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少年歌行:传承道济,逃婚李寒衣 > 第39章 若风啊,这一次你会履行承诺吗?

第39章 若风啊,这一次你会履行承诺吗?


“圣上,三顾城传来消息,天外天白发仙现身中原,于美人庄内和人展开了战斗。”

“据知情人描述,那一战打得天昏地暗,整个美人庄就是在二人的内气对拼之下毁于一旦。”

“属下得知了这消息之后,便第一时间赶来禀告圣上了。”

天启城皇城,养心殿殿内。

一位身穿紫衣蟒袍,头戴冠冕,面容虽是阴柔但却又别样美感的身影缓步走了进来。

第一时间,

他就对着面前这个哪怕是背对着他,却还是能感觉到一股浓郁的,帝王威严的人行了礼。

行礼之人名为瑾仙,乃是皇宫五大监之一的掌香监,

而在他对面,

接受了他如此恭敬的态度,以及规正的礼仪却仍然未曾转过身去的,

正是这北离国权力至高无上的,北离国皇帝,萧若瑾。

“是瑾仙啊。”

“你刚才说什么?那天外天的白发仙竟然敢私入中原,还堂而皇之的和人发生了大战?”

“有趣,你给孤说说,是何方神圣与其大战啊?”

“肯定不是江湖上那些有名之人吧?”

“不然你就直接说出名号了,你瑾仙可不是爱吊人胃口的性子吧?”

听到了瑾仙所说之话,皇帝萧若瑾缓缓转过了身来,他的语气并没有显露出多少情绪。

然帝皇之威无处不在,伴君如伴虎。

瑾仙闻言当即也是脸色一变,再度行礼躬身,颇有些紧张的回复道。

“瑾仙不敢,请圣上明鉴!”

看到就连常伴自己左右,平日里也不需要上朝的大监都对自己忌讳至此。

萧若瑾微微沉默,而后又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孤知道孤知道,好了,说说吧,孤倒是真挺感兴趣的。”

“毕竟身在这个位置,许多东西唾手可得,但自由,以及江湖,确是万分遥远啊!”

“嗯……孤不记得那白发仙早在十二年前,就已经踏入了所谓逍遥天境吗?”

“现在怎么说也能更进一步了吧?那这么说,我北离国江湖又出现了一位大逍遥境的高手?”

听到了萧若瑾前面的两句话,瑾仙神色又是一凛,不敢去触碰。

毕竟,什么这个位置那个位置的,这可是皇位!

整个北离的权力中枢!历代皇朝除了皇帝自己,不然谁敢对这个位置有所非议?

瑾仙的头垂的更低了,假装听不到对方对于这个位置的自语,针对着对方最开始的问题开口了。

“回禀圣上,与那白发仙大战之人确实是一位从未出现过的身影。”

“他是一位和尚,看起来大约二十多岁,身上穿的破破烂烂的,不禁酒肉。”

“平日里疯疯癫癫的,不像是正经的僧人。”

“不过看在他武功不错,年纪尚轻还具有潜力,属下觉得……是否可以进行交涉呢?”

“圣上曾言道,江湖的事江湖了,所以吸纳一些江湖强者,属下觉得应当会形式更为便利吧?”

瑾仙说完,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一眼萧若瑾。

但是这一看却发现,对方刚好把眼神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于是连忙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诶,出家人和江湖人可是两个概念,交涉可以,但是切记不可强迫……明白吗?”

萧若瑾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拨动着串珠。

如果有心的话倒是可以看到,和原著的,上好玉质手串不一样,那是纯粹的装饰品,

而现在,他所拿在手里,乃是正经的,檀木做制作的佛珠啊!

“对了,你说他衣着破烂,不禁酒肉,这也并不能就说人家不是正经和尚嘛?”

“可曾打听到,对方出自哪家寺庙啊?”

瑾仙不知道为什么皇帝萧若瑾要对一个江湖强者这么感兴趣,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和尚。

不过既然对方问了,瑾仙也只能回答了!

“回禀圣上,根据衣着,相貌,以及特征,这边初步推断,对方是来自与江南地区。”

“是在杭州那边的,一家灵隐寺出来的!”

