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风雪虚无剑 > 第十七章 烟云散去

第十七章 烟云散去


金甲符士能被撼动后退几步,其实还是晋洗象晋宗主的磅礴一击,李老劈出的一剑也只是在金甲符士的身上带起一道痕迹,丝毫不曾割裂金甲,更别提将剑气侵入金甲符士体内了。

        再看金甲符士,歪了歪头似乎纳闷自己为何会被轰退为何眼前这两个老头具有如此雄浑攻势,要知道一般情况下自己很少会在一击之下后退数步直至接近阵法边缘,而且自己主要得依靠阵法威力方能拥有不输于普通脉帝境的境界,而一旦离开阵法一身修为也只能算得上普通脉帝境,那个时候若是面对一位脉帝境圆满直至大成者,只有束手待毙的份了。

        二老也是一阵气结,在面对同样的对手时都不曾如此郁闷过,这金甲符士太过诡异,两人联手虽不敢说可以直面脉帝境却也至少能与脉尊境过招而不至于落败,如此看来这金甲符士绝对拥有脉帝境境界。

        “李老头,记得明年这个时候带壶好酒!”话语中蕴着些许悲壮,让人听着极为感喟,“那么多年一直是你打头阵,今天就让我拔这颗虎牙,记得多指点下穆风那孩子。”

        说话间,晋洗象晋宗主半空中拧动身形直奔那刚刚走回阵法中央的金甲符士,双臂脉气鼓荡搂头便是一拳,那金甲符士抬手格挡,右拳如同铁锤般砸向晋洗象胸膛,虽然金甲符士身披厚重甲胄,举手投足倒也灵活不是十分滞重。

        晋宗主毕竟是晋宗主,停留在脉圣境巅峰这么多年并非没有裨益,至少对境界的理解与参悟绝非一般脉圣境可比拟。

        见得那拳轰来,晋洗象没有闪躲,而是左手食指轻轻弹在金甲符士拳尖,肉眼可见一圈圈如涟漪般脉气波动层层漾开,使得金甲符士右拳宛如陷进了沼泽再也难进半分。

        金甲符士左拳猛然收回变掌,直直叠加在右拳之上,瞬间金甲符士右拳气势暴涨,撕裂雄浑脉气轰在晋洗象胸膛,却见晋洗象身形随着拳势有如鸿毛般向后方飘去,姿态极为轻盈暗合以柔克刚之理。

        化去大半拳势后,晋洗象稳住身形,瞬间身体周围浮现出十道实质化雪花状能量环,两蓝两紫两红四橙绝佳配置,一时间晋洗象周围流光溢彩煞是悦目,而那磅礴脉气也是在上空形成了旋涡状气旋,那气旋内所蕴藏气势极其恐怖,仿佛世界末日般昏天暗地,夹杂着风雷之力悬在众人头上。

        与此同时,地上的十来个黑衣人也是纷纷开启脉门,浑身缭绕的脉气合成一道扶摇直上融入金甲符士体内,再看此时的金甲符士气势陡然增加了数倍之多,身体周边充斥着浓郁的脉气,就连那空间都好似微微扭曲变的模糊。

        “烈火豹”,晋洗象低喝一声,一只弥漫着浓烈火属性气息的猎豹出现在晋洗象身后虚空处,那猎豹甫一出现,便裹挟着狂暴之气扑向金甲符士,一时间一人一豹一金甲符士战作一团。

        李老此刻没有选择攻击金甲符士而是攻击祭起利刃释放脉气组成阵法的那些黑衣人,他隐隐看出金甲符士需要阵法的协助,若是想打败金甲符士,必须先将阵法破除,使得金甲符士再也没有外力可以借助,再寻机出手或许能有一线希望。

        就在晋宗主李老与青竹三人正全力以赴对付黑衣人时,司徒长老韩长老以及穆风清羽等人也是匆匆赶来,从他们面色以及身上衣衫可以看出他们也受到了袭击。

        除去穆风清羽几位弟子外,司徒长老等人纷纷加入战团,有了其他三维长老加入,战斗显得轻松了许多,至少李老这边所面对的十来位黑衣人已经捉襟见肘,先前完美配合瞬间被打破出现破绽,随着黑衣人破绽越来越多,金甲符士所依赖的阵法也渐是不稳,鬼应见此情形心底是极度骇然,原以为对付一个小小灵虚宗只是手到擒来之事,哪料想损兵折将不说,甚至在动用金甲符士后依然力有不逮。

        其实若非鬼应及时动用金甲符士,此时局面只会更糟而不至于能支撑到现在,毕竟晋宗主是一个极大变数,尤其是任谁也不曾想到他竟然晋入脉尊境。

        穆风自跟随众人来到大殿后,便一直凝神注视着李老青竹等人的出手,他现在要做的便是领略这些在武者道路浸淫数十年之久的武者每一招所蕴含的奥义,尤其李老一抬手气象万千一剑出风起云涌,那每一剑都蕴含着浓郁剑意,

        观战对于此时穆风来说裨益无穷,寻常哪里来的如此近距离去感悟体味!当李老剑飞半空,穆风更是大为惊叹这境界堪称神通,撇去漫天剑意不谈单是那飞剑,便已是来去自如浑然天成大境界。

