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少年歌行:传承道济,逃婚李寒衣 > 第43章 萧瑟:人在路上走,黑锅天上来?

第43章 萧瑟:人在路上走,黑锅天上来?


“罚酒?罚酒那是什么酒哇?萧施主啊,和尚我最爱喝酒了,快带我看看那酒好不好喝?”

听到了赤王萧羽的话后,李修缘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清明。

他知道赤王萧羽这是图穷匕见,因为各种猜疑然后准备动手了。

但你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心中可有半点慌张?

咳咳,出家人不打诳语,就他手底下的这些羊村佩奇……还根本动不了他。

不过嘛……

萧羽啊,你能这么看重和尚,叫这么多人来包围和尚,和尚很高兴。

但是你这个态度,和尚不喜欢!

你说你拉拢就拉拢嘛,你要是摆上一大桌酒菜,把和尚我伺候好了,

虽然说他肯定是不会同意的,但是……咳咳,反正怎么样也比现在好吧!

你看现在,

酒没有喝成,肉没有吃上!

又要和尚我陪你打架,

这都没力气,都不想打啊~

嗯,总而言之,就凭今天这件事,

没有十坛秋露白,你怕是解决不了咯!

李修缘这样想着,然后继续做出了一副不懂的模样,开口道了。

“对了萧施主,你不是说你身上有宝贝要交给这些马贼然后来赎自己和那小夯货吗?”

“现在大家既然都到齐了,你就快点把东西拿出来吧,晚了我怕那小夯货把酒都喝光啦!”

看到李修缘一点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萧羽都不知道他是真的疯了还是有恃无恐了。

“行,疯和尚,你爱装疯是吧……给本王上!他不是想喝酒吗?”

“到时候抓住他,那他给本王捆住,天天泡在酒桶里,让他把“罚酒”给喝个够!”

在赤王萧羽满脸阴沉的一声令下,周围上百名马贼就对着李修缘一拥而上了!

好在是这里场地够大,他们又专门练习过配合,一人上完另一个上,

明明是一百多个人打一个,却没有显得很拥挤,也没有说会出现什么错乱。

而面对这种情况,按道理来说,一般人碰到了,肯定是想着先用内力打开一个豁口,

让自己有一个足够施展的空间来着。

只要打开了这片空地,

到时候无论是跑路,还是说酝酿清场大招,对于这两种选择来说都是有多便利的。

但是李修缘却不这样,

只见他面对这些马贼的围攻,不作防御,也没有进攻,

就是身体歪七扭八的,看起来就像是喝了假酒似的,在里面游走着!

嗯,像萧羽这种旁观者倒是看不出来什么,只觉得那些马贼不会是废物吧?

对方明明这么慢,为什么一个造成有效攻击的都没有?

事实上萧羽也确实是这么想的。

此时的他脸色阴沉,眉头紧皱。

每每看到那刀刃从李修缘身边“擦肩而过”,就差一点点就要打中但最后还是落空了的时候,

他都差点忍不住要破口大骂了!

要不是自恃身份,再加上对那个道济颇有些忌惮,他都想自己上去干了!

“这就是你训练出来的,以后能为我所用的“将士们”?”

“你就是这样训练他们的?”

最终,萧羽还是没有像下面这些好歹是正在卖命的人发火,而是把矛头对准了一旁的首领。

但是也或许正是因为他没有把这种负面情绪发泄给下面的马贼们,不然的话,

那一个个内心苦涩,怎么样也攻击不到眼前这个和尚的马贼们估计心态就要崩了。

你行你就上,不上别比比啊?

“这,公子……属下也不知道啊,会不会是因为这疯和尚的身法问题?”

“可能对方用的是一种精妙的身法,只是我们看起来平平无奇而已?”

被骂的那个首领如此猜测到。

也是因为听到了对方所说的这个可能性,萧羽此时的脑海也逐渐冷静了下来。

是了,这个疯和尚的“身法”他也见识过,当初在地牢的时候,

对方就好像根本是瞬移一样的,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而他好歹也是一个自在地境的武者,在整个萧氏皇族里,也就仅次于萧瑟罢了,

但就是这样的修为,以及对各种武学的研究和了解,

他对于李修缘的身法都还是一点痕迹没有发现。

这样说来的话,那些小喽啰们哪怕是围攻,但是却打不中对方这个情况好像也可以理解啊?

