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少年歌行:传承道济,逃婚李寒衣 > 第2章 目标:雪落山庄,山巅上的谈话

第2章 目标:雪落山庄,山巅上的谈话


【叮!检测到宿主的指令,个人面板正在打开。】

【宿主:李修缘/道济。】

【年龄:27岁。】

【当前模版:降龙罗汉转世身,道济。】

【当前模版融合度:35%!】

【拥有实力和世界对比:半步神游玄境。】

【拥有武功/神通:凡间佛门武学若干,降龙伏虎神通,罗汉翻天印神通,金刚不坏神通等等。】

随着一道光幕出现在了李修缘的眼前,简单明了的介绍了他自身的各项能力。

他也是终于知道了自己这身实力的具体境界。

“35%的融合度,相当于这个世界的半步神游玄境吗?”

“嗯,还算是比较合理,毕竟现在的模版是降龙罗汉的转世身而不是真正的降龙罗汉!”

“再说了,就算境界对比是神游玄境,我这一身佛门法力,不比那所谓的真气强多了?”

李修缘从背后抽出了一个破破烂烂的扇子,一边扇着风一边无所谓的露出了嬉笑。

是的,正如他所说,他现在的实际战斗力是远远超越那所谓半步神游的。

毕竟,和一般的真气需要只能做到基础的破坏和治愈。

他这一身的佛门法力可以说是万能,外挂一般的存在了。

其质量之高端,使用同样的武学,威力和一般人有着天差地别不说,

那些只有他拥有的真正意义上的佛门神通暂且也不说。

光是对于能量的应用,他完全是可以凭空造物,或者是凭空改变某种事物的啊!

就好比,如果他想,他可以把自己变身成雪月城的那位酒仙百里东君。

除了一些下意识的行为举止吧,

至少在外貌上,是绝对一般无二,并且只要他不主动解除,就一直会维持着的说!

“嗯,不错不错!看到这好看的面板,还真是值得高兴呢!”

“而既然高兴,又怎么能没有好酒庆祝呢?”

强行给自己找了一个喝酒的理由,李修缘从身侧拿出了自己的酒葫芦。

但是随着他打开瓶盖,一把抓起来对着自己的嘴巴就开倒,但是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的时候。

他那充满笑意的表情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不是吧!这种高兴的时候,竟然没酒了?”

“唉,找个地方讨点酒好了,只是我这讨酒可和化缘不一样,谁会给酒给肉给我呢?”

李修缘自顾自的摸索着下巴,最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嘴角掀起一个弧度,

“诶嘿!有了!”

“就去那里好了,去那里的话,虽然可能会有些麻烦,但是说不定会是一张长期的酒票呢?”

“再说了,我这融合度也该动一动了,这个半步神游……有点不太好看啊?”

也不记得具体是什么时候了,

大概是第七年的时候,光靠装疯卖傻,喝酒吃肉他已经没有多少融合度涨了。

也就喝到酩酊大醉的时候,才会动那么0.1%!

所以他猜测,可能要和原著中的济公(原著指的是:活佛济公)一样,

要游走凡尘,让更多人的知道自己,

要时不时出手一下,

把一些认为他是疯和尚的人转变为“圣僧”,才能获得更多的融合度了。

所以,他选择动身出发,去往了更北边的一个,名为雪落山庄的地方!

那里,可是一切的开始,可是有很多机会出手,很容易遇见高手的说!

…………

时间,缓缓过去。

三天后,雪月城一旁的山巅之上,有两个人正对李修缘出寺的事情,进行了讨论。

这里的话有人可能会问,李修缘穿越来之前就是个小人物,

包括和雷门的婚约,江湖上也并未流传此事,

而穿越后,除了那一次逃婚同样没有人知道多少之外,他就直接去出家了。

就是这样的一个身份,怎么会有人注意到他呢?

是的,一般来说、是没有人会注意到他的。

但是还记得之前有说过,在一些有心人的眼中,他们也是注意到了一些很“巧合”的事情的!

虽然人数很少,但至少此时位于苍山之巅的二人,正好是那些“有心人”之一!

甚至其中的一人,还是当初发生逃婚那件事的“紧密关系者”呢!

“寒衣啊,你可知道,你那个未婚……咳咳,“那个人”从寺庙出来的事情了?”

在这苍山之巅,有一处凉亭。

坐在凉亭中的二人,一位是蓄有胡须,看起来得有三十四岁的中年男人。

另一位,在他对面的,则是一个面容清冷,但容颜极佳的,大约二十多岁的女子。

此时,山巅有凉风习习,在中年男子说出“未婚”二字的时候,

整体的空气瞬间变得更为冰寒了起来,让他不由得收住了那个“夫”,强行改变了话术。

是了,是那个女子,在听到之后心情颇有起伏,身侧名剑“铁马冰河”微微颤抖,

是仿佛感受到了持剑者的心情,而自主绽放出了身为名剑的威能!

看到这里,两人的身份几乎已经呼之欲出了!

女子,正是雪月城的二城主,雪月剑仙李寒衣!

那铁马冰河,在江湖人尽皆知正是她的佩剑。

而在他对面的中年人,在这雪月城里,能与这位二城主同台相对而坐。

也就只有那大、三城主二人了!

其中,又因为那大城主常年周游在外,并且那位的性格也不会是这样的圆滑,

一点不在乎逼格,说改口就改口,

那在这最后的排除法之下,

除了那位三城主,那位号称枪仙的司空长风,还能是谁?

“当然,毕竟……他可是我的那位“未婚夫”呢!本以为她的逃婚是因为我当初的闭关修炼。”

“是觉得我李寒衣乃是那种背盟判义之人,是在故意破坏婚约,心中有气。”

“谁知道这家伙竟然真的去当和尚了!还一当就是十年!”

“我真是……我当时真的是因为内功反噬,所以才不得不闭关的嘛!”

说到这里,李寒衣自己或许都没有发现,自己的语气之中竟然出现了一丝丝的委屈。

包括司空长风,他也只是觉得对方说的话有些怪怪的,没有联想到什么。

只是在听到了对方接下来的这句话时,他的脸上却一下子产生了变化。

只听到李寒衣紧接着说道:

“真希望他这下山游历不要出现在雪月城,不然我还真的不能保证控制住自己的剑!”

话音落下,传入司空长风的耳边,

就在对方起身要走的时候,司空长风也是连忙站起来,开口劝了出声。

“冷静!冷静点寒衣,虽然但是,或许人家真的是精神出了问题呢?”

“我跟你说去,你倒是可别胡乱动手啊,我也是才知道的,那灵隐寺不简……喂!寒衣!”

“你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啊?”

理所当然了,司空长风的性格让他没有办法强行拦下李寒衣让对方好好听自己讲话。

也是想着,二人的距离没有多远,对方应该是能听到自己说的话后。

司空长风颇有些无奈的,回到了刚才的座位上,口中呢喃,面色惆怅。

“灵隐寺……若不是十年前这件事的发生,我甚至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强大的佛门组织啊?”

…………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8725/38725433/135880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