        飞剑一出有如残影,每一来回便是一朵极为绚烂血花,当真是对得起飞剑二字!而那些剑气滚滚碾压倾覆,原本十来人的阵法此时依然是支离破碎濒于崩溃,纵是还有一两位黑衣人苦苦支撑也是难掩败亡迹象,只待李老最后一根稻草丢下,便是烟消云散清明重现。

        穆风此番收获众多,尤其李老那一手飞剑极是让穆风心生向往,若可以学会飞剑,且不论能杀敌多少,至少那剑飞半空便为极其赏心悦目场景。

        在阵法消亡殆尽之时,晋洗象气势猛然高涨,刹那间便是气吞山河之象,道道脉气悉数轰在金甲符士身上,那金甲符士生前就为死物,只残留着一身修为而已,任你攻势凌厉也是不知疼痛为何物直晓一味拼杀不死不休,

        饶是此刻晋洗象攻势凶猛,却也难奈何金甲符士,随着李老与司徒长老加入,方才不至于过分狼狈,李老一柄剑的确神通,依旧飞剑,不过与刚才相比却是气势恢弘,此番剑飞半空却是蕴含了剑罡,剑气也不再是匹练般凝实而是丝丝缕缕宛若柄柄细若发丝黛眉剑,顺着金甲符士身上甲胄缝隙处侵入。

        眼见得金甲符士浑身血光泛滥,鬼应再也难以平静,若是这金甲符士今日灭亡此地,那他回至盟内即使戴罪立功也难逃一死,此具金甲乃是盟内隐秘极少有人知晓盟主掌握炼化甲胄符士秘法,毕竟此法太过诡异且惨无人道一直为江湖不齿,更何况盟主志在天下岂能容鬼应在大事未成之时坏了谋划!

        而一具金甲符士炼成不只炼化过程极为繁琐,单是寻找脉尊境修为的将死之人作为载体就是一件极其困难之事,故而盟内一直招募那些在江湖上名声恶劣之死士,倾尽大量财力助那些死士提升修为,以待日后之用,即便如此,盟内至今也不过三具金甲,鬼应此番能够带出一具,还是他所主持的堂口在盟内举足轻重否则断然是没有资格分得一具金甲符士!

        鬼应心急,作为盟内专门负责刺杀与盗取各宗门武学秘籍的鬼影堂堂主,若是没有几分神通自然难以服众,当下掐出法诀身形骤变,鬼应血肉之躯化成宛若烟雾般虚幻物质,瞬间钻入金甲符士体内。

        面对此异象,众人根本无暇顾忌什么江湖上所谓道义,各种脉气狂轰瞬间将金甲符士吞没,此时的金甲符士在鬼应幻化融合后气势有如浪潮般疯涌而出,将众人轰出的脉气抵挡在外,“灵虚宗,今日算你们走运,”鬼应融合后的金甲符士声音异常怪异,一击得手逼退众人后,金甲符士冲出脉气攻势,伸手将瘫软在地的徐明子抓起,厉啸一声率残余远遁而走!

        晋洗象拦下韩长老等人的作势追赶,其实即便逼退鬼应和金甲符士,众人也是虚弱不堪尤其青竹被鬼应寒芒击中,除了李老情况稍好其他人或多或少也都带着伤势。

        司徒长老拿出丹药递给众人,将青竹扶于旁边坐下为其疗伤,穆风等人也是赶紧过来帮忙。

        再看此时灵虚宗大殿已是残垣断壁,山下山上到处火光,“劫难啊,”晋洗象嗫嚅,神情黯然望向众人,“今日灵虚宗遭此劫难,有劳诸位长老,你等明日各自下山寻求庇护罢,老夫在江湖还有几分香火情与颜面,凭着那几许薄面,想必那些宗派不会为难诸位,灵虚宗既已被盯上断然不会清净了。”

        “老晋啊,你我都是一把老骨头了,老夫留下来陪你。”李老心底唏嘘不已,想当年自己单枪匹马走江湖以脉尊境境界凭一手飞剑闯出赫赫声名,江南塞北大漠长河都曾留下飘逸绝尘身影,饶是剑道已成却终在一次挑战中损了剑心,一身修为不进反退跌落脉圣境再无精进,自那次挑战失利后,李老封剑游历江湖在春水湖畔偶遇身背行囊进城赶考的晋洗象,晋洗象见得李老超然脱俗器宇不凡尊为仙人,放弃赶考一路随行即便李老爱理不理也毫不在意,彷如有李老在身边便是他一生追求般,相伴期间晋洗象常是口出不凡说什么要投笔从戎策马江湖,学那陆地神仙仗剑走天涯斩尽不平事,又言读书不在多能读世就行纵然可以笔为刀却终难如剑侠快意恩仇般来得洒脱,若我成为剑侠便开山立派尊你为掌门然后一起纵横江湖。

        李老哂笑问如何方为剑侠,晋洗象却是难说出个所以然,情急之下说如我这般心怀苍生情系江湖就为剑侠,李老无奈摇头,剑侠,侠字当先却难逃一个剑字有剑方能为侠,你连剑也没有如何成侠?晋洗象默默无语,没几日又缠着李老我不要剑就不能成侠?李老怒你如今只是一书生想成侠你先成为武者再说。

        于是,一路行来二人却是成亦师亦友的关系,而晋洗象也在李老指点下习得脉术,只是李老不曾传授剑法只因李老不想以自己未至巅峰剑道而误了一个大好青年,就这样二人从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一路相伴走到如今两鬓霜白。

        ;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5/35489/19379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