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我真没想篡帝啊 > 第十九章 喜怒无常的皇妃

第十九章 喜怒无常的皇妃


  旭日东升,又是一天到来。

  彝澜殿外,回到宫中的宁烨,站在外面等候着东郭栀的召见,一些太监宫女在经过宁烨身边时都会恭敬的向他问好。

  宁烨脸色平淡的,对着问好的太监宫女微微点头回应,偶尔还会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宫女太监们见宁烨还是如往常一般随和,心中的大石头都落下,对方并没有因为职位的变化而变化。以后他们的日子会好过一些了,春茹在的时候他们经常会受到各种处罚,让众人心中留下阴影。

  宁烨看着宫女太监们怯怯的神情,心想他们是怕自己如同春茹一样啊,自己会嘛?当然不会。

  “宁总管,娘娘叫你进去。”

  宁烨整了整身上的衣服,随即跟着小宫女进入大殿,然后一路走进内殿。

  内殿的情景顿时映入眼中,梳妆台前,东郭栀正端坐在那里。

  东郭栀端坐在梳妆台前,一位小宫女正梳着她那如同瀑布般的秀发,乌黑靓丽的长发披散至腰间,那单薄的背影和那纤细的小腰让人遐想连篇。

  “娘娘,宁烨来了。”

  “卑职宁烨,叩见娘娘。”

  东郭栀听闻,洁白的玉手一挥,身边梳头的小宫女顿时停下手,扶着东郭栀转过身来。

  “你昨晚去那了?”

  声音依旧悦耳动听,一句就简单的询问,听不出任何情绪,声音略带嘶哑似乎有点疲惫。

  宁烨跪在地上,头首紧紧的贴在地上,看不见她的神情:“娘娘恕罪,卑职作天遇到突发情况,所以延迟了回宫时间。”

  “哦,突发情况,本宫交代给你的事情办的如何了?”东郭栀柳眉微皱,询问起她交代给他的任务。

  “娘娘放心,事情已经办妥。”

  就在这时,一个小宫女走进来,给东郭栀送来了一碗养颜露。

  东郭栀从小宫女手中接过白玉瓷碗,拿着里面的白玉勺子舀了一勺子,拿着勺子的手指轻轻的送在嘴边,然后撅着小嘴微微一吹,再缓缓的送到樱桃小嘴里。

  东郭栀脸上眼中出一个满意的神色,今天这养颜露做的不错,她的心情也因此好了几分。

  “好了,你抬起头来。”

  宁烨听闻,缓缓的抬起头,眼前的一幕猛地让他心头一颤,东郭栀身上竟然没穿衣服,应该说只穿着白色的肚兜,下身则是纯白色的薄裤。

  她本就长的祸国殃民,如今只穿件肚兜,肚兜下的两团圆润挺拔而又立体,锁骨肌肤全部裸露在外,那如凝脂白玉般的景象让人痴迷不已。

  “还真不将自己当男人看啊。”

  宁烨心中古怪的想着,但突然想到自己的身份,心中猛的一惊,赶忙将目光移开。

  东郭栀当然看见了宁烨刚刚刹那间的失神,可是她并不在意,依旧不急不缓的吃着白瓷玉碗里的东西。

  宁烨见她不说话也不敢乱说话,只能静静的跪着,不过时间一长,心中不免有些烦躁,他娘的要我跪到什么时候?

  “好了,你们几个出去。”东郭栀将手中的白玉碗递给宫女,然后将几个宫女全部打发出去。

  “好了,你跟本宫说说吧,你昨天遇到了什么意外?”东郭栀散漫的瞟了眼宁烨说道。

  宁烨早就猜到这女人会刨根问底,女人嘛,天生有着好奇细胞。

  宁烨将自己遇到戒痴,然后又被戒痴一路追赶,最后两人交手全部说来出来。

  不过他说的更加夸张,把当时的情形一度恶化,自己能活着回来更是万分惊险,听得东郭栀美目涟涟,一副有趣的看着讲述着宁烨当时惊险的情况。

  “说完了?没有了嘛?”东郭栀把玉腿抬起放在另一只腿的膝盖出,就像后世的大爷坐姿,嘴角微微上扬带着淡笑。

  “呃,没了,没了,这就是卑职遇到的事情经过。”

  宁烨想起自己刚刚是不是太夸张了,心里由低估,这女人是信了还是不信啊。

  东郭栀两只手掌轻轻拍了拍,脸上依然带着笑容,可是突然猛地一掌排在座椅上嘭的一声:“好,你这个故事讲的真好,你身受重伤?可是本宫看你现在活蹦异常啊?你真当本宫是傻子嘛?”

