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我真没想篡帝啊 > 第十五章 无法改变的结局

第十五章 无法改变的结局


  夕阳散发出最后的光辉,天边的云彩变成了血红色。

  十里村,背靠青山溪水围绕,好一个清闲之地。

  十里村入村口处,一颗巨大的黄果树扎根生长在这,茂密的树叶遮天蔽日,显得那么巨大,一条小溪流从后山上流下,经过小村庄流到村口。

  夕阳西下,宁烨站在路口眺望着前方依稀坐落的房屋。

  脚下用力,宁烨一个飞跃跳上了黄果树的枝丫上,脚尖再次用力飞跃至上一个树丫去。一连几个飞跃,宁烨来到了大树树冠上,就这么站在一个手臂粗细的树枝上。

  夕阳的的光辉洒在宁烨身上,他就这么安静的站在树冠上,此情景美轮美奂。

  可是就维持了几个呼吸,宁烨在树冠上寻找到了自己的目标,眼神一眯。

  此时已经黄昏,一些在地里农作的村民都慢慢回到家中,挨家挨户后冒出了晚饭的炊烟。

  宁烨躲避着不被人看见,一路上藏藏躲躲,终于来到了村尾处的一个篱笆小院子。

  “嘎吱”

  推开破陋的院门,院中的景像映入眼中。

  小院子的角落堆着一捆捆树枝,那是用来生活做饭用的,院子里还有一颗枣树,枣树上挂着茂密的果实,还没有成熟。

  院子里一个小孩手中正拿着一个小木马玩耍,宁烨打开门的瞬间,小孩就将目光看向了他。

  “大哥哥,你找谁?”

  小男孩跑到门口,一脸好奇的望着宁烨,很懂事的询问。

  宁烨看着这个破败的小院子,几间篱笆堆起的房子,似乎经历了时间的沧桑就快要倒塌了。

  “我是你姐姐的朋友,她让我来给你们送东西的。”

  “姐姐让你来的…娘,姐姐,姐姐让大哥哥来看我们了。”小男孩那因为营养不良,显得发黄的小脸露出欣喜对着身后的屋子大喊。

  一个村妇打扮的夫人从房间里匆忙走出来,那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喜色:“公子是我家阿环的朋友吧,快,快请进屋坐。”

  村妇显得很欢喜,热情的将宁烨请到正屋里去。

  坐在木凳上,宁烨打望了四周一眼,整个正堂里除了几个破旧的凳子就一个小桌子。缺了脚的小桌子上还摆放着一些野菜和焉了的蔬菜吗,他们平时就吃这些嘛?

  村妇很热情的用瓷碗给宁烨倒上一碗茶水,关切的询问起来女儿的情况,宁烨当然不会说你女儿此刻恐怕已经去世了。

  “小环姐一切安好,她让我将这些银子带给你们。”宁烨放下茶碗,从怀里掏出一个装着碎银子的袋子给个村妇。

  村妇感激的接过钱袋,对方能够大老远送银子来,她很感激对方。

  “咳咳咳,老婆子,阿环托人来了嘛?”偏房里传出一阵咳嗽,带着病态的沙哑微弱的传出。

  “是啊,阿环托人给我们送钱了。”

  屋里没有了回应,村妇见此也不意外,回过头见宁烨脸色疑惑,村妇笑道:“公子见笑了,我家老头子犯上了肺病,一直不曾治愈,只能长年用药物维持着。”

  村妇说着说着竟然捂嘴哭泣。

  宁烨听闻对方诉说才知道他们家之所以如此清贫,全是因为家人犯有重病,小环每个月的月银也只够吃药看病的开花,所以他们家过得越来越清贫。

  小男孩见母亲哭泣,他也不出声就这么默默的站在那,脸上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成熟。

