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傍上渣男的祖师 > 第8章 第8章

第8章 第8章


母老虎村全是女人,穷到连间遮风挡雨的土墙房也没有。

        她们吃的是地上的泥土,穿的是从外面捡回来的破烂,只有唯一的一个拥有金丹修为的村长无需睡觉,其余的人睡在大石头上,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曲容星被众人恭恭敬敬的请到一块最为光滑干净的大石头前,村长用破损的袖子擦了擦石头上的尘土,满脸殷切:“夫人请坐,咱们村穷,你和叶姐今晚就在这里将就一晚如何?”。

        一刻钟以前,叶余用实力证明了什么是虎不可貌相,她把村长一顿暴揍过后,这个村的女人全都老实了。

        女人们看着叶余庞大的身躯,银亮完美的毛发,以及那对罕见的翅膀,看她如看神明。

        曲容星从始至终都寡淡静默,时不时的又咳一两口血,被女人们归为叶余这只变异同族的柔弱媳妇,但是媳妇再柔弱,那也是强者的媳妇,所以没人敢对她不敬。

        常年在黑火狱中夹缝求生的人,惯会欺软怕硬。

        化为大白虎的叶余在四周走了一圈,嫌弃的一跺脚,地面都要抖三抖。

        她赶走曲容星身边的人,侧躺抬起结实的前爪拍着自己的一身厚毛:“石头太硬了,姐姐睡这里”。

        真皮软床,一抬头还能看到漫天的红云,值得拥有!

        山一样的白虎,目测能睡下数十人。

        村长一把搂过自己的媳妇,暧昧的笑了:“叶姐说的是,夫人睡你身上,睡你身上好啊”。

        叶余呛她:“不睡我身上难道睡你身上吗?”。

        她对着曲容星展颜一笑,拳头大的眼睛星光点点:“姐姐,快来呀!”。

        现在的曲容星实在是过于脆弱,她得时时看着一点,要是死了,她的主线任务就没法完成。

        曲容星应该对她有一点感动了吧,要是一会儿趁机提收徒的事,她会不会当场就同意了?

        叶余想着美事,眸中的光更为绚烂,身上的每一根毛发,似乎都透露着愉悦。

        系统有话说:“不知道宿主有没有觉得,自己越装越幼稚?”。

        叶余一秒黑脸,语气阴森恐怖:“你看我现在够不够成熟?”。

        系统:“……”。

        好吧,它的担心是多余的,叶余一点也不业余。

        只是宿主在曲容星面前总是这副傻白甜的样子,真的能成功收徒吗?它表示很怀疑。

        要不要适当调整一下主线任务呢……

        曲容星微微拧眉,看着小白虎纯粹的眼眸,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据她所察,这个村都是女人与女人成婚,余余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任由这些人误会下去,她们也更容易隐藏下来不是吗?

        想罢,曲容星应邀躺到大白虎的身上。

        重伤未愈,她刚一躺下,五感封闭,身体自动进入休眠状态,叶余听着耳边轻浅的呼吸声,看着头顶渐渐转黑的红云,有些无聊。

        按现世来说,现在应该才晚上八点左右,她之前小睡了一会儿,现在怎么也睡不着了。

        叶余微微撑起脑袋,看向身上睡着的人。

        曲容星躺得笔直,双手轻轻放在小腹上,因那双稍显冷淡的眼睛紧闭着,整张脸都跟着柔和下来,过分苍白的唇瓣又给她增添几分凌弱之美,与初初见面的她简直像是两个人。

        夜风吹过,曲容星的长长的睫毛微微一颤,似乎有了些凉意。

        叶余第一次见女人睡觉也能美得这般惊心动魄,她细细看了一会儿,抬起合起来堪比被子大的两只爪子,虚虚放在曲容星的上空,为她挡着夜风。

        其实夜风中含着一股子火气,比白天还要热,曲容星会感觉冷,大概伤势是真的重。

        “叶姐就这般宠夫人吗?”

        村长的声音从不远处的巨石后传来。

        什么叫宠?

        她们可是共患难的情义,照顾自己的事业线有什么问题?

        真是腐眼看人姬。

        叶余一早就发现这里的古怪,她不反对女女,但也绝对谈不上喜欢,只是觉得没必要同一群注定只见一面的人过多解释,所以在众人误会她和曲容星关系的时候,选择了沉默。

        不过,叶余是真的好奇女女如何生子,所以她再次问出口。

        村长比她更诧异:“叶姐没有秃毛虎的传承吗?就……就那样啊”。

        叶余不明所以:“哪样?”。

        村长兴奋的爬起来,凑到叶余的身边,小声道:“历来咱们秃毛虎一族就只有女的,虽然咱们是妖族中最低等级的种族,但魂体中自带子魂,只要在与人……时,把子魂融入对方的身体,就可以拥有后代!”

        “同族结合,弱者生子,异族结合,对方生子,对方越强,子嗣越强,这就是我们不停寻找强者结合的原因,叶姐不会不知道吧?”

