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少年歌行:传承道济,逃婚李寒衣 > 第47章 金刚伏魔神通现!他背后的怎么是他自己?

第47章 金刚伏魔神通现!他背后的怎么是他自己?


“没想到啊小无心,本来以为你不会是拉着虎皮扯大旗,没想到你竟然还真说服了道济来护你啊?”

“哼,不过你若是以为这样自己就得以安然无恙,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破!!”

就在刚才,在瑾仙差一步就要将无心的胸口洞穿之际。

李修缘突然出现,以他那破烂不堪的扇子挡在前面和瑾仙的风雪之剑僵持在了空中。

只见那剑气肆虐,象征着纯正佛门内力的金色光芒也在不断的涌出与其进行着对抗!

轰!轰!轰!

一道道波纹状的余威以他们二人的对拼点为中心朝着四周不断荡漾!

地砖一块块的被掀起,一处处剑痕铭刻在已经露出泥土的地面。

再看他们二人所处的位置,更是宛若被重锤砸下一般形成了一个仍然在扩大的深坑。

仅仅只是初次的对碰,其场面之宏大就已经不下于当初的美人庄之战!

这就是大逍遥境中期之上的对碰!

而也就在众人,包括萧瑟雷无桀,还有王人孙他们觉得,无心有了这么一个强大的人在保护,

应该是不会再有危险的时候,对面的瑾仙突然说出了如上的那般话,

意思很明确……都已经战成这样了,这竟然还不是对方的全力吗!?

“这就是皇宫五大监吗,每一个都是江湖上顶尖的高手!”

“而且这还是北离朝明面上的力量,除了这五大监,说不定还有更多的隐藏能量!”

“这还真是……”

“怪不得即便是在这高手如云,世家林立的江湖,北离朝也能稳坐高台啊!”

无心此时因为瑾仙的攻击被李修缘挡下,所以没有受到威胁的同时还能因此发出感叹。

可是感叹归感叹,在听到了对面瑾仙说的那番话,在明显的感觉到对方周身内力正在提升的时候!

无心也难免替道济,替自己担心了起来!

他在想,就算是眼前这个能和他莫叔叔不分上下的道济在,对方真的能成功打败瑾仙吗?

无心现在已经没有心情去多想了,不论是为了自己,还是这个肯在自己危难之际出手的“朋友”,

他现在内心只有不断的祈祷,希望李修缘真的能打败对方吧!

“破!”

随着对面瑾仙口中的一声破字出口,

轰!!

他内力的爆发在一瞬间变得更加强大,剑气和剑意也随之而越发浓厚。

他身后的冰雪蛟龙此时也好像是活了过来似的,直接朝着李修缘的身上冲杀了过去!

那势头,场面,足以称得上是江湖罕见!

很明显,在皇宫之中又一次变得更强的瑾仙,毫不夸张的说,已经有了堪比五大剑仙的实力!

便是当初被封禁的冠绝榜重新出世,他也绝对能位列三甲以上的位置!

“这一剑,我看你怎么挡!”

自信的声音缓缓从他的口中吐出,而就在瑾仙认为对方迟早要被掀飞出去的时候,

很出乎意料的,

对方释放出的佛家“内功”竟然也在这一刻暴涨了起来!

“破什么破,和尚我啊,最看不得别人在我面前装高手了!该被破的……是你吧!”

“金刚伏魔神通,去!”

李修缘那仍然颇具喜感的声音缓缓响起,越来越浓厚的佛门内功冲天而起,

紧接着,就在他的背后同样升起了一座法相!

法相不大,但是却异常凝实!

在场的大梵音寺众人都能看得出来,李修缘使用的这一招就是佛门武僧的高阶神通之一,

名为金刚伏魔神通!

但是有一点很不一样的是,别人在背后的法相,那都是很笼统的怒目金刚罢了。

怎么眼前这个名为道济的和尚,形成的却是他自己的模样啊?

是的,

看那金光灿灿,只有数十丈大小的法身,正是按照道济的模板放大开来的。

同样是一阵破破烂烂的袈裟,嗯……看不到颜色,但是能看到轮廓的嘛!

