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少年歌行:传承道济,逃婚李寒衣 > 第49章 降龙尊者当面!弟子忘忧愿受尊者法旨!

第49章 降龙尊者当面!弟子忘忧愿受尊者法旨!


“还真的是忘忧大师?”

“这怎么可能,忘忧大师不是在许久之前已经圆寂了吗?”

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还有无心那不似作伪的神态情感。

便是瑾仙这种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脸上此时都布满了不可置信。

他想要上前查看,无论是因为皇命还是和对方之间的渊源,都令他下意识的做出了这般的举动。

“沈施主,就在那里止步吧。”

“和尚我不是仙神,没办法做到起死回生。”

“我只不过是以舍利为根基,唤出了忘忧大师的灵魂现身罢了。”

“这个时间是有限的,所以……不如就都留给他们师徒二人如何?”

然而就瑾仙刚刚迈动步子的时候,李修缘突然来到了他的身边伸出手阻拦了他。

瑾仙止步,本想说自己必须上前确认对方身份,但是却被李习惯以上面这番话制止了。

“沈施主,请在这里就止步吧,把时间留给他们师徒二人可好?”

李修缘再度缩减性的重复了这么一句,说话的时候神情难得的认真,眼中也有金光一闪而逝。

而反观瑾仙那边,

在看到了听到道济这重复的话后,似乎是在同一时间感觉到了什么,瞳孔猛然收缩,心神剧震!

最终,他做出了妥协。

“我明白了,不过道济师傅,我现在叫瑾仙。”

“沈静舟这个名字,我已经很久不用了。”

“我们走!”

瑾仙缓缓呼出了一口气,表面上倒是没有露出太过于浮夸的神情。

只见他在转身之后,提醒了身后那两个不明所以但是倍感震撼的徒弟们,

走进了来时的轿子,说了一声“起轿”,然后一行人便离开了大梵音寺。

而李修缘这边,在目送瑾仙离开之后,又把目光看向了忘忧大师和无心的所处。

…………

“唉,莫哭,莫哭!”

“傻孩子,你该回你自己的家了。”

忘忧大师看着这自己从小陪伴着长大,到了最后,甚至是对方一直在陪伴着自己的无心如此深情。

他的心里,也是忍不住一阵的酸楚。

但是他很清楚,他是必须要离开的,

他不希望无心为他的离开而感到痛苦。

他还知道,

这孩子其实一直都很孤独的,哪怕是在寒水寺里,除了早早被带走的无禅还有他之外,

也没有人愿意和他亲近。

所以,忘忧大师只愿自己能在有限的时间里,让如今再度孤苦伶仃的无心找到新的归宿。

或者说,只有那里,才算得上他真正的“家”吧!

“不,师父,无心的家是寒水寺!无心哪里也不想去!”

“师父,你不是说过,不会像爹和娘亲一般,突然离开我吗?”

“为什么您这样的大师,会守不住自己的诺言啊,啊啊啊!”

一直以来都是以超脱之心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无心在忘忧大师的面前就好像回到了当初五岁的时候。

他泪流满面,声音充满着哭腔。

整个人就好像是想抓住什么东西却只能任由对方流逝一般,无力的匍匐在地上。

也是看到了无心这般的模样,忘忧大师对这个孩子,也越发心疼了起来!

“人有生老病死,事有悲欢离合。”

“孩子,寒水寺并非是你真正的家,你的家,是一个很自在的地方。”

“乃,方外之境,天外之天呐!”

“说起来,你我并非师徒,不过是因为有缘,所以才走在了一起,相互陪伴着而已!”

忘忧大师走到无心的身前,轻轻扶住了他的身体想要将他搀扶起来。

但是,由于存在的形式不同,他却完全不能触碰到无心。

可谁知道,就当他也因为这样的事情而感到一阵伤感之时,

突然有一道金光朝着他飞来,让他竟然能用双手触碰到无心,并且将他的身子,缓缓拉了起来。

“师父……您……”

感受到将自己拖起来的力量就如同小时候摔倒,被师父扶起来的感觉极其接近。

无心双眼睁大的看向了忘忧大师,心中出现了一个几乎违背常理的希望!

