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少年歌行:传承道济,逃婚李寒衣 > 第45章 拉虎皮扯大旗,来自已逝之人的请求!

第45章 拉虎皮扯大旗,来自已逝之人的请求!


半刻钟前,一顶华丽的轿子,起轿进入了大梵音寺。

轿子里面不是其他人,正是在当初接到了皇帝萧若瑾之命,

前来查看、最后由自己决定是否杀掉无心的,五大监之一,掌香监瑾仙!

因为他是多少知道一点十二年前内幕一些消息的,也曾经在私下里与无心品茶论道。

说朋友不算是朋友吧,至少也相互了解了一番。

于是,在得到了皇帝命令之后,分析已有的情报,他才不像一些小势力一样,

跟在对方的后面,想靠近又不敢靠近呢,他直接就预判了无心的最终目的地,

也就是这大梵音寺里面提前打算找到无心要找的那个人,并且开始守株待兔了。

然而,他好歹也是代表北离皇室的身份前来这大梵音寺的。

没想到人还没找到,就先吃了这大梵音寺住持的一个闭门羹。

无论他说些什么,哪怕是身上带有了于师域主的许可信,对方也不愿交出那个人。

这下子,他能忍得了,但是他手下那几个徒弟,虽然仍然是太监,可是却徒凭师贵,

在宫中也算是养尊处优了的家伙,忍不了对方一直闭口摇头的不敬举动了。

于是,他们就出手了!

瑾仙没有阻止他们动手,毕竟这也算是一种威慑,以及表明态度。

能威慑到最好,威慑不到他刚才也已经开口替对面解释了,到时候最多是他徒弟擅自动手,

也代表不了他的意思。

“太吵了,太吵了!师兄啊!今天的大梵音寺怎么来这么多人啊?”

“他们都是干什么的!把他们轰出去!全部都轰出去!”

就在瑾仙那几个小徒弟准备动手的时候,一个走路歪七扭八和李修缘都能比一比的和尚,

不,是大梵音寺俗家弟子缓缓走了过来!

此人,正是瑾仙想要先一步找到的,无心之所以来大梵音寺的第一目标,

碎空刀王人孙!

一开始吧,那两个小徒弟还以为对方是修炼了什么睡梦罗汉拳。

还一时之间不敢出手。

后面根据瑾仙的提示,他们知道了此人不过是单纯的喝醉了罢了。

一个和尚,还喜欢喝酒?

这种货色就算是有点修为又能高到哪里去?

瑾仙徒弟之一的灵均,面露不屑,然后终于是出手了。

本来以为自己年纪轻轻就踏入了金刚凡境,配合一些高等级的密技,

打一个酗酒和尚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可是谁知道,原本还在那住持身边的酒和尚身形辗转之间就跨越了数十米距离,

他顺走了前方原本为了警惕敌人的,师兄的破戒刀,也没有用多么帅气的姿势,

就跟拿了锤子一样,狠狠朝着他们那边“砸”了一下!

刷!刷!刷!

片刻之间,凌厉的刀气化做实体,

分分散散的,一眨眼就多出了数十把破戒刀模样的气劲浮现在了空中,

他的内力汹涌澎湃,逍遥天津的实力展露无遗,仅仅只是气息的爆发就已经将灵均的攻击格挡!

更别说接下来的,数十把破戒刀罡蜂拥而至,

若不是最后瑾仙出手,以更为强悍的内力将这些刀罡震碎,

他这个小徒弟,就算是不死,怕是也得重伤啊!

也是在这之后,

因为瑾仙要找的人已经出现了,两人又因为是“旧相识”,说了几句话,

气氛,就逐渐开始变得凝重,最终被刚刚来到房梁上的雷无桀感应到,

一时激动出了差错,暴露了自己等人的位置!

“既然来了,那就下来吧!”

虽然一开始确实是因为和王人孙的对峙忽略了萧瑟等人的到来,

但是因为他是瑾仙,他的实力已经算是达到了江湖之中最顶尖的地步,

一身仅次于那位“大监”瑾宣公公,足足有大逍遥境中期的实力,让他可以面对剑仙都能全身而退!

就是这样的实力,给他带来了绝对的自信,

在发现身旁有人潜伏的时候,语气丝毫没有出现紊乱。

“诶!这下可怎么办啊萧瑟,我们不会就这么被发现了吧?”

