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总裁他崽是地府公务员 > 第33章 第33章

第33章 第33章


特护病房

        岳恺来查看黄友铭的情况,边阳挡在门前,“口罩摘下来。”

        岳恺摘下口罩,笑道:“边警官还是这么负责,每天都看。”

        这几天都是岳恺照看黄友铭,边阳与他也算认识了,闲聊几句,“害,职责所在,我不认真就得丢饭碗,今天怎么来这么晚,都快中午了。”

        “有个突然昏厥的病人,过去看看耽误了点时间。”医院方面也知道这里有个犯人,十分配合警方。

        岳恺来给黄友铭做日常的查体,主要就是血压血压和呼吸情况。

        边阳抱胸一直在后面看着。

        “有小偷!”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女子的高呼。

        病房里的几个警察下意识就冲了出去,边阳也是第一时间身子比脑袋反应快。

        边阳跑出去几步才想起郑祥的交代,又飞快返回了病房。

        “怎么了吗?边警官这么着急?”岳恺微笑地收好听诊器,结束了他今天的检查。

        边阳道:“没事。”还好没出事,也是他太紧张了吧。黄友铭一个还在昏迷的人,即使有人和他接头,也没办法和人交流,能出什么事情。

        “再见。”岳恺很有礼貌。

        岳恺离开后,边阳仔细查看了一下黄友铭病床周围与他身上,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外头的吵闹声还在继续,过了好久才平息。

        去帮忙的警察回来了,边阳问:“怎么回事?”

        “有人混进医院里偷东西,病房里人多一个没看住就把人平板偷了,已经抓住报警了。”

        “解决了就好。”边阳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病房里,黄友铭的生命体征波动了一下,然后又恢复原样。

        ——

        寇语到达范毅老家时,已经是第二天凌晨。因为订票太急,已经没有高铁,她买了绿皮火车,硬生生地坐了五个小时才到地方。

        然而坐绿皮还不够,范毅家在农村,离当地火车站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通往村里虽然也是水泥地,但多年未整修,早已经坑坑洼洼,寇语这种不晕车地都坐吐了,脚腕上本来已经好的差不多的伤也隐隐作痛。

        等到了目的地,已经是去了半条命。

        第二天等状态调整好了,寇语才开始打听起了范毅的家,她没有来过范毅的老家,所以并不知道具体位置。范毅的父母去城里看过他们,范毅也说等结婚前一定会带她来一趟。

        寇语只能一户一户的打听,“大爷,你知道范毅住哪儿吗?”

        “范毅?谁,不认识?”

        “就是你们袋子沟村的。”

        “没听说过这人啊。”

        寇语以为是老人家记性差,范毅跟她提过,说全村的人都姓范,他们村很小,随便找个人肯定都能问出来。

        寇语疑惑了,她运气这么差的吗?

        她继续一瘸一拐地向另一户人家走去,身后的大爷叫住了她,“幺妹儿,你找的那个范毅,他爹叫什么?”

        “您等等,我找找。”寇语还记得二老去江九的时候,发过身份证照片给他们买车票来着。

        翻了好久,寇语终于翻到了。她激动道:“叫范志军!”

        “哦,志军啊,就前面那家。”老大爷终于想起来,“你说的范毅,是他家小东子啊。”

        找儿子找不到,找爹还真有人认识。

        “哪家?”农村的路九曲十八弯,她还真搞不清楚。

        老大爷看她一个小姑娘,还瘸着腿,“妹儿你坐,我去替你喊人,你是他们什么人啊?”

        “我是他们儿媳妇。”

        “要得。”老大爷笑眯眯点头,随后往前走了两步,站定扯开了嗓子,中气十足地喊:“志军!你儿媳妇来看你啦!快出来!”

        寇语听着这震天响的声音,头顶黑线,心中也在疯狂想对策,她没打招呼就来了,这事儿也不能让范毅知道。

        老爷子这么一喊,范志军夫妻着急忙慌的就出来了,一见到寇语,“呀,小语你怎么来了?怎么还……是不是范毅欺负你了?”

