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风雪虚无剑 > 第十八章 抬脚便是江湖

第十八章 抬脚便是江湖


见得眼前晋洗象满是颓废,李老亦唏嘘感喟,曾经豪气干云却在江湖摸爬滚打后被磨炼得没了血性,却不能独怪晋洗象因此番事情颓废,江湖好似熔炉唯有真正拿得起放得下之人方能从容,一个书生转而成为武者,现实与梦想之间巨大差距完全可以击垮一颗曾经热血澎湃的心,真正能迎难而上达至巅峰又有几人?即便如自己也曾经颓废失落过,封剑游历江湖那段岁月是放松也是放任。

        “李老,你也下山吧,带着弟子游历一番待得他们有成再回来也不迟,此间我一人在,为几位老伙计留个念想。”晋洗象似乎一瞬间老去许多,话里话外满满日暮西山意味。

        “晋老头,如此行事太过浅薄,宗门非你一人所属,想当初是谁死乞白赖要老夫过来这里?”司徒长老本就一副道骨仙风模样,即便生气如斯也难掩超然气息。

        “就是,晋宗主,大家都是把宗门当做真正的家,没道理你说散便散了!”青竹有气无力地说道,韩长老等人也是纷纷应和。

        “诸位老伙计,你们可知那徐明子背后势力由来?那非是我等可抗衡的存在,实不相瞒原本我打算出关后便将那份残图交予他,以免后患,怎奈人算不如天算,那畜生终究还是忍不住了。若是我等留在此地,只怕连最后念想也没有了啊,留得青山不怕没柴,就这么定了。我晋洗象向诸位保证,灵虚宗这个名号不会没落!”晋洗象说着,从废墟中找出牌匾,拂去灰尘仔细端详了一会,眼中依稀有些不舍与无奈,

        众人见晋洗象此意已决且已言明后果,若是再作那般儿女情长姿态也是不妥且并非众人本色,只要留得一丝念想就还有重来机会,行走江湖与出世入世一般,懂得取舍学会拿起放下才能豁达,如那些大能者,立于强者之巅却不做强者姿态才是圆满,而庙堂之上江湖之中那些个费尽万般心机为后辈谋得万世家业希冀福禄永昌,却总是反被聪明误而落得身后骂名无数,相对比此刻晋洗象虽是有避世嫌疑却是极为明智。

        世事无常,勉强与不勉强是两个截然不同结果,也是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罢!

        众人略做休整,一起动身前往后山,途中晋洗象问起司徒他们所遇情况,司徒长老简短说明遭遇,好在前去袭击他们的黑衣人中没有太过于强大者,虽没有全部被击杀跑了几个就连王献瑞也被掳走,众人倒是没有太大损伤,也幸好韩长老等人支援,否则以司徒长老一人之力后果难料!

        来到后山,穆风方才知晓灵虚宗后山竟然有一处隐秘所在,山洞入口极其隐蔽,若非有人带路,即便站于洞口也是难以发现,想必在宗门建立初宗主便是未雨绸缪,即便一个小小宗门,也是如同治理家国,和平年代积蓄备战动乱时期要留得薪火血脉传承,

        进入山洞盛坤带着之前躲避在此的一众弟子纷纷迎上来,听得宗主意欲将宗门散去,众弟子皆是留念不舍,灵虚宗弟子多为贫寒人家,多年来生活于此与众师兄师弟相处极为融洽,感情亦是相当深厚,虽然宗门只是二流小派比不得大宗派那般家大业大,却有着令众弟子割舍不下的亲情氛围。

        晋洗象吩咐安顿好众人后,与几位长老走进一间石窟商议事情去了,司徒长老因需要为受伤弟子疗伤没有跟随,穆风找个僻静之处盘膝打坐脑海里却是不断回忆李老剑意,剑者,以剑术达至巅峰称为剑侠,以剑道导致巅峰称为剑仙,若是二者同修终至大成方为剑圣,剑圣者,百万剑共主那才是一个爽利与神通。

        而李老剑意显然是以剑道入道,没有华丽绝伦剑术却是极其飘逸出尘,一旦剑心圆满臻至剑仙指日可待只是不知李老剑心可曾圆满。

        穆风正揣摩李老剑意之时,清羽缓步而来见穆风一副若有所思模样便问:“师弟所想何事?难不成也为宗门解散而不痛快?”

        穆风轻笑,“不痛快自然是有,方有个安身之所却又得颠沛流离任谁多少都有些唏嘘,纵是我刚入宗门时日不长也难免有几分不舍,或许这便是际遇吧!”