忘忧大师看出了无心的希望,哪怕知道说出真相会让对方再度陷入痛苦,但……

“唉,傻孩子,人死不能复生,我之所以能碰到你,应该也是道济大师使了神通吧?”

“不过,切记……不要生出那般意图转化阴阳的想法,不要让自己的心,被魔念蒙蔽啊!”

忘忧大师道出的真相,确实让无心又一次被打破了希望。

但是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缓冲,他也差不多接受了忘忧大师不再会回到自己身边了。

他重新站直了身体,丝毫不忌讳的拿着雪白的袖袍擦拭着脸上的泪痕。

他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搀扶上了忘忧大师的手臂,声音颤抖的说道。

“师父,不知可否让无心,再像从前一样,扶着您走完这最后的路?”

忘忧大师见此,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他轻轻拍了拍无心的手,说道。

“好孩子,走吧。”

听到了忘忧大师那充满了欣慰与慈祥的声音,无心险些再度忍不住自己的情绪。

他强行以内力,止住了自己的泪水与抽泣,面露笑着,

搀扶着忘忧大师身体缓缓走向了大梵音寺的大雄宝殿。

在这个过程中,他的脸上不再有悲戚,而是那短暂的,充满了幸福的笑容!

就和小时候被师父带着走过河边,一样……

“大梵音寺的众位师傅,不知可否听和尚我有一事相求?”

无心和忘忧大师的背影缓缓离去,李修缘忽然走到了,大梵音寺众位僧人的面前。

但是他都不需要开口说,众位僧人却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道济大师,我等明白,慧明……去召集全寺的僧人吧。”

因为主持法兰正在修行闭口禅,这句话是有他身边的一个和尚开口说的。

也是在他的话音落下,名为慧明的年轻和尚离去之后不到一刻钟的时间,

一大群僧人,好像是听到慧明和尚简单的说了一些事情的由来。

一个个都表情认真,以方阵的形式,甚至什么东西都没有准备,

就地盘坐着,颂起了经文。

而李修缘看到了这一幕后,也是缓缓点头,随后,身型消失在了原地。

倒是此时还在房梁之上的萧瑟和雷无桀,在看到李修缘身形消失的同时,

都在耳边听到了对方的吩咐,让他们在大雄宝殿门前,去等待无心。

当然,其实也不用道济开口,经过了这一路的旅程,大家早就已经称得上是朋友了。

他们一个虽然乐天,一个又是面瘫,可是内心终归是感性的,都是担心无心的。

正好此时李修缘对他们这么说了,他们也不需要顾及什么翻墙不翻墙的了,

直接跳到了地面,缓缓走到了大梵音寺大门正中央的大雄宝殿门口等待了起来。

如此……转眼间,便是一个半时辰过去了。

…………

“师父,您……是要走了吗?”

大雄宝殿内,无心看着忘忧大师的金色魂体越来越淡。

强忍着内心的酸楚,泪腺的崩阻。

为了不让老和尚担心,一直保持着微笑,平和的状态,开口问道。

“是啊,不过……我已经很满足了,本以为只能出现请求道济大师护你周全。”

“没想到竟然能让你我有再见之时,这……就已经足够了。”

”师父,真的是您拜托道济师傅在当时救下我的吗?道济师傅……究竟是什么人?”

无心将忘忧大师的话记在心里,对道济心怀无尽感激的同时,也诞生了一抹好奇,顺口问道了。

“道济大师啊……他是一个佛法很高深,是一位真正的大师呢!”

“你往后,若是有机会的话,多跟道济师傅学习一下,对你总归是好的!”

无心默然点头,在看到忘忧大师的魂体已经宛若透明的时候,他知道,他的师父……真的要走了!

“无心再问,师父临走前,可还有要嘱咐无心的话要说?”

明明已经竭尽全力的忍住,但此时的无心,语气仍然压抑不住了带着哭腔。

因为躬身而看不到的眼眶,也在片刻之间重新开始了泛红。

忘忧见此,心中微微一叹,但是他的时间也不多了,只希望对方能自己走出来吧……

“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勿忘本心……切莫回头啊……”

忘忧大师说完,也缓缓转过了身去,

而在他身旁,还低着头的无心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离开了自己。

也不再执什么礼了,只见他连忙起身露出了那眼眶通红,鼻间抽动的表情。

步履蹒跚的,想要前去抓住忘忧大师离去的身影,可是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双腿,

没走两步,又一次跪倒在了地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忘忧大师的身影越来越淡,

直到化作金尘消散,

他的脑海里再度闪过了从小到大与忘忧大师的朝夕相处,

是一个下雨的日子,

是在河边走过的时候,

还有刚才,他扶着对方走进这大雄宝殿,让对方真正魂归故土的时候!

