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少年歌行:传承道济,逃婚李寒衣 > 第38章 贫僧此去,为渡一人成佛!(求阅读!)

第38章 贫僧此去,为渡一人成佛!(求阅读!)


“我说无心,你这人怎么回事啊,不是说好了帮那冥侯解决完事情之后就跟着一起去九龙门吗?”

“怎么你半路却突然反悔了,不想去了呢?”

“好吧,其实不想去也可以理解,毕竟他们是要废了你的武功,不情愿也正常。”

“你又不是什么坏人,难道学习了秘术就要被废吗?那秘术不就是用来学的吗?”

“可是我最搞不懂的是,你为什么要把我俩掳走,带到这荒郊野岭的啊?”

两天后,无心正如他心中所计划的,在中途开始了出逃。

因为有了李修缘的介入,他没有遇到白发仙,也没有装睡。

他只是蹭着那马车,行驶到了距离于师国直线距离最近的地方,

然后随便使用了点小手段,就把唐莲和无禅他们撂倒,开始了出逃。

当然了,他并没有伤害那些人,毕竟正如雷无桀说的,他不是什么坏人,

并且无禅还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他只是用心魔引将他们暂时困住,

然后就带着萧瑟和雷无桀一起开始往于师国的方向赶去,并由于天色已晚,

他就暂时停了下来,并且还和雷无桀大致说了一下自己这一趟的终点会让他武功尽废。

再然后,就出现了刚才的那一幕,由雷无桀并没有携带敌意的发出了自己的问题。

至于到底是为什么要带上他们两个嘛……这个原因无心自己也说不清楚!

或许是因为他们一人身穿千金裘,一人穿着凤凰火,一看就很有钱,

而出门在外没有钱是很不方便的事情,所以才带上了他们。

又或许是因为在出逃计划执行时唯独有他们两个并没有受到心魔引的影响,本身就极为特殊吧?

嗯,说的更佛家一点,那就是他心中的感觉,觉得他们三人之间有缘份,

既然有缘份,那么一起同行又有何妨呢?

“呵呵,这位小友说笑了,什么掳走不掳走的,那也太难听了吧。”

“在下方才说了,只是想请你们二位,帮我一个忙,同我去一个地方而已。”

无心微笑着,缓缓开口道。

“哦?去一个地方?”

“不知道是什么个地方,要让你非要拉上我们二人呢?”

“我们二人一个不会武功,一个能被你轻而易举的掳走,修为明显也远不如你。”

“带着我们就跟带着个累赘没什么区别,即使是这样你也仍然要一意孤行?”

“怎么,难不成是你害怕夜晚寂寞,然后需要有两个人与你彻夜长谈?”

萧瑟很明显并不相信对方的鬼话,他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在寒冷的夜晚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面色平淡,语气略微带着嘲讽的说道了。

无心闻言倒也不恼,虽然说只是俗家弟子,但好歹也是长年礼佛修习佛理的存在。

只是这一点小小的嘲讽,倒也不至于让他妄动嗔念!

“对啊,你武功那么高,我实在是想不出来理由为什么要带上我们两个啊?”

雷无桀听到了萧瑟的话后也暂时想不明白为什么无心要把他们两个带上。

难不成真和萧瑟说的一样,是害怕夜里寂寞?

噫!看这无心和尚面容清秀,容颜如妖的,要是往其他地方想想,还真的是有些略显阴柔啊!

而夜里寂寞的话……这!他不会是有什么奇奇怪怪的癖好,

不会是有那个龙阳之好吧!

不要啊,无心!我一点都不勇的!

诶?为什么我要说自己勇?

雷无桀一边想着,整个身子都不由得起了鸡皮疙瘩。

他决定了,等到了深夜,如果对方真的想干什么的话,

他就和无心拼了!

虽然说有很大可能打不过吧……但是也不能对这种事情听之任之啊!

看到了萧瑟的表面平淡内心警惕,又看到了雷无桀那防流氓一样的明显抗拒。

第一个还好说,第二个的话,这就让无心难免脸色一黑了啊!

“害!既然你们这么想知道我的目的,那我就坦白来跟你们说吧!”

“我确实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办,需要你们的陪同。”

“至于说为什么要选择你们……自然是因为你们有钱了啊!”

“出门在外没有钱可不行啊!你看看你们,一个穿着千金裘,一个身着凤凰火!”

“整个车队的人就属你们看起来最有钱了,我不找你们找谁?”

虽然但是,无心表示自己真的没有骗人!

