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傍上渣男的祖师 > 第18章 第18章

第18章 第18章


“站住!”

        “刘半仙,城主看得上你的女儿是她的福气”

        “再跑,就别怪兄弟们不客气了!”

        空旷的大街上,几名城卫追在一名老头和姑娘的身后。

        仅剩的几名路人避之为恐不及。

        眼看只有几步之遥老头就要被追上,只听空中一声霹雳,数道闪电劈在城卫的四周,哗啦啦,大雨倾盆而下,拦住了城卫片刻。

        刘半仙趁机拉着女儿奔进拐角,翻墙而入。

        刚才逃跑的过程中,他看到那位说他和女儿有血光之灾的姑娘进了这间客栈,如此高人,求她帮忙,或许有一线生机。

        “刘半仙,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城卫见到刘半仙的动作,勃然大怒,几个纵步追了上去,一刀砍在刘半仙的腿上。

        刚翻入墙内的刘半仙被砍个正着,他哀叫一声,摔倒在地,腿上的鲜血染红地面,很快又被大雨冲刷干净。

        “放过我爹,我跟你们走!”刘半仙的女儿跪在地上,哭成个泪人。

        此地是客栈的后院,这个时候并没有什么人。

        雷声雨声极大,一切动静都被掩藏起来。

        但这可瞒不了曲容星的耳朵,刚回到房间的她立刻重新抱起小白虎,掐诀瞬移到刘半仙的身边,施法治好他身上的伤。

        修士行走凡界的第一准则,若非异事,不可随意插手。

        这就是曲容星刚才没出手的原因。

        原本她打算去一趟城主府,不过,她现在改变主意了。

        她倒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会要了这对父女的命。

        雨水落下,却一滴都没沾在曲容星的身上。

        见多识广的城卫立刻明白遇上了硬茬。

        为首的连忙示意手下收回刀,他上前一步,恭敬行礼:“不知这位仙君是何来历,为何要插手这凡俗之事?”。

        “仙君,仙君救命,城主他蛮不讲理,意图强抢民女滥杀无辜,先前是我无礼,还望仙君不计前嫌救我和女儿一命”

        不等曲容星说话,刘半仙就扑往她的脚边哭诉:“众所周知,凡被城主看上的女人都活不过十日,他这是想要我们父女的命啊”。

        白色浮光把刘半仙挡在一尺之外,曲容星周围自成一番天地,她如遗世独立的仙人,无悲无喜,更无任何情绪。

        直到,一道稍显稚嫩的哭腔响起:“师尊,雨好大呀,余余有点冷!”。

        曲容星的脸色终于有了变化,似担忧似妥协又似无奈:“冷便到为师的怀里来!”。

        叶余:“余余还有点困,师尊,能不能快些回房?”

        曲容星:“好!”

        众人这才发现,这位女仙君的肩头,还蹲着一只小白虎。

        小白虎一身蓬松的白毛,眼睛大大的,模样能萌化大部分人的心。

        它正吃着糖葫芦,眼角的泪珠将掉未掉,看起来就像受了什么委屈一般。

        最重要的是,这只小白虎还会说话。

        是这位仙君养的灵兽吧。

        恍神间,城卫听到小白虎的声音。

        “这两人师尊留下了,你们走吧,若有异议,让赵凡来找我们”

        为首的城卫小心的问:“不知仙君与少城主是何关系?”。

        咔擦咔擦……

        小白虎吃掉一颗糖葫芦,顺着肩头落入曲容星的怀抱,咧嘴一笑:“我们师出同门哦,不过,余余长了他几辈而已”。

        “多有打扰,我等这就告辞!”

        城卫隐晦的看了一眼曲容星,走得干脆利落。

        归一宗属掌门的辈分最大,没记错的话,少城主正是拜的掌门为师,哪里有什么长几辈的同门,这小白虎分明是说谎。

        但是说谎又怎么样,不论是修士还是灵兽,都不是他们这些凡人能应对的。

        算这老头走运!

        此事,唯有等少城主回来处理。

        就是城主那边不好交代,得想办法,弄两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回去交差。

        城卫一走,刘半仙几乎喜极而泣,对着曲容星连连磕头:“多谢仙君救我父女一命!”。

        曲容星没看他,反而看着自己沾了些糖浆的白衣,一阵头疼:“余余……”。

        叶余反应很快,或者说早有准备,她把小爪子往曲容星身上一放,内疚且谄媚:“对不起,余余不是故意弄脏师尊的,师尊,余余帮你擦干净!”。

        沾上糖浆的白衣正好是胸前那块,曲容星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好气又好笑,她索性揪住小白虎的后颈,把小白虎提下来:“不必,莫要再有下次,否则……”

        曲容星顿一下,自以为凶狠的接着道:“往后都不许再吃糖葫芦!”。

        “师尊,余余不敢了!”

        叶余似被吓到,整只虎都恹恹的,心里却乐开花。

        她这师尊,这强大无匹号称修界第一人的师尊,怎会如此单纯如此好玩……

        她想说,她要吃糖葫芦,不过是为了让自己乖萌的形象更加具体,顺便尝尝古代糖葫芦的味道究竟像不像电视剧里那般好吃而已,她实际并没有那般贪吃。

        曲容星这是真把她当闺女养了,可养闺女也不是这么个养法。

        糟糕,逗师尊有点逗上瘾了怎么办?

