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风雪虚无剑 > 第八章 附身

第八章 附身


“一条大虫子,没什么大不了。”方宇大嘴一咧,转身就往回走。只是那巨蛇翻滚之中还忘不了方宇,蛇尾猛然向方宇招呼过去。

        “小心。”穆风一声大喝,举起一块磨盘大小的石头扔了过去,“咔嚓”一下就砸在了巨蛇的身上,“方师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万事小心。”

        “这里看来不平静,大家都留意点。”清羽也是点点头,毕竟这葬雄谷人迹罕至,各种飞禽猛兽应该是少不了的。

        “大家集中一下,有点不妙。”穆风猛然出言提醒。

        “穆师弟,这是什么声音?”蓝月此时脸色有些苍白,仿佛虚脱了一般,反而是清羽倒是镇定。

        “地下有东西,大家快点站到石头上。”穆风陡然施展断影诀,右手一伸,将蓝月带起,纵身跃上巨石,清羽和方宇也是紧随着飞到了巨石上。

        站在高处,众人低头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只见随着那巨蛇鲜血蔓延流过,原本杂乱横陈的骨骸,竟然吸收了蛇血,慢慢活动了起来。

        “我靠,这什么鬼?”纵是一副凶神恶煞长相的方宇,此刻也是对自己的相貌少了几分自信。

        不一会,十几具骨骸缓缓地站了起来,齐刷刷地走向那具巨蛇的尸体,转瞬间,那巨蛇尸体就好像是被戳破的气球,快速干瘪了下去。骷髅的脑袋四下转动,发出让人牙酸的声音,空洞的眼眶里,幽幽的死光闪烁,甚是骇人,像是发现了众人的存在,那十几具骷髅竟不约而同的直奔众人站立的巨石冲来!

        “别废话了,杀。”穆风大吼,说话间,脉气疯狂运转起来,深蓝色冰龙在头顶浮现,“寒龙冰。”冰龙张开嘴巴,一道蕴含着极度低温的寒流倾泻而下。

        “玄尺裂。”方宇也是瞬间脉气运转,一片如海浪般的尺影层层叠叠冲向骷髅。

        “洛水剑,分。”清羽脉气一开,两蓝两紫两红六道能量环刹那间浮现,这是穆风第一次看见清羽的脉气能量环,果然是李老的弟子,这能量环配置绝佳啊。

        “残月扇。”蓝月也是第一时间开启脉门,释放脉气能量。

        众人纷纷催动脉气,各种脉气能量落在那些骷髅身上,穆风的寒龙冰封住了三四具骷髅,方宇的玄铁尺攻击力确实强悍,只要碰上,那骷髅基本上就碎成齑粉飘散开去,清羽的洛水剑更为不俗,那剑影重重,仿佛是几十柄剑飞在空中,让人眼花缭乱,每一剑落下,就削去骷髅的一截骨头。

        不一会的功夫,十几具骷髅只剩下被穆风的寒龙冰封住的还站立着,其他的都被消灭了。

        “洛水剑,凝。”清羽一声娇喝,左手掐诀,右手里的长剑微微一指,原本上下纷飞的几十道剑影合成了一柄红色的巨剑,清羽右手一挥,只见那柄巨剑以一种极其优美地姿态划过那几具被冰封的骷髅,一闪而没。咔嚓,冰碎,骷髅也分成了两瓣摔落地上。

        众人互相望了望,脸上都有些苍白。这葬雄谷不仅是不太平,而且不是一般的不太平啊。

        沉默中,众人纷纷坐下调息,毕竟这番打斗,也是消耗不小啊,虽说都有着不俗的功底,可这真正威胁到性命的关头,谁敢不全力而为?

        半个时辰过后,众人也都调息差不多了,清羽看了一下其余三人,拿出地图,“我们现在是在外围,里面应该更为危险,方师兄,把火折点上。”

        收拾了一番,众人继续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山谷内部走去,“等等,我脚下有东西。”蓝雨忽然惊叫,众人本来就紧绷的神经被她这么一句话,顿时提高到了极度危险的级别。

        “别动.”穆风蹲下身子,借着方宇手中的火折,就见蓝月的脚正踩着一个什么东西,“慢些,挪开。”

        蓝月慢慢挪开脚,“没什么,只是一具骷髅,你踩着它手了。”穆风也是长出一口气,这个鬼地方,阴森恐怖,别说是清羽蓝月两个女孩子,就连自己,也是背后发凉,浑身的不自在。

        “咦,这是什么?”穆风刚要站起来,忽然那骨骸中有一丝光亮一闪而过,穆风稳了稳心神,心里念叨;前辈勿怪,得罪了。伸手将那具骷髅扶起,半靠在旁边的石头上,这才发现,骷髅原来的位置上有一柄黑漆漆的宽剑,剑身不知包裹着什么,如同锈迹,却又不太像,穆风用手指刮了刮,根本就刮不动,甚至连一点点的痕迹都没留下,剑柄处倒是没什么东西覆盖,穆风拿起宽剑,端详了一下,刚才闪光的应该是剑柄尾部圆环发出的。

        宽剑入手很沉,外观上看,比一般的剑要宽上许多,比起大刀,又是少许窄了一些。随手挥舞了几下,到也是算作称手,穆风心念一转,刚好也没兵器,就先拿着将就一下,日后有时间,把外面这层东西弄掉,也勉强能算做防身之用。

