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少年歌行:传承道济,逃婚李寒衣 > 第81章 和尚我啊,生气啦!罗汉,翻天印!

第81章 和尚我啊,生气啦!罗汉,翻天印!


“唰!”

冰白色的剑气以实质体态,以迅雷之势朝着李修缘的脑门劈了上去!

李修缘懵了!这女人什么情况?

这是要强逼自己成亲?不从就动手?得不到就要毁掉?

这特么的,土匪都没有她这么横啊!

李修缘来不及继续去吐槽了,继续去想更多了。

虽然以他如今罗汉之体小成的境界,这一剑劈下来可能伤害不到他分毫。

但是这一点是万万不可展现出来的啊!

不是他苟,

如果要是在萧瑟、雷无桀面前的话,他倒是无所谓露这么一手,

反正最多是会被那萧扒皮压榨一下,没事多给他找点麻烦罢了,权当尘世历练了。

但是如果在这个疯女人面前展示……

嗯,他算是看出来了,对方和他是完全没有什么感情的,当然这也正常,毕竟这是第一次见面。

而对方之所以要逼他成亲,一个是为了母亲的愿望呗,另一个就是不服气了!

大概就是“逃婚?娶我李寒衣委屈你了?”的这个意思!

这就完完全全是不服气那种你知道吧?

所以说,如果他现在要是不躲开,展现出了硬抗对方攻击而不受一点伤害的话,

那这个疯女人岂不是更加气不过,一剑更比一剑狠,反正就“誓要”看破他防御了?

李修缘的思路很清晰,

于是,在他反应过来之后,连忙转身,身体前倾,“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一道剑气!

“嘶!好冷!”

这道极寒的剑气从他身后差不多相隔了一厘米的距离处猛然闪过!

让他隔着衣服,感受到了一次什么叫做风吹屁股凉。

然而这还没完,

这道剑气本身确实是没有命中他,但是其在错过了他的身体之后,稳稳的是能斩到地面上的啊!

只听到一声剧烈的轰鸣声!

一道将近数十米长的剑痕宛若伤筋动骨的伤疤一般永久留在了这座苍山的身上!

无处烟尘四起,无数碎石炸裂,一个个就好像是弹珠一样,有不少都弹到了李修缘的屁股上,

那种隐秘地方被突然袭击的酸爽,直接让李修缘整个脸都变得扭曲了起来。

“哦哦哦!哇!”

李修缘连忙跑离了刚才的位置,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化,语气色厉内荏的控诉道!

“歪!你这女施主什么意思啊,哇……你这个是何居心啊?”

“要是刚才和尚我转身转错了,这一下子要是打到了前面……你你你,你太过分了奥!”

李寒衣闻言脸色一僵,似乎是明白了李修缘话里的意思。

她强装镇定,硬是不肯服软,不肯去解释说自己这一剑本来斩的没有问题。

“哼……你不是爱当和尚吗?六根清净!”

“那玩意,有没有不都一样吗?”

李寒衣的话出口,直接给李修缘听傻了。

这、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虽然他知道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但是哪里有你这么说话的啊?

“不必多说了,既然你不愿同我成婚,那就让我打到你愿意!”

李寒衣不继续和李修缘比比赖赖,这一次,她没有选择从远处释放剑气。

嗯……至于是不是为了以防刚才那样的“误会”再次出现这个就不清楚了。

总而言之,剑仙会的可不只是用各种剑气攻击就是了,只是相对处理那些能一剑解决掉的家伙,

他们才会选择剑气这样更为简洁。

但是实际上,比起那些剑气,他们自己主修的剑法,剑法加上剑气,配合剑意增势,

这才是他们最强的姿态!

而现在的李寒衣,显然也是这么想的!

唰!唰!唰!

她的身形宛若惊鸿,与空中、地面,不断闪烁!那残影滞空,身形可见而不可触,

愣是把一对一,打成了五对一!甚至让人产生了错觉,那便是,

此时此刻,她竟然是同时从五个地方对敌人发起了进攻!

敌人想防,却也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开始防起啊!

当然了,这个敌人指的是一般水平的选手,乃至于同等级的存在。

但,李修缘可不是这一类人之一!

