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三国之绝世无双 > 第二十六章 虽远必诛

第二十六章 虽远必诛


光和二年(公元179年)正月十五,也就是上元节,刘宏普诏天下,共邀天下有学之士,于宫中御花园内设宴,邀各界名流共渡佳节,约有两百多席。

        “殿下,陛下差奴才来通知你一声,今日午时记得来宫中参加上元诗会。”蔡邕府上,一个小黄门恭身对刘逸说道。

        “嗯……某知晓了,回去告诉父皇,某等下便过去。”刘逸起身,擦了擦嘴角的油腻说道,这时候他刚刚吃完早饭。

        “诺,如此奴才告退。”小黄门应了一声,就退了出去。

        “兄长,什么是上元诗会呀?”小黄门走后,蔡琰嘟着小嘴问道,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好奇与疑惑。

        “呵呵,就是上元节父皇在宫中举行的一场诗会罢了,怎么琰儿想去吗?”刘逸摸了摸蔡琰的头说道,只惹得蔡琰一阵不依说道:“哎呀,兄长,都说了叫你不要摸人家的头了,会长不大的。”

        然后蔡琰又问道:“兄长,诗会是不是像父亲举办的那般?”“嗯,怎么了?琰儿想去吗?”蔡琰一听,顿时没了兴趣,急忙摇头道:“不去不去,多没意思,还不如在家跟娘亲学女红好玩呢!”

        刘逸苦笑,真不知道这丫头怎么会变成后世的那般才女,反正在他的接触中,蔡琰就不喜词赋,但在音乐上却天赋亦然,出奇不已,难道是自己的到来改变了蔡琰的发展方向?

        吃完早饭,刘逸散了会步,又打了套拳,练了一会戟法,这套戟法是刘逸根据潜龙升渊诀的心法套路创造而出的,想想刘逸前一世是什么人?古武第一高手,年纪轻轻便创出了虎王锻体诀这一古武之术,拿到无双盘龙戟之后,刘逸便整天琢磨戟法招数,戟者,百兵之霸也,可挑可刺可砍可劈可锁……融百兵之长于己身,是以用戟者要么天下无敌,要么就是不入流,而其中吕布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后来的薛仁贵也是如此,用戟,可做刀砍,可做枪挑,可做鞭扫,也可做……总之非能人者不能用矣。

        刘逸创出的戟法名潜龙升天戟,共有十八式,进攻时可大开大合纵横睥睨,防守时运转如意泼水不进,端是厉害无比。刘逸每天习练,戟法已日渐成熟,端有一派大师之风范,练完戟后已近午时,接过一旁丫鬟递来的手帕,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毕竟连续几个小时,拿着一百二十多公斤的无双盘龙戟连续舞动,也是很费体力的,毕竟这幅身体还小,尽管从小以名贵药材浸泡再加上每日修习潜龙升渊诀的缘故,让这幅身体强悍无比,看上去就跟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一般。可到底才七岁,身子骨还没有张开,是以每天几个小时高强度的锻炼,还是挺累的。

        “丫头,去把史阿给某叫来,某在偏房等他。”擦完汗水以后,刘逸把手帕递给一旁伺候的宫女,然后对着自己的这个妹妹说道,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后世所说的万年公主。

        万年公主其实不姓刘,而是董太后也就是刘逸的奶奶的姐姐的孙女,董太后的姐姐当时嫁给当地一个凌姓的富贾之家,当时刘宏还不是皇帝,只是冀州河间国的一个空有名爵的解渎亭侯,家境窘迫,多亏了董太后的姐姐嫁入凌家后时常照顾,所以刘宏也至于沦落到像刘备那般以织鞋卖履为生,后来桓帝死,刘宏上位后,报答凌家活命之恩,封凌家家主凌术为河间国相,凌家一时风头无两,然而天公不作美,就在前年也就是熹平六年(公元177年)凌家上下来洛阳探望董太后时路遇山贼,被山贼所屠戮一空,有一忠心家将护卫着凌家唯一后代,也就是凌凌,杀出重围,来到洛阳,请求董太后庇佑,董太后闻言,顿时伤心欲绝,将此事告知刘宏后,刘宏大为震怒,下令皇甫嵩带兵歼灭那群山贼,鸡犬不留,为凌家报仇,并收凌家仅存之女凌凌为义女,封号万年,有一次刘逸进宫向董太后请安时看见了这个丫头,遂疑惑的问董太后这是谁?难道宫里还有四五岁的丫鬟吗?董太后向刘逸说清缘由,因此刘逸对这个可爱又可怜的小妹妹产生了一种保护的心态,经常进宫去带着这小丫头玩,两人年纪相差不大,凌凌比刘逸小一岁,因此刘逸呼他为小丫头。

        “哼,皇兄,不准再叫人家丫头了,不然人家就不理你了。”凌凌撇了撇嘴,略带调皮的说道,开始和刘逸接触时,她还是挺害怕的,后来刘逸每次进宫看她时都带着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逗她玩,所以渐渐的两人也就熟悉了,凌凌也不怕这个和蔼的皇兄了,还经常与他嘻笑打闹。

        “行行行,为兄不叫了行不行?”刘逸苦笑到对这些小丫头他实在拿着没办法,毕竟加起来年纪都三十多岁的人了,总不可能跟一个小孩子较真吧!然后又说道:“去吧!帮皇兄把史阿给叫来,你最厉害了对吧?”没办法,对这种小丫头片子,只能哄吧!

