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少年歌行:传承道济,逃婚李寒衣 > 第4章 暴雨梨花针!唐莲懵逼了!

第4章 暴雨梨花针!唐莲懵逼了!


“哎呀,施主不要那么大戾气嘛!”

“就算我确实是想要你的东西,咱们也可以坐下来慢慢谈不是?”

马车前方来人正是李修缘。

此时的他,脸上挤眉弄眼,看着唐莲手里的酒,喉咙不断的滚动,显露出了十分的渴望。

说起来也是,雪月城的那位大城主人称酒仙!

唐莲作为他的弟子,虽然不习酿酒之术,但是平日里喝的,外出带的,

那不都得是好酒嘛?

李修缘跑这么远过来图的是啥啊?是那纯金的棺材?还是棺材里的小和尚无心?

那些都是虚妄!

他就图点好酒而已,他就不小心露出了“一丝丝”渴望而已,对面那么大脾气做甚啊?

“坐下来慢慢谈?我和你们这样的家伙没有什么好谈的!”

“我最后再劝你一次,想要我马车里的东西,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吧!”

唐莲冷淡的开口回应,同时放下了手中酒坛,指尖轻饶,几枚手指大小的暗器便被他抓在了手中!

“马车里的东西?不不不,这位施主啊,你这纯纯的是误会和尚我了。”

“我想要的,不过是你手里这壶酒而已!”

“刚才我隔老远都听到了,你对他们那些人都说了,可以给他们喝酒,然后换他们离开。”

“怎么到和尚我这里,你就不愿意了啊?”

李修缘就算是这样疯癫随性的玩嗨了,

觉得有实力的情况下,这样的生活状态还不错,并且还能很缓慢很缓慢的提升融合度,

以此来形成良性循环。

但是他又不是傻的,也没有记忆缺失。

听唐莲这么一说,一下子就知道了,对方怕是把自己当成图谋黄金棺材的人了。

可是正如他所说的,他才对棺材里的小和尚没兴趣嘞!

包括那通体黄金做的棺材……

说实话,他要是想要,不说利用神通法术变出来,以他的实力,想要得到等量的钱财。

那不是轻轻松松的嘛?

但是他并不想要啊!一切都是泡影,一切都是虚妄!

唯有美酒美人,不可辜负!

咳咳,罪过(做一锅)罪过(做一锅)!

他可是和尚,是修行中人,可不能想这些来的!

“你说是吧?大家都是两只胳膊两条腿,施主你没理由要区别对待啊?”

“这样,你把酒分我,然后我转头就走如何?”

一边说着,李修缘缓缓挪动了脚步,朝着唐莲和他马车的位置靠近了过去。

“可笑的言论,罢了……既然你不愿意退去,那就休怪我手下留情了!”

嗖!!

一连三道破空之声倏的响起,一般人几乎肉眼不可见,

三枚名为“指尖刃”的弯刀状指尖暗器经由内力的附着,以三个不同的方向朝着李修缘爆射而出!

其器峰凌厉,通体在日光下闪烁瘆人的寒光,不过呼吸之间,就已经来到了李修缘的额前!

“他不躲?为什么!”

“是因为躲不过,还是不屑躲?”

唐莲心中的疑问在下一刻得到了回答。

只见李修缘脸上的笑容不变,

在这暗器近乎命中快要命中自己的时候,就好像是突然感觉到鼻子发痒一样,

猛吸两口,然后一个喷嚏就打了出去!

呼!!

那一口八二年,夹杂着口水的喷嚏打出,

原本附着着强大内力的暗器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突然拦截……不对,或者说是消弭更为合适!

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消弭了动能一样,在空中轻颤了一瞬,然后就自由落地,

最终……正好被李修缘接到了手里。

“诶?这是什么玩意,霍……看起来还挺酷的啊,是暗器嘛?”

“等等……暗器!?不是吧这位施主,和尚我就是讨点酒喝。”

“用不用直接上暗器的啊?”

李修缘一惊一乍,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是故意装作的开口了。

虽然他装的很像,毕竟也是十年的功底了,

但是唐莲现在哪有心情配合他玩啊?

