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我真没想篡帝啊 > 第十章 怒火

第十章 怒火


  外界,躺在床榻上的宁烨睁开双眼,显得那么疲惫与深沉,感觉身体内充满强大的力量,可是他现在很困,困得他下一刻就深深陷入梦乡。

  叮!

  宿主:宁烨

  身份:彝澜殿大总管

  武功:混元天罡功一层:罡气初成

  武力:二流高手

  奖励:暂无

  屠戮值:零

  陷入熟睡中的宁烨不知道他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因为有系统的帮助,轻松就练成了混元天罡功第一层罡气初成,更是一举踏入二流高手行列。

  要知道如果没有系统的帮助,普通人想练成一层罡气初成,最少要十年。

  二流高手在江湖中更是一方人物,有的人一辈子都无法踏足这个层次。

  可能是昨晚太过疲劳,宁烨一觉睡到大天亮,如今他是彝澜殿的总管,再也不用起早贪黑了,可以好好睡到自然醒。

  宁烨起床洗漱完,突然注意到眼前一人高的大水缸,体力默默转功法,一股强大的力量充满全身。

  他突然一掌拍向大水缸,嘭的一声,水缸突然爆开,水缸爆开巨大的力量炸的里面的水向四周飙去。

  宁烨眼眸一缩,没想到自己一掌竟然如此大的威力,看着四处飞散的水,宁烨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整个人顿时向后倒飞出去几丈远的距离。

  “呼~”

  宁烨呼出一口浊气,微微平息了自己心中的震撼,他知道自己修炼的混元天罡功威力巨大,可是效果比他猜想的更厉害。

  回想起昨晚的经历,宁烨不仅感叹系统的厉害,竟然将他的意识带到一个单独的空间,在那个空间他练武练的癫狂入魔。

  他记不得自己到底在那意识空间待了多久,但是他感觉时间过了很久,久到他将混元天罡功从生涩演练到熟练。

  他感觉自己身体似乎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法,不知是否跟练了这门武功有关。

  抛开脑海中的奇怪想法,宁烨准备去找东郭栀,昨天晚上在他离开彝澜殿后,一个小宫女跑来告诉他皇妃娘娘让自己明天午时去见她。

  “宁侍卫,你快去看看红蝶,她被人打了。”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人影突然来到,原来是彝澜殿的宫女贞儿,宁烨记得第一天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见过她。

  “红蝶他怎么了?”宁烨看着喘着粗气的贞儿说道,话中听不出喜怒。

  “红蝶被小琴她们打了,她们还用水淋她,她的病本来就严重了。”贞儿急的哭道,她跟红蝶的关系很好,因为她也经常被欺负,她也是个不敢反抗的性格,也只有红蝶和她玩的好。

  “哼,她们找死!”宁烨眼睛一眯,脸带杀气离开了这里。

  “等等我…”

  身后的贞儿赶忙跟着他追去,可是她小跑着竟然也跟不上前方的脚步。

  一个院子内。

  红蝶全身衣物被水淋湿,就连她头上都被人用水淋过。

  一个装水的木桶翻滚在远处,在场还站着三个宫女,为首的女子长得五大三粗。那脸庞像个盆,身后的两个对比瘦弱的红蝶也是显得身高马大的。

  “你个贱婢,叫你将我们几个的衣物洗出来,你倒好,竟然给我衣服洗出这么大个洞,我看你是故意报复吧。”

  “是啊,这个贱婢,她一定是故意的,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件衣服啊。”

  “就是,我今天要好好教训教训她,让她好好长长记性。”

  红蝶感觉脑袋昏沉,明明是阳光明媚,可是她却感到一阵阵冰冷。她使劲的晃了晃脑袋,努力使自己意识清晰一些,看着眼前三人的指指点点。

  红蝶心中凄凉,为什么都要欺负自己,衣服上原本就有洞,你们为什么要冤枉我?

