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总裁他崽是地府公务员 > 第36章 第36章

第36章 第36章


童菡也看出来了,“怎么回事,他魂都丢了?”

        “啊?什么意思,黄友铭的魂魄没有了吗?”边阳开天眼不久,看不出魂魄的情况。

        童菡马上在病床里翻找起来,“你们也找一下,看看有什么可疑的东西。”

        小小的病房挤了一堆人进来找东西,童菡在黄友铭枕头下发现了一张人形符纸,上面有黄友铭的生辰八字。

        “找到了,有这个。”警察在房间角落找到了烧了一半的三角符纸,很小,上面有烧焦的痕迹,不仔细找根本不会注意。

        “我这边也有!”

        “这边也有!”

        最终,在四个角落都发现了烧过三角符,只不过烧成灰的程度各不相同,有些只剩一点点了。

        “是引魂符,有人摆了引魂阵。”

        引魂阵可使生者魂魄被剥离出来。

        童菡想到黄友铭自杀的原因了,确实,幕后之人是想和黄友铭接头,无论他是清醒的还是昏迷的。

        只要让他住院,他们就可以通过引魂的办法,把黄友铭的魂魄带出去,鬼魂也能告诉他们一些事情。

        边阳赶紧通知郑处,可郑处分身乏术。

        “郑处,童大师在我身边。”

        “先请她帮忙。”郑祥果断开口,童菡在的话,那位大人也在。

        边阳转达了郑祥的意思,童菡爽快答应:“好呀,帮助警察叔叔义不容辞。”

        “您能找到黄友铭的魂魄被带到哪里去了吗?”

        “只能推断出大致方位。”四角的符纸被烧的程度不同也是有讲究的,东边的与西边的烧毁程度最剧烈,说明黄友铭的魂魄往东西方向去了。

        童菡问:“能放置符纸的,必然是能进房门的。边警官有没有怀疑对象?”

        “能进这间病房的,除了医院里来查房的医生和换药的护士,就是我们特调处的人,连打扫卫生都是我们自己来。医院里进来的人,我都是见过的,岳医生,李护士,”

        “麻烦边警官把这两个人都找来。”

        “好。”

        小毛蛋道:“刚查了下生死簿,他的寿命一下子少了二十年,这次,恐怕回不来了。”

        “那不挺好,恶人自有恶人磨。”恐怕黄友铭也想不到,对方虽然把他弄出来了,但他也快要死了。

        边阳很快回来:“岳医生今天不上夜班,李护士昨天请了假。”

        “这么巧?”

        ——

        “什么时候才能给我找到合适的身体!!”黄友铭愤怒地看着岳恺。

        岳恺嘴角浮起淡笑,“别急嘛,找合适的身体哪那么容易。”

        岳恺倒了一杯酒,当然这酒不是倒在黄友铭的酒杯里,而是桌上的酒碗。

        桌上摆了一张黄友铭的照片,面前有三只碗。

        “特么的,喝酒都像上坟!”黄友铭啐了句,“再找不大到,就把老子送回去,老子才不想变成鬼。”

        生魂离体七天,便真的回不去了。

        岳恺隐下眼里的一丝嫌弃:“会尽快的,来,喝酒。放心好了,那帮警察除了郑祥没什么好怕的,找不到我会给你送回去的。”

        呵,要不是为了那两张命牌,他才不会冒这么大风险把黄友铭带出来。

        “那两张命牌什么时候给我,老板在催了。”岳恺试图拿老板来压他。

        黄友铭眼珠转了两圈,“自然是放在安全的地方,等我还魂,会告诉你的。”

        黄友铭也有自己的小九九,他在老板手下那么多年,怎么会不知道老板是个什么性格的人,派人来接手他的任务,就等于放弃了他这个人。

        这次肯来救他,也不过是因为那命牌还在他手里。

        他深知,这命牌就是他的保命符,一旦交出去了,等待他的只会是死亡,尤其是他现在生魂离体,悄无声息的把他弄死一点难度都没有。

        这个岳恺并不会道法,黄友铭也不怕他耍什么心眼子,就是奇怪,老板怎么会派一个不会道法的人接替他。

        岳恺的电话响起,“喂……好……没问题马上过去。”是他脑外科的医生,半夜打电话过去急诊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岳医生很忙啊……”黄友铭喝着酒,阴阳怪气说了句。

        岳恺没理他,收拾东西出了门。

        等他回来,黄友铭就不会这么嘴硬了。

        岳恺打车到了医院,他刚一进门就感觉到了奇怪,急诊科虽然挺热闹,却不像电话里描述的那么急切。

        有个护士打扮的小姑娘急匆匆跑过来,“岳医生快跟我走,有个病人头部大出血,现在已经休克了……”

        岳恺没有犹豫立刻跑起来,“出血量怎么样,是怎么受伤的?”

