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这个圣僧只想还俗 > 第一章一切都是为了还俗

第一章一切都是为了还俗


  大炎皇朝。
  武治十年六月初四。
  一白衣女子身骑骏马,手持轩辕,潇潇洒洒踏进了朱雀宫门。
  天地随即,为之颤动。
  五日后新皇即位,改号宣仁女帝,大赦天下。
  此刻的神州大地上,时局动荡,周边异族伺机而动,妖魔横行。
  幽静的山谷中一处小庙。
  眼前的寺庙,断垣残壁,破旧的木门上结起了一层蜘蛛网。
  周围墙壁上有一层黑乎乎的东西,像是被什么给烧过,还散发着奇怪的味道。
  只有庙里的塑像还一尘不染。
  大殿之上供奉的菩萨,看寻常慈眉善目的佛像相比,有很大的不同。
  一面二臂三目,身黑蓝色,头戴五股骷髅冠,发赤上扬,须眉如火,獠牙露齿卷舌,三红目圆睁,十分怖畏,右手施期勉印,持金刚杵,左手忿怒拳印,持金刚钩绳当胸,以骨饰与蛇饰为庄严,蓝缎与虎皮为裙,双足右屈左伸,威立在莲花日轮座上,于般若烈焰中安住。
  金刚手菩萨,佛教中诸佛护卫,手中金刚神杵可以降服一切妖魔。
  只是这个雕像上却缺了一根金刚杵,看起来有些奇怪。
  庙门口一大一小两个和尚正在对视。
  看着面前这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不尘行了一礼。
  不尘是小寺中修行的和尚。
  小寺里的老主持是不尘的师父,整个小寺里也仅有他们两人。
  老主持瞧着不尘的眼里更显慈祥,双掌合十。
  “阿弥陀佛,不尘你在寺中已有多久了。”
  “足有二十年整了。”
  “一晃这么多年了,当年若非缘分所致,恐怕只有贫僧在此处供奉佛主了。”
  老主持眼里闪过一抹追忆,似有些感伤。
  “贫僧有预感,已经到大限之日。”
  “住持。”
  在听到这句话后,不尘整个人都愣了一瞬,抬起头,话里有些颤音。
  老住持见状,洒脱的笑了笑:“何必悲伤,贫僧能褪去凡身,不尘你应该为我感到高兴才对,贫僧叫你来是想要问问你,是否想要还俗。”
  “若是住持留小僧有用,那么这个俗不还也罢。”
  不尘语气坚定。
  那年大雪封山,老主持耳边响起一声婴儿的啼哭,推开门,有个襁褓放在庙外。
  不尘不知道老主持是否晓得。
  连日的大雪,婴儿稚嫩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这种酷寒,幼小脆弱的灵魂早已经在这个世界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人。
  作为一名曾经生活在21世纪的青年。
  青灯古佛的生活,如何能忍受的了,蹒跚走步时期一过,不尘就开始尝试出逃。
  然而说来也奇怪,每次逃跑以后,只要一睡觉,醒来就看到老和尚笑眯眯的脸。
  但是抄颂佛经,修心养性这么多年,想要还俗的想法,倒是也没有这么迫切了,
  听到不尘的话,老住持脸上依旧是那万古不变的笑容,只有当看向不尘以后,老眼里才有股莫名的情绪。
  似不舍,似难以放下。
  “俗心未蜕,纵然修佛也难成正果,此行你可以下山,但是贫僧一脉,供奉的是一切妖魔克星的金刚手菩萨,贫僧圆寂之后,这一脉仅有你一人,若是你当真想要还俗,必须斩灭百位为祸人间的魑魅魍魉,以及超度百位,心有善念枉死无处可去的鬼魂。”
  老住持瞧着一言不发的不尘,仅仅只是笑了笑,走进了大殿里。
  “贫僧将有关你的一物送到了寒水寺,你下山之前可去取。”
  低沉的声音传到耳边,不尘只愣愣的站在原地。
  这么多年住持对他的养育之恩,二人相依为伴多年,在他的心里,老住持更胜亲生父母。
  夜色落幕。
  不尘来到大殿,在他的眼里,老住持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像是已经睡着了,脸上依旧是容光焕发。
  看见这一幕。
  哪怕熟读各种经书的不尘,依旧感觉内心波涛汹涌,整个人像是被施展了定身法,丝毫无法动弹。
  …………
  幽静山谷,一只蝴蝶展开翅膀,展翅飞到寺庙前,落了下去。
  恰好在它下降的位置前,有个人跪在那里,蝴蝶稳稳的停在了他锃亮的头上。
  跪在寺院门口的男人和庙里的雕像一样,一动不动。
  晨曦破晓,肩膀上的蝴蝶,换了一拨又一拨。