哪怕他确实是还有其他的原因,但是他需要钱租马什么的,这也是真的啊!

“怎么,你们不信?”

看着萧瑟微微翻白眼的真情,无心问出了一个他自己都觉得傻的问题。

“得了,他这是不打算告诉咱们了,连这种胡话都说出来了。”

“算了,吃东西吧。”

“这鸡肉也烤熟了,我这里还有点酒,荒郊野岭的晚上可不好度过,喝点酒也好暖暖身子。”

萧瑟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扁平的酒袋子。

这是他在抵达三顾城,安置雷无桀和黄金棺材的时候特意买的。

可花了他不少的银子!

而他之所以用这个酒袋子装,而不是以酒坛的方式买好放在马车上,

他这是在防谁,就不需要多说了吧?

“哇!萧瑟你这!太细心了吧?竟然还有酒!不过这里也没有被子,我们怎么一起喝啊?”

看到萧瑟掏出了个酒袋子,打开盖子,一股浓郁的酒香传出,雷无桀的眼中出现了满满的渴望!

直接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怎么,你还嫌弃我不成?”

“你喝不喝?不喝我自己喝了,想你还有修为傍身,更是修行了雷门火灼之术。”

“应该是不怕冷的吧?”

这样说着,萧瑟就要将递出去的酒袋子收回。

那雷无桀见此一幕,心想哪能让到嘴的鸭子飞走了啊?

当即就是抢过了萧瑟的酒袋,有些陪笑的开口道了。

“嘿嘿,哪能啊?我这不是怕你嫌弃我吗?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直接喝吧!”

雷无桀说完,也丝毫不忌讳的惯了一口酒,感受到那一股“烈焰”涌入身躯,

他整个人都瞬间满足了起来!

“爽!!”

“不过这只喝酒没意思,还要搭配着肉一起吃才是!”

雷无桀大声发表着自己的感想,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萧瑟依然略微带笑的看向了他。

“这酒你喝啦?好喝吗?”

“额……好喝!这是在我心目中唯一你能和老糟烧媲美的好酒!”

雷无桀此时还没有明白事情的严重性,还在那里嘻嘻哈哈。

“好喝就行!一百两!你现在已经欠我六百两了,记住了哈!”

萧瑟从他那37.2度的嘴巴里说出了这般冰冷的话语。

雷无桀炸毛了!

“我去!哪有你这样做生意的啊,你这酒是金子是吧?就这么一点点,一百两!?”

“我看你整个人都掉钱眼里了吧!”

“再说了,这酒不是你请我喝的嘛,怎么还要收费啊!”

雷无桀愤愤不平的控诉着萧瑟的奸商行为。

“呵,商人不都是掉进钱眼里的存在吗?我自然也不例外了。”

“知道为什么灾年的米粮会更贵吗?知道什么叫做物以稀为贵吗?”

“这酒,我买来的时候虽然才十两,但是现在由于环境的不同,涨价也很正常的吧?”

“至于说请你喝酒这件事……我只是问你喝不喝,要不要而已,可从来没说过要请客啊!”

“亲兄弟,都要明算账的啊!”

雷无桀被萧瑟说的哑口无言,虽然明知道自己亏了,但是既然这钱都算进去了,

那他可要好好的品尝一下这袋子酒,一滴都不给萧瑟留!

雷无桀赌气的哼了一声,然后直接再度打来盖子仰头直接闷了起来!

可这一次很奇怪的是,他明明有感觉到自己的酒袋子在变瘪,

但是为什么没有一滴酒落入他的口中啊?

雷无桀惊奇的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包括一旁的萧瑟都注意到了,

并非是酒袋子里的酒没有流出来,而是直接凭空化做了水流来到了在雷无桀身后的树杈上!

“什么人!”

无心作为旁观者的反应最快,一下子就看出了在那树杈上有着第四个人存在!

也是担心是有人来抓他了,他猛然一挥袖袍,直接打出了一股强劲的内力朝着树杈轰击了过去!

自在地境后期!甚至是自在地境巅峰!

这无心,年纪轻轻的,竟然走到了这一步,

这天赋,比起他当初那个北离国第一天才,都差不了多少了啊!

倒是树杈上的那个人,明明攻击已经近在眼前了,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种习惯,怎么莫名其妙的有点眼熟啊?

一旁的萧瑟如此想到。

“好哇,竟然敢偷酒喝,这可是我雷无桀花了一百两银子才买到的啊!”

