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总裁他崽是地府公务员 > 第37章 第37章

第37章 第37章


“不要!”黄友铭一听这个就急了,他可不想真的死,当鬼有什么好。

        小毛蛋盯着他:“那就老实交代。”

        “好,我都交代。”事到如今,黄友铭知道是真瞒不住了,鬼差可不会有顾忌。他不能死,仅凭他做的那些恶事,下了地府能不能转世投胎都不一定,所以他必须活的久一点。

        童菡给边阳发送了一条消息。

        医院里的边阳看了眼手机,“好了,岳医生你可以走了,实在是不好意思,耽误您时间了。”

        岳恺微笑,仍保持着礼貌:“不会。”他被请出房间,

        岳恺理了理衣袖:“怎么没看见带我过来的那个姑娘?”

        边阳道:“那是我的一个朋友,她不是特调处的。”

        “哦,是这样。”岳恺虽然看不出童菡的实力,但也猜得出她本事不小。

        她不在这……糟糕!!

        岳恺倏然间像是想到什么,往外跑去。

        边阳看着他的背影,岳恺回头望了他一眼,边阳笑着与他挥手。

        等岳恺回到家时,黄友铭的魂魄早就不在了,气得他砸碎了照片的相框。

        他拨通了一个电话:“九叔,命牌丢了。”

        ——

        黄友铭被带回特调处,急的郑祥连夜就要飞回来。

        童菡劝道:“郑处你年纪也不小了,飞回来怎么也得五个小时后,天都亮了别折腾了,明天再说吧。黄友铭又跑不了。”

        “不,事急从权,黄友铭这事不好说。”他这次去总部,发现了一些端倪,但不确定是不是与黄友铭这件事有关系。

        “童大师,请你和大人帮我一个忙,全权处理这个案子。”边阳的能力还不够,有童菡和小毛蛋帮忙他比较放心。

        童菡开玩笑道:“郑处,上次的锦旗还没给呢。”

        郑祥也笑:“不会让你白干的,我的功德点可以给你些。”

        “成交。”让人办事,总得收点好处不是,

        小毛蛋摊手:“我呢,我也要。”

        “你个小鬼要什么功德点,给我了。”童菡无赖道。

        “不公平。”

        “再吵不帮你看你爸爸。”

        小毛蛋:……卑鄙,居然使用杀手锏。

        “你能不能换一招?”

        “招数不在新,有用就好。”童菡眉眼弯起。

        小毛蛋能怎么办呢,自己选的人,跪着也要帮忙。

        郑祥把何奇焱的事情,与在黄友铭家发现的情况都告诉了童菡。

        因为得到的信息太少,小毛蛋也说不准他们要干什么。

        黄友铭是真的怕死,很快交代的干干净净。

        “我是十几年前跟着老板的,他教了我很多,也送了我很多法宝,可以说,如果没有他,我不会这么快有今天的成就。大概十多年前,老板交给我一个任务,陆续让我保存了三块命牌。”

        “除了何奇焱,另外两个人是谁?”童菡问。

        “不知道。”

        “不知道?你换的命你和我说不知道?”童菡不信他的话。

        黄友铭的真冤枉:“不是,何奇焱是我换的,另外两个人不是我,老板只是把命牌交给我而已。大人,我想你们也知道,换命之后,只能查到被换之人的命格,原本是谁,我真的不知道啊!”

        “那另外两个是谁换的?”

        “我不清楚。”

        “这也不清楚,那也不知道,我看你是不想还阳了!”童菡威逼道,反正她不是特调处的人,不用守这里的规矩。

        黄友铭满头大汗:“我是真的不知道啊!我只知道,一个是五年前送来的,一个是一年前送来的,听说是老板手下的其他天师做的,这两个天师都背叛了老板,老板只是暂时汇总在我手里。”

        童菡与小毛蛋对视一眼,这个老板还够谨慎的,一人只让他们接触一个,每个执行任务的人都不知道其他人的目标,即使出了问题,就像黄友铭这样被抓,警方也无从查起。

        童菡很快发现了关键,照理来说换命已经完成,黄友铭应该是弃子,何苦暴露一个岳恺?

        “除了这些,还有吗?”

        “有,”黄友铭赶紧交代,“他让我接近何家,是为了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

        “我手机里有那个东西的图片,你们可以看看。”黄友铭被关押后,他的手机就一直在特调处。

        边阳赶紧调出来看看,找到了黄友铭所说的那张图片。

        图片中,是一个三足的青铜鼎,品相完好,鼎壁上篆刻着一些古老的铭文和图案。这个鼎不大,只有成年男人两只手掌那么大,青铜的锈色很漂亮。

        “这是……”

        小毛蛋被唤起很久前的记忆:“毕方鼎。”

        “你认识?”

        小毛蛋手指着照片一处,“你们看这里,有两只鸟的图案,这就是上古凶兽毕方鸟。毕方鼎原是一位唐朝显贵之人的陪葬品。”

        面前这张照片,显然是已经出土了,

        童菡微微张口:“有人盗墓?”

        “应该是,毕方鼎有镇宅安神之用。但地底下的东西,不洗白永远见不了光,所以这些年即便毕方鼎已经出土,却依旧鲜少有人知道。”

        “只有镇宅用,那老板应该不会这么费尽心思吧?”

        小毛蛋耸耸肩:“反正我知道就这些,也许还有其他的不知道的功能。”

        童菡看向黄友铭:“还有没有没交代的?”

        “没有了,没有了,我真不知道了,老板只让我去何家找,没告诉我是干嘛的。”

        何政雄这样的人,会买毕方鼎也不稀奇。

        “在何家没找到吗?”

        “没有,我找了好多年都没发现,有时候都怀疑是情报有误。但老板非常肯定,知道何奇焱去世,老板才让我不要再跟着何家。”

        看来这事,还得问何政雄。

        童菡走到黄友铭身边:“明明还有没说的,命牌被你藏哪里去了?”

        黄友铭大惊,脸上惊恐掩饰不住。

        “还跟我玩留一手呢,说!”那老板显然不是什么良善之人,肯把黄友铭弄出去说明黄友铭还有价值,他的价值,也就是那两块命牌的下落了。

        黄友铭闭了闭眼睛,“你们保证不让我死。”

        小毛蛋直接给他看生死簿:“你瞧,你的阳寿还有二十年,所以你的生魂一定会回去。”

        得了小毛蛋肯定的回答,黄友铭终于说出了那两块命牌的下落,藏在何家被查封的那套别墅里,确实是个好地方。

        边阳立马动身带人去取。

        “最后一个问题……”

        “还有啊……”

        “嗯?”

        黄友铭缩了缩脖子,“你问,你问。”

        “抓姜依彤的目的是什么?”

        “这个……”黄友铭磕绊了下。

        童菡猛地一拍桌面:“快说!”这挤牙膏似的回答,真叫人不爽。

        不过虽然是挤牙膏,好歹黄友铭陆陆续续都说完了。

        抓姜依彤是为了炼制鬼奴,这点与他们之前猜的没有太大出入。

        黄友铭想炼鬼奴的理由也非常简单,就是因为没有完成老板的任务,怕老板放弃他,所以打算炼制个鬼奴来防身。

        童菡打了个哈欠,看了眼手表,“我去,一点了。”一套事情处理下来,都已经这么晚了。

        “忘记取肚仙了。”

        小毛蛋道:“不要紧,才一天而已,不会出事的,明天再说吧。”

        “行吧。”反正顶多就是范毅在多难受一天而已,对于贪财的人来说,这点惩罚不算什么,而已明天寇语也该回来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6999/46999516/81903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