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我真没想篡帝啊 > 第四章 倾诉

第四章 倾诉


  床榻上躺着的东郭栀,她表情阴晴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

  宁烨拨开纱帘进入殿中,恭敬道:“皇妃娘娘,卑职给您拿来了冰镇雪梨糕了。”

  东郭栀听到男人的声音,转身从金匾床榻上坐起身来,一头秀发披散开来,那如玉雕刻般的脸蛋在烛光照耀下显得微红。

  她身上穿着一件薄的透明的轻纱,轻纱下白色的肚兜若隐若现,煞是诱人。

  宁烨看着眼前的景象,不敢乱看,直接垂下了头。

  “怎么是你?”

  声音清脆悦耳更带着丝丝魅惑,勾人心魄。

  宁烨神色微怔,听她语气,难道她记得自己这个小人物。

  东郭栀确实记得他,从他到彝澜殿的第一天,东郭栀就记住他了,因为他那张脸,而宁烨穿越来都还不知道自己的长相,所以他并不知道自己长着张让人见一眼,就能记住的脸庞。

  “放桌上吧。”东郭栀慵懒道。

  宁烨将雪梨糕放到桌面,低声说道:“卑职知道娘娘心情不好,我这里有一计献上,希望能让娘娘高兴。”

  东郭栀脸色一凝,眼神突然变得严厉,跟方才勾人的模样完全不同。

  她定神打量不敢抬头的宁烨,好似要将他看透一般:“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这时,春茹才压下内心的恐惧,赶忙来到内殿。

  “娘娘,奴婢…”

  话还没说完,就被东郭栀秀手一挥给打断了,东郭栀对着一旁的春茹开口说道:“这里没你什么事,你先出去,守在外面。”

  春茹看了眼面无表情的宁烨,一脸惊慌的走出去。

  内殿火烛摇曳,影子轻晃。

  “小奴才是不是打听到了什么,呵呵,不过嘛,你凭什么能让本宫高兴?”

  东郭栀突然换了个姿势,侧躺在床榻上,秀手撑住香腮魅惑无比的说道。

  她这么一躺下,整个身躯的曲线都勾勒出来,宁烨视线却没有寻之望去,反而抬头直至看着东郭栀的眼睛,他要让东郭栀知道自己有能力令她高兴。

  “娘娘听卑职一言…”

  ……

  提着灯笼,宁烨走在回住处的路上,想起刚刚惊险的一幕,他就不仅一阵后怕。

  还好自己的计划想的比较周全,让东郭皇妃满意,不然自己恐怕不能安全的走在此处了。

  走着走着,眼前一条小路出现在眼前。

  小路四周都是茂密的草木,因为旁边没有灯笼,月光下的这条小路显得很阴森。

  切勿怪力乱神,何况没有怪力就更不存在乱神…

  “不过穿越这种科学都解释不了的事都发生了…有些事还真是另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宁烨提着手中的灯笼踏上小石板路,心中警惕万分。

  因为这条路是捷径,从这小路穿过去,几分钟就能到自己居住的“兵三所”,跟着大路则要走很大一截冤枉路。

  以前身体的主人走过几次,但那时都是白天,夜晚小路显得很阴森,路边的假山林立更是增添了丝异常,每到夜晚几乎没人敢走此路。

  宁烨心神疲惫,他现在只想快点到床榻上好好睡一觉,今天发生的事太过难以置信,到现在他都还有点难以接受。

  咬了咬牙,也不管会有什么牛鬼蛇神,径直向着前方大步走去。

  一连走了十几米,四周的树木更加茂密,甚至都有树脂伸到路中,阻挡着前行的道路。

  宁烨粗暴的折断一根伸到小路中的树枝,随手扔掉,突然一阵寒风吹过,宁烨顿时一阵毛骨悚然,在看四周黑漆漆的树木,心中顿时有些发虚。

  不怕,吹风而已,别自己吓自己…

  宁烨在内心不断安慰自己,脚下的步伐不由加快,最后竟然变成小跑。

  “嘘嘘~”