  破旧的小寺庙,异像纷飞。
  奇异的火光在入夜悄然绽放,残破的院内,飘起了白色花瓣……
  不尘却始终牢牢的跪在庙前,就这样一直过了三天。
  不尘才缓缓起身,松软的泥土上已经多了两处小坑。
  这么久同青灯古佛相伴,说不想还俗是假。
  但不尘知道,必须要完成老住持的嘱咐以后,才可以还俗,不为什么,单纯是为了报答老住持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
  转身院内的异相还在继续,是老主持超度过的鬼魂,特意来送老主持一程。
  什么都没说,不尘双手合十,深深朝着院子里行了一礼。
  异像随即缓缓散去。
  处理完老住持的后事以后,不尘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深深看了一眼面前残破的寺院,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住持,明明不远处就是金堂庙宇,你却甘愿一辈子守在此处,不知道你是为了什么,但小僧估计这辈子也达不到你的境界。”
  不尘摇了摇头,关上大门,缓缓朝着远处走去。
  金碧辉煌的大殿,塑着金身的菩萨,稳稳伫立在大殿之上,分外庄严。
  殿门外香火源源不断。
  在不尘面前站着一个发须皆白,慈眉善目的老和尚。
  “阿弥陀佛,师叔此来所欲为何。”
  慧光大师乃是整个大唐首屈一指的高僧,一身佛法修为极高。
  此刻他却对一个看起来不大的小和尚行晚辈礼,这一幕,要是被别人看见了,肯定会惊掉下巴。
  “师侄,老主持可曾托付给你过什么。”
  佛门讲究辈分,哪怕慧光大师的年龄已经可以做不尘的爷爷,这声师侄依旧叫起来无比顺口。
  “阿弥陀佛,师叔祖圆寂之时,确实有曾交给老衲一件包裹,师叔此行是要下山吗。”
  “此行为完成老住持遗愿,斩妖除魔。”
  慧光大师郑重的点了点头。
  转身朝着偏殿走去,回来之时,手里已经拿了一件青色的包裹。
  伸手接过包裹。
  入手有些沉,打开一看,一抹带着些寒意的锋芒闪过。
  “金刚杵,我找了半天,没想到竟然被老住持拿走了。”
  瞧着被布包裹严严实实的金刚杵,不尘眼里有些惊讶。
  “金刚杵被金刚手菩萨佛力加持百年之久,对妖魔有着强大的杀伤力,在师叔手里,将会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威力。”
  不尘掂量了一下,又重新把金刚杵给包好。
  “阿弥陀佛,师叔乃天生佛童,其实可以留在寒水寺中,老衲相信只要感悟佛祖教诲,终有一日将会得证大道。”
  慧光大师双手合十,有些浑浊的眼里全是慈悲。
  “小僧心性不行,得证大道,只能留给师侄实现了。”
  留在山上整整二十年,不尘只想去看看那滚滚红尘,以及完成老住持的嘱咐。
  “也罢,既然师叔执意如此,老衲也不再相劝,还有一物乃是师叔祖让老衲交付与你。”
  这次慧光大师动作很快,拿出了一个木匣子,打开一看,莹莹的光芒在大殿中散开。
  木匣中装着一块鱼形玉佩,上面龙飞凤舞雕刻着一个李字。
  握住这块玉佩,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不尘总觉得身体里有些暖意流过。
  “这是?”
  不尘脑袋里面闪过一个想法,但却不敢肯定。
  接下来慧光大师的话,印证了不尘的猜想。
  “此物乃是当年师叔祖在你襁褓中发现的,师叔此行下山,有可能会遇到你的生父生母。”
  “随缘吧。”
  不尘洒脱的笑了笑,收起玉佩。
  “行了,小僧先走了,到时候要是有什么棘手之事,需要师侄帮助的时候,还请千万别吝啬。”
  寒水寺作为目前佛门的领袖,力量不可谓不强大,不尘也不知道这次下山会遇到什么事儿,有如此强大的后援肯定得用。
  “阿弥陀佛,师叔若有事吩咐,整个寒水寺上下必定全力相助。”
  “有师侄此话,小僧就放心了,先走一步。”
  朝着慧光大师点了点头,不尘径直走出了大殿。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6990/46990640/7098893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