“你个夯货,如果仅仅只是瓦砖掉落也就罢了,你喊那么大声做甚?”

“那,那我也不是故意的嘛,现在怎么办啊?”

雷无桀和萧瑟两人听到了瑾仙的谈话,连忙缩下了身子,企图来一个自欺欺人。

“还不下来吗?非要逼我把你们找出来不成?”

瑾仙冷淡的声音再度传来,就在雷无桀想着,一人做事一人当准备站起身来的时候,

一旁的无心却按住了对方的肩膀,微微一笑后,自己站了起来,一个飞跃平稳落在了地上。

“劳烦瑾宣公公不远千里来找我,真是荣幸啊。”

听到了这道略显空灵的声音,看到了那熟悉的面孔。

王人孙眼神一滞,随后低下了头,移开了视线。

而反观瑾仙这边,在看到了无心登场之后,同样是神情一动。

他当然知道刚才发出这道声音的人不是无心,包括那房梁上,本来是三个人的。

他出来了,其他两个人还在隐藏!

不过,也还是和之前说的原因一样,他自信自己的实力,不会去害怕那些有的没的。

他的目标就是无心,既然无心已经来了,那么只要上面那两个家伙不主动出来,

或者是又像之前咋咋唬唬的,那他……就懒得去理会了!

“无心,见过大监……噢不,瑾仙公公。”

无心微笑着,双手合十行礼道。

“你这么恭敬,我倒是不习惯了,那年与我品茶论道的白衣小友去哪了?”

瑾仙见此面色不变,缓缓开口道。

“呵呵,这不是情况不一样吗?那时你来找我,是与我品茶,而现在……却是想来抓我。”

“我又感觉自己好像打不过你,所以只能恭敬一点,恳请瑾仙公公手下留情咯?”

无心微笑着说道。

“好!既然你都知道你打不过我,我又是来抓你的,不如你就束手就擒,乖乖跟我回去吧!”

“那可不行,坐以待毙可不是我无心的作风,再说了,瑾仙大监莫不是真的以为我没有底牌?”

“当初美人庄的事情您应该也已经听说了吧?有他在的话,便是瑾仙公公亲自出手……”

“想要抓到我,却也没那么容易吧?”

听到瑾仙的话,无心的表情仍然不动声色,颇有一些临危不乱的意思了。

不过说实话哈,他还真的不确定道济会帮他,他也不算是仗着一路通行的情分有恃无恐。

非要说的话,这应该算是他无心在扯虎皮拉大旗,想要威慑一下对方吧?

“底牌?美人庄的事情?”

“你说的,莫不是那与你一路通行的道济和尚?原来如此,他已经确定了要和你站在一起了吗?”

“他在哪呢?难道那房梁之上的两人,有其中之一便是他?”

瑾仙又一次以剑指指向了无心方才所处的房梁,把刚想探头出来看看的雷无桀下了一跳,

连忙缩回了脑袋和身子,心中一阵惊吓。

这瑾仙公公这么牛逼的吗?他才刚探头出来,就被发现啦?

不理会雷无桀这个小夯货的心理活动。

再看无心那边。

在听到了瑾仙的话后,这家伙心里其实也有点波动的。

因为,他自己知道自己的事!

李修缘帮不帮他,这个先不说,先说对方的人,

人去哪了?

明明是大家一起去的房梁,但是走着走着,怎么就特么只剩下三个人啦?

一点动静都没有的就消失了,这……

“当然不是,道济师傅的身法神出鬼没,他和我说了,当我遇到危险的时候,他就会出手。”

“怎么……瑾仙公公难道不信我说的话?”

虽然心里拿不定主意,但是无心表面上却还是那么的淡定,说的就好像跟真的似的。

但是……瑾仙也不是傻子!

能在宫里混那么久,还成了身具一定皇权的五大监之一。

他好歹也是见过了那么多形形色色的人了,

就算是无心心态再好,演技再高,

可是和那些老油条相比,还是多了几份稚嫩,自然是不可能让瑾仙全信的。

“哦?希望你不是在狐假虎威,拿着那个道济故意来压我!”

“你要知道,就算是你说了这番话,也丝毫不能阻挠我的想法和行动!”

“就算是他真要护着你又如何?就算是他能和白发仙对抗又如何?”

“左右不过是大逍遥境初期的实力罢了,我又有何惧?”