只见他身上金光大放,身子逐渐变得迷糊,竟然也召唤出了四道“残影”,手持破扇,

连同他自己本身,从各个角度聚金光如团状,挡下了对方的一道道攻击!

嘭!嘭!嘭!

又是一阵的砂石飞溅,可以清楚看到的,李修缘与李寒衣对撞的地面,因为内气的爆发,

足足下沉了三尺之数!

“歪!能不能不要这么大火气,我们坐下来好好聊不行吗?”

“你再这样,小心和尚我认真起来,打你的小pp奥!”

李修缘脸上表情歪七扭八,正常人看起来都会觉得他现在挡的很艰难。

都会觉得,只要再加把劲,对方肯定就如同一叶孤舟一般,一个浪花就能把他掀翻了!

但……除了一些不是正常人的家伙!

比如说,隔壁山头的两货!

“诶萧瑟,你说道济现在是不是根本没有用全力啊?他怎么又露出了这个表情啊?”

另一座山头,雷无桀看到了李修缘的表情,似懂非懂的朝着一旁的萧瑟开口问道。

“啊?什么表情?什么意思?”

萧瑟刚才倒是没有注意到场中的战斗,而是脑海中思绪翻腾,开始脑补起了,

《雪月剑仙与一个疯和尚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也是现在被雷无桀的话惊醒了,他汇聚目光朝着李修缘那边看了过去。

而后,又一脸古怪的转过头面对了雷无桀。

“我说雷无桀,你这个小夯货竟然有开窍了时候了?”

“是不是和我这个聪明人待久了,你也变得聪明了?”

“反应够快啊?连看那疯和尚的表现要返着看都给你学会了?”

雷无桀闻言傻嘿嘿的笑了两声,仿佛是受到了夸奖。

至于说前面的那句小夯货……这个在他看来早就不是贬低的意思了,

现在小夯货这个词,就早就好像是他的名字一样了你知道吧?

“嘿嘿,那你快说,到底是不是啊?”

“当然是了,我跟你说,这疯和尚哪里都好,呸呸……应该是哪里都不好!”

“只是说,其中最不好的,就是这摸鱼划水的习惯了。”

“以后啊,我俩要多给他找点事情干,反正以他的实力又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你说是吧?”

萧瑟回应了雷无桀,并且试图趁着这个机会教唆一下雷无桀。

到时候多一个人,不就能多一份可能看到李修缘那苦瓜脸了吗?

唉,癖好嘛,是每个人多少都会有一点的!

有的喜欢美女,有的喜欢财富,

甚至美女里面还能细分各种类型的勒!

但是萧瑟就和他们不一样,他们太俗了,他的癖好就很清奇,就是喜欢看李修缘无语。

这一点,早在当初前往美人庄的马车上,就已经初露峥嵘了不是吗?

“啊?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我觉得道济人还是挺不错的啊?”

小夯货雷无桀此时有点抗拒,然而萧瑟闻言确是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夯货,咱们这又不是要害他,你觉得一个人成天懒洋洋的,是什么好习惯吗?”

“咱们这是在纠正他的不良作风啊!”

“再说了,一旦有事情给他做了,他不就没时间欺负你了吗?”

萧瑟拿出了杀手锏,也是此话一出,雷无桀当场脸色一变,

他郑重的开口了。

“我觉得萧瑟你这个想法真的很不错,放心好了,以后我会配合你的。”

“不过咱们言归正传哈,道济真的好强啊,那可是剑仙诶!”

“剑仙都不能让他出全力吗?”

雷无桀完成了站队之后,满脸向往的看着李修缘,心中满满都是震撼。

要知道,对于他来说哈,他也只是知道李修缘很强,而且还有一种很牛逼的药丸!

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哪怕是他和白发仙的大战,打爆了整个美人庄,但是他也没亲眼见证这一切啊?

甚至说,里面的过程没见过也就罢了,

就连白发仙的具体实力也不清楚,只是听说很牛逼而已。

这就让他心里对李修缘的实力有数,但是却并不清晰!

然而现在却不一样了,他可是亲身面对过李寒衣的一剑,真切感受到了所谓剑仙的强大!