“不过还有一点值得怀疑的地方是,灵隐寺不过是一家普通的寺庙,里面的僧人近乎不会武功。”

“可就是这样的一家寺庙,为何能培养出这么一位大逍遥境的高手,这是属于还没有查清楚的!”

瑾仙这般说着,由于低着头,却完全发现不了此时的萧若瑾在听到灵隐寺这个词汇的时候,

眼睛瞪的是多么的大!

“若风啊,当年那件事之前你说,你会在孤再一次,并非主动打听道灵隐寺的时候你就会回来。”

“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会回来!”

“但这一次,人死不能复生,你真的能成功履行约定吗?”

萧若瑾双目逐渐失神,内心之中思绪繁多,紊乱无比。

大约是过了半晌之后,萧若瑾才重新开口了。

“瑾仙啊……”

“回圣上,瑾仙在。”

瑾仙闻言立刻回应道。

“那个和尚,你暂且就不用管他了,在说说白发仙,我朝与天外天有约定。”

“十二年内,不得私入中原,那这么说的话,这么快……就已经十二年了?”

瑾仙恭敬的回复道:

“回圣上,距离整整十二年,还差些许时日。”

“属下认为,哪怕是还差一天,他们……都是违反了约定。”

“这个白发仙,分明就是欺我朝无人,属下请命,擒拿此人!”

虽然不知道刚才萧若瑾语滞的半晌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直接转移话题。

但是瑾仙很清楚,这一切都是他不需要知道的!

在对方问起白发仙的事情后,他一边说着,当即从躬身改为了下跪,请命道。

“嗯,既然天外天都已经有所行动了,那你就替孤去蹚一蹚浑水吧!”

见到皇帝没有怪罪他们五大监连天外天的人私入中原都没有发现的过错,

而是让他有了一个机会弥补,瑾仙的心里此时难免松了一口气。

但随后,他突然想到,这十二年锁山河的约定已至,那那个质子……

“圣上,属下突然想到,那个质子在脱离去往九龙门的车队之时曾经带走了两人。”

“那两人本身倒是没有什么特殊,就是听说他们和那个和尚关系不错。”

“而圣上方才又说让我不要管那个和尚……”

瑾仙说到这里,其实就是再问萧若瑾,这个质子该怎么处理。

若是那个质子仅仅是他一个人,虽然对方天赋很高吧,但对于他来说是杀是放那都是一念之间的。

可是现在,有了一个被皇帝特意点出来,让他改变了自己一开始想要交涉初衷的人在一旁,

瑾仙……实在是有些拿不定主意啊!

“这样啊……那质子的事情,你就自己决定就好,若是那和尚阻拦了你……”

“你倒是也可以试试他的水平,但切记……不可伤及性命。”

萧若瑾说完这句话后就挥了挥手,示意瑾仙可以下去了。

瑾仙见此也不多言,站起身来再度躬身行礼后,依旧缓步的退出了养心殿。

“师傅,我们接下来去哪?”

走出养心殿外,停留在那里的两个小太监,也是作为他徒弟身份的人靠近了他开口问道。

瑾仙闻言沉默片刻,似乎是陷入了思考。

“去于师,大梵音寺!”

…………

另一边,赤王府,大厅。

一个身穿赤红色的绣有蛟龙图案的长袍,五官长相偏向张狂,一举一动颇为英武的人端坐于首位。

而在他下面,你是一个行半跪之礼,面相颇有些刻薄小人意思的黑衣人正在说着些什么。

他们二人一主一仆,

主人,正是当今北离七皇子,赤王萧羽,

而那个仆人嘛,自然是他手下不说最有用,但却是最信任的护卫—龙邪了!

“哦?你说父皇在听到了三顾城的消息之后,并没有说要处理那个和尚?”

“有意思,难不成那个家伙还有什么背景不成?但是这也不对啊,他可是皇帝!”

“至高无上的皇帝!你说要是收到百官的联合肘制也就罢了,区区江湖之人!”

“就算是什么世家,在那数十万大军面前,不也是挥手可破的吗?”

“那他又为什么会对这么一个,个体强大的人选择避而不谈呢?”

