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傍上渣男的祖师 > 第15章 第15章

第15章 第15章


靡靡香气缓缓入鼻,叶余头脑一阵发昏,她使力扳开曲容星覆在眼睛上的手,急不可耐的对着女人点点头:“要!”。

        曲容星脸色骤变,冷眼扫过密室,手中玉笛一动,墙壁上的烛火瞬间熄灭。

        四周陷入黑暗,化为一条长长的石洞。

        一股阴寒之气从石洞深处袭来,冷得叶余直打颤,灵台瞬间清明。

        再定睛一看,面前哪里还有那两个女人的身影,有的只是阴暗潮湿,夹带着浓浓的血腥味。

        叶余顿时明白自己中招了。

        回想起自己方才的丑态,她怕曲容星不喜,连忙拽紧她的衣袖哭哭啼啼的解释:“师尊,余余是不是变坏了,余余竟然想去看那两个女人?”。

        曲容星倒没什么特别的想法,看她哭成这样,只能安慰道:“余余灵力低下,中术实属正常”。

        叶余心里松了一口气,继续试探曲容星的底线:“师尊,那两个女人在做什么呀,为什么余余会感到脸红心跳,余余是中毒了吗?”。

        曲容星一噎,脚下的步伐快了些许:“没有中毒,此等人伦大事,该你懂的时候自然会懂,此地煞气极重,余余,莫再多言”。

        单纯的小徒弟总看到这些,如何才能不把小徒弟引入歧途?

        她对这些也不一知半解,有些难办!

        小徒弟什么时候才能接到本族的传承呢,拿到传承,她也不必为此事这般苦恼。

        曲容星表面淡然,内心却隐隐发起愁。

        叶余果断闭嘴。

        不知道为什么,她直觉再继续逗下去,一本正经的曲容星该发飙了。

        石洞看起来较长,但曲容星行走的速度极快,按理说一会儿就能走出石洞,但曲容星抱着小白虎走了一刻钟有余,还是看不见石洞的尽头,就像,她们从未动过半步一般。

        倒是这血腥味,越渐浓厚。

        曲容星边走边用手触摸石壁,终于,她走到某处停下来,聚灵入掌,用力一按,一块门状的石壁打开,更多的阴气扑鼻而来。

        叶余瞬间便冻成一只小冰虎,唯有眼珠能动弹,如果不是待在曲容星的怀中,她严重怀疑自己挨这么一下就得毙命。

        直到,曲容星温热的掌心落在后背,一股暖流自丹田升起,叶余才有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

        曲容星浅叹,更多的是无奈:“余余,朱雀之心既在你身,按理便不惧任何阴寒,怎么,又忘了如何控火?”。

        叶余莫名的有些羞愧,低头对爪子:“师尊,余余错了!”。

        她一门心思都在想着如何讨好曲容星,对于这种突发状况,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小模样十分可怜,身体又刚遭了一场难,曲容星哪里还忍心苛责于她,只得道:“为师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余余,你得学会自保,若下次为师不在你的身边……”。

        小白虎昂起小脑袋,眼睛红红的:“师尊为什么不在余余身边,因为余余太笨,要抛下余余吗?”。

        曲容星觉得头疼,非一般的头疼。

        这小徒弟娇气又爱哭,打不得说不得。

        她可能给自己找了个小麻烦。

        如果可能的话,她是想把这只小麻烦扔下的,但小白虎一定会哭成泪虎的吧,还是带在身边罢了。

        曲容星叹气,再叹气,无声的揉着小白虎的脑袋,一脚跨进大开的石壁里面。

        里面看起来像间宽大的墓室,四周墙壁上的烛火泛着幽幽绿芒,底下东南西北四个角落各放着一具棺木,正中间是一个圆形小型祭台,刻满繁复的符文,与黑袍人银铃上的符文如出一辙。

        嘀嗒嘀嗒嘀嗒

        一滴接一滴的血从顶上落入祭台,化为红丝,汇入四方棺木之中。

        叶余顺着血滴落的地方抬头,看到挂在墓顶上的大铁笼,里面装着两个人,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阴森恐怖。

        但叶余没有害怕的感觉,她被铁笼中的人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没看错的话,那是叶樱和赵凡,他们不是在黑火狱吗,怎么会在此地,还沦落到这般地步。

        但是,看着赵凡受难,很开心是怎么回事?

        叶余嘴角都要扬到天上。

        曲容星也看到了笼子里的人,正想出手解救两人,恰在此时赵凡从昏迷中醒过来,看到曲容星,他连忙大声道:“师祖,你是来救弟子的吗?”。

        这一出声,不得了。

        四具棺木同时震动,就像里面有人在推动着棺材盖,下一秒,就要破棺而出,大量阴气争先恐后的从棺材缝隙中冒出来,让人如置身冰天雪地之中。

        “师祖,据说里面是当年被你们封印的旱魃,修为已至化神期,救命啊!”赵凡满脸惊恐。

        叶余操纵着火术驱逐出侵入身体的阴气,恼恨的瞪一眼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渣男,不遗余力的给他穿小鞋:“师尊,若余余是他,肯定不会让师尊救命,因为余余怕师尊受伤”。

        她知道,以曲容星的性子定不会坐视不理,所以只茶里茶气的表明渣男的不懂事以及自己的乖巧与贴心。

        毕竟,有对比才有伤害不是吗?

        “嗯”

        曲容星并没觉得叶余的话有问题,淡淡的应一声,祭出摄魂笛,在棺木即将破开之前,把那股力量压制了回去。

        她对这位被周天明时常提在嘴边的天才弟子赵凡,终究有了些不喜。

        遇事这般毛燥,一点也不像她归一宗的弟子。

        待棺木彻底不动,曲容星拂袖,无数白光脱离她的身体斩向铁笼。

        铁笼四分五裂,赵凡拥着叶樱狼狈落地。

        曲容星看也不看两人,只淡淡的说了一句:“尽快离开此地!”。

        便把所有的心神放在四具棺木上。

        触及那双看起来比往常更加淡漠的眼眸,惯会察言观色的赵凡顿时明白自己做错了。

        归一宗弟子不论面对何事都能处变不惊,冷静处理,他往日也做得很好,只是这次蓦然在绝境之地见到放在心里不可言说的女人,激动下便失了分寸。

        不过,是他听错了吗,叶余那贱女人唤师祖她师尊?

        为了得到他的青睐,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她以为做到这一步,他就能多看她一眼吗?

        赵凡失血过多的脸色更是难看,他小心翼翼的试探:“师祖,这只虎妖她……”。

        曲容星放在棺木的手微顿,见赵凡还没离开,更是不喜。

        但只要不触犯原则问题,她对待门中弟子向来宽厚,只微微拧眉道:“你该唤余余一声师叔祖”。

        叶余得意的吐着小舌头,附和:“是啊,赵凡,叫一声师叔祖来听听”。

        如遭雷劈!

        赵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几乎捏碎牵在手中的叶樱的手骨。

        叶樱痛呼着醒来,同时也唤醒赵凡。

        他敛了所有情绪,对叶余行礼,一字一顿道:“弟子赵凡,拜见师叔祖!”。

        叶余微微眯起眼睛,抬着小爪子示意:“走吧,别在这儿影响余余和师尊”。

        行啊,不愧是男主,能屈能伸。

        “走?今日谁也别想走!”

        黑袍人和无魅等人凭空出现在墓室中,黑袍人的声音怒到极点。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6998/46998716/87461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