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少年歌行:传承道济,逃婚李寒衣 > 第5章 雷无桀:我感觉我被坑了,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第5章 雷无桀:我感觉我被坑了,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喂,你们两个在那嘀嘀咕咕的,说些什么呢?什么客栈卖不卖的……”

“没看到有客人来了吗?别看那小子衣着单薄,大冬天的都没有裘子穿。”

“那可是凤凰火,只有天启城毓秀坊才能用得起,卖得出的好料子!”

“这……很可能是一笔大买卖!”

漏风客栈版雪落山庄内,身穿青色长袍,在外披着一副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上好裘子。

面容平淡,手拿一杯茶水,看起来颇有几分风雅的青年紧盯着窗外的一道身影,

目不斜视的,对着身旁两位客栈伙计开口了。

“凤凰火?那是什么?”

俩伙计一胖一瘦,皆是自带三分喜感,而这句话的出处,来自那位胖伙计。

“害,你管他凤凰火是什么啊?咱们老板你又不是不知道,虽然很抠门,但见识还是很广的!”

“他说有大生意做,那一般就是有大生意做了,总而言之这是一件好事不是吗?”

“有大生意做等于有钱赚,老板有钱了,就不会卖客栈,我们也就有工钱和落脚点了不是?”

听到了胖伙计的话,瘦伙计明显反应更快一步,一边解释着,一边整理了一番仪容。

拉着胖伙计就走到了门口准备迎接。

包括那个风雅的青年,原本的北离六皇子萧楚河,现在的客栈老板萧瑟。

他也因为客栈太久没开张,每天看着自己的小钱钱只出不进而着急,

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大客户上门,他也跟着两位伙计来到了门口,迎接起了那位可能性的大户。

“这位客官,打尖儿还是住店?”

半晌过去,

当那一抹红色的身影越来越近,整部剧里,萧瑟唯一一次对着雷无桀拱手行礼的场面出现了。

当了家,知道柴米贵的他,在除了对于那个位置相关事件的讨论之外,

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大财迷。

只见他,颇有些强行的按耐住心中的激动,走到了这红色身影,也就是初入江湖的雷无桀面前,

语气难得温和的开了口。

但……雷无桀似乎并没有想要理会他的意思,而是径直走向了店内,找了个桌子就坐了下来。

他不理人!这个后来被称作小笨货的家伙竟然不理人!

为什么?是因为他高冷吗?

不不不,既然能被称之为小夯货,那他雷无桀注定就和高冷这个词不挂钩的了。

他之所以不理会萧瑟,主要是还是因为他在出门前接受到家里长辈的教育。

叫什么……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还是什么狼给什么只因拜年,不安好心来着,

反正就是,至少在他还没有热血上了头的情况下,还是记得住师傅交代的那些东西的。

至于说打架上了头之后,或者说心思单纯的他把一个人人做朋友了之后,

那就说不好了……

“这个家伙,看上去就让人讨厌,一点礼貌都没有……要不是看在那可能性的,有油水的份上。”

“萧老板我肯定得把他赶出去!”

见到雷无桀没有理会他,萧瑟心里自然是不爽的,但是正如刚才所说的,

除了关于那个位置的话题外,财迷属性就是占据他所有为人处事的大头。

所以他表面上也没有什么动静,只是以眼神示意了旁边的俩伙计,

俩伙计见此也是心领神会,

首先是胖伙计,他已经去到了后厨,拿出了好肉好酒在准备着了。

而瘦伙计,则是摩挲着手掌,屁颠屁颠的就来到了雷无桀的身边。

他们都很高兴,能有这么一个“大财主”来他们客栈。

他们脸上的笑容也很灿烂,心中期待着眼前这个“大财主”会给他们带来一笔怎样的营收。

但……

“一碗阳春面,一碗老糟烧。”

雷无桀颇有些开朗的声音响起,一下子就打碎了三个人的营收大梦。

“客观,您说什么?”

“就一碗阳春面……一碗老糟烧?”

“您就不点点别的什么菜了?咱们店里的梅花肉和桃花酿,都是招牌呢!”

两道招牌菜的名称出口,多少是让雷无桀的哈喇子有在口中酝酿,

可是他掂了掂自己的钱袋子之后,眼神一垮被在场的三个人精看在眼里,

随着他后面说的,能不能让他们把梅花肉切一小块放在阳春面里的话出口,

瘦伙计的热情明显消退了一大半,原本微微弯曲的腰杆也直立了起来。

“一碗阳春面,一个老糟烧,一共六个铜板。”

瘦伙计,有气无力,颇有敷衍的直接伸手朝着雷无桀做出了要钱的动作。

同时心里也在不断的鄙夷着,难道现在的有钱人都是这么抠门的吗?

他们老板也是,眼前这个客人也是,穿的那么好,这手笔怎么反而还那么小气的说啊?

是了,也就是他们对萧瑟这个老板的见识确实是很认可,认定了对方是个有钱人,

而有钱人有钱但是却吝啬的一批,这种前后对比,希望与现实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所以他们的态度才会报复性的,降低了很多。

而也就是在雷无桀憨憨的,没有察觉出对方态度的变化,正准备交钱的时候,

一道身上颇有些异味的身影一下子窜了过来,啪嗒一下就坐在了雷无桀的身边!

“害呀!我说兄弟,咱们又不是没钱?干嘛这么小气啊?”

“这样吧,阳春面照样要,来两份!不过那个老糟烧……换成桃花酿吧?”

“至于梅花肉……同样来两份!”

这道身影出现、出声之后,雷无桀和瘦伙计齐齐把目光投放了过去,眼神之中看看都是懵逼。

其中瘦伙计是注意到对方衣着破烂、就好像是个乞丐一样,一看就没多少钱!

没多少钱,还敢口气这么大,

这是他奇怪和懵逼的地方。

而雷无桀呢?

他懵逼是懵逼在,这人特么的是谁啊?他们认识吗?啥情况啊,就称兄道弟的了?

“还愣着干嘛?拿钱啊好兄弟,还有小二……也别发呆了,吩咐后厨上菜啊?”

好吧,能一本正经的信口胡说,社牛到随便拉一个倒霉蛋当饭票的人,

除了李修缘还能是谁?

不对,他这也不算是随便拉了个倒霉蛋,至少他确实是认识雷无桀,

只不过雷无桀还不认识他而已……

“拿钱?拿什么钱?哦哦,这是我全部的钱了,你看够不够?”

或许是雷无桀本身就呆憨的达到了某种境界,又或者是李修缘的先入为主让他难免有些精神恍惚。

雷无桀这波属于是半推半就的,就把自己剩下来的全部钱都掏了出来。

瘦伙计一看,

嘿!刚好够!

那就没有什么事情了啊,有钱就是大爷,管这个疯和尚是什么人干啥?

“得嘞,客官您稍等!”

“两碗阳春面!两份桃花酿和梅花肉!”

瘦伙计笑嘻嘻的收下银子,转头对着后厨传递了菜单。

只剩下雷无桀一脸懵逼的,看着李修缘倒了一壶,由萧瑟亲自拿上来的桃花酿,嘎嘎猛喝,

他总感觉自己好像被坑了,但是……又说不出来到底哪里被坑了这是咋回事?

“这位……兄台,我们……认识吗?”

…………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8725/38725433/135880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