赤王萧羽说道“他可是”皇帝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之中浮现的那是满满的渴望和野心。

说道皇帝至高无上的时候,他的语气也坚定万分,毕竟……正是因为皇权如此伟大,

所以那皇帝之位他才会这般渴求啊!

“殿下,养心殿的那两个太监是“大监”从小培养起来,又通过了无数运营才让其进入养心殿的。”

“虽然说迫于规矩,和胆色,他们不敢抬头观察那位的表情,但至少是听到对话的!”

“也是他们认为,这个消息可能对殿下有用,所以才拼着被发现的危险然后传来消息的。”

赤王萧羽听到了这番话后,微微点头,随后面色颇有些冷淡的开口了。

“那他们在传递完消息之后……你处理好了吗?”

龙邪闻言连忙点头回应。

“都处理好了,毕竟偷传皇帝心思这可是大罪。”

“一些特殊地方的太监,每天都是要被具有特殊武功的人紧张审查的。”

“但凡发现一丝的不对,就会被抓起来严刑拷打!”

“所以,属下在接到了消息之后,就直接将他们都处理掉了!”

听到了龙邪的收尾工作依旧深合他心,赤王的嘴边这才缓缓挑起了一丝弧度。

不愧是他最信任的手下啊!但……也就仅仅只是手下罢了!

要是真有哪天对方进行了类似于那两个小太监的行为,并且可能会被发现。

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将对方也“处理”掉的!

“我明白了,既然如此的话,召集一下长弓追翼,百鬼夜行,我要去西域一趟了!”

“毕竟……那个和尚再怎么厉害,也定然比不过我义父,更影响不了大局!”

“而接下来我们要去接触的人,可是真正的能对我有很大帮助的啊!”

“你说是吧,我的弟弟……叶安世!”

赤王萧羽说起这个名字的时候,眼神之中又有精光不断蔓延。

一旁的龙邪看到了他这副模样也没有打扰对方,安静行了一礼之外,离开了这里!

…………

“萧瑟!萧瑟~!你就把你的衣服当了吧,算我求求你了好不好?”

“再这样下去,咱们别说是去大梵音寺了,连马都租不起,饭都吃不饱啊!”

一座名叫青岩的,临近西域的小城。

李修缘一行人经过了好一段时间的赶路,总算是脱离了荒郊野岭的路线,

接下来,他们只需要租匹马,然后顺着这座青岩城的西门,穿过整个西域,就可以抵达于师了。

可是现在,人是确实是到了城内,感受到这好几天都未曾见到过的人流,

确实是有种念想的感觉。

但是问题是,经过了这么多天的风餐露宿,除了李修缘之外,其他的三人都已经又饿又累,

半死不活了!

其中雷无桀性格跳脱,最先忍不住的开口提议要吃饭了。

结果……就像上面说的,三个人硬是凑不出一两银子。

什么?你说为什么不把道济算上去?

拜托,那家伙要是有钱的话,又怎的会这般破破烂烂啊?根本就没想过这些的好吧?

“你这夯货,好歹也是习武之人,怎的这点饥饿都忍受不住?”

“就连平时最好喝酒吃肉的疯和尚都没有你那么快唧唧歪歪,反倒是你先跳出来了?”

“还当衣服呢……你知道我这衣服有多珍贵吗……”

萧瑟刚想把自己衣服的贵重之处说个清楚,但是雷无桀见此一幕,神情直接无语,

都不用他说,就把这衣服的特殊给说个遍!

“知道你还想让我当衣服?我跟你说,这小地方的人都不识货!”

“就算是当了,最多也就只能有个一二百两,简直是亏死了好吧!”

萧瑟闭着眼睛没好气的说完,听到对面暂时没有什么动静,还以为雷无桀已经被他说服了,

可是也就是在这很不合适的情况,他自己的肚子也叫出了声。

然后……

“萧瑟!你也说了,物以稀为贵,现在我们最缺的就是食物,你就别计较这么多了啦!”

是的,雷无桀直接上手抓住了萧瑟的小臂,直接把他拖去了当铺。

也是大约经过了半个小时的讲价,萧瑟重新换了一身略显朴素的青色素衣,

脸色黑的跟锅底死的,手里握着十两银子,走出了当铺。

…………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8725/38725433/135880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