“我就不信了,这个疯和尚使用这种级别的身法一点内力都不消耗!”

“等他内力消耗殆尽,我看他还怎么蹦跶!”

说到这里,赤王萧羽原本还阴沉的脸色逐渐恢复了明朗。

然而也正是这个时候,

当他的耳力突然捕捉到一旁那座专门供他休息的室内突然传来的酒缸砸地破碎的声音后,

他的眉头又一次皱了起来。

“本王的屋子里怎么会传来酒缸掉落的声音?难道还有人贪生怕死没有集结至此吗?”

“还是说,你们刚才没有听清楚本王的命令,本王不是让你们把所有人都召集起来吗?”

赤王萧羽神情难看的质问着三位首领,可是别说是他了,就连三位首领都是一脸懵逼,

他们确实是有按照萧羽的命令去集合全部的马贼一起来到了这里啊?

难道真的像对方所说的一样,

他们这好歹是西域第一凶狠的马贼团伙里整出来了这么个怕死的软蛋?

“回禀公子,属下确实是已经召集了全部的人员集合在此了啊!”

马贼首领们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对着萧羽实话实话道。

“那你们又怎么解释我那屋子……等等!”

萧羽说着说着,内心突然涌起了一阵不好的预感,以及猜测!

为了验证这个猜测,萧羽直接一把推开了几位首领,大步流星的走向了自己的屋子,

刚打开木门,掀开帘子。

赤王萧羽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破烂僧衣的家伙,

一只手拿着他的秋露白猛灌,一只手还拿着扇子撑着大腿,坐在了属于他的位置上!

不是那个疯和尚又还能是谁呢?

“是你!这怎么可能?”

因为屋子的门帘被掀开,赤王萧羽现在正面能看到李修缘在这里嘎嘎喝酒,

回头的话,又还能看到外面一群人正在对着一个一摸一样的家伙进行着围攻!

这……这是什么武功?

分身这种东西,不应该是民间那些话本上,由一群不务正业之人臆想出来的吗?

(这里指作者自己。)

“害呀!这不是萧施主吗?”

“实在不好意思啊,和尚我刚才喝的有点上头,一下子打烂了你的一壶好酒!”

“不会你也不要心疼,因为和尚我比你更心疼!和尚我已经忏悔过了,现在心里确实是很难受啊!”

一边说着,李修缘还一边打了个酒嗝,脸上所拥有的分明只有满足,

什么忏悔,什么难受……

全然没有能被人感知到!

还有!

这特么是他的酒啊!你心疼个什么劲啊?

萧羽身为王爷,倒也不是舍不得区区一壶秋露白。

真正让他脸色难看的,还是眼前这个疯和尚的态度以及作为啊!

这家伙,是把他们的当猴子在耍吗?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的目的又是什么?”

“不要以为你武功高强就了不起,这个世界上比你强大的人有的是!”

这下子,赤王萧羽终于愿意心平气和的和李修缘交涉了。

嗯,虽然说是强制的心平气和就是了……

“啊?和尚我是什么人?又有什么目的?”

“如果非要说的话,我只是来把那个小夯货救出来,顺便找萧施主化几坛酒缘而已。”

“可是谁知道萧施主竟然欺骗我!欺骗我~!”

“还叫这么多人来包围我!”

“唉,和尚我啊,是悲痛万分,只想喝个宿醉好好麻痹一下自己,让自己忘却这世间污浊人心呐!”

李修缘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夸张,一边说着还一边灌了一口酒,做出了一副潸然泪下的表情。

这特么的,他这一手可把萧羽整不会了。

什么鬼?你跟我说这样一个混蛋酒鬼是一位逍遥天境,乃至于之上大逍遥境的强者?

难道这个世界上有人能喝酒就变强?

赤王萧羽自然是不信李修缘所说之话的,但是奈何现在形势比人强,

他虽然狂,但是你得让他在天启城,让他在他义父在身边的情况下狂啊!

别的不说,以他义父的实力,便是十个这样和白发仙都能打那么久的家伙,

那也不过是一招半式就能拿下的货色罢了!