  呵呵…我是这么讨人厌吗,不然为什么都要这样对我。

  “呀,你个贱婢还敢笑,给我收拾她,让她笑,让她笑。”

  为首的圆盘脸女子就是小琴,也是彝澜殿的宫女,平时负责一些杂活,宁烨很少见她。

  三个女子将红蝶包围在中间,小琴伸出如猪蹄样的手在红蝶洁白的手臂上狠狠的一拧,手臂上顿时乌青了,红蝶发出声痛苦的呻吟。

  “还在这浪叫,小蹄子,姐妹们收拾她。”

  三个女子顿时你一下她一下,每一拧红蝶身上都会乌青一块。

  “求求你们放过我,不要…”红蝶蹲在地上,痛苦的呻吟,三个女人下手极其恶毒,每次都是用尽全力。

  瘦弱又还带病在身的红蝶哪里受的了她们这么折磨,一阵痛处和委屈眼泪不自觉的滴落出来,三个女子也不管不顾。

  嘭擦!

  一声巨响,院门竟然被一脚踹飞出去,入眼的一目更是让宁烨一阵发怒。

  “找死!”

  为首的女子小琴听见大门嘭的被被踹飞,见一个脸色阴沉的人走进来,还没带她回过神。

  人影瞬间就来到了她的身前一把抓住她的手。

  “啊,你,你干什么?放开我!”

  砰的两声,两声惨叫响起,只见另外两个宫女被宁烨两踹飞出去,倒在地上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

  “你想干嘛?我可是春茹姐姐的人,你要敢碰我,春茹姐姐不会放过你的。”宫女小琴圆盘般的脸色害怕的不得了,竟然像用春茹来吓唬宁烨。

  “啊啊…!”看着眼前的女人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宁烨嘴角露出森冷的笑,手臂再次发力,只见对方的手臂竟然被扭曲的变了型。

  咔擦一声,刚刚惨叫连连的小琴更是叫的鬼哭狼嚎,痛的眼泪鼻涕一起流出来。

  “你现在去将春茹那个丑妖婆给我叫到这来,听清楚没有?”

  “啊…清楚了,清楚了。”

  宁烨冷笑的看着痛的满脸冷汗的小琴,松开对方那已经扭曲的变形的手臂,一脚揣在她的肚子上。

  肥胖的身子顿时滚出去几丈,因为触碰到受伤的手臂又是一阵狼嚎。

  “还不去?”看着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的女子,宁烨脸色一冷,顿时吓得对方连滚带爬的出来院子。

  冷漠的看了看还在地上微微呻吟的另外两个女子,宁烨刚刚这一脚只用了三层的力,不过这已经够她们在床上躺几个月了。

  “红蝶,没事了。”

  宁烨将人儿从地上抱起来,看到手臂上的乌青脸色又是一沉。

  红蝶脑袋昏沉的太厉害了,她不知何时竟然昏过去了,她不知道外界发生了生么事,她只感觉到冷,还有就是脑袋昏沉的厉害,什么也想不起来。

  就在这时,一阵温暖突然传来,红蝶潜意识的想要取得更多的温暖。

  宁烨看着怀里的傻丫头在自己怀里一整乱窜,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伸手贴在怀中人儿的额头,一股滚烫的温度,宁烨眉头一皱:“这丫头竟然烧的如此厉害,她这是病的越来越严重了。”

  看着她身上被淋湿的衣物,宁烨四处看了看。

  “唉…”

  一声轻叹,宁烨抱着怀中人儿去到宫女房间里,他从红蝶的衣物里拿出一套干净的宫装。

  宁烨刚伸出手,却一时间犹豫起来,看着怀里昏睡的人儿有些发愁了。

  不过看着她那滚烫的小脸,宁烨不在婆婆妈妈,将她轻轻躺在柔软床上,手指一颗一颗解开衣裳的扣子,露出里面灰色亵衣。

  亵衣同样湿透了,宁烨手指顿了顿,还是轻轻揭开,映入眼帘是白润润的酥软。

  随后又将绿蝶蔽膝迅速褪下,丝绸般柔滑的小腿肌肤上,白里透红,纤巧可人,宁烨仅仅扫了眼便屏气凝神,不一会,将干爽衣裳给绿蝶换上。

  最后把被褥给绿蝶盖好,宁烨径直走出房间。

  而一阵小跑的贞儿累嘘嘘的进到小院子里,眼前的景象顿时让她呆滞了。

  两个人影倒在地上,嘴里还微微发出痛苦的呻吟,还有这大门怎么飞那边去了,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4170/34170625/139009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