瑾仙的声音很平淡,没有夹杂嚣张与狂妄,就好像是在陈述事实一样,配合那一身青衣,

嗯……很有味道!那是高手的味道!

“道济的实力只有大逍遥境初期吗?逍遥天境的境界,每一步难道差这么多吗?”

如果说无心是在那口特殊的棺材里被压制了感官以及内气,只是听说了对方能和白发仙打,

所以猜测对方实力不错的的话,

那雷无桀好歹是听到,看到了一些美人庄的动静的,那就更别说看到了整场战斗的萧瑟了啊!

“虽然说我也不确定疯和尚是否会出手,但是他的实力……瑾仙是绝对低估了的!”

“那疯和尚……千丈法身,一掌掐灭了那白发仙的全力一击,这绝对不是一般大逍遥境能做到的!”

“再加上他还有个疑似半步神游的师兄,虽然可能说要佛像作为媒介才能召唤出来。”

“可是这大梵音寺,最不缺的就是佛像了啊!”

“总而言之,若是道济想保,瑾仙就必定不可能带走无心!哪怕他背后站着的是……”

萧瑟心里是这般想的,在追溯到瑾仙后面那个人的时候,他的眼中又包含了复杂的神情。

“看来瑾仙公公对自己的实力真的很自信,不过……”

无心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却被对面的瑾仙开口打断了。

“废话少说,看你的样子,是不打算乖乖跟我回去了!”

“既然如此,就让我见识一下你这些年的长进吧,顺便……”

“我也很好奇被你当作底牌的道济是否真的会为你出头,他的实力又到底如何呢!”

瑾仙说完,神情也逐渐变得认真了起来,

他缓缓拔出来那那一禀还为附着内力,就已经被他的意念感叹,然后逐渐展开威能的风雪之剑!

伴随着他振臂一挥,剑锋扫地,一片冻霜肉眼可见,带来了极大的视觉冲击感!

“无心,听说你学会的,奇奇怪怪的武功有很多,那么面对我……你会怎么办呢?”

“呵呵,那便请大监亲自来看一看吧!”

无心深知,什么有道济作为后台,那都是他扯的幌子罢了。

再说了,就和对面说的一样,别说是在他印象里和他莫叔叔对抗的道济了,

就算是白发仙莫棋宣亲至,怕是也打不过这皇宫明面上的五大最强高手啊!

这样一看,就只能靠他自己了!境界比不过,那就从武功上寻找突破点!

话音落下,无心持佛礼的双手收回,眼神一凝,身化一道佛光,以内力铸就领域,

一下子就将瑾仙的身影包裹在了其中,开始了战斗!

而另一边,

大梵音寺,大雄宝殿之中,

由于瑾仙来势汹汹,为了避免香客们,和一些不通武学的沙弥受到牵连,

他们全部都被安排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所以此时的大雄宝殿之中暂时空无一人。

“阿弥陀佛x这里就是大梵音寺的大雄宝殿了,果然是香火鼎盛,比起和尚我那灵隐寺好多了啊!”

不多时,一个浑身破烂的人影缓缓走了进来。

他先是对着中央的佛祖金身礼以及周围的一些其他佛陀、菩萨的佛像行了一道佛礼,

起身后,看着那些香灰堆积,心中不由得发出了感叹。

此人正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消失掉的李修缘!

“嘶?好一个小和尚啊,拉虎皮扯大旗的功夫不错啊,倒是有和尚我的风范。”

“不过和尚我啊,可不是你想请就能请的嘞!”

因为刚才感觉到了,仿佛有什么和自己相关的事情发生了,

于是李修缘就掐指一算,算到了无心和瑾仙的对话。

也是看到了无心逐渐在和瑾仙的战斗中被压制,

本来是还有一句“得加钱”憋在后面没有自语出来,没有这么着急出手帮忙来着,

突然,

一道淡淡的金光自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在李修缘的身边,形成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

那是一位满脸慈祥的老者,身着僧衣,浑身佛理弥漫,几乎要在这并无神佛的世界证道果位!

他在出现之后,先是有一阵迷茫,但随后似乎是在一瞬间知道了什么后,神情忧患,微微一叹。

他环顾四周,在看到李修缘的时候,双眼一怔,收回目光,缓步走来后,躬身行了一记佛礼。

“这位大师,可否听老衲诉说一事之求,求大师……帮帮那孩子吧。”

…………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8725/38725433/135880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