  自古穷人孩子早当家,这是恒古不变的真理。

  “公子还没吃饭吧,我这就去给你下点面条。”村妇擦掉眼泪,勉强的露出欢笑,宁烨劝说不动,也便由着她去厨房下面。

  村妇出去后,房里就剩宁烨和小男孩。

  宁烨看着这穷苦的一家人,眼中露出了一丝挣扎和犹豫,可突然想到了自己的身份,眼中的犹豫很快消失变成了冷漠。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赵铭。”

  小男孩那清澈的目光看着宁烨道。

  “你手中的木马是谁给你做的?”宁烨躲开小男孩那清澈无邪的目光,看着他手中的木马轻轻问道。

  “这个是我爹给我做的,我可喜欢了。”小男孩小脸高兴的说道,对着宁烨举起手中的小木马给他看。

  宁烨伸手接过,看着雕刻粗糙的小木马,这却是小男孩最喜爱的玩具。

  “你过来哥哥这,我给你看个好玩的。”

  宁烨对着小男孩说道,手中运气木马顿时凌空飘浮在上面,小男孩眼中露出惊讶:“哇,好厉害啊。”

  小男孩来到宁烨面前,大眼睛满是惊讶的盯着在对方手中翻滚的木马。

  “想不想学,哥哥教你。”

  “好啊,好啊。”

  小男孩露出开心的笑容,宁烨一把将小男孩抱到自己腿上,散功,手中漂浮的木马落在手中。

  宁烨把木马放在小男孩手中,教导他将木马摆放好。

  小男孩激动的按照着宁烨的步骤做,可是他没有发现刚刚一脸和蔼的大哥哥脸色突然变得冷漠。

  看着怀里的小男孩一脸欣喜,宁烨眼中再次出现一丝挣扎和犹豫,随即努力将那一丝不忍压下。

  此事如果他不做,也会有其他人来做,仍旧改变不了他们一家子的命运。

  两个呼吸后,看着怀中闭幕安静的小男孩,宁烨脑海中一阵混乱,将小男孩慢慢的放在凳子上。宁烨呆了几秒,小男孩走的很安详,宁烨突然发力震碎了他的心脉,让他没有一丝痛苦的离开。

  走进偏房,一个陈旧的卧榻上躺着一个消瘦的老头,对方那皱着的眉头表示他睡得很痛苦。宁烨轻轻走到榻前,眼中再次一冷,抬起手掌运功拍向方胸口。

  收回手掌,榻上的人眉头舒展,没有了那呼吸不顺的起伏。

  宁烨转身走出房间,来到院子,看到还在厨房里忙碌的村妇。

  霎时,一声惊呼从厨房响起,一瞬间又消散,宁烨脸色阴沉的走到院子里,手中拿着根燃着大火的木头。

  几十个呼吸后。

  小村子里升起一股浓烟,目标正是赵家,宁烨神情冷漠的站在院子里,看着眼前越来越大的火焰,浓烟滚滚直入天际。

  “嗯?”

  宁烨眼睛一眯,听到了远处传来一个奔跑跳跃的声音,宁烨转身轻轻一个跳跃,跳出了院墙随即飞快离去。

  嘭!

  被里面拴住的院门被一脚踹开,一个和尚快步冲入院子,大和尚瞟了眼宁烨离开的方向。随即冒着大火冲进屋子去,几个呼吸后又再次冲了出来,和尚脸色凝重,转身对着燃着熊熊大火的屋子念道。

  “南无阿弥陀佛。”

  念完,转身一个跳跃从宁烨之前离开的方向追去。

  宁烨在树林里不断奔跑跳跃,他之所以不走大路,因为他感觉到有人在追自己。他之前在小院子就察觉到了,而且对方武功恐怕不弱,宁烨不敢托大。

  所以他一路跑进树林,借助树林掩护甩掉对方。

  戒痴一路追赶,他几次远远的看见了凶手的身影,可是因为树木的掩护不好追赶。

  宁烨目光阴冷的回头瞟了一眼后方越来越近的人,前方突然出现一个人腰粗的大树,宁烨一个转身消失在大树身后。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4170/34170625/139009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