他的脑海里,每闪过一幕,他的心情便更加感伤一分,

不多时,他任由热泪流淌,匍匐在地,一边痛哭,一边声音颤抖的说着。

“无心……谨遵师父法旨!”

…………

“忘忧大师,无心那边……你处理完了?”

另一边,在大梵音寺的后山山脚,原本已经化作金尘消失的忘忧大师,此时又重新汇聚在了这里。

而在他对面的,不是其他人,正是刚才突然消失在大梵音寺的李修缘。

“是的,道济大师,多谢您让我再一次和那孩子相见,多谢了。”

“就是不知道,道济大师您,特意让我留下一柱香的时间,是有什么事吗?”

忘忧大师由衷的感谢着李修缘,一口一个您,甚至还想弯腰行礼。

那李修缘当然是当不起这个礼,连忙搀扶起了对方,难得表情不夸张,只是微笑着开口了。

“忘忧大师,和尚我可当不起这一声“您”啊!”

“至于有什么事情……和尚我主要是想问你,你想不想以后都能看到无心?”

“当然,非特殊情况,也就只有你能看见他,而他……却看不见你那种。”

听到了李修缘的问题,忘忧大师的身体明显一顿,脸上的表情也陷入了停滞。

“道济大师,不知道您这是什么意思?”

忘忧大师的问题出口,而李修缘的神情也逐渐变得肃穆了起来。

“大师,你可知,我为何要一路跟随来到这大梵音寺?”

“无心当初曾经也问过我这么一个问题,我的回答是……我欲至此,渡一人成佛!”

李修缘说完,就地盘坐,双手合十。

原本忘忧大师看到了对方的举动,还有些没有明白对方这是在做什么。

可是也是在下一刻。

当忘忧大师一个眨眼的瞬间,便发现自己的身影已然不在那山脚之下。

而是来到了一个一片金色,但是却并不刺眼,反而会让人心中平和的地方!

这种平和,一般人可能感觉不出什么,但是忘忧大师佛理在身。

一下子就感觉到,这分明是就是在他顿悟佛法的时候,身体感觉的反馈啊!

“道济大师,这……”

在忘忧大师的视线里,李修缘仍然处于盘坐的状态一动不动。

但是还没有等他出声询问呢,只见对方的身体突然大放金光。

一条金龙在一声龙吟之下,冲天而起,时候猛然俯冲至地面,形成了一道浑身充满浓郁佛法奥妙,

有一席罗汉袈裟,体表附有金色梵文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容,以及那金龙化身的异象,忘忧大师,终于明白了什么!

“您……您是!降龙尊者!”

是的,李修缘如今所使用的能力,正是在融合度达到30%之后才领悟的能力,

降龙·罗汉真身!

在这个状态下的他,能具有更高,更强的力量,包括他的性格也会回归本我,

不会说什么仙人太上忘情,和真正的佛一般,

但是至少也不会和先前嬉皮笑脸,玩嗨了的性格一样就是了!

非要说的话,“我”,就是“我”!

“忘忧,我欲渡你成佛,你可愿意?”

堂皇,高大,肃穆的声音缓缓回荡在这个空间之中,传入了忘忧大师的耳中!

忘忧大师见此,也不多言,再说他也确实舍不得无心。

仅仅是如此,他便感觉自己成不了佛,可现在对方真正的“佛”都这么说了。

他又有什么不愿的理由呢?

他缓缓伏下身手,出声道。

“忘忧,愿受尊者法旨!”

【叮!引渡本该成佛之人成佛,系统特此提示,融合度+3%,获得胖瘦仙童追随。】

系统的声音,

久违的出现在了李修缘的脑海。

(还是一样,作者确实是文笔有限,能写成现在这样已经是竭尽全力了,希望大家不喜勿喷,无心和忘忧大师的剧情,告一段落了。)

…………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8725/38725433/135880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