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傍上渣男的祖师 > 第21章 第21章

第21章 第21章


合欢宗双修秘术之双舌纳灵。

        顾名思义,这需要用到两人口中的某个物件,通过此物彼此交换灵气,修行起来事半功倍。

        叶余当然是故意的,故意报复曲容星毫不留情的把她丢进这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

        从曲容星进来的那一刻,她就闻到那股近些时日总扰她清梦的独特体香,所以,她故意把书翻到这一页装睡,就为了看看曲容星精彩的脸色。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叶余觉得这才是她的本命术法,学起来真的很简单。

        唯一的难点就是曲容星不配合,齿关闭得死紧。

        轻轻一触,她还没尝到书中所说的甘甜,眼前一晃,曲容星就没了。

        她站在三米之外,脸上满是绯红,难得一见的盛景,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隐隐在暴走的边缘。

        叶余先发制人,抬袖抹泪,指控道:“师尊是不是想把余余一直关在这里,所以不让余余演示?师尊,余余真的学会三个术法了,除去这招双舌纳灵,余余还学会了揉心掌和破阴大法”。

        曲容星拳头握紧,松开,握紧,再松开,她深深的吸口气,眼中尽是隐忍与克制:“余余,往后合欢宗的秘术,不可再学!”。

        叶余歪头,佯装不懂:“为什么呀,合欢宗的秘术就不是仙法吗?难道是因为要两个人共同修习的原因,那师尊教余余不就好了?这不是师尊给余余的书吗?对不起师尊,余余太笨了,书上这么多术法只能学会这些呜呜呜”

        叶余人形的容貌本就出类拔萃,这么一哭更是我见犹怜。

        一连几问,让曲容星难以招架,她稍显狼狈的把书收起来,半晌,才艰涩的解释道:“合欢宗修习之法邪性且重欲,一但开始修习便不能停下,向来为各大仙门所不耻,且用此法修习者,根基不稳,渡劫时极易生变,余余,为师是为了你好!还有,此法只有道侣才可一起修习”。

        她进来的是魂体,比之肉身,触感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明知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徒弟是那只单纯的小白虎,明知她没有冒犯自己的意思,曲容星原本就不稳固的心境还是多了一道裂痕。

        叶余沮丧的低下头:“那余余学不会其它的术法,是不是要被师尊永远的关在这里了,呜呜呜,余余想去外面时时看着师尊”。

        她在心里偷偷问系统:“曲容星说的是真的吗?”。

        难道刚发现适合自己修习的本命术法,就要被迫放弃吗?难受!

        系统诚实道:“真的,但没那么夸张,就是每月散功时需要几名鼎炉才能缓解,且渡劫时会多一分风险!”。

        “系统,你也看到了,我在这方面好像天赋异禀,我能不能……”叶余贼兮兮的问。

        系统甩出一张你不想的表情包,反问道:“宿主还记得本系统是什么类型的系统吗?”。

        叶余一脸你是白痴吗:“大女主培养系统,怎么了?”。

        系统冷嘲:“得亏宿主还记得,不然本系统都怀疑自己是某棠的欲女培养系统呢,麻烦宿主不要总想着走歪路”。

        叶余:“……”。

        叶余微笑:“你不是号称未成年系统吗,刚才说的每月散功需要几名鼎炉缓解是怎么回事?不简单啊,说,是不是背着我偷偷补习了”

        “哎呀,让我找找,举报健在哪儿?”

        叶余装模作样的打开界面翻找。

        “慢着!”

        系统被这一诈,吓出尖叫:“补习资料与宿主共享!”。

        它确实不能自行下载那些东西,但是,哪个系统还没有中颜色病毒的时候,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它把那些病毒全都保存了起来,锁在角落,无聊的时候就吃吃毒。

        它摊牌了,它和宿主一样装。

        叶余不为所动,并且自怨自艾:“算了吧,我资质差,好不容易发现适合自己的术法却不能学,补习有什么意思,我对补习资料一点都不感兴趣,我就看不得这种比我优秀还比我努力的统,还是举报吧!”。

        系统连忙松口:“其实,修习合欢宗的秘术也成,但宿主可要想清楚了,届时要是没有一人能陪你安全散功,可就要变成人尽可夫的……且宿主打脸虐渣的终极任务不会变,在宿主站到此界顶峰之前还不能让人知道你修炼了此功”。

        叶余慢条斯理的关上页面:“我知道,别紧张,我就是随便问问,对了,补习资料记得给我!”。

        系统:“……”。

        说好的对补习资料没有兴趣呢?

        垃圾宿主!真是哪哪都想占便宜。

        它现在忽然很想看到宿主翻车,并且死在曲容星手里的样子。

        曲容星可不知道她的好徒儿与系统的颜色交易,只看到她那副备受打击的样子,忽然生了些内疚,于是上前,安抚性的把手搭在她肩上:“往后为师会亲自教你术法,也不会……再把你关进此地!”。

        “呜呜呜,谢谢师尊!”叶余勾着唇,一头扎进曲容星的怀中。

        满头青丝落于怀,完全有别于小白虎毛发的感觉,淡淡的女子清香浮于鼻端。

        正如小徒弟的人,清纯唯美。

        喜欢哭鼻子的小徒弟似乎比她稍微要高一些。

        曲容星再次僵住。

        小徒弟她,是不是忘了化为原形,此举,着实欠妥。

        一阵软磨硬泡,叶余化为小白虎,随同曲容星一起出了摄魂笛。

        摄魂笛里面时间流速极慢,看似只是一会儿,但实际外面已过去一个多时辰。

        天色彻底暗下来,红月慢慢升起。

        院中燃起柴火,袅袅青烟之下,女子们却似冷极,三两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这就是你们说的女人?”

