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三国之绝世无双 >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次日清晨,百官朝圣。

        “禀陛下,此次诗会排名出来了。”百官行完礼,蔡邕便站了出来,向刘宏禀报道。

        “哦……这么快?”刘宏有些诧异,毕竟才刚刚过去一个晚上,排名便出来了。

        “回陛下,此次诗会之统计所以如此之快,实在是逸皇子实力惊人啊,可以这么说,《出塞》一首诗一出,其余者光辉皆蔽,此乃某与几位大儒共同商讨得出的结论,而众士子亦皆无异议,是以此次诗会,大皇子得魁首乃实至名归啊!”蔡邕恭身说道。

        “好,既如此,朕欲封逸儿为文侯,食千户,众爱卿以为如何?”刘宏沉吟了少许,便向底下的人询问道。

        百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摇摇头,便是皆无异议。

        “好,既然如此,朕……”“陛下,老臣有话说!”就在刘宏刚要做决断时,一道声音突然打断了刘宏的话,刘宏看去,正是袁逢。

        “哦,袁司空有何异议?”刘宏不咸不淡的问道,喜怒不形于色。

        “回陛下,大皇子寸功未立,只一诗会夺魁,若封文侯老臣无话可说,但封其千户侯却是万万不可啊,大皇子年幼且未立寸功,便食千户,老臣以为极为不妥。”袁逢壮着胆子说道,封侯也就罢了,竟然还是千户侯,不就是一个诗会的魁首嘛,有这么夸张吗?

        “哼,袁逢,是不是只许你袁家之人封侯列爵,而我皇室就不能如此吗?一个千户侯你都如此,说说,朕封一个千户侯都要指手画脚,是不是朕的皇位你也要指点一番?说是也不是?”说道最后,刘宏直接怒吼了出来,指着袁逢的鼻子大叫道。

        袁逢见状,立马跪在地上,俯首哭诉道:“回陛下,老臣绝无此意,还请陛下明查,只是食扈一事,老臣纵死也绝不同意,还请陛下明查啊!”

        “陛下喜怒”“陛下,保重龙体要紧啊!”

        “还请陛下息怒,袁大人也是一片好心啊!”

        百官见两人的模样,急忙劝说道。

        “哼,这件事无需再议,朕意已决,若连封一个千户侯的资格都没有,朕要这皇位有何用?你们说?有什么用?”刘宏再次大声咆哮道。

        袁逢一听,哟呵,这还得了,本来皇子逸就如此厉害了,小小年纪便名传天下了,若让他在有封号,那还了的?当下眼珠子一转,勉强挤出几滴眼泪,用自以为很深情的目光含情脉脉的看着刘宏,哭诉道:“呜呼!陛下,老臣一片忠心,可陛下却不听老臣一片肺腑之言,今日老臣便撞死在这大殿上,以表老臣忠心。”

        袁逢说完,便站了起来,以慷慨壮烈之势一步步走向金柱,心里暗道:嘿嘿,没想到好多年没这么做了,老夫的演技也不减当年啊,不过,按道理来说这时刘宏应该会把某叫住了,怎么还不说啊,尼玛,这些笨蛋,也不来劝劝,莫非真要看老夫撞死吗?一群蠢猪,袁逢心里暗骂道,不过却也不停下脚步,依旧是一步步慢慢的走向金柱,只是心中不停的打着鼓,莫非刘宏这小子真的打算要我去死?不行,老夫还没活够,不能就这么死了,得想个办法让自己下台,正要对袁家一系官员使眼色时,一道平时听着不顺耳如今听来却是天籁之音的说话声传来了。

        “袁大人且慢”说话之人正是张让,袁逢心里暗出了口气,不过却也疑惑,张让这死太监要做什么?难道他会这么好心帮某一把?不!绝对不可能。

        “陛下,食扈一事,奴才看来袁大人所说无错,皇子逸年纪尚幼,虽素有才名,但封千户侯也却也不妥,如此天下人会怎么说逸皇子?说皇子的爵位与食扈都是靠身世所取,对皇子逸的名声实为不妥啊!是以奴才认为袁大人所说极为有理,封侯可以,此乃皇子才情所得,天下名士皆可为证,若食扈千户的话,便是在大皇子的才情之上套上一个帽子,皇室身份所得,袁大人这也是为皇子殿下着想,你说是不是啊?袁大人!”张让侃侃而谈,说得有模有样,说得袁逢也是一愣一愣的,这死太监,什么时候人变得这么好,老夫怎么没想到这点啊?不禁疑惑的看向张让,眼里投入一抹感激,原来,这太监也有如此可爱的时候啊?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见袁逢愣住了,张让急忙使了个眼色,示意袁逢。

        看见张让对子抛了个温柔妩媚的媚眼(好吧!无痕承认无痕邪恶了!)袁逢这才反应过来,急忙道:“是极是极,正如张公公所说,老臣这也是为大皇子考虑啊,还请陛下明查!”

