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三国之绝世无双 > 第十三章 父子密谈 上

第十三章 父子密谈 上


皇宫内、御书房!

        “陛下、大皇子来了,正在门外侯着呢?”张让轻声对刘宏说道。

        听到此话,正在假寐中的刘宏睁开了双眼道:“哦、逸儿来了?快叫他进来!”

        不多时,刘逸便来到刘宏近前。

        看着眼前苍老了许多的刘宏,刘逸只觉心中一片苦闷,不管历史上的你如何昏庸奢淫,但是这一世的对得起一个国家,也对得起一个小家,至少你对母后相敬如宾,待我关爱备至,凭这一点,你的性命我保了,父皇,这片天,就让孩儿来撑吧!

        看着刘逸望着自己发呆,刘宏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然后温声说道:“逸儿,你怎么来了?难道有什么事要朕帮忙吗?”

        顿时、刘逸只觉鼻尖一酸,强忍住心头澎湃的汹涌,走到刘宏身后,轻轻帮他揉着肩,道:“父皇,您老了?”

        “什么?张让,汝竟敢欺瞒朕?来人给朕拿铜镜来,朕倒要看看你们这帮奴才是怎么欺骗朕的?”刘宏大怒着说道,怪不得平时张让几人不让自己照镜子,原来是怕自己看到自己变老了的模样!

        听到刘宏的怒吼声,张让急忙跪伏在地。

        “陛下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头磕得砰砰作响!

        一旁的宫女小心翼翼的递过铜镜,刘逸接货过来一看,只见镜中的自己英俊中带着一丝苍桑,鬓角飞上了一抹雪白,看起来格外憔悴。

        “啪”刘宏怒把手中铜镜一下砸在张让身旁,怒道:“狗奴才,你看你做的好事!若不是皇儿来此,朕依旧被尔等蒙在鼓里,说,尔等安得却是什么心?”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还请陛下切勿动怒!莫要气坏了龙体,奴才甘愿受罚,还请陛下饶奴才一命!”张让如捣蒜般磕头道。

        “哼,气坏了龙体?朕的身体朕难道不知吗?”刘宏微微平复了一下心中怒火,然后说道。

        “好了,父皇,您就不要生气了!”刘逸按着刘宏的肩膀,轻声说道,随后又对跪在地上的张让说道:“公公,你也起来吧!”

        “这……”张让迟疑的望向刘宏。刘宏不耐烦的挥手道:“这什么这?逸儿让你起来你就起来吧!记住以后逸儿说得话如朕一般!听见没有?”

        听到刘宏的话,刘逸心里又是一阵感动,这一世的刘宏,没有前世的**,宫中妃嫔加上自己的母后也一共才三人,妃子何灵思还有王美人。其中也有刘逸的缘故在内,刘宏自从刘逸出生起,便对刘逸充满希冀,这是上天赐予刘家的中兴之人,因此刘宏也是对刘逸充满关爱,同样的,母凭子贵,因为刘逸的原因,宋皇后一直也是稳坐后宫,刘宏对她也是关爱无比。就连何灵思和王美人那边都没有去过几次,这也是因为刘宏不想让刘逸经历宫廷纷争。所以这一世的刘宏并没有如前世那般设什么裸游宫还有流香渠,因此刘宏名声上却是比前世好得多!

        “诺,奴才遵命!”张让应了一声,便起身站立到一旁,同时对刘逸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刘逸对比微微一笑。

        对张让,刘逸还是充满好感的,这个人本性不坏,而从小刘逸也是在张让的看护中长大的,一两岁的时候,即使皇上皇后不再身边,刘逸故意试探过张让,故意吵闹不休,想看看张让会不会当着刘宏表面是一套,背后又是一套。毕竟就算张让那时欺辱他也没有任何顾忌的,张让难道会想到一个一两岁的娃娃会告状吗?即使哭,只要撒个小谎,皇帝那边也就瞒过去了。是以刘逸就试了试他,若他真是历史上所说那般,那张让便是自讨死路,因为刘逸不是一般的小孩。

        然而张让并没有让刘逸失望,即使皇帝皇后不再身边,刘逸故意的任何吵闹,虽然让张让忙得手忙脚乱的,但他确是规规矩矩的,对自己百般呵护,所以刘逸才会对张让如此!

