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少年歌行:传承道济,逃婚李寒衣 > 第71章 雷云鹤道心频临破碎,雷无桀要灌毒鸡汤啦?

第71章 雷云鹤道心频临破碎,雷无桀要灌毒鸡汤啦?


“怎的还不下阁?雷轰的弟子,莫不是那死皮赖脸之辈吗?”

“还是说,你想以师侄的身份求我网开一面,放水让你上去?”

“呵,明人不说暗话,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我不仅不会让你上去,反而会看不起你!”

“所以,我现在再给你一分钟的时间,告诉我你为什么还留在这里的原因!”

似乎是察觉到了身后雷无桀想走,但是半途之中却又停下了脚步的动作,

雷云鹤声音平淡的开口说着,

但当他转过身来,说到最后两句话的时候,语气却难免严厉了起来。

毕竟,对方是他轰哥的弟子,疑似是雷梦杀的儿子,所以他看雷无桀就好像是在看自己的弟子!

而如今,这个弟子疑似走错了路,疑似有了那投机取巧的心思。

那么他肯定得要严厉拒绝,并且尽可能的将对方拉回正道的!

“怎么可能呢!我雷无桀绝对不是那种输了还不服气的人!”

“我现在就把话放在这里了,如果不是自己真正得到了师叔你的认可。”

“或者是没有将你打败,我宁可不上这阁顶,不找那个人了!”

和以往并不一样,听到了雷云鹤的这番话,雷无桀的表情完全没有被吓到,

反而,是充满了倔强!

他觉得,就算对方是师叔,就算对方的武功比他强,但是也不能随便的这样去想他吧?

“哦?气势不错,看起来你应该是真的没有那种想法。”

“那……既然你没有想要投机取巧,你又留下来想要做什么呢?”

“你不会以为,第二次挑战,就能赢了我吧?”

雷云鹤感受到了刚才雷无桀的意志,并没有走错路的表现。

于是他的语气也平缓了不少,但……想让他放水,这还是不可能的!

“额,我留下来确实是想要第二次挑战师叔您,但是吧……”

“您也知道,我这火灼之术到了后面更高的境界,会有火毒蔓延心脉。”

“简单来说就是,我刚才其实并没有用出全力,如果我用出全力,还不一定就会输呢!”

雷无桀的话音落下,雷云鹤很快就接了上去。

“所以呢?”

“所以,我接下来想利用一些外力,当然……不是服用什么丹药作弊哈。”

“就是用一件物品来护住心脉,这样一来我就能放心的火力全开了!”

“也是因为怕您误会我作弊嘛,所以我第一次没有使用,而这第二次……我就来提前问您了。”

雷无桀说话的时候眼神很认真,透过眼神,雷云鹤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内心的澄澈。

这也就是说,对方确实是没有想要利用其他那些短时间增幅战力的东西来作弊。

只是相当于用了一个,除了武器之外的,某种防具?

如果是这样的话,好像确实不算是作弊以及投机取巧来着。

他刚才都让使用杀怖剑了,

一个防具而已,用了就用了吧!

“好!那我就让你用这个东西!”

“当然了,你用的这个东西必须如你刚才所说,不能给身体带来任何的增幅!”

“否则,连打都不用打了,你直接下阁去吧!”

雷云鹤负手而立,脸色一阵的风轻云淡。

他就想着,区区一个护住心脉的东西而已,也就只能给火灼之术带来便利了吧?

火力全开?

呵呵,这雷无桀年纪轻轻的,把火灼之术修炼到第四重已然很了不起了。

几乎是不可能达到第五重的!

而就算他勉强,强入了第五重,

虽然有些麻烦吧,但是雷云鹤依旧有信心将其拿下,只是如果真是那样,

这雷无桀也能获得他的认可,通过他这一关了!

“好的师叔!等下我用完你可以仔细感知我的气息,我肯定不会作弊增幅的!”

“不过……”

“不过什么?”雷云鹤眉头一皱,沉声问道。

“不过,嘿嘿,因为我也是第一次用这玩意,可能不太会用,所以师叔你得等我一下。”

雷无桀傻呼呼的笑了一下,然后掏出了那个破扇子,摆弄了起来。

雷云鹤见此一幕,也是一阵无语。

不是,第一不第一次用还好说,等你一下也不是不行。

但是你拿个破扇子出来,是干啥的?

