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少年歌行:传承道济,逃婚李寒衣 > 第28章 保护棺材好麻烦的啊,得加钱!

第28章 保护棺材好麻烦的啊,得加钱!


“有趣,这些家伙,连那黄金棺材里装的是什么都不清楚,还敢来凑这个热闹。”

“真是不知所谓!”

美人庄内的一处阁楼里,无双城大师兄卢玉翟于窗口负手而立。

在看到下方的那些家伙一个个手持刀剑将唐莲三人包围在其中之后,语气更是难免表现出了不屑。

就凭这些被贪欲冲昏了头脑,一身实力不过五品上下的家伙们,

虽然他们人多,

但是别的不说,一个天女蕊就足够把他们干掉了,更别说旁边还有着一个雪月城大师兄了。

“那大师兄,不知道我们是否要现在出手?”

旁边同样身为无双城弟子,但是在原著之中也就勉强露了面的家伙对着卢玉翟建议道。

“不,我们现在还不能下场。”

“这些家伙不过是最先耐不住性子的开胃前菜罢了,就在这如今的美人庄,绝对还是有着高手的!”

“就比如,那边那个白发玉剑的家伙,还有他对面那个疯和尚!”

卢玉翟闻言缓缓摇头否决了那个弟子的提议,并且目光颇有些忌惮的,看向了李修缘和莫棋宣。

“疯和尚?哪儿呢哪儿呢,快让我也看看!”

“话说这里不是赌场和青楼吗?为什么和尚也会来这里啊?我挺好奇的啊!”

听到了卢玉翟的话,那个提建议的弟子没声了,但是就在他们两人身后,

一个看起来十分年轻,原本正趴在桌子上无所事事的少年,突然来的兴致,一个箭步就窜了过来。

脸上充满好奇的,看向了卢玉翟所说的位置。

“无双,你……”

那少年正是无双,乃是无双城百年难遇的奇才,甚至还得到了无双剑匣的承认!

而也正是因为他的关系绝顶,又被无双城城主宋燕回收做弟子当成了未来无双城主来培养,

所以他的地位十分超然,就算是卢玉翟这个大师兄也对他是无可奈何。

甚至每次对方要是闯了什么祸,他还得跟在屁股后边帮忙收尾。

也就是无双本人属于是少年心性,不会仗着自己的身份胡作非为,眼高于顶。

对于他这个师兄,还有朋友们还算是尊重,不然卢玉翟也不会和对方相处的那么好了。

“罢了,你要看就看吧,正好……你也说说你的感觉,你认为……那两个家伙实力如何?”

卢玉翟也没有纠结无双的一惊一乍,在看到对方也锁定了目标之后,用作参考的问出了声。

“那个白头发的大叔很强!他的剑意很凌厉,应该是难得一见的剑道大师!”

“就是不知道,他这种程度能不能算得上是剑仙呢?”

“毕竟就连师傅都不是剑仙,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剑仙呢!”

“要是能和他交上手,那还有多好啊?”

无双眼神放光的激动道。

也是他这样一个说法,直接把卢玉翟吓了一跳。

这个想法可不能有啊!

无双现在可是无双城的宝贝!

虽然说他如今的实力比他这个大师兄都要强了,但是其他人又不一定比他弱!

特别是这个白发的家伙,他都完全没有摸清楚对方的深浅,要是无双这家伙贸然出手,

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他对不起他师傅啊!

“无双!听话师兄的话,别冲动胡来!”

“如果对方真的也是为了黄金棺材,那师兄肯定会和他有一战的!”

“所以,至少在师兄试探到他的实力之前,或者说对方强大过我态度的话,你不许出手!”

“师傅叫你出来是考虑到是时候让你历练一番了,但是历练不是送死你明白吗?”

卢玉翟苦口婆心的劝道,言语之中,除了有因为师傅交代的,看住无双的任务之外,

也有着他自己对这个小师弟的关心!毕竟,除了师傅宋燕回教导对方武艺之外,

其余的照顾,都是由他这个大师兄完成的,

久而久之,都有感情了好吧!

“啧,知道了知道啦,不要再念经啦~”

“放心吧师兄,我是不会无谓的乱冲的,我可不想这么年轻就死了,死了还怎么练剑?”