        “也就只有叶姐你,会找夫人这种看起来漂亮但娇滴滴没什么用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是没办法生下强壮的后代的”

        “我们是被人追杀没办法躲进黑火狱,所以伴侣只能随意找,叶姐你不一样,你是我见过秃毛虎一族中长得最好看的,一定可以再勾一个强健的伴侣,这位娇弱的夫人,就当玩玩吧,毕竟没什么是比拥有一个强大的子嗣更重要的”

        村长半是同情半是不解的说着。

        三观重塑,叶余半天没能合上大张着的嘴。

        娇弱?

        等曲容星恢复法力,一根手指头就能粉碎一座山。

        谁敢玩她啊?借自己几百个胆子也不敢。

        再说,再说她还是坚信自己是直的。

        好险,这话没被熟睡中的曲容星听到。

        等等,原主同赵凡在一起,该不会是想让赵凡给她生一个强大的子嗣吧?

        得亏是没得手,不然指不定谁渣谁呢。

        叶余疯狂敲系统:“你听到了吗?”。

        系统哦一声:“我们没有染指曲容星这种三观不正的主线任务,请宿主端正心态,努力收曲容星为徒,非特别原因,主线任务不可更改,更改的代价,也不是现在的宿主能承受的”。

        叶余:“……我不是这个意思,原身只想让赵凡为她生孩子,你不觉得站在原身的角度打脸虐渣有问题吗?”。

        系统:“有什么问题?原身对赵凡是真爱,被赵凡欺骗是真,为他失去性命也是真,孩子从谁的肚子里出来,是衡量一个人是否渣的标准吗?”

        “更何况这个假设的孩子并没有出现,赵凡仍旧是负心的渣男,原身死得不甘,我们接受她的不甘,替她完成打脸虐渣的任务,本系统认为并没有什么问题”

        “若不是宿主太过废材,本系统也不会走曲容星这条曲线救国的路线”

        好有道理,她竟无法反驳。

        叶余沉默片刻,复杂的看着村长几乎看不见的眼睛,挽尊道:“我都知道,我就是想考验考验你们”。

        眼见村长还有继续说教的架势,叶余忙转移话题:“你们为什么不自己用石头建房?”。

        村长果然被转移注意力,她苦涩一笑:“此地离火山底下的黑渊极近,三天两头便有地火降临,别说是石头,就是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飞灰湮灭,原本我们有上百人,现在不过二十来人,建房,实属浪费时间”。

        叶余摆摆爪子,示意自己困了。

        她没继续问这些人为什么不离开,想想也知道,如果能离开,还轮得到她问吗?

        村长也识趣,默默的回到原来的大石头上,搂住媳妇闭上眼睛。

        夜色渐深,原本带一丝红的云完全转黑。

        叶余来了困意,迷迷糊糊间,她听到村长那边传来的响动。

        急促的呼吸,还有压抑的痛吟。

        叶余想到村长方才的地火论,猛的睁开眼睛,两爪护着曲容星,支起脑袋朝大石头那边看去。

        四周伸手不见五指,但叶余的视线一点也没受阻,她清楚的看到村长与村长的媳妇交叠在一起。

        村长的媳妇似痛苦似欢愉,村长满头的细汗……

        叶余看得目不转睛,心中火烫。

        原来,女女间竟是这样的吗?

        一晚上接连收到两个从前想也不敢想的爆炸性信息,叶余震撼之下不知该做何反应。

        好在村长似乎心有余而力不足,一盏茶的功夫就消停下来。

        叶余躺回来,心跳得飞快,久久无法入眠。

        好不容易熬到快天亮,她刚睡着,又被梦中奇奇怪怪的羞耻画面惊醒。

        “怎么,做噩梦了?”

        曲容星早她一步恢复知觉,正在救治早上被突如其来的地火焚掉一双腿的女人,听到叶余那边的动静,她随意问了一句。

        红云高挂,印红曲容星的脸,她不再咳嗽,气色肉眼可见的一天比一天好。

        叶余摸不准曲容星昨晚有没有听见那些奇怪的动静,也对梦中的场景感到惊悚,干脆化成小白虎,飞到曲容星的身边问道:“姐姐昨晚睡得好吗?”。

        “嗯!”曲容星点头。

        自然是睡得好的,准确来说也不是睡,而是借助冥想之力在修复身体,非要说睡,也差不多,因为那时的她对外面一无所知。

        叶余放下心,把视线移到失去一条腿正痛苦哀嚎的女人身上:“姐姐,她怎么了?”。

        曲容星为女人止住血后,抱起小白虎:“被地火所伤,伤势已止住,暂时性命无虞,此地不似表面那般平静,你也该注意一二”。

        朱雀之火来得如此频繁,只怕快现世了。

        “嗯嗯”叶余乖巧的点头。

        村长安顿好断腿的女人,万分感激的对曲容星作了个揖:“多谢夫人出手相救”。

        说完,她颇有几分不好意思的对小白虎道:“叶姐昨晚听到了吧,抱歉,我们也是为了延续族内血脉,你也看到了,如果不尽快拥有新的子嗣,我们这一脉怕是要完了”。

        每年生的没有死的多,她们也没办法。

        叶余浑身毛发高高炸起:“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

        曲容星看一眼激动而不自知的小白虎,不动声色的把它炸起的毛按下去,没开口询问。

        尴尬在空中蔓延。

        这时,一个村民跌跌撞撞的跑进来:“村长,村长不好了,狱主下令,让所有放逐之地的人前往黑渊开路”。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6998/46998716/87461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