        “还不清楚,您快和我来。”

        岳恺的脚步突然顿住,眼神锐利:“你不是护士!”

        童菡口罩一摘,狡黠笑起来:“果然瞒不过岳医生。”

        小毛蛋也说了句:“警惕性倒是挺高。”

        “你是谁?”

        童菡已经把人带到了目的地,也不必与他装,“我是谁不重要,有人想见见你。”

        童菡指了指旁边的病房,边阳打开门出来。

        岳恺面不改色,露馅了?速度挺快,看来他还是低估了这帮特调处的人。

        “边警官,想请我来,没必要这样吧?”岳恺敛去眼中神色。

        “有事情请岳医生帮忙而已。”边阳做了个请的手势。

        岳恺并没有反抗,径直走了进去。

        童菡并没有跟着进去,她悄悄退出去,拼命往岳恺家赶,刚才碰到岳恺的那一下,她确定了岳恺身上有阴气,极有可能是从黄友铭的身上沾染来的。

        虽然并不确定,但总得碰碰运气。

        边阳已经调查过了,李护士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人,而岳恺,细查之下才知道他是岳家人。

        玄门中声望不低的岳家,与边家的地位差不多。

        边阳开门见山:“我竟然不知,岳医生是岳家人,怎么会做了医生?”

        “边警官是边家人,不也进了特调处吗?特调处向来和玄门不和,您此举,家里人没意见吗?”岳恺缓缓道。

        特调处和玄门有摩擦不是稀奇事,玄门的人本事大,自然不喜欢有人管着他们,特调处的存在无异于给玄门上了一层枷锁。只是虽然不和,表面功夫还是做的极好,毕竟谁也不想与官家作对。

        其实特调处的人手一直不够,玄门里最优秀的人才根本不屑于特调处,甚至还觉得加入特调处丢人,这也是边阳没什么天分也能进特调处的原因。

        边阳面对他的反问淡笑道:“他们没什么意见。倒是岳医生,今天请你来的目的,你知道吗?”

        “不知道。”岳恺很坦然。

        “黄友铭生魂离体,有人在他的病房设了引魂阵。”

        “哦,是吗?可这与我有什么关系,边警官难道怀疑是我设引魂阵?”

        边阳没有说话,表示默认。

        岳恺又说:“可我并不会道法。这点,您应该能看出来。”

        岳恺清楚知道,病房里没有监控,他们是没有证据的,只要他不承认就定不了他的罪。

        边阳看了眼手机,已经二十分钟了,童大师应该到了吧。

        岳恺家

        小毛蛋遥望窗口:“应该就在屋里。”

        童菡点头:“我也感觉到了。”她转头:“蛋总,看你的了!”

        小毛蛋笑起来:“使唤我倒是不客气。”

        “和你我还客气什么,快去。”童菡把他托起来,“走你。”

        小毛蛋猛然真的有种被团成团扔出去的感觉。

        黄友铭躺在照片里哼着小曲,蹭得一下就被人给拽了出来丢在地上。

        “嘶——谁啊!”黄友铭揉了揉屁股,想放声大骂,又意识到,诶,自己不是已经变鬼了吗?

        “是你爷爷我!”

        黄友铭一打眼就看见了浑身冒着金光的小毛蛋,“鬼差!”他第一反应就是想逃。

        黄友铭动作迅速,一个转身飘出了窗户。

        小毛蛋也没急着追,楼下童菡正等着呢!

        童菡盯着窗口就看见有黑影飘出来,她微微勾唇,祭出两张符纸。

        “什么情况,谁……放开我!”

        符纸幻化成一条条锁链,将黄友铭整个人捆起来,他现在是生魂,天师的本事都试不出来。只能任人宰割。

        童菡收回锁链,黄友铭看见她立马就认出了她:“你是那天那个符师!”

        小毛蛋悠悠飘过来,站在她身边。

        黄友铭明白了,“你们是一伙的,鬼差……居然也会帮凡人。”

        “你管那么多呢,快说,跑出来干嘛?”童菡并不清楚命牌的事情,不过她知道黄友铭决计不会无缘无故生魂离体。

        黄友铭梗着脖子:“我是生魂,阳寿未尽,鬼差无权处置我。”

        “说的不错,但你离体已经有三天了吧。”小毛蛋笑眯眯地说:“菡菡,把他收起来,四天后再问。”

        “好嘞!”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6999/46999516/81903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