难不成这破扇子就是你护住心脉的“防具”?

好家伙了,就算是字面意思上,用来抵挡敌人攻击心脏的护甲,那也得是坚硬的东西制造的吧?

你拿这玩意放胸口,还不如拿块猪肉垫那里呢!

“你小子,是来杂耍的吗?”

在雷云鹤的视线中,雷无桀正在不断的尝试着破扇子的使用方法。

有拿来扇风,拿来灌输内力,也有如同对方所说,把扇子垫在胸口。

可是好像都没有什么用啊?

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异常,之前积攒的火毒也没有消失!

甚至他把这破扇子从胸口拿出来的时候,还不小心折断了一小块木片下来!

这下子可把雷无桀吓了一跳啊!

“完了完了!我把道济最爱的扇子给搞坏了!”

“这可咋办啊,这要是回去给他发现了,不得上来就给我几个大比斗啊?”

“而且,而且这玩意感觉还瞒不住啊,先不说道济还会掐指一算。”

“就冲刚才他给我扇子的时候都卡的那么好,他不会正在看着我吧?”

他哭丧着脸,捧着破扇子和那块被他折下来的木片,口中不断的呢喃着。

“道济?你现在在看着我不?对不起啊,把你的扇子搞坏了。”

“你看这样行不?我自己先呼自己几下,等下回去你少打我两下?”

雷无桀右手拿着扇子,吞了口口水,然后将其高高举起,啪的一下,盖在了自己头上!

一下!两下!三下!

雷无桀连续呼了自己三下,他自己怎么样了先暂且不说。

就说一直在旁边观战的雷云鹤,看到了他的这个行为直接就被看傻了。

这……他这个师侄不会是心智有缺吧?或者是被那些跳大神的感染了,也想着求神拜佛了?

雷云鹤的脸色越来越黑,刚准备怒骂出声,

对面雷无桀的一声惊呼打断了他的想法。

“我去!原来这玩意是这么用的啊?”

在雷无桀的感知中,在他自己拿着扇子呼了自己三个盖帽之后。

他突然就感觉到了一股神秘的力量直接把他的身体都给净化了!

体内残存的火毒,雷电的麻痹全部消失了不说,他很明显的能感觉到,

在自己的心脏以及附近的经脉那里,有了一层并不会让身体感到排斥的“护盾”!

这应该就是专门来保护他心脉不会被火毒入侵的屏障了吧?

感觉……还挺舒服的?

“我服了,搞了半天,道济说我应该知道使用方法的方法,说的竟然是这个啊?”

“可恶,要不是我现在弄坏了他的扇子,等我下去了,我就…我就…”

“算了,不管了,直接开始吧,倒是让师叔久等了啊!”

雷无桀“我就”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他选择性的当作刚才的话没说过,然后在将扇子小心放好后,来到了雷云鹤的面前,

双手抱拳,连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你的防护呢?”

“已经布置好了!接下来我就能火力全开了!”

“对了师叔,你要不要检查一下我?”

雷无桀抱拳之后,将自己的双手打开放在身体两侧,呈大字型展现在了雷云鹤面前。

“不用了,等开始打的时候,我自然知道你实力的变化是否合理。”

“我和雷轰相熟,他的火灼之术我很了解,包括第几重能提升多少实力我都很清楚。”

“所以,你尽管出手吧!”

听到了雷云鹤的话,雷无桀的脸上仍然没有半点心虚。

他默默的点了点头,将地上的杀怖剑重新拿回到了手里。

最后,开始了使用火灼之术!

“这小子,看来还是没有认清楚我们的差距,先不说你还没有突破到第五重,就算……什么?!”

雷云鹤还在心中暗道。

然后就看到了,原本在他看来几乎不可能在这个年纪就突破第五重火灼之术的雷无桀,

起步……就特么开到了第五重!

并且,还是第五重巅峰的火力全开状态!

“火灼之术第五重……灵火境,开!”

“你不要命了!”

雷云鹤看到这一幕,本来想大声质问对方,然后让对方赶紧停止这样的作死举动来着。

但是这话还没有说出口,当他看到对面雷无桀脸上并没有露出痛苦的神色之后,

也是连忙反应了过来,是对方刚才说的防护起了作用!

“他刚才干了什么?用了什么手段护住心脉?”

“他刚才,不是就拿了个扇子往自己头上拍了三下吗?难道是那个扇子的问题?”