        见张让起来了,刘宏便望向刘逸说道:“逸儿,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老师那里吗?怎么今日有空来看朕?”

        “父皇,是这样的,儿臣听说您公然卖官,敢问父皇这是怎么一回事?”刘逸故作不明的说道。

        说起这件事,刘宏脸上便换上了一脸无奈的表情说道:“看来这件事已经传出去了啊?果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千里闻啊!”

        “父皇”刘逸停下手上的动作,走到刘宏右侧跪坐了下来,目光直视刘宏。“父皇,能否跟我说上一说?”

        “哎……也罢,逸儿既然你想听,那朕便跟你说道一番吧!”刘宏顿了顿有道:“本来朕不想让你过早操心这些,虽你天资非凡,可到底你在朕眼里也不过是一个七岁孩童罢了,正是该承膝欢笑时,可是你的聪颖和懂事却让朕时常忘了你的年龄,朕有时候甚至在想,你的年纪却是比朕还要更大上一些,呵呵你说,朕这个想法是不是可笑了一些?”

        对此,刘逸只能苦笑一声,心中暗道:可不是嘛前世活了二十八年再加上这一世的七年,我都是三十五六岁的人了,而刘宏此时也不过二十二岁,大了何止一点,整整大了十三岁啊!看来刘宏的感觉还是挺准的,只是刘逸只能憋在心里。

        “朕本想通过一番作为,大展一番手脚,重拾我大汉河山,在把完整的江山交道你手中,我知你天命不凡,所以某期待将江山交道你手中以后你能统我天师,征下四方蛮夷,让我大汉旗帜插遍四海,可是天不从人愿啊!”说到最后刘宏还仰天叹了一口气。

        “父皇……”“逸儿你先听朕说完,朕知道也许现在四海中正广传朕昏庸无能,可是谁知道朕心中疾苦啊?自桓帝将皇位传到朕的手中,权利便一直被世家门阀掌握着,朕手中实在没有一丁点的实权,因此朕不甘心,既然世家大族不让朕好过,朕也不会让他们好过,某手中虽无实权,但名利依旧握在朕的手中,朕会一步步架空他们,逼他们交出手中官职,朕再以高价卖出去,暗中培植一两个心腹,终究会将权利一步步拿回来,朕还未老,朕哪里昏庸?天下人无知罢了!逸儿,你觉得朕此法如何?”说道这里,刘宏不禁神色飞扬,仿佛对自己的计划感到自豪一般,只是他并不知道,他这个自认为天衣无缝的计划,却是彻底将大汉推入末途。

        刘宏说完便期待的看向刘逸,意思不言而喻,是想听听刘逸的意见。

        谁知刘逸并没有期待中的神色,反而却是脸色一沉,低声说道:“父皇,你却是糊涂啊!”“哦……怎么了?难道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父皇,你的想法是好,但却是不合实际啊!您想就算你架空了他们的官职,再以高价卖出去,补充国库所需,但是您想想,您扶持的那些人就一定会按照您的计划走吗?万一出了什么变故!或者对方倒入世家门阀那边,您又当如何?难道又再架空,然后又卖出去吗?这样反复,父皇您的威严何在?”说到此刘逸又想起了一个人,何进,这个愚蠢的屠夫,然后又说道:“而且父皇您在想想,你以高价卖官于他人,买官之人上位后却又想把买官的钱赚回来,到处搜刮百姓的民脂民膏,使百姓苦不堪言,百姓一苦,活无可活,难保不会有陈胜吴广之流,到时我大汉江山便危矣!”

        听到刘逸这么一说,刘宏想了想,觉得刘逸说得也是,脸色立马变了一变,气色问道:“逸儿,朕也没想到会变得如此,多亏你点醒了朕,逸儿,既然如此,这官朕不卖了。”

        谁知刘逸却摇摇头,刘宏见状问道:“逸儿,这是何意?”

        “父皇,某之意不是不卖,而是要大卖?”刘逸故作神秘的说道。

        ;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7/37306/20170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