手里拿着的东西,也是和李修缘如今所持的一样,是个有着各种缺口破烂扇子!

也是随着他那最后一声去字落下,他身后的“金刚伏魔”法相,也跟着有了动作,

有了一个较为粗俗,但是效果却出奇之好的,拿扇子呼人的动作!

轰!!

庞大的金色内力猛然爆发,动作如有惊雷霹雳之声响。

可以看到,瑾仙身上爆发出来的寒霜风雪之气,还有那由一块块不规则冰棱所造的冰霜蛟龙,

它们都在这一刻被瞬间破碎,就连瑾仙自己的的身体都有直接在掀飞到了空中,

好不容易以内力将自己压到地面,也因为仍然没有完全卸下这一扇子的力道,

连连后退,又滑行了接近五米后,对方这才勉强稳住了自己的身体,

颇具阴柔之美的脸上,满满都是震撼与惊异!

“我去!这还是道济吗?那可是风雪剑沈静舟!十七岁便名满江湖的存在啊!”

“而且,他现在还入了皇宫,经过资源的灌输,成为了五大监之一。”

“道济竟然能这么轻松就击退他,道济自己到底是有多强啊?”

瑾仙震撼而并未出声,

或者说他现在根本没空去说什么话,只是静静地平复着自己体内气血的翻腾。

但是其他人作为旁观者,却并没有受到影响啊!

这不,雷无桀那个小夯货看到这一幕,直接惊讶的,差点就是一步踩空,

然后整个人扑向前去,来那么一个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了。

“确实,他今天的表现确实令我很惊讶!”

“当然了,我指的并不是他能打败瑾仙大监这一点,而是他竟然一开始就用力了,这不正常啊!”

“以我对这个疯和尚的理解,他不应该是脸色夸张的,很艰难的去抵御瑾仙。”

“不应该是看到无心还在他身后呆着,骂骂咧咧说,你再不跑和尚我就顶不住了的吗?”

“很反常……这疯和尚今天不会是吃错药了吧?”

不只是雷无桀,就连萧瑟也针对李修缘的行为表示了惊异。

而或许是因为这一路上,已经几乎成了他们朋友的无心得以安然无恙。

他的脸上也莫名勾起了一丝笑意,语气也变得稍微偏轻松了一点。

唯一有一点让他显得颇为鬼畜的是,也不知道他是天生面瘫还是说故意有在压制自己的面部表情。

那半笑不笑的样子,让人难免会感觉他这莫不是脸部肌肉抽筋了?

…………

“住持,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金刚伏魔神通被这位……大师用出来,是这副模样啊?”

“怎么他背后的金刚伏魔法相是他自己啊?难不成他擅自改动了神通功法?”

“是啊主持,你来给我们说说呗!”

再看大梵音寺那边,一群出来准备不时之需的武僧们也都是一脸懵逼。

他们一个个的,再也保持不住出家人的冷静和平淡,叽叽喳喳的,对着他们的住持开口问道。

法兰尊者(住持):“……”

住持没有开口说话,他只是眼光极为平淡的看向了周围的武僧。

但也就是这平淡的目光,把他们看的背后猛然一凉。

是哦,他们才反应过来,他们的住持,法兰尊者是在修行闭口禅来着!

是不能讲话的啊!

在那道平淡的目光之下,众位武僧也逐渐是安静了下来。

法兰尊者见此也是把目光从他们的身上移开,最后忍不住的,看向了道济。

他的目光逐渐变得深邃,似乎是正在思考。

…………

“阿弥陀佛,本来呢,和尚我是不打算那么不给施主面子的。”

“大家是我奈何不了你,你也带不走和尚我要护的人,最后事情不了了之原本是最好的。”

“可是没办法啊,和尚我受人之托,必须得保护好这小和尚。”

“所以为了不出现可能性的意外误伤,只能请施主见谅啦。”

一招震退瑾仙之后,

李修缘先是将擅自插回了腰间,而后双手合十对着瑾仙行了一道佛礼,如此解释道。

“哦?受人之托,那不知道道济师傅,是受谁之托?”