        清羽神情稍顿,眼前这个男孩心性倒是沉稳难怪青竹与自己师傅会另眼相看,可惜宗门遇上劫难否则待些时日必然一飞冲天。

        “师姐,李老可达到那陆地神仙境界?”穆风突如其来问了一句,

        清羽不曾料想穆风会如此问,还以为在宗门解散临别之时穆风会说些后会有期保重之类,她一个女孩子虽然对穆风略有好感,却也不能主动流露那是她清冷性格所不能的,略带失望的看了穆风一眼,“师傅剑心曾经受损否则早已成为剑道陆地神仙,”

        穆风恩了一句没有后言。

        葬雄谷中,幽灵附身后所施无量剑诀是剑术,虽也有几分剑意终是难望李老项背,而李老一手飞剑剑意磅礴完全大家风范若是辅以绝伦剑术登上剑道巅峰想必不难。

        清羽见得穆风似乎没有说话兴致,当下心里有些懊恼,清羽啊清羽,你这不是自找么?有好感也只是有好感,怎奈对方不曾有念想,这正是应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当即起身,走出几步后清羽回首莞尔一笑道,“穆风,以后你喊我姐或是名字就好,师姐称呼有些生分。”说罢径自走开了。

        穆风听得此言不曾多想,随口应道,“好,清羽姐。”

        清羽听到身后传来的回答,心底暗骂呆子便不再多想。

        魂海中,幽灵还在沉睡应该是上次附身后消耗不少。

        调息一会,穆风觉得有些疲惫便沉沉睡去,他所不知的是在他睡了以后,晋洗象李老青竹三人一同站在他面前,三人互相望了望青竹开口说道,“宗主,你真打算这么做?”

        晋洗象颌首,“这孩子既然身怀龙兽脉,日后必然非凡物,此番我晋入脉尊境虽是机缘巧合,然而与金甲符士一番争斗中强行引动天象,已是自损修为之举日后再难晋入大境界,与其让半生感悟随我入黄土不如为后辈指点迷津。”

        “唉,”青竹与李老叹息不已。

        晋洗象伸出左手点在穆风额头处,一道乳白色光穿过手指没入穆风额头消失不见,晋洗象晋宗主做完这一切并没有立刻拿开手指而是释放一缕脉气查探穆风,脉气随着穆风经脉游走,晋洗象发觉眼前这个男孩经脉极其坚韧,而且经脉隐隐透着淡淡金色,若不留意很难察觉,蓦然晋洗象低呼一声,“怪哉,竟然还有秘脉且被封印!”

        听得晋洗象如此说,李老也不禁惊诧查探一番后说道,“这小子将来绝非池中之物,身怀龙兽脉且还有被封印的秘脉,如此看来在他身上定然还隐藏着其他秘密,而且浑身脉气极其浑厚,只是你感觉到没有那脉气有压制我们脉气的迹象,若是心底善良之辈将为武林之福啊!”

        晋洗象盘膝坐在穆风对面,经过短暂调息脸色不再苍白,气息却难如之前那般悠长,毕竟一生对于武道感悟尽数传给了穆风,虽说修为不曾消减却也是有所损伤,听得李老如此说晋洗象目光中多了希冀,“看来灵虚宗终有辉煌之日啊,李老,穆风有你指点应是幸事,”

        天明,众人在难舍中挥别彼此,司徒长老韩长老等人带着绝大部分弟子赶往东海之滨一个小镖局,当然也有部分弟子没有跟随而是选择回乡,对此,晋洗象没有强求而是从本不宽裕的银两中分发些盘缠给他们,又拿了些脉术心法或者刀术剑诀相送,那些弟子泪水横飞,既是感谢宗门这些年培养更是被眼前宗主的豁达而震撼与感动。

        青竹没有跟随众人离去执意留下陪宗主,这也难怪,青竹当初与穆安逃至此处后便一直落脚于此,感情自然深厚,虽说穆风乃是他结拜兄弟临终所托,但是有李老如此绝尘之人,他倒是没有任何不善之念,反而为穆风暗自庆幸。对此晋宗主也不好再撵赶只好任由青竹留下。

        其实暗地里司徒与李老商量过,两位老者均是无投靠那个镖局意思,而是找个偏僻之所安顿待得此厢事毕再返回,当然此时晋洗象并不知情。

        众人走后,以往一派祥和安宁景象荡然无存,偌大一个宗门此刻显得异常冷清与落寞,了无生机。

        穆风清羽跟随在李老身后挥别宗主与青竹后离开灵虚宗,当三人走过山脚那座牌坊,穆风心头黯然,只见那巍峨牌坊只剩得座基尚在,已然一片废墟,

        一副残图,一个宗门灭,数条甚至数十条生命就此不再,这就是江湖,这便是江湖!

        一个家国,一份野心,也可以致使数千人数万人瞬间流离失所,这便是庙堂之上的江湖!

        有人便有江湖,杀人越货尔虞我诈为众生江湖,一将功成万骨枯为庙堂江湖!

        有女人也一定有江湖,冲冠一怒为红颜不爱江山爱美人是那些痴情种子的江湖!

        抬脚便入江湖,缩脚也为江湖,没有愿不愿意,只有敢与不敢!

        江湖大小人心长短,我以无量量有量,我以断影断沧桑,从此我就是江湖,江湖就是我!

        穆风遥望远天外,一抹朝霞正红!

        ;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5/35489/19379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