听到无双这么说之后,卢玉翟总算是放下了心来,但是他却不知道,

对方其实还有一句话没说出口,那就是如果至少是有把握逃走的那种战斗,

那么他还是会冲的!

“对了,你刚才有去感知那个疯和尚吗?”

“除了那个白头发的家伙之外,那个疯和尚我也看不怎么透。”

“但是既然他能和这样的存在坐在一桌,并且一点也不拘谨,想来也是有些实力的?”

卢玉翟如此猜测到。

“那个疯和尚……我感觉不到!”

“感觉不到?”

“什么意思?”

卢玉翟有点没搞懂,因为就连他都能感觉到那疯和尚身上和普通人的不一样。

然后辅佐对方能和白发玉剑的家伙坐在一起,能互相交流。

所以才给出了对方或许也很强大的猜测,但是为什么无双会说自己什么都感觉不到呢?

“确实是感觉不到什么东西出来,在我看来,这疯和尚就好像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

“嗯……咱们就不说他为什么能坐在白发大叔的身边了……”

“至少我的感觉就是,他所有的行为都很自然,都很合理!”

“好像他就该这么去做一样,难道你们不是这样的感觉吗?”

无双看向了身边的弟子以及师兄卢玉翟发出了问题。

卢玉翟摇头,表示自己和无双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是吗?那就很奇怪了啊,就很能激起我的好奇心了啊!”

无双见此脸上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刚准备在说些什么。

突然,他眉头一皱,

然后就看到下方瞬间有数道剑气一闪而过,然后原本还气势汹汹的包围人群在一瞬间,

就齐刷刷的,全部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好快的剑!我只数到了第三剑,在往后……就什么都看不清了!”

卢玉翟虽然慢了无双一步,但是却因为站位问题第一时间注意到了那股剑气的迸发。

他在心中默数,然后就如他上面所说的,因为看不清对手的出招而面露了凝重!

是的,正是我们的白发仙莫棋宣出手了!

就在刚才,本来他还目光灼灼的盯着李修缘,有点逼迫意思的让对方做出选择。

可是谁知道,那群家伙出现的不是时候,让他在本就烦闷的等待期间收到了干扰呢?

他本来就烦了,然后这些小喽啰还跳出来唧唧歪歪,把他家的少宗主当成是美人财宝来yy。

这特么的,他当即就看不下去了!

顺带着,也是为了像李修缘展露自己的实力,让对方做选择的时候还需要“好好想想”,

他也算是稍微动用了一点实力,仅在数秒之内,就将这些小喽啰全部干翻在了地上!

“好厉害的剑!这个家伙又是什么人,他的目标也是来抢夺黄金棺材的吗?”

白发仙莫棋宣的出现令唐莲心中难免生出了一丝忌惮!

因为无双城和雪月城的中层战力十分接近,他和卢玉翟分别是两家的大师兄,

这么多年来也有过暗自较劲,但是却不分上下的时候!

所以,卢玉翟看不清莫棋宣的剑,唐莲这边也自然是够呛的。

然后又因为他现在的任务敏感,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都在为黄金棺材痴狂。

所以,就和当初他面对道济的时候一样,第一时间,就把对方模拟成了抢夺者,心中不断的警惕!

然而,说起来有点不太好听,但唐莲在这边防来防去的行为,确实是有种自娱自乐的意思了。

他区区一个自在地境都没有达到的小辈,从始自终都没有被莫棋宣放在眼里!

对于莫棋宣来说,这一次迎接少主回宗的任务,目前来说,唯一一个异数,

就只有李修缘!

是以,虽然说有些看不起人,侮辱人的意思,

他连身子都懒得转向唐莲,将还未收回的云龙剑,一把对准了前方酒桌上的李修缘!

“和尚!这黄金棺材我是一定要得到的,如果你不做阻拦便皆大欢喜。”

“不然……那就休怪我不留情面了!”

莫棋宣丝毫没有隐瞒自己的目的,

也是因为他直接开口说出了,黄金棺材就是他的目标后,

在他身后的唐莲也是面色一紧,从身后掏出了暗器,彻底进入了戒备状态!

是的,眼前这个白发玉剑的家伙,可和之前那些小喽啰不一样,

他……很强!

“慢着!你打不过他的!这个家伙,可是十几年前就已经有所名气的存在!”