“要知道,带走无心的命令是宫里那位下的,就连我……也没有办法违抗!”

“你背后的人现在能带走无心,但是他就不怕被那位秋后算账吗?”

瑾仙好不容易平复了体内翻腾的气血,他眼神从凌厉恢复成了一开始的淡漠。

是的,哪怕他知道对面的道济和尚很强,但是他的态度依旧不会放低。

倒不是他自己并识时务,主要是他这一次的到来并不只是代表了他自己。

他是代表了北离国皇帝萧若瑾的颜面和意志才来到这里的!

也是为了执行皇帝萧若瑾的另一个目的,在听到了道济所说,是受人之托的时候,

他顺着对方的话,往下开始试探了。

“害呀,虽然说皇朝的力量确实很大,但是我想你们若是想秋后算账的话,那估计是做不到了。”

“因为托付我护好无心的,乃是寒水寺的忘忧大师,你们若是想要秋后算账的话。”

“难不成要上天去找他吗?”

李修缘笑嘻嘻的说道。

而反观瑾仙听到了这番话后,却是瞳孔一缩,神情一凝。

毕竟,如果真的按照对方这样所说的,他们还真的不好去算账啊!

先不说忘忧大师代表不了整个寒水寺,

就说寒水寺好歹也是一个香火鼎盛的大寺,每年那么多人都在里面得到过所谓的“救赎”,

若是因为忘忧大师这个德高望重之人的遗愿,

而且还不是造反那种大罪,就将其背后整个寺庙干掉的话,

皇帝怕是会背负上暴君的名头啊!

“这果真是忘忧大师的意思?可是我并未听说寒水寺与灵隐寺之间有所往来啊?”

“我还查到,在你首次出寺的时间点,忘忧大师已然圆寂。

“那么请问……你又是什么时候受到对方托付的呢?”

瑾仙根据着自己得到的消息缓缓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的意味。

正如他所说的,道济和忘忧大师,寒水寺和灵隐寺他们根本之间根本就没有过交流,

这就很让瑾仙怀疑,对方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话了啊!

“是啊,老和尚晚年一直一直都呆在寒水寺中保护着我,我都没有见过道济师傅的身影。”

“他们之间,又是怎么完成托付的呢?”

无心在一旁也是表示了内心的不懂,但是他知道,不管怎么说,对方都是在帮助自己。

哪有自己人给自己拆台的啊?

再说了,他的心里其实不知道为什么,是有点相信道济说的话的。

特别是当他用手触碰到衣袖里的,老和尚圆寂之后留下的舍利之时,

他就更加对道济的说法感到信任了!

难道,对方真的是看在老和尚求情的份上,才在关键时刻出手救下他的吗?

想到了那张充满慈祥的笑脸,无心不知道怎的,心中难免一阵隐隐作痛。

…………

“我去!你还专门去查了和尚我啊?太过分了,你想知道什么,问和尚我就行了呗!”

“所以回不回答你,这就得看和尚我……咳咳,反正不管怎么说吧,你这行为都很不礼貌啊!”

听到了瑾仙的说法,李修缘的表情夸张的控诉着对方没礼貌的作为。

然而瑾仙也不是那种初出茅庐还讲道义,要面子的人了。

他现在是北离国五大监之一,为了王朝的安稳,查人底细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是以,他直接忽略了李修缘的控诉,针对这对方那句,想问什么就问这句话,缓缓开口了。

“是吗,那我问你,你保护无心的理由,到底是不是,忘忧大师所托!”

“还是说,你也是想利用他的身份获取利益,亦或者是看中了他身上的罗刹堂秘术?”

听到了瑾仙所说的话,李修缘持续着笑脸开口道了。

“算了,既然你都查到了,那和尚我也就直接坦白了。”

“我确实是没有在忘忧大师活着的时候和他有着任何联络。”

“和尚我呢,是在刚才,在那大雄宝殿,听到了对方的诉求。”

“所以,这小和尚……我是保定了,他不愿意,谁都别想把他带走!”

…………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8725/38725433/135880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