        “穆师弟,你没带兵刃,这个就拿了当做防身也好。”清羽也是出言提醒。

        “恩,虽然难看,遇见骷髅倒是不怕的。”穆风握了握宽剑。

        “走吧,进来这么长时间,不能再耽搁。”清羽说着,身形一晃,站在虚空之中,“这边。”

        众人纷纷跟上,继续往中央地带进发。一路上,到处都是残骸,乱石七零八落,崖壁上也是随处可见各种打斗留下的痕迹,如同沟壑,纵横交错,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当初的那场大战是何等惨烈。

        大概过了两个时辰,四人来到了一块圆形的空地,站在空地上,众人打量着四周,“奇怪,这里怎么好像是被清理过?”清羽一皱眉头。穆风也是纳闷,这片空地出现的过于突兀,地势平坦,那乱石就好像是被人堆砌的一样,刚好形成一个圆,圆外是乱石横生,而在这圆内,却是异常整洁。

        事出反常必有妖,当下穆风便提高了警惕。

        “方师兄,你喘气那么重做什么?”蓝月嘀咕了一句。

        “师妹,我没啊。”方宇一副被冤枉的神情,赶紧辩解。

        “大家屏住气息,别说话。”清羽忽然觉得不对劲,望了望穆风,穆风一点头,显然穆风也是察觉了什么。

        一片寂静,静得只能听见一行四人的心跳。不对,刚才的确有粗重的喘息声响起,这怎么突然没了?是错觉还是太过于紧张?

        穆风转头看了看方宇,又朝清羽使了个眼神。清羽臻首轻点,玉手紧握着长剑。穆风缓缓抬步,到了方宇身后,侧耳仔细听着,嘿嘿,果然,手中宽剑猛地架在方宇脖子上,“师兄,说,你到底是谁?”穆风冷声道。

        “穆师弟,你这是做什么?”方宇一头雾水,自己憋着气息呢,正是憋着难受的时候,怎么这穆风忽然就把剑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此时,清羽也是握着剑站在了方宇的右侧,长剑指向方宇,“师弟,说吧,你带了谁一起进来了?”清羽一脸的清霜,眉目含怒。

        “清羽师妹,此话怎讲?”方宇此刻也是恼怒,自己一直都在队伍里,不曾离开半步,除了眼前这三个人也没有和别人接触过,这是个什么情况?

        “蓝月师姐没听错,刚才确实有另一个人在,而且就在你这边。”穆风冷冷的说,“师兄,那我也就把事情说清楚了,之前你的气息很平稳,而到了这空地后,被蓝月点破后,气息突然就变了,变得和之前完全不同。”

        “桀桀,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一个阴冷的声音从方宇的嘴里突兀响起,此时的方宇,浑身散发着阴森的死气,眼睛里也是闪着异样的红光,彷如鬼魅。

        “好久没有见到这么新鲜的血肉了,桀桀,不错,很合本尊胃口。”方宇的表情极其狰狞。

        “你是谁?”穆风冷冷的望着方宇.

        “我是谁?是啊,我是谁?我只记得从那一场大战过后,我就一直在这,暗无天日,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方宇仿佛陷入了回忆与沉思。

        穆风和清羽对望了一眼,彼此的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和惊诧。难道这个人竟是上古时期那场大战的幸存者?

        “前辈,我们来这里只是为了找人,别无它意。冒犯之处,见谅”穆风随即朗声道。

        “桀桀,前辈?多少年了,没人喊我前辈,你这小家伙倒是礼貌,也罢,今天就不吃你。”方宇一阵怪笑。

        “前辈,你说的那大战是不是数万年前的上古时期,邪派大能和上古四大族之间的战争?”清羽充满忌惮,这得是活了多少年的妖怪啊。

        “数万年?都已经数万年了。”方宇的表情一阵落寞。“邪派大能?可怜我的那些老友啊,陨落了也不得安宁,就连魂魄也都被人摧毁。天不负我,让我逃过魂魄被摧毁的厄难,待我将这具肉身提升到大成,我便要四大族血流成河,为我那些老友陪葬!”似乎是忆起了那惨烈的往事,方宇眼中红光渐浓,散发着骇人的气息。

        “前辈,听说当年邪派也是犯了众怒,所以四大族为天下苍生着想才联合起来。”穆风略一思索,脱口而出,不是不怕眼前这个是方宇又不是方宇的怪物,只是有些事情弄不明白,这心里堵得慌。

        “桀桀,犯了众怒?这就是四大族留在世上的说法?好个四大族,道貌岸然的外表下,竟然是如此狠毒,人都已经死了,还要留这样一个骂名给我们。”痛苦的语气里带着愤慨,方宇双手的拳头发出嘎嘣嘎嘣的脆响。

        穆风当下心中翻滚,这究竟是怎么个情况?难道所谓的邪派是被人强加的恶名?可若是如此,为何四大族还要赶尽杀绝,而且留下这样的说法呢?

        可是,在哪场大战中,四大族也基本上算是精锐尽失,虽说消灭了邪派,然而这样的结局真的那么重要?

        只是何为邪何为正?邪,若是兼济了天下苍生而敢于直面强权,真的算是邪吗?正,如果只是权顾着自己的利益而陷百姓于水火,又算得上是真正的正吗?

        ;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5/35489/19379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