这时,

萧瑟缓缓走到了唐莲的身边,拉住了他的手,对方出于信任,也是顺着那个力将手收了回来。

“你知道他是什么来路?”

“当然……天外天,白发仙!”

因为有了李修缘的插足,白发仙在破庙内没有率先见过唐莲,

萧瑟也没有和他玩那个什么赌局浪费时间。

但哪怕是出现了这么多意外,却也还是萧瑟把白发仙的身份曝光了出来,

“哦?你竟然认得我,你又是哪位的故人之后?”

“呵,罢了,无论你是谁这些都不重要了,反正……都阻止不了我拿走黄金棺材!”

说实话,这些人的修为状态在莫棋宣的眼里就和透明的玻璃一样清晰可见。

面对萧瑟知道自己身份这件事情,也就只能引得他往那边看一眼罢了。

他现在的首要人物,还是这个疯和尚!

“害呀!和尚我就想老老实实的蹭酒喝,怎么总有麻烦事情迎面而来啊……”

面对莫棋宣的当众质问,李修缘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先是从座位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然后缓缓朝着萧瑟这边走了过来,

看他步伐歪七扭八,和那种喝上头了的醉汉没个两样,但也就是他这样的即视感,

众人也就是眨了个眼睛的功夫,

这和尚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的,就已经跨越了数十米的距离,来到了萧瑟的身边开口了。

“唉,莫施主啊,你说的其实很对!我和这两小子不过是萍水相逢。”

“最多就是和他们约定了,他们提供我一路上的酒肉,而我保他们安全到达雪月城。”

“至于这口黄金棺材,这么一看好像确实是不怎么归我管,我也没有理由要管的样子啊?”

听到了李修缘这样的说法,对面已经转过身来面对着他的莫棋宣眉头一皱。

他总感觉这和尚的话里有话,但是却一时之间没有读懂他真正意思。

“所以你……”

莫棋宣试探的问道。

“所以和尚我选择……得、加、钱!”

“得加钱、得加钱!”

“两个臭小子,听到和尚我说的没有,得加钱!得有好酒才行!”

很突兀,但是又意外合理的,

李修缘原本的幽怨和叹息在这一刻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嘻嘻哈哈。

就连萧瑟,刚才都有点被李修缘的演技感染了,心中竟然升起了担忧。

他还想着说,这和尚不会真的把他们的同行当成了一场交易吧?

当然,他也不是说要道德绑架哈,也没有说是朋友就一定要怎样怎样,

主要是,如果对方真的把这一路的同行当成了交易,包括路上的打闹也成了逢场作戏。

这样的话,萧瑟哪怕表面上不会怎么样,可是内心却也还是会不舒服的啊……

也是如今看到李修缘又恢复了之前的态度,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嘴角忍不住了勾起了一丝笑容。

甚至直到现在他才想起来,眼前这个疯和尚可不是什么弱小之人啊!

没错,刚才因为情感被渲染,他都一下子忘掉了这家伙的手段了!

以这家伙的能力,说句狂妄的,

区区一个天外天白发仙,应该根本就不算什么的吧?

“唐莲,你还愣着做什么,你自己的黄金棺材,你不会想要我出钱保下吧?”

萧瑟为了掩盖自己嘴角那止不住的笑容,一边转过身去,一边拿肩膀碰了唐莲一下。

唐莲闻言惊醒,这才反应过来了李修缘的话,当即是面露大喜!

“多谢道济师傅!若这一次的护送任务成功完成,唐莲愿以酒仙珍酿报答!”

“等到了雪月城,道济师傅想喝多少,只要唐莲有能力提供的,多少都可以!”

唐莲双手抱拳以礼道。

而也是连这个“金主”都表态了,李修缘的底气也高起来了!

他双手叉腰,作有恃无恐的姿态,笑嘻嘻的对着莫棋宣开口了。

“害呀,看来这下子和尚我就已经有理由保护这黄金棺材了呢!”

“抱歉了啊,莫施主!”

莫棋宣见此默然。

他闭上了双眼似乎在沉思,而也是当他再度睁眼之后,他浑身上下的气势都在这一刻发生了改变!

“哼,既然和尚你的选择已经做出,那就由莫某,领教高招了!”

…………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8725/38725433/135880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