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傍上渣男的祖师 > 第19章 第19章

第19章 第19章


叶余听到外面的声音,蓦然一惊。

        赵凡?怎会来得如此快,莫非是剧情的推动使然?

        一簇火光突然从屋外亮起,越来越大,渐渐的包围整间屋子,室内温度一下攀升,热得整个人都要炸开了一样。

        这不是普通的火。

        叶余一难受,就忍不住给渣男上眼药。

        她拉着曲容星的衣袖,努力挤出眼泪,期期艾艾的说:“师尊,赵凡这是要做什么呀,是不是余余先前惹恼他,他要烧死余余?对不起,是余余连累师尊了”。

        眨眼间,整间屋子都被大火侵蚀,劈哩叭啦,偌大的客栈似乎顷刻之间就要倒塌。

        曲容星站在光晕之中,看着小白虎原本长得极为漂亮的一身毛发被烧焦不少,心里对赵凡的不喜到达顶点。

        如果没有个合理的解释,赵凡这在凡界随意纵火的行为算得上滥杀无辜了。

        各界人士现在盯她盯得紧,加之还有一些藏在暗处的未知危险,曲容星暂时不想与归一宗的人碰面。

        她施法抱着小白虎移到客栈外面,站在角落里,看着大火熄灭后,赵凡带着一众归一宗的弟子闯进去。

        “请问我可以用神之右手把男主放倒,然后趁机杀死他吗?”叶余终于忍不住问出憋在心里好久的话。

        她的毛,让曲容星爱不释手的毛,被赵凡这渣男给毁了,好气!

        系统波澜不惊:“宿主大可以试试,不过别怪我没提醒宿主,如今的男主尚受此界天道眷顾,以宿主如今的法力,就算毁得了男主的肉身,也灭不掉他的魂体,一但失败,本系统也不知道宿主会不会迎来毁灭性的打击!”。

        叶余:“……算了,暂时放他一马!”。

        其实从赵凡每次遇险境均能化险为夷都能看出一二,她就是不死心问问罢了。

        不过经过她不遗余力的上眼药,曲容星现在对赵凡的印象应该很差了吧。

        比如,此刻虽然看不出曲容星面部表情的变化,但她周身的冷意却越来越强。

        系统对叶余的无耻及嘴硬早有免疫,它甩出一张奸笑的表情包,便不再说话。

        此时已近黄昏,大雨将歇,天边一点红云散发着不祥的气息。

        街道很安静,三两行人走在路边,披头散发看不清神情,但步履踉跄,衣服裤腿均有血迹,一看就不对劲。

        不经意看见这诡异一幕,叶余紧张的挠了挠曲容星的胳膊:“师尊,你看那边”。

        曲容星依言回头,突然,屋顶上跳下几名千面宗的弟子,一剑削掉行人的脑袋。

        脑袋滚到一旁,叶余终于看清了行人那张俱是黑纹与腐肉的脸。

        淡淡的腐臭味在空中蔓延,一张火符落于行人身上,很快化为灰烬,连腐臭味也逐渐消失,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或许,这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

        不过短短几个小时,九江城究竟发生了什么?

        千面宗的人也发现了曲容星,提着剑匆匆赶了过来。

        他们看曲容星只是一名金丹修为的修士,于是不解的道:“不知道友来自何门何派,竟敢独自一人在此城中行走?”。

        九江城内突现行尸,那些行尸不知道来自于哪里,每咬一个人,便会多一具行尸,相应的,行尸的修为会更加深厚,短短数个时辰,已出现一名化神修为的旱魃,那基本是所有修士的噩梦。

        旱魃现已失去踪迹,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还在城中,因为,自发现行尸的那一刻,这座城就已被各界的高手联合封禁起来,不可进也不可出。

        城中幸存的百姓已转移至城主府方圆五里之内,蓦然在城主府五里之外看到这么个修为低下的修士,千面宗的弟子感觉很诧异。

        因为,就算是她们一同出行的有十来个元婴修为的师兄弟,也不会做到如此淡然。

        曲容星不答反问:“此地发生何事?”。

        “城中行尸横行,更有旱魃出没,方才在下经过这里,怎不见道友?”

        身后传来赵凡的声音。

        据传第一只行尸是从这间客栈出来的,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东西,赵凡带着众弟子原路返回。

        曲容星面色不变,转身就走:“我一直在这儿,许是道友看错了”。

        赵凡盯着那道渐行渐远的淡漠背影,眼神讳莫如深,他突然喊道:“师祖~”。

        曲容星没什么反应,脚下继续前行。

        归一宗的弟子们四下看了看,十分不解:“师兄,你在喊谁,认错人了吧,师祖她老人家不是走了吗,怎会出现在此地?”。

        赵凡摇摇头,低低的笑了,他瞬移到曲容星的身前,抬手拦住她:“道友请留步,如今旱魃不知所踪,九江城十分凶险,唯有城主府四周尚算安全,道友不嫌弃的话,与我等回城主府如何?”。

        曲容星脚步一顿,冰凉的视线轻轻扫过他的脸,点了点头。

        她不想暴露身份,但是这城主府她早打算走一趟,与赵凡一起,或许会方便许多。

        大隐隐于市,一个只有金丹修为的女修士行走在如此凶险的地方,更引人怀疑,不如大大方方的跟着赵凡过去。

        “请~”赵凡笑得更为温文尔雅。

        叶余却只想喷他一口口水,她很不开心。

        不知是剧情促赵凡与曲容星的相遇还是曲容星对赵凡的和颜悦色,总之,都让她很不爽便是了。

        “师尊,这个徒孙的资质好好啊,师尊若是收他为徒,一定比余余好吧”小白虎眼眶一红,开始在曲容星的怀里作妖。

        曲容星只安抚性的揉了揉小白虎的脑袋,抬腿跟着赵凡往前走。

        有外人在场,她终究不好对小徒弟说什么。

        叶余见曲容星不说话,心里更不是滋味。

        她连乖巧也忘了装,阴阳怪气的说:“也对,赵凡天资聪颖,与师尊同为人族,长得好又是男人,更比余余与师尊相识早,师尊喜欢他嫌弃余余也是应该的,若不是因为神兽之心,师尊肯定也不会收余余为徒吧,余余活该是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小可怜!”。