“你这臭小偷,等我抓到你,非要狠狠的教训你一顿,然后再要你赔钱不可!”

“就赔……六百两好了!”

一边说着,雷无桀也动用了火灼之术,身后的迦楼罗法相若隐若现,

可也是这个时候,

那个面临攻击都没有什么动静,非在他说完了这些话之后就突然有了反应的家伙,

一个箭步,眨眼间就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用了不知道什么东西啪的一下给他盖了帽!

哦!这该死而又熟悉的触感啊!

雷无桀的心里一下子就想起了某个身影,某个也总是爱盖他帽的身影!

“你个小夯货啊!别的没学会,净学会这奸商的手段了是吧?”

“还臭小偷?还六百两?”

“我让你臭小偷!让你六百两!”

哦!这下子连熟悉的声音也出现在了雷无桀的耳边,

那没说一句就配上一个盖帽的动作,一下子就让雷无桀认出了来人!

而一旁的无心也是看到了这一幕,原本还心惊这个身影的轻功竟然比他的“飞天踏浪神通”还要快,

想着接下来恐怕是一场硬战来的呢,结果在看到对方并没有伤害雷无桀后,

他心中的警惕倒是少了三分,但……仍然没有彻底放松下来!

毕竟他可不敢保证,这人和雷无桀关系好,就一定能和他好好相处的说!

“哎哟!你干嘛~!”

“道济!你为什么一见面就打我啊?我刚才这不是不知道是你吗?”

“而且,这可是我花一百两买的酒,你一声招呼都不打就喝了,我肯定会难受的嘛!”

雷无桀一边说着,一边赶紧跑回了萧瑟的身边,躲在了他的身后,

毕竟……在他的印象里,李修缘好像就没有这么对待过萧瑟吧?

“原来这位就是道济师傅。”

“果然如同那位大师兄唐莲说的,还真是一位不修边幅,随性而为之人呢。”

“在下无心,见过道济师傅了,刚才多有冒犯,还请见谅。”

还没有等李修缘回复雷无桀,一旁的无心就先是走了过来,行了一记佛礼。

是的,虽然贸然和一位至少是逍遥天境之上的,北离国的强者有所交集,

对于他这个身份敏感之人来说属实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但是为了尽快摸清楚对方的想法,无心也只能主动站出来了。

“噫?没想到这荒郊野岭之中还能遇到同行啊?嘿嘿,有意思有意思,这位同行你也好啊!”

见到无心走来,李修缘装作了一副很惊奇的样子,随后也是问起了对方的来历。

而后,经由雷无桀的解释,李修缘这才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原来如此啊?我还道那黄金棺材里装的是什么呢,原来是个人啊!”

听着李修缘的自语,无心表示自己并不相信。

毕竟对方的所有神态都太夸张了,如果不和他相处一段时间的话,

怕是任何人都会觉得他这是装出来的吧?

“呵呵,道济师傅说自己是才知道的,那便是才知道的吧。”

“不过现在的话,既然道济师傅知道了一切,无心想问,您是要出手将我抓回去吗?”

无心此话一出,现场瞬间就变得安静了。

特别是在感受到无心身体内部奔腾的内力之后,雷无桀更是察觉到了此时的剑拔弩张。

“啥?抓回去?和尚我抓你回去干啥?我是和他俩一伙的,护送黄金棺材又不是我的任务。”

“和尚我只是刚好要去一个地方,在路过这里的时候闻到了酒肉的香气。”

“于是和尚我才跑过来,然后就碰到了这个傻小子,就把他的酒拿来喝掉的!”

“诶,话说你这是要带他俩去哪啊?说不定还跟和尚我是同路呢!要不要一起走啊?”

听到了李修缘的前半句话,再加上对方确实是没有出手的征兆,无心的警惕倒是放下了不少。

可是又随着对方后面半句话的出现,无心的眉头又一次皱了起来。

“那不知道道济师傅是要去哪里呢?”

无心试探性的问道。

“我?和尚我啊,是想去于师,想去大梵音寺的嘞!”

李修缘此话一出,无心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啊?

“哦?那看来我们真的是同路呢。”

“既然如此,在下斗胆一问,道济师傅去那大梵音寺是干什么呢?”

无心倒是毫不忌讳的承认了自己的同路,但仍然保持着试探的想法问了李修缘一句。

而也正是当他这个问题出口的时候,李修缘的脸色竟然难得的出现了认真的神情!

“贫僧此去,欲为……渡一人成佛!”

…………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8725/38725433/1358802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