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总裁他崽是地府公务员 > 第46章 第46章

第46章 第46章


“不知道,好久没看见了。”

        “我们去找找。”童菡道。

        池欣应声:“好。”

        两人手拉着手就离开了,留下疑惑不解的杜洛,不会吧,他就真一点存在感都没有?

        池欣与童菡找遍了楼上楼下,都没发现池震与小眉。

        “他们出去了?”童菡坐下来捏了捏小腿肚,今天这高跟鞋实在不宜奔波。

        “应该是,不好意思啊童姐姐,让你白跑一趟。”

        “没事的。”童菡宽慰她。

        池欣垂下头,小声道:“童姐姐,你能不能,明天再来一趟。”今天恐怕是等不到池震与小眉了。

        “明天?”

        “我知道这个要求让你很为难,但我真的担心……”池欣的第六感告诉她不对,“而且,有一件事也很怪异,池震最近,开始叫我姐姐了。他以前从来不叫我姐姐的。”

        童菡还记得上次遇见他们俩姐弟,池震对池欣不客气的样子。

        一个人性格不可能再短时间内转变的如此之快,肯定有猫腻。

        “好,我答应你。”童菡很想帮帮这个姑娘,从某个方面来说,她与池欣很像,基本没有感受过父母的疼爱。

        童菡一瘸一拐地从池家出来,“这高跟鞋真不是人穿的。”

        小毛蛋:“所以我时常不懂为什么女人喜欢穿这个。”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刚才哪儿去了?”

        小毛蛋:“刚才……”

        “好吧不重要,池欣让我帮忙,明儿还得来一趟这里。”童菡对池家人的印象都不怎么样。

        小毛蛋适时转移话题:“你脚都这样了,还能走吗?”

        “走是能走,你这时候要是个实体就好了,还能给我当个拐杖。”

        小毛蛋:“我就只有这个作用了是吧?”

        童菡环视了一圈,傅霖刚才把车停在哪儿了来着?

        现在站着对她来说是一种酷刑,童菡找了个长椅坐下。

        今晚月色明亮,月光混着灯光,照亮一方天地。

        “怎么跑这儿来了?”傅霖的声音如冷泉,低沉悦耳。

        童菡朝他笑:“躲懒呗,可以走了吗?我脚疼。”许是真的疼了,她的尾音不自觉带了一点儿撒娇。

        傅霖变戏法似的从背后拿出一双拖鞋,蹲下身,一边帮她拖鞋一边道:“待的时间够久了可以回去了。”

        他抬起她的脚帮她穿鞋的动作太过自然,以至于童菡都忘了阻止他,半天憋出一句:“你拖鞋哪儿来的?”

        “隔壁是我家。”

        童菡搅着手指:“哦。”

        傅霖修长的手指提着她的高跟鞋,朝她伸出手:“还能走吗?”

        “可以。”童菡自顾自站起来,这个时候,不行也得行。

        小毛蛋:让他扶!!你个直女!

        傅霖随她去,“送你回家。”

        “嗯。”

        路上,童菡问他:“礼服我会洗好了送到公司的。”

        傅霖:“不用了,司凌说你很适合,送你了。”

        “倪老师这么说的吗?”

        傅霖侧头:“嗯。”

        小毛蛋:才不是,当他没看见他给倪司凌发消息吗?你们人类谈恋爱都这样吗,不长嘴?

        “那这个戒指……”

        “本来就是你的设计。”

        这意思是……也送她了?

        大boss就是财大气粗,童菡没多想。

        小毛蛋暗叫不妙:这是不好的信号。

        傅霖把童菡送到小区楼下,童菡下车。

        隔着车窗童菡与他告别:“傅总,再见,路上开车小心哦。”

        她巧笑嫣然,傅霖却一改常态,神色淡淡,童菡正欲转身:“等等。”

        “还有事?”

        傅霖缓缓从西装口袋里拿出木钗:“占了你的东西这么久,也该还给你了。”

        童菡呆呆地接过:“可没有这个木钗,你的身体……”

        “我有符纸。”傅霖打开车的抽屉,里面有一打符纸,驱阴补阳。

        他什么时候买的这么多符纸?

        童菡脑中如过电,忽然想通了。

        原来他一直都不信任自己。

        其实早在童菡提醒傅霖可以去买符纸的时候,他就已经买了许多,毕竟把自己的性命交托在一只木钗上,实在不是他的风格,他向来喜欢稳妥。

        这本是极稀松平常的事情,他要做两手准备,是应该的。

        但是,她心里就是不那么舒服。

        因为木钗每两天要补一次阳气,她都会定好小闹钟吗,一刻不敢耽误生怕他出事。

        童菡紧捏着木钗的手渐渐缩紧,她没有说什么,提着裙子跑进了楼。

        小毛蛋追上去解释:“菡菡,老爸不是不信任你,他就是想多一层保险而已。”

        童菡神情恹恹:“我理解的,你不用解释。”其实这样也挺好,一个不用操心的客户,听劝的客户。

        ——

        傅氏集团总裁办

        “傅总在吧,我进去送个文件。”总裁办的小马尾秘书问钱勉。

        钱勉给她使了个眼色:“傅总心情不好,你小心点。”

        小马尾秘书战战兢兢进去,不出五分钟,苦着一张脸出来了,“呜呜呜,傅总太可怕了。”

        钱勉叹了口气,又一个被怒火波及的人。他想不明白,到底怎么了,明明一起去参加宴会应该是开心的事情,现在这样搞得好像分手了。

        早上他发傅总的行程表给童菡的时候,童菡回复了句,以后不用给她了。结合傅总今天的表现,怕是真的吵架了。

        唉,年轻人呐,总要吵几回架的。

        童菡拿着笔在数位板上歘歘歘的划拉,动静大的旁边的陈向薇都忍不住蹙眉看她。

        下笔无神,画好了又全部删掉。

        陈向薇怼了下她手肘:“你怎么了?”

        童菡:“没事。”

        晚上还要去池欣家里,可不能再这么走神了。

        小毛蛋殷勤道:“菡菡,我替爸爸和你道歉嘛你别生气啦……”

        童菡:【我没生气。】她真的没生气,昨天也许有点,睡了一觉起来就没事了,只是有点烦躁,她的情绪被傅霖影响了,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他是傅氏集团的总裁,是他的大boss,她只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职员,靠着机缘巧合与他有了除工作之外的交集,实在是不能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心思。

        有这时间烦恼,还不如多抓两个鬼,积攒点功德点。

        还没等到下班时间,池欣就迫不及待来等童菡了。

        池欣来傅氏集团可以说是轻车熟路,直接上了总裁办公室。

        她本来想直接去找童菡的,但后来发现忘记问她办公室在哪儿了,还是先上去找钱勉问问。

        钱勉不知内情,看见池欣来,如临大敌,这怎么回事,不仅没劝退这个大小姐,怎么还来公司了?示威?

        昨天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钱勉越来越好奇,有些后悔没去看戏。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6999/46999516/79916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