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少年歌行:传承道济,逃婚李寒衣 > 第24章 萧瑟:你怕不是想去美人庄把色戒也破了吧?

第24章 萧瑟:你怕不是想去美人庄把色戒也破了吧?


“三顾城,美人庄!”

“这是我所执行的,护送黄金棺材这个任务的终点站——毕罗城的必经之地。”

“你们确定要跟着我一起去吗,特别是道济师傅,您不是佛家的人吗?”

“那种地方,虽然说明面上是赌场,可实际上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青楼啊!”

“您,不会犯忌讳吗?”

见识到了对方的种种手段,唐莲此时对李修缘的态度明显越发的恭敬了起来。

“害呀!我说唐莲啊,你没有必要这么拘谨的啊?一口一个您,和尚我可吃不消!”

“记好了奥,下次不许叫“您”,你下次要是再这么叫,和尚我可就当没听到了哈!”

“至于说青楼不青楼的,咳咳,虽然说出家人不近女色,但是只要有……”

李修缘闻言唐莲所说,先是挥了挥手让对方不要这么生分。

而后就开始回答了对面的问题。

也就是在他刚想说只要有酒,天下之大哪里都可以去的时候。

那个“酒”字还没有说出口,一旁的萧瑟却是先一步接过了话茬。

“不用管这个疯和尚!他就不是一个正经和尚来着,吃肉喝酒这哪一项不犯忌讳?”

“你看他害怕吗?他不仅不害怕,他还天天这样做!要我看来,就算是那色戒……”

“哼,或许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破了呢!”

萧瑟此话一出,李修缘当即都炸毛了。

“喂!你小子怎么回事啊,有你这样污蔑人的吗?你这是血口喷人啊!”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一句污蔑,会对一个心思纯善的好和尚造成多少伤害啊?”

“吃肉喝酒没得说,但是这色戒,和尚我是一点都没碰啊!”

就和李修缘喜欢欺负雷无桀一样,

萧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染上了喜欢看李修缘破防的癖好。

或许是因为之前在破庙的时候,用酒水减半要挟了他,嗯……也不算是要挟啦,

萧瑟心里其实是很清楚的,对于道济这种存在,不说武力如何吧,

就光凭那一手轻功,想喝酒那完全是很容易的事情。

但是也不知道这道济是犯了什么疯,当时竟然还真的被要挟到了,

然后还上演了一出瞬间变脸的戏码。

而或许是因为从未遇到疯和尚这样有趣的人,所以萧瑟就对此产生了兴趣。

时不时的,就出声怼他两句,算是朋友间的“友好”交流吧……

“是吗?那这一次你答应去这美人庄,就是为了想把这色戒给破了?”

萧瑟面无表情的继续开怼了起来。

“我!”

“好家伙,和尚我就是贪图一口品类不同的酒水,你竟然这样污蔑我!”

“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啊!你会遭报应的哇知不知道?”

“等去到那三顾城之后,肯定没你好果子吃!”

李修缘表面上“气急败坏”,实际上心里不知道憋着什么坏的,开口道了。

是的,忘记说了,因为雷无桀这个去雪月城的人不知道雪月城的路,

萧瑟没有地图的话,也算是半个路痴。

所以在当时韦驮菩萨离开之后,他们还是如同原著一样选择了和唐莲一路同行。

至今,大约已经有三天过去了,

也是在这三天之中,大家都混熟了之后,萧瑟终于是抓到了自己的乐子,

诺,就如同上面所说的,喜欢看李修缘破防,或者是一脸无语的翻白眼,这就是萧瑟的乐子,

并且就如同李修缘说的,这家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干这样的事情了……

“有我好果子吃?”

“呵呵,据我所知,美人庄内禁武,虽然这玩意不是明文的规定。”

“但是想想那么多江湖上有权有势有背景的人在那里享受。”

“一般人谁会想着在那里面动手然后得罪一大片人呢?”

萧瑟嘴角微微翘起,毫不在意的说着。

“是的,关于这一点的话,道济师傅……萧瑟说的是没错的。”

“美人庄内很少有人动武,一般来说,只有某个客人犯了规矩才会有美人庄内部的人动手。”

“不然的话,如果随便就发生战斗,那美人庄里的那些有钱人,怎么能放下心来沉浸式享受呢?”

唐莲也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哼哼,是么?那你们就拭目以待好了,要知道和尚我啊,可不会轻易做出预言的哦~”

李修缘说完这句话后,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神情,毫不忌讳的,直接躺了下去。

也是他说的这番话,紧跟着在外面驾车的雷无桀也掺合了一句,

萧瑟的眉头微微一蹙,脸色凝重了半分。

“哈哈,我觉得啊,既然道济都这么说了,那萧瑟你可能就要被打脸了啊?”

“你可别忘了他会掐指一算的本领哦!”

雷无桀是这样说的。

“滚!你个笨货,给我好好看地图驾车,要是再走错了,小心我收拾你!”

萧瑟闻言先是没好气的说了雷无桀一句,然后把目光再度投向了李修缘。

“你又算到什么了?”

一旁的唐莲听到了萧瑟的这番话后,有点懵逼,能掐会算这种说法,这不是江湖骗子的手段吗?

不过他倒是也知道现在不是问问题的时候,于是他默不作声,静静地听着。

“唔……也没什么,也就是到时候美人庄内会出现一场乱斗吧?”

“既然是乱斗,那肯定会有波及的啦?到时候和尚我再推波助澜一下。”

“你说你会不会有好果汁吃?嘿嘿,怕了吧?怕了就给和尚我道歉,到时候你就有人罩啦!”

李修缘笑嘻嘻的对着萧瑟说着,然而对方听到了却只给了李修缘一个白眼,然后就别过了头去。

萧瑟知道,李修缘这么说不过是开玩笑罢了。

对方要是真想拿他怎么样,那不是简简单单的嘛,何须什么推波助澜?

他真正在意的是,对方的预言中,产生在美人庄的那一场乱斗!

既然是乱斗,那必然是人多眼杂的场景!

而能被这疯和尚专门提到的乱斗,估计里面得有不少厉害的角色吧?

如果那些角色直接性,或者间接性的隶属于某位皇子,或者是认识他。

那他接下来的路,可是不会平稳的啊……

他现在虽然说和这道济和尚,雷无桀等人算是朋友,但是真要是到了那个关头……

不行,他不能这么想!

他应该想的是,既然大家都是朋友,他就更加不能将他们拖入那场漩涡之中才对啊!

“三顾城到啦!”

“萧瑟,道济,大师兄,我们已经到啦,马车停哪里啊,大师兄你知道驿站的路不?”

正在萧瑟皱眉沉思的时候,原本颠簸的马车逐渐平稳了下来,

然后……雷无桀那个小夯货的声音便传了出来。

“害呀!和尚我都说啦,心思不要那么重!”

“送给你一句话好了,今日不知明日事,愁什么?愁什么啊?”

下车之际,

李修缘好像什么都知道,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拿着破扇子拍了拍萧瑟的肩膀说道。

“走咯!去破色戒...啊呸!去喝酒咯!”

…………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8725/38725433/135880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