        “哼,这才对嘛!”凌凌冷哼了一声,然后胜利般迈着撒丫子跑了出去了,帮刘逸去叫史阿了,王越走后,史阿把酒肆交给了一个培养出来死士管理后,倒也住进了蔡府,以方便刘逸差遣,所以刘逸才敢叫凌凌去叫,不然要是在外面的话,指不定被哪个坏人给抱走了,看到小丫头跑去了,刘逸也回到了偏房,等着史阿的到来。

        没多久,凌凌便带着史阿来到了。

        “史阿见过殿下”史阿行了一礼,便跪坐在地,倒也没客气,因为他们知道刘逸不喜欢太过客气,而他们本来就是武人,也没有文人那么多讲究,所以也就随了刘逸。

        “史阿,某交代的你的事办的如何?”见史阿坐下,刘逸直接问道。

        “回殿下,一切准备就绪,就等午时上元诗会的到来了。”“嗯,你等下亲自去看看,马上就要到午时了,莫要出什么差错。”对于史阿,刘逸倒也是放心的,此人的办事能力很强。

        “诺,殿下,可还有何吩咐?”史阿抱拳行了一礼应到。

        “对了,大汉酒肆的发展如何?”“回殿下,上次家师与某说了殿下之意后,某便派出得力的心腹前往各州郡购买酒楼,以做发展之用,现已经准备完毕,只等今日殿下之计应验后便可。”史阿如实回答道。

        “好好好,既然如此,辛苦你了。”刘逸开怀大笑道,只要今日无差错,待今日过后,大汉酒肆便可风靡天下,为某吸金无数,倒是就算天下乱起,某又何惧之有?

        “为殿下做事,怎敢言辛苦二字?”史阿不卑不亢的回了一句,刘逸见状很是满意,武人就应该有武人的气节,威武不能屈,因为他也是武道中人,而且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既如此,你去吧,去看看莫要出什么差错。”“诺”史阿应了一声,便退下。

        “皇兄,你还有什么事吗?”凌凌见史阿也走了,所以问道,刘逸见状奇怪的说道:“没有啊,怎么了?”这小丫头,又打什么主意?

        “既然没事了,那么人家可不可以去找琰儿玩呀?”凌凌两只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刘逸,生怕刘逸一个不同意雨水就要大滴大滴的落下来,刘逸见状也是好笑,不就是去玩嘛,想去就去呗,至于这样吗?不过刘逸随后又想起,这个时代女子的地位是很低下的,人都言,子从父,父亡从兄,出嫁从夫,举个例子说明一下众位就明白了,一个人,小时候在家只听父亲的,假如父亲死了便听兄长的,假如没有兄长,这才听母亲的,假如一家人有两个儿子,父亲死后,大儿子便成为了一家之主,就算是母亲也要听他的意见,如果没有兄长,然后自己的年龄还小,这才能听母亲的,母亲才能做主,知道了吧!所以这时候凌凌就算在想去玩,也要听刘逸的话,刘逸同意了才准去,凌凌已经七岁了,比刘逸小一岁,所以也比蔡琰懂事多了,该遵守的礼节还是会遵守的。

        想明白了以后,刘逸这才刮了刮小丫头的琼鼻说道:“去吧,你这个小丫头。”凌凌听见这句话,高兴的跳了起来,然后谢过刘逸后,欢快的飞奔了出去。

        小丫头走远后,刘逸背着手也走了出来,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心道:“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八年了,虽然有点名气,也大多不怎么重要,以后,我要这华夏的大地上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我刘逸的声音,我要这世界上,看见东方的美丽,让我大汉旗帜插遍五湖四海,四方来朝,八方来贺,区区蛮夷也敢五胡乱华,后世几国联军,屠戮我山河儿女,杀伤抢掠,无所不用其极。等着吧,等着我刘逸的报复吧!四方匹夫,安敢欺我中华呼?某必带领我汉家热血儿郎,踏破尔等江山,让尔等知道,东方有个叫华夏的无双帝国,某必会让尔等明白,什么叫做犯某华夏天威者、虽远必诛!”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7/37306/20170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