        其余的官员那是一头雾水,靠这是什么情况?一向如同死仇的两个人竟然眉来眼去,夫唱妇随,哦不对,一唱一和的,什么时候两人的关系这么好了?

        “是这样吗?”刘宏歪着头,疑惑的看向张让。

        “陛下,老奴所言句句属实啊!奴才虽然和袁大人在政事上有些不和,可是此事关于大皇子的名誉,老奴也不得马虎啊!袁大人你说是不是?”张让把皮球踢给了袁逢,要是以前,袁逢肯定会对张让把问题踢给他会不满,可是今天,袁逢那叫一个愿意,这死太监,也不是那么讨厌嘛!

        “公公所言极是啊!陛下,还请陛下明查啊,老臣一片忠心,怎会害陛下啊!”袁逢逮住机会,那叫一个得意啊,不过该装的还是要装啊!

        “既然如此,你们说说,该怎么封赏逸儿?”刘宏虽然对张让今日的举动有些奇怪,可是现在人多眼杂,也不好多问,强压住心底的疑惑问道。

        “这……袁大人,你怎么看?”张让又故意卖了一个面子给袁逢,心想:老家伙,先让你猖狂一久,真以为洒家怕了你了吗?哼!

        这下可把袁逢难住了,你说封大了,自己肯定不乐意,封小了,刘宏那里也说不过去,该怎么封呢?诶,有了。

        “回陛下,依老臣看,就封皇子逸文侯,秩比五百石,为天下学子之首,陛下你看如何?”袁逢想了想,出了一个主意,食扈肯定不可能的,那就拿俸禄的补偿吧!嘿嘿,有名无实什么的最爱了。

        “老奴觉得可以。”张让也附和着说道。

        “这……众位爱卿觉得如何?”刘宏又对百官问了一句。

        “臣等无议”“依陛下所言”

        百官皆无异议,笑话,就连袁逢最大的对头张让都没有意见,他们能有什么意见,枪打出头鸟,能在朝堂上为官的哪个不是人精?明哲保身的道理哪个不懂?

        “这……好吧!”刘宏也妥协了,然后对张让说道:“既然如此,拟旨吧!昭告天下!”“诺”

        “众位爱卿,可还有什么要事?”百官闻言,皆是摇头示意无事。

        “既然如此,退朝吧!朕乏了,呵~”刘宏打了个呵欠,略带疲惫的说道。

        “陛下有旨,退朝……”

        “恭送陛下!”

        ………………………………

        御书房

        “张让,你这是什么回事?竟然帮着那老匹夫说话!”刘宏强忍着怒气对张让说道,张让见状也是颇为无奈,回道:“陛下,您冤枉奴才了,此事不是奴才的意思。”

        刘宏来了兴趣,问:“哦……说说看”

        张让伏在刘宏的耳边说道:“陛下,是这样的……”

        “哦,原来是这样,朕错怪你了。”“陛下,这是老奴应该做的!”

        刘宏起身看着窗外,对张让说道:“逸儿下一步打算如何?”“这奴才,也不知?”

        “哎!逸儿长大了,也是!雄鹰就应该翱翔天际,不应该困在牢笼里,朕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逸儿接下来就看你的了。”看着跳动在窗外的雪花,刘宏叹了一口气,语气中却是带着一丝期待和一丝落寞,期待的是儿子长大了,该闯出一番事业来了,落寞的是从此以后自己却不能为他撑起一片天了,因为他长大了。

        ps:谢谢一直支持本书的朋友,有的人也许看到现在会觉得有些奇怪,这本书到现在了怎么还不展开,无痕解释一二,凡事也要有个过程的不是吗?你总不至于一穿越过去,成为了一个皇子,然后七八岁带着兵收这个收那个的,打这里打哪里的,再说古人也不是憨包,没有名气,别人为什么会追随你,相信你,即使是想做官来投靠你的,这样的人你敢用吗?总是看着有些书一穿过去收这个的收那个的,几句话就把一个个牛人给收服了,我想说得是古人真的憨吗?愚人者自愚罢了,能在历史上留名的,有几个是简单的人物,所以凡事也要有个过程。

        好了不多说了,还是那句话,新人新书,请大家多多支持,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各种求,谢谢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7/37306/20170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