “这次新系列会请谁代言呢?”有人好奇。

        新品推出后,市场营销也得跟上,要做的就是拍广告,杂志,选代言人。

        “秦琴吧,人间富贵花的长相,最近又热播了一部古偶,感觉还蛮合适。”

        “秦琴不行,长得是挺漂亮,但气质和我们的夏日系列一点都不搭。”夏日系列几乎所有的主色调都偏冷,呈现出淡雅,清凉的感觉。

        “秦琴大五官浓颜挂,我说还是项思思合适,淡雅出尘。”

        “咱们在这讨论个热闹没决定权,向薇,你有消息吗?”

        陈向薇的消息向来最灵。

        “没有诶,品牌部和市场部那边还在讨论,不过我听说是要拍一个微电影来宣传,男主正在接触傅嘉和。”

        “傅嘉和!!影帝哎,这可比何奇焱咖位大多了!”

        “别扫兴好吧,这时候提那个法制咖干嘛。傅嘉和,我要签名,合照!”

        童菡虽然不追星,但也能理解这些追星女孩的快乐。

        童菡拖着脑袋,盯着手机发呆,小毛蛋离开快半个月了,上次发完消息就不见到现在。

        这小没良心的,是不是忘了她呀……

        她想给他发消息,又怕打扰他工作。

        童菡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发了个消息:【蛋总,什么时候回来啊?抓鬼还顺利吗?】

        发完消息果然没得到回应。

        算了,他应该真的很忙吧。

        “寇语没来上班吗?”童菡扫到她空荡荡的座位。

        陈向薇回答:“早上来了的,好像是她男朋友出事了吧,匆匆找林姐请了个假就走了。”

        童菡算了算日子,也差不多该出事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6999/46999516/82714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