        十来个健壮的城卫踢开院门,一把推开带路的女子,趾高气昂的走了进来。

        看到曲容星,一个个满脸的不屑:“你们把城主当什么了,长成这样,如何能入城主的眼?”。

        “你,你,还有你们两个,跟我们走!”领头的城卫一挥刀,点了缩在角落里四个长相更为艳丽的女人,转身就要离开。

        他也不怕这群女人不听话,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果然,女人们虽然哭得不成样子,到底为不敢说什么,甚至主动把不幸被点中的四人推了出去。

        “站住!”

        叶余听得来气。

        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就算了,什么眼神,竟然瞧不上她师尊的绝世容颜?

        叶余以为自己这一喊就能让城卫回头,没想到,城卫依旧无动于衷,不止城卫,除了曲容星,所有人都像没听到一样。

        表现的时候到了!

        拉师尊好感的时候到了!

        叶余亮出小爪子,大喊着朝城卫飞过去,作势划破他的脖子:“我师尊才是最美的!”。

        爪子即将碰到肌肤时,曲容星把她拉了回来:“他们看不见你,余余,不许离开为师过远,否则,会暴露身份!”。

        身上拥有两颗神兽之心的小徒弟,可是会引得六界大乱的。

        原来如此,叶余点头。

        “那些男人看不起师尊,师尊不生气”她问。

        曲容星声音没有起伏:“为师为何要生气?皮相而已”。

        她本就有意隐藏容貌,除了小徒弟,外人看她就是一副众生相。

        何为众生相,那就是千变万化,看一眼就平是凡人的模样且转身之后不会再有丝毫关于她相貌的记忆。

        在这些城卫的眼中,确实是他点的那四个女人更为出色。

        不过,现下得想个办法让城卫把她带走。

        曲容星略微思索过后,露出三分真容,随手招来一丝冷风,刮过城卫的后脊。

        叶余收起小爪子,不说话了。

        这些时日,她也大约摸清了她的性子,基本只要不触及自身情,欲一事,曲容星大多时候都不在意,尤其是在外人面前,可以说很冷漠。

        包括之前那个试图冒犯曲容星的合欢宗弟子,换成别的仙门大能,只怕那弟子早已飞灰湮灭。

        曲容星虽出于自保出手惩戒了那个弟子,但她没在她身上感受到一丝怒意,甚至连表情都没变一下。

        说起来,曲容星这般对她,已算是破例。

        想想还有点小开心。

        叶余深深吸一口身前的冷香,眼中尽是得意。

        仿佛在说,看,你们得不到的高岭之花成了我一人的师尊,还把我宠上天了呢。

        冷风不知从何而起,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划破城卫衣服,在他的脊背上留下一道浅浅的伤痕。

        “谁?”城卫吃痛,恼怒的回头,瞪着院子里的所有人。

        “不知道,不是我们,官爷饶命!”女人们吓得跪成一片。

        从始至终坐着的曲容星就显得有些突兀,如玉的容颜在火光下泛着耀眼的光芒,整个人如天神下凡。

        咚咚

        咚咚

        时间仿若静止,只听见极速的心跳与吞咽口水的可疑声音。

        “这个女人什么时候来的,先前怎么没看到?”

        “我滴娘啊,这次城主有福了”

        “快,别让她跑了”

        领头的城卫最先回过神,连忙吩咐身后的属下。

        曲容星本就没打算走,再看到几个城卫围上来的那一刻,她主动站起来,束手就擒。

        城卫觉得这个长相极美不哭不闹的女人有些怪异,但升官发财的机会就摆在眼前,他们也就没多想,把人一起带入城主府。

        “快点,一会儿少城主和仙师们回来就不好交代了,城主也该等急了”

        “仙师们不是寻找旱魃的下落去了吗,应该没那么快回来吧?”

        “小心点总没错!”

        “不知道一会儿城主会不会出武堂,说起来,大家也好些时日没见到城主了”

        “你小子,见城主做什么?做好你的事就成”

        “不知道,哥啊,自打城主闭关后,我这心里总是慌慌的”

        “呸,就你小子事多,快点把人带去武堂”

        城卫交接的过程中,曲容星把他们的窃窃私语全都记在心里。

        自踏进府中的那一刻,她就察觉到此地靡香极重,特别让人不舒服。

        若真是靡香还好,就怕是从三十六炼魂狱逃逸出来的涩气,那可是,能让化神修为也堕入欲望深渊的东西。

        思索间,曲容星和其余三个女人被城卫推进武堂中,锁上门便不再管她们。

        武堂内看起来空空荡荡的,没什么特别,唯一特别的,就是那股香味好像更重了,让她也有了一点头晕之感。

        曲容星都如此,更不要说其余人。

        叶余燥得满头大汗,不仅拔自己身上的毛,还试图剥曲容星的衣服:“师尊,这里的气味好难闻啊”。

        师尊好凉,好像贴在师尊的身上才没那么烦躁,但又好像有着更大的空虚之感。

        难受,太难受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6998/46998716/87461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