可是,他现在义父并不在他身边,他身边只有一个以前觉得还行,好歹是逍遥天境,

但是现在一看,

属于是关键时刻完全没用的大当家罢了!

他怎么再敢和李修缘正面硬刚啊?

“哼,本王就姑且信了你这和尚的话!”

“既然你说你是来喝酒救人的,那现在酒你也喝了,人等下也带走!”

“这样一来,你是不是就会离开了?本王这里不欢迎你!”

虽然内心不断的告诫自己对方很强,自己目前属于弱势,但是他的性格就是如此,

根本没有那么容易服软的!

“离开?萧施主啊,你这又是欺骗和尚我的感情,又是带人包围和尚的。”

“就这样想了结了?”

李修缘缓缓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仅是这一个动作,就让一直都很警惕对方的萧羽做出了反应。

“那你想怎样?”

“还是说,你隐藏了这么久,终于要暴露自己真正的目的了吗?”

萧羽缓缓后退,生怕眼前这个疯和尚突然暴起然后挟持着他达成真正的目的。

但是……

“得加钱!”

“???”

“和尚我说,得加钱啊!不对,是得加酒,今天这事没有十坛秋露白搞不定!”

萧羽闻言后,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了。

这疯和尚...

他的真正目的不会真的是找他化酒缘吧?他有病吧,化酒缘不去酒肆反而来找他?

他特么的是王爷!不是酒肆老板!若是平常的时候,你看他打不打死这种混蛋?

“去,去拿十坛本王的秋露白,顺便把那牢房里的家伙也给一并带出来,要快!”

最终,赤王萧羽还是没有,也没办法相信李修缘的“目的”竟然如此简单。

但是就像之前说的,现在形势比人强,既然对方开口要了,那么他便给!

如果能把这混账东西“请”走那是最好的,要是请不走,那便只能见招拆招了!

很快,应萧羽的吩咐,十坛秋露白以及雷无桀被带着走了进来。

一开始吧,这个小夯货还真以为自己是被这个好心给自己喝酒的朋友拿宝物赎出来的,

但是也是被李修缘几个扇子下去之后,看清楚了这些马贼对萧羽的态度,

心中也是明白自己是被骗了。

他想发作,但是又感觉不是很打的过这数百号人,里面还不少高手的马贼团,

他能做到的,也就只是不给萧羽好脸色看,然后紧紧跟在李修缘的身边了。

“害呀!这多不好意思啊,感谢萧施主的秋露白,感谢感谢啊!”

酒一到手,李修缘的态度马上就变得好了起来。

虽然说之前对方也是嘻嘻哈哈的吧,但是和现在那是完全一种不同的感觉。

也是在说完了这些话后,

李修缘就带着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装满了十坛秋露白的酒葫芦,

身后还跟着一副气呼呼模样的雷无桀缓缓走出了这马贼的营地。

并且才走了没多久呢,就在不远处,看到了隐藏身形准备偷偷摸过来的萧瑟和无心。

当然,不只是李修缘看到了他们,或许是因为赤王萧羽一直在目送李修缘离开,

想要确定这个家伙不会再回来对他进行心理折磨,所以……他也同样看到了无心,

以及无心身边那个好几年没见,但是却怎么样也忘不掉的面孔!

“萧!楚!河!原来是你!这疯和尚原来是你的人吗?”

“你这是想要重返朝堂,然后继续夺走我想要的一切吗?”

“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这疯和尚来我这里哪里是化酒缘啊!”

“这是你的意思吧,你是来向我示威的吗?不要以为就你背后有强者在支持!”

你根本想象不到,一个因为嫉妒而疯狂的人在看到了嫉妒的对象之后脑回路会变得多么扭曲!

不过不管此时他的想法多么的没有逻辑,

但是至少在他自己这里,已经把一切都赖在了萧瑟的头上了!

萧瑟:人在路上走,黑锅天上来……

“给我义父飞鸽传书,告诉他,要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完成他的夙愿了!”

“真正的夺嫡之战,开始了!而我……需要他的帮助!”

赤王萧羽留下了这番话后,拂袖走进了屋子。

…………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8725/38725433/135880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