在看到对方轻而易举的,让自己的攻击被阻拦,唐莲心中满是心惊!

深不可测!除了深不可测,唐莲已经没有词汇那能形容对方了!

所以……这个疯和尚他到底是什么人?

为何江湖上从未听过他的传闻?

包括这个棺材里的东西,它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这样的强者也会想要得到?

“不能再让他靠近了,看来只能使用那个了!”

唐莲心中暗自思量,并且从身后腰间掏出了一个类似于钢制筒一般的东西,

这个,就是他此行最大的底牌,也是唐门内部最大的底牌之一……暴雨梨花针!

在如此之近的距离下,他只要一使用这暴雨梨花针,哪怕是自在地境,

运气好一点,遇上一些反应相对来说较差一点的逍遥天境都有可能会命中!

而一旦拿命中这暴雨梨花针……呵呵,这里面可是淬了剧毒的!

自在地境几乎必死,就算真的是那逍遥天境来了,也必须得耗费绝大部分的内力去压制毒素,

这样一来,他就有机会先行护送黄金棺材离开这里,并找时间给雪月城飞鸽传书了!

唐莲内心是这样设想的,

他的双眼也聚精会神,紧紧盯着好像是气急败坏一样,跺脚走来的李修缘,

可是直到他感觉到自己身后好像是被人用扇子拍了一下的时候,

他才忽而警觉过来,发现自己眼前的那道身影竟然一瞬间就消失在了自己的面前,

然后,还在自己毫无察觉到情况下,来到了自己的身后!?

怔!

唐莲只感觉浑身一阵寒毛倒竖,身体的血液因为心脏的收束而减缓流通。

他僵硬的转过头去,看着自己身边,身上还带着一些臭味的和尚,

心神失守之间,就连手中的暴雨梨花针都直直掉了下去,但……却并未落地。

是被李修缘拿在了手里!

“害呀,你自己的东西,怎么不拿好啊?”

“真是不知道你为什么有那么大的敌意,难道是和尚说的不够清楚吗?”

“和尚我就是图你一口酒喝而已啦!”

一把将手中的暴雨梨花针塞回道唐莲的怀里。李修缘也趁这个机会把盘坐的双腿放了下去。

也是看到对方这般轻松的模样,包括对方知道自己有暴雨梨花针,却仍然不惧的模样,

唐莲原本还紧张的神情不知为何,反而还轻松了起来。

因为他知道,只要对面想……那么其取自己性命,还不是如探囊取物一般?

“前辈!晚辈技不如人,输了、死了,晚辈都认了,但是还请前辈不要拿此时开玩笑!”

“那黄金棺材就在车厢内,前辈自便即可。”

唐莲语气低沉的说着,但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就感觉自己的后脑勺一阵的生疼,

显然是被人拍了一个大逼斗。

唐莲转身看去,嗯……果然是这个疯疯癫癫的和尚干的!

“你这夯货,你是不是傻啊?还是听不懂人话啊?”

“和尚我一直有在说,咱就是来讨一盏酒喝罢了!”

“后面那东西,谁爱要谁要,和尚我现在就问你,这酒……愿不愿意给和尚分分?”

听到了李修缘在完全胜利的前提下又一次重申了自己的目的。

唐莲微微一愣,脑袋空空的,下意识就回答了一句愿意。

“这不就得……不对,不能这么说,人家好歹也是施主来的。”

“咳咳,反正就是……多谢施主的酒啦!”

“那和尚我就先走了,我有预感……我们不久之后还会再见面的!”

第一句话,好像是李修缘在在自言自语,后面的话,就是他对唐莲说的了。

也是等话音落下,酒水到手。

李修缘才不管对方说的愿意分酒是分多少嘞,他直接把剩下的那半坛子酒都给裹在了怀里。

一边笨拙的跳下了马车,歪七扭八的行了一道佛礼,李修缘直接就转身离开了这里。

只留下唐莲一脸懵逼,呆呆地坐在马车上,缓了半天也没缓过劲来。

“这位前辈……还真是古怪呢!”

…………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8725/38725433/135880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