“是有人将内力附着到扇子上,需要以拍打头部的方式,让这股内力从天灵打入心脏?”

“开什么玩笑!”

“是什么样的修为才能让内力附着到这种一折就断的破扇子上,并且还能让其存在这么久的?”

雷云鹤内心有一万个为什么在不断的翻腾。

但是在看到对面雷无桀已经已经蓄力完成了之后,他就知道自己没办法继续去想这些了。

这可是金刚凡境巅峰使用的,第五重巅峰,而且还是火力全开状态下的火灼之术!

即便是他这样的修为,在断了一只手的情况下,也不得不认真对待了!

“师叔,请赐教!”

雷无桀嘴角一歪,咳咳,是一挑,随手手持烈火附着的杀怖剑就杀到了雷云鹤的面前!

一剑出,烈火熊熊,直斩至雷云鹤的左侧!

雷云鹤见此也不敢托大,霹雳惊雷汇聚于他的手指,正面硬抗住了对方这一剑!

雷无桀见此也不意外,只见他身形测闪,再度出剑斩下!

这一次,雷云鹤用的是左膝!

他飞身跃起,以左膝附着惊雷内力挡住了雷无桀的杀怖剑!

并且在二着对抗的同时,利用雷电的传导特性,不断的爆发出了一条条手指粗的蓝白电弧!

电弧打在了雷无桀的身上,让除了心脏部位没有道济法力防护的雷无桀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他知道,他不能退!

一旦没有坚持住,退后了,身体在那个过程中没有持续运转内力抵抗的话,

就会立刻被雷电趁虚而入,直接进入更难以摆脱的麻痹状态!

这个时候,对方只需要随便抓住这个机会,一指点过来,他不就又输了?

“实不相瞒,师叔……我这一次登阁,是抱着必胜的决心的!”

“所以……我绝对不能在这里就倒下!”

雷无桀的脸部表情因为雷电的麻痹已经显得有些抽搐了。

但是他的眼神,却好是一如既往的坚定!

“我一早就跟他们说了!”

“我跟萧瑟,跟道济,还有不在这里的无心都说了!说我一定会登上阁顶!”

“他们相信了!他们还在下面,等着看我站上阁顶,还带着无心那份等着看我呢!”

明明对面的雷霆已经彻底压制住了自己的火焰,麻痹了自己的身躯。

但是雷无桀哪怕是忍着这些痛苦,也没有去想着放弃,而是去滚动着声带,一字一句的,

把上面那些话说了出来!

“哦?倒是不错的信念和羁绊!但是即便如此,你又能如何?”

“我能为了这个,不断的突破自己!”

在雷云鹤的问话中,雷无桀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并且在同一时刻,他身上原本有些衰弱的火焰再度爆发,猛涨了起来!

“火灼之术第六重!起!”

“剑传雷轰,烈火轰雷!”

庞大的火焰爆发,在雷无桀的身后甚至形成了羽翼一般的拖尾!

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除了心脉那附近之外,已经有火毒渗透了!

所以,就只有这一剑了!

如果这一剑不行,那他……也只能输了!

因为他知道,如果因为这个死在这里,这才是最辜负了同伴们期望的事情啊!

“斩!”

雷无桀怒声喊到,全身的内力、火焰,疯狂加持在了手臂以及杀怖剑之上!

此时,烈火能燎原,轰雷如天怒!

雷云鹤只感觉到一股猛烈的冲击力朝着自己袭来,一时之间根本没有办法反抗!

他瞳孔一缩,实在无力抵抗之下,身体直接就被轰飞了出去,砸到了地面又滑行了数米!

他,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伤害!

但是他能承认,并且敢承认,

这一战,是他输了!

“又输了啊……”

“这一次,还是输给了一个小辈。”

“呵……”

雷云鹤也没有起身,就是闭着眼躺在地上,口中喃喃自语的说着。

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道心……此时已经濒临崩溃了吧?

“师叔?你还好吧?”

这个时候,已经收敛了一身火焰,只剩下一些火毒还没有去除的雷无桀快步走了过来,

他似乎是看出来了雷云鹤的颓废,连忙将对方扶了起来,开口说道了。

“师叔,其实这一战,是我输了的。”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防护心脉的东西,我早就已经火毒攻心死掉了!”

…………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8725/38725433/135879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