而就是面对如此强大的剑仙,道济都能不不使出全力和对面抗衡,这也太强了吧?

“嗯……或许,是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

萧瑟颔首,略微思考之下,给出了答案,然而很明显的,雷无桀这个小夯货并不能明白。

…………

“哼,口气倒是不小,明明都一副快要坚持不住的样子了,竟然还敢大放厥词!”

“好啊,有能耐你就来啊!”

李寒衣似乎是被李修缘的话给气笑了。

对于对方的遭遇,她也是知道一些的,也清楚对方很可能是个习武的天才。

但是就算再怎么天才,对方也不过是修行了十年而已!

如何能比的了她从最佳年龄段就开始修行知道如今才得到的剑仙实力?

也是想真真正正的给对方点颜色看看,李寒衣收束了身形,拉开了和李修缘的距离!

此时,她浑身气势一变,剑锋之上偶有桃红之色浮现,就好像……好像是一片片花瓣一般,

萦绕在剑刃周身!

“我有一剑将出!剑名:月夕花晨!”

李寒衣话音落下,体内磅礴到足以影响天象的内力猛然爆发,使周围有狂风骤起!

莎莎莎!莎莎莎!

只听到从这苍山之巅开始,由近到远,不断传来了落叶、花瓣于空中凌舞所产生的声响!

最终!整个苍山、整个雪月城所处位置的所有落叶、花瓣如流水一般,朝着此地汇聚!

那场面,令得雪月城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暗叹美轮美奂!

那场面,让无数书生,诗人眼有神光,出口成章,心中惊艳无穷!

那场面,让雪月城中原本无力瘫坐在茶楼的司空长风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窗前,神情痛心疾首!

高呼:“李寒衣!你这个混蛋!你这样让我接下来的百花会该怎么举办啊?”

“这不是又要推迟好几个月了吗?”

当然,包括司空长风的控诉,其他普通人的惊艳在内,李寒衣全都察觉不到。

此时的她,剑势已然积蓄到了极致,包括那满城的花叶也都汇聚在了她的上空形成了一片花海!

她的神情看不出喜怒,有的,也只是对这一剑的认真!

“这一招,我会小心的控制住,但是我也只能保证你不死而已。”

“所以,我现在再给你一次机会,要么老老实实和我成亲。”

“要么……你就自求多福,祈祷自己不会字面意义上的六根清净吧!”

李寒衣的话音落下,不过呼吸之间就遭到了李修缘的拒绝!

“你休想!和尚我才不怕你呢!和尚我不仅不怕你,还要好好打一顿你的小pp啊!”

“都说了不要伤害花花草草,结果你就偏要这么做是吧?和尚我啊……生气啦!”

“罗汉——翻天印!”

李修缘一把将破扇子插回了腰间,双手同出,打出巨量法力!

下一刻!一个巨大的,“卐”字凭空升起!

放眼看去,足足有一个小山头这么大!

李修缘一把将其掷出,无尽的风压席卷,弄的漫天流云都在这一刻被强行吹散!

在这一个“卐”字的镇压之下,天穹金光闪闪,宛若佛国降临!

李寒衣见此脸色大变!

丝毫不敢犹豫,连忙将自己的这一招月夕花晨斩了出去!

然而,当那每一片都附着了凌厉之剑气的花叶与“卐”字进行了碰撞之时,

当那放在以往,能轻而易举摧毁整个登天阁,

将里面所谓坚硬材料全部绞碎的通天剑气与之相遇的时候!

就好像撼树蚍蜉一般,轻而易举便被其中的佛门法力破碎殆尽!

当真是,萤火之光,岂敢与日月争辉?

“糟了,是不是玩大了!这一招下去,整个山不得被拍没了啊?”

“谁知道这山中有无路人,有无其他生灵栖息啊?”

一招打出,李修缘脸上看不见得意!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是不可能打不过对方的,

反而是他现在有点小慌,害怕自己妄造了其他杀业啊!

“收!”

最终!为了花花草草,为了生灵走兽,以及可能存在的路上行人。

李修缘,终于是在一切还没有彻底无法挽救之前,勉强收回了自己的招式!

李寒衣:所以,我是连什么都比不上了是吗?

…………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8725/38725433/135879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