        曲容星既满意于小白虎的听话,但又真怕把她吓哭,立刻摸着她的脑袋放软声音:“但若是余余都这般乖巧,往后可以吃一点”。

        哈哈……

        叶余慌忙垂下头,小爪子捂住嘴,把到口的笑声给压了回去。

        曲容星一见小白虎的身子抖得像筛子一般,以为又伤心得哭了,无奈让步:“罢了罢了,往后你想吃多少便吃多少,为师不管你!”。

        叶余忍笑忍出眼泪,眼眶红红的,她抬头,软软的问:“真的吗,师尊不骗余余?”。

        曲容星艰难的点点头。

        果然,小徒弟又哭了,哎……哭得她心情怪复杂的。

        系统忧心忡忡的开口:“宿主装得太过分了吧?本系统感觉宿主有恶意占便宜的行为,老实说,宿主是不是对曲容星……”。

        叶余快速反驳:“没有,不可能,我都是为了增进与曲容星的感情,都是为了任务!”。

        好吧,系统表示自己只信了百分之十。

        但是鉴于此种行为确实对完成任务有帮助,所以它也不好再说什么。

        只要宿主一日不承认自己弯了,她与曲容星的师徒之情就是纯粹的……

        个屁!

        雨越下越大,地面几乎被淹没。

        曲容星把刘半仙父女俩安排在隔壁,并且在四周设下结界,以便发生意外也能第一时间知道。

        随后,她回到房间,把小白虎往床上一放,就准备打坐修行。

        “余余,困就自己睡会儿”曲容星说。

        叶余自己盖上被子,揉着眼睛打哈欠:“师尊不困吗?”。

        惊心动魄的几日,她是真的感觉累,也不知道是不是使用神之右手的后遗症,使用说明虽然没写,但对身体多少也有些影响吧。

        “为师不困!”

        “可没有师尊陪着,余余感到害怕,师尊,你能不能陪余余睡一会儿?”

        小白虎的说着说着,眼睛又湿润了。

        曲容星睁开眼睛,看看外面逐渐放晴的天空,一时无言。

        自打入化神期后,她就已经没像凡人一样需要睡眠了,更何况,此时午时刚过,并非睡觉的好时机。

        但小徒弟似乎是真的害怕,明明已经困极,却还是巴巴的望着她。

        好似她不陪着小徒弟就不睡一样。

        曲容星为难片刻,终是掀开被子,躺了上去。

        叶余立刻钻入她的怀中,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

        这段时间,她已熟悉了曲容星身上的香味,没有这个怀抱,她始终缺了些安全感。

        虽然明知曲容星不是那种不道而别的人,但她就是怕曲容星突然抛下自己。

        或许是因为任务,也或许,只是单纯的习惯,她只知道,自己很喜欢曲容星身上的这股香味。

        耳边呼吸浅浅,怀中暖融融的,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小白虎的影响,曲容星也渐渐的来了些困意。

        不知道过去多久,曲容星意识正模糊着,隔壁接连的惨叫,让她瞬间清醒。

        响动之大,也惊醒叶余。

        “师尊……”叶余小爪子无意识的抓紧曲容星的衣襟。

        衣襟松开一些,里面白嫩的肌肤更为直观。

        还没待仔细再看,眼前一花,曲容星起身,把叶余一起带了起来,衣袍已严丝缝合的遮住所有,方才看到的仿佛是错觉。

        进入隔壁房间,里面空空如也,不见刘半仙和她女儿的踪迹,窗台边和桌子旁残留着明显的打斗痕迹,地上还有少量的血迹。

        但奇怪的是,不像有第三人在场的痕迹,反倒像是刘半仙与其女儿在房内展开一场撕斗。

        曲容星当机立断,立刻使用回溯的术法,试图找出原因。

        叶余刚醒,全程被曲容星带着走,还不清楚当前的状况,满眼都是那片无意间看到的白。

        一想着,就感觉鼻尖痒痒的,好像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

        叶余伸出小爪子一擦,红的,是血!

        她竟然因为不小心看到曲容星某地的肌肤而流鼻血,叶余想死的心都有了。

        回溯的画面没有声音,只看到刘半仙突然像疯了一样,抓住他的女儿就是一顿乱咬,咬得鲜血直流,然后,画面戛然而止。

        曲容星若有所思的垂眸,忽然看到流血的叶余,立刻惊道:“余余,你这是?”。

        叶余羞得脸上火辣辣的,得亏有白毛挡着,才没暴露。

        她掩饰性的假嚎:“师尊,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打了余余一下,好痛!”。

        不等曲容星细想,外面几道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她所有的思绪。

        “把客栈围起来!”

        “师兄,从这里跑出去的那些怪物是什么啊,怎么比血魔还可怕?”

        “这里还有人活着吗?”

        “要不要知会师尊一声?”

        “城卫说的人会不会就是师祖她老人家,不对,若是师祖在,便不会纵容此等怪物兴风作浪!”

        赵凡看着安静到无一丝响动的客栈,眼神逐渐晦暗,他沉声吩咐:“用火符,不得放走一只怪物!”。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6998/46998716/87461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