        叶余小爪子一动,作势要跳下曲容星的怀抱。

        一只修长的手按下来,把叶余按了回去。

        紧接着是头顶略沉的声音:“胡言,莫动,否则,为师便罚你了?”。

        叶余抬头,没看到曲容星的唇瓣在动,大概是传音,但能看到她眸中明显的愠怒。

        第一次见到曲容星这样的眼神,叶余吓了一跳,还有莫名的委屈,加之哭习惯了,她的眼泪随之掉下来,止也止不住。

        明明只是被凶了一下而已,按她以往的厚脸皮,这种时候往往就呛回去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叶余忽略心中细微的酸涩,如霜打的茄子,卷缩成一团不动。

        系统冒出来,玩笑道:“本系统看宿主这次是真情流露,不像是装的,宿主有没有觉得,自己就像那个被丈夫突然冷落了的小娇妻?”

        叶余一怔,随后恼羞成怒:“滚!你才小娇妻,你全家都小娇妻,师徒的占有欲你懂不懂,我只有曲容星一个师尊,所以,她也只能有我一个徒弟,有问题吗?”

        “你就是串数据,你懂什么?”

        系统:“……”。

        它就是顺便一提,宿主反应这么大,还不能体现问题?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嘴上直,身体却弯得很诚实吗?

        不行,哪个大女主是弯的,简直闻所未闻,现下看来,它不仅不能主动提醒宿主,还得防止宿主开窍。

        系统犹豫了一下,立刻斩钉截铁道:“没错,好多师徒都这样,这就是女人的占有欲作祟,正常现象,宿主干得漂亮!”。

        叶余听了,焦躁的心奇迹般的好转大半。

        她觉得系统说得在理,这就好比现世她的好闺蜜背着她谈恋爱,她也会吃醋一样。

        虽然,现在的心情更加难受,但理是一个理。

        再说,她主要是觉得赵凡这样敢暗搓搓想染指师祖的渣男不配待在曲容星的身边。

        对,就是因为渣男太讨厌了。

        曲容星按在小白虎头顶的手一僵,不动声色的使个术,隔绝开外面的一切,唇瓣微动,想说些什么,最终又什么都没说,只手上的动作更显轻柔。

        小徒弟不分场合胡言乱语的毛病,是该治治了,不能总是惯着她。

        叶余心情好转,又有了逗人的心思,她跳到曲容星的肩上,毛绒绒的脸蹭着她的脖子:“师尊想怎么罚余余,都可以!”。

        比如说什么捆绑小黑屋……

        等等,她为什么会想到这个?叶余惊得浑身毛发都竖起来。

        曲容星瞳孔一缩,眼神变幻莫测,她右手掐诀把小白虎往摄魂笛内一抛,声音淡若清泉:“既是如此,余余便待在里面,学会三个小术法再出来吧!”。

        伴随话音,叶余跌入一片黑暗之中,它正想起身,不知从什么地方落下一本半人高一尺厚的书,把它给砸了回去。

        叶余费力撑起来,才看到大书上龙飞凤舞的术法大全四个大字。

        “师尊~余余学不了”叶余痛苦哀嚎。

        曲容星全当没听见,为免自己听到小白虎的哭腔心软,她甚至把摄魂笛完全封住。

        不出一盏茶的功夫,赵凡带着曲容星进了城主府五里外的结界。

        “不,不,我不去城主府”

        “求求你们,放过我的女儿”

        “仙君,能不能给小女子一些吃食,小女子愿意跟你走”

        “哭什么哭,别哭了”

        “救命啊,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让我去死!”

        “仙君,我没有被行尸咬到,也没有受伤,放过我,我不想死,不想死啊……”

        四周十分吵闹,却听得曲容星直皱眉。

        城中大部分百姓都聚在此地,她每走几步都能看到人,但每一个人的脸上无一例外都带着死寂。

        赵凡似看出曲容星的不悦,解释道:“让道友见笑了,我爹虽是城主,但自打在下拜入仙门之后,这里的凡俗之事我已插不上话,老实说,我也觉得我爹此等作为有些欠妥,但各仙门弟子应付行尸已是精疲力尽,属实没有心力再管此事!”

        他靠近曲容星一步,压低声音,小心翼翼的道:“不瞒道友,我怀疑我爹他……”。

        随着赵凡的靠近,一股女人才会有的脂粉气直冲鼻端。

        曲容星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了一步。

        赵凡正想跟过去,几个略显轻浮的男子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是合欢宗的弟子。

        他们身上的衣袍松松垮垮,每人怀中都抱着一名女子。

        “哟~归一宗的赵凡仙君回来了,行尸的事,查得怎么样了?”

        “别给我们说冒死出去一趟,就为了带回这个小娘皮”

        “长得不怎么样,身材到是不错,换着玩玩,怎么样?”

        说话的是合欢宗掌门门下唯一的亲传弟子张岩,实力与赵凡不相上下,叶樱之前就是被他带回合欢宗的,自从在黑火狱看到叶樱与赵凡的亲密之后,他是恨透了赵凡。

        张岩说话的同时,伸手欲把曲容星揽入怀中。

        赵凡眼神微闪,没有说话。

        他也想看看,此人究竟是不是心中的那人。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6998/46998716/87461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