  一阵小跑,眼前出现烛火的亮光,宁烨加快脚步跑出小石板路来到一条大路。

  宽阔的石板路两旁挂着灯笼,虽然很远才有一盏灯,可是四周却没有那茂密的树林,显得倒不是多阴森了。

  小跑后的宁烨不禁停下身影喘气粗气来:“下次还是不要走这条路了,这他妈的也太阴森了,还好没有碰到什么奇怪的玩意儿。”

  宁烨心里庆幸着,兵三所已经出现在他眼前,宁烨休息了片刻,踏着沉重的步伐向着前方走去。

  兵三所乃是给宫中侍卫们居住的地方,在这里住的都是最低级的小侍卫,这里的屋舍连城一排排,侍卫们都是几个住在一个房间。

  半夜,侍卫们应该都已经熟睡,晚风徐徐吹过,挂在屋檐下的灯笼摇曳不断,显得寂静而可怕。

  走过两个走廊,拐过一个角落就到自己的住处了。

  宁烨刚刚平复下来的小心脏,在拐过一个走廊角落时被吓得乱跳,只见眼前突然一个黑色的人影猛地窜出。

  “你回来了?”

  “啊!”

  黑夜中的宁烨被吓得脸色苍白,这突然窜出的人影确实把他吓得不轻。

  宁烨强自镇定的借着烛光,方才看清楚了眼前窜出的是人,还是个女人。

  “红蝶,怎么是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被一路接连惊吓的宁烨语气带着丝怒气。

  红蝶一愣,显然被发怒的宁烨吓到了,顿时委屈的撅起小嘴。

  想到自己在这等了他这么久,连灯笼内的烛火都燃尽了,可是却没有看到宁烨,她只好蹲在宁烨必经的走廊上等着他。

  可是他突然对着自己发脾气,红蝶心中感到委屈。

  “那个,我在等你,我给你送药来了…”红蝶期期艾艾的低声道,说完伸出柔荑摊开手掌中的一个小瓷瓶。

  宁烨一愣,随即明白这姑娘为何半晚蹲在这里了,原来她是来给自己送药的。

  看着地上摆放的灯笼,里面的烛火已经燃尽,心中不由被感动,自己今晚跟东郭皇妃说事,因此耽误了时间,这个傻丫头竟然一直在这等着自己。

  宁烨伸手接过药瓶揣进袖口,眼见红蝶转身便要离开,犹豫一下还是说道:“去那边坐坐?”

  “嗯…”

  寂静的夜晚,月光洒下洁白的光辉。

  阶梯上,两个身影坐在一起,偶尔一阵夜风吹过卷起一缕少女的秀发,落在宁烨脸颊。

  “今晚的月亮好圆啊,圆月代表着家人团聚。”宁烨望着天上的明月,一股思乡的情绪突然生出,让他略微伤感。

  这辈子恐怕回不去现代了,父母那边都没尽孝,却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

  “是啊,我都好久没见过我家人了,每年其他姐姐的家人都会来看望她们呢,每到那个时刻我都好羡慕啊。”

  红蝶说起家人,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思念。

  “宫中不是每年不都安排时间让与家人相见嘛,你的家人,为什么都不来看你嘛?”宁烨转头看着身边的倩影,微风吹起她的秀发,也许是夜间寒气太重,少女微微蜷缩身躯抱着双膝。

  红蝶抿着嘴唇,并未回答。

  见红蝶不回答,宁烨也不追问,转头再次望着天上的明月。

  “那年我十二岁,因为哥哥娶亲的彩礼金需要五两银子,爹爹第二天就带着我进城,那天他给我买了很多我平时爱吃却吃不到的东西。”

  “后来,他将我交给一个个老嬷嬷,他叫我好好听话,说过几天来接我回家,可是一等就是五年…”

  红蝶脸上带着无尽哀愁嘴角轻启说道。

  宁烨静静的听着她诉说着自己的身世,原来她身世这么坎坷,这个时代重男轻女很严重,很多穷苦人家都会卖女来减轻家里的负担。

  五两银子?真是可笑!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4170/34170625/139009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