        在老夫妇眼里,一个受伤的姑娘跑这么远,绝对是因为受了委屈。

        寇语连忙摆手道:“不是不是,只是时常没来看二老,我来这边出差顺便来看看你们。”

        范志军夫妇也没怀疑,一齐痛骂起了无良的老板,人家受伤了还要她出差。

        寇语与范志军夫妇寒暄了几句后,她便想进入正题。

        可村子虽然不大,但适龄的小姑娘肯定不少,她这种情况,不可能一户一户去问。

        寇语没了主意,微信上和童菡求救。

        寇语:【着急忙慌就来了,我该从哪儿找啊?】

        童菡:【谁让你那么着急来着,连方向都没有。】

        寇语:【对手指】【我太生气了嘛】

        童菡;【你不是说范毅是参加葬礼回去的吗,可以从这里下手。还有范毅他们村既然小,大概读书也是在一起读的,你翻翻他小时候的照片,看看能不能找到点蛛丝马迹。】

        寇语:【对啊!大师果然是大师,就是不一样!】

        童菡:【谢谢夸奖。】就是这夸人的是寇语,怎么都觉得有点后脊背发凉。

        “阿姨啊,我和范毅都快结婚了,但还没见过他小时候照片,他总不好意思……”

        范母一听就懂了,笑着道:“我去给你拿,小东子小时候的照片,从幼儿园到高中,我都存着哩。”

        厚厚的一本相册被拿来,范母在旁边给她讲解,这张是几岁拍的,在哪儿拍的。寇语有目标就是只看合照,尤其是各阶段毕业照。

        搜索一圈之后,寇语最终锁定在一张三人照片里,这张照片里有两男一女,中间的那个男的,寇语在小学与初中毕业照里都发现了他,而且他都是站在范毅身边的。

        至于那个女孩嘛,集体照里也都有她,只是站在女生堆里,不显眼。

        寇语指着这张三人照问范母:“阿姨,这张照片里的人,是不是就是范毅常和我提起的发小啊?”

        “是啊。”范母看着照片,短叹一声,眼里有着惋惜,“唉,可惜啊,家培这孩子命苦,一个月前,出车祸去世了。”

        范毅确实有个发小去世了,看来在参加葬礼这一点,范毅没有骗她。

        寇语惋惜了句:“是挺可惜的,这么年轻,哎,那这个女孩是?”

        “女孩是家培的妹妹,叫家敏,他们三个从小一起长大,同岁又同班,家敏也是个可怜孩子啊……”

        提到范家敏是,范母的神色有一瞬的不自然,似乎并不想多提。

        范母这遮遮掩掩的状态,让寇语更加怀疑。甚至脑补出了,其实范家敏才是范毅的女朋友,只是后来上了大学之后范毅交了她这个城里女朋友就看不上范家敏了。

        光是脑补,寇语就已经要气死了。

        她觉得范毅和范家敏之间一定有点不寻常。要不然为什么范毅提起的时候只说范家培一个发小,她一直不知道是两兄妹。

        寇语决定自己去见一见这个范家敏。

        寇语打听好了地方,范家敏家就在巷口,指路的人说很好找,门口摆着花圈的就是她家。

        寇语到了地方,知道指路人说的很好找是什么意思了。她以为家门口摆的花圈是因为范家培去世,这里的风俗,到了门口才知道,这是家寿材店。

        门口是几个颜色鲜艳的花圈,有个年轻女人坐在门前,一手拿着热熔胶枪,一手往塑料花上打着胶,粘在面前的花圈底上,沾一朵转动一下花圈。

        年轻女人面色惨白,嘴唇上没有一丝血色,机械而又麻木地重复自己的动作。

        “你好,这里是范家敏家吗?”

        年轻女人抬起头,眼神空洞洞的,“我就是范家敏,你是外村人吧,来买纸扎还是花圈?”

        寇语后退了小半步,因为范家敏的声音,沙哑地可怕,完全不像是正常人能发出来的声音。

        寇语后背出了一层冷汗,又有种在看那个监控视频的感觉,那一股凉意,从头寒到脚底。

        她深呼吸着,费了很大心力才没有让自己尖叫出声。

        范家敏在她眼里,完全没有活人的气息。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6999/46999516/81903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