  “啊,娘娘恕罪,卑职确实受了些伤,只是现在已经好了,绝对不敢欺骗娘娘。”

  宁烨被吓了一跳,头首再次匍匐在地上,心中暗想这女人手不痛的嘛,吓他一大跳啊。

  哼!东郭栀俏脸布满寒霜,看着跪在地上的宁烨,悄悄揉了揉通红的小手:“宁烨,本宫不管你在外面遭遇了什么,本宫做事向来不看过程,只要结果,你懂吗?”

  “娘娘放心,卑职记住了。”

  东郭栀感觉手掌火辣辣的,发出一声冷哼:“希望你不光是嘴上记住了,心里更要记住。”

  “是,卑职心中牢记了。”

  “好了,你下去吧,今天你好好休息下,本宫到时还有个事要交代你去办。”

  “卑职告退。”宁烨说完,随后起身离开。

  东郭栀看着宁烨离去,看了眼火辣辣的手掌顿时一阵气急:“来人,去给本宫将玉虚膏拿来。

  ……

  京城内,远离主街道,穿过几个街道,一个小巷子出现在前方。

  嘭嘭!

  一阵敲门的声响响起。

  “有人嘛?快开门。”一个黑胡子大汉正在一个小院子门前喊叫,这人正是宁烨在野外遇见的那个汉子。

  汉子名叫程胡,这是他师傅给他取的名字,他上面还有两个师兄,正是张方麓与程老二。

  程胡听到小院里没反应,心想没错啊,就是这个地址:“有人吗?”

  砰砰~

  “来啦来啦,不要敲了。”小院子里传来女子的声音,程胡举着的手也慢慢放下。

  咯吱!木门被打开,一个身穿淡绿色衣裙的少女呈现在眼前,少女俏脸透露出一丝浓浓的不悦。

  “你,你是淼淼?”

  程胡看着开门的少女,少女一身淡绿色衣裙,秀发披肩,头上插着根木簪子。

  “你是,程叔叔?”杨淼淼一愣,原本因为被打断练剑的不悦情绪也瞬间消失,眼睑顿时笑成月牙形状。

  程胡听到少女的话,顿时确定就是当年那个小姑娘,可是几年不见变化这么大了。想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是个瘦弱的小丫头,几年不见已经长得亭亭玉立了。

  “哈哈哈,真是淼淼啊,都长这么大了,更加漂亮了。”程胡大笑着说到。

  “哪有啊,程大叔不要瞎说,快进来。”杨淼淼被夸的微微害羞,笑嘻嘻的让程胡进了院子。

  “淼淼啊,你师傅和师兄去那了?”

  杨淼淼领着程胡穿过面前的房屋,然后一个比前院更大的空地呈现,空地上着几个木柱桩子,就是用来练功的木桩子。

  一旁的地方还有着几个兵器架,不过上面都早已空荡荡的,兵器不知去哪了。

  “哎呀,这个小院子别有洞天啊。”程胡看着练功场感叹,外面一看就是个小院子,没想到这里面另有天地。

  “程大叔也这么认为?”杨淼淼笑嘻嘻的说道:“对啊,怎么?你们不觉得?”

  程胡一脸迷糊的望着少女。

  “我刚来的时候也是被惊讶了一番的,可是臭师兄却说我头发长见识少,哼,真是的。”

  “云阳那个臭小子这么说了嘛?丫头放心,等我见到那小子替你收拾他。”程胡笑呵呵的对着气鼓鼓的少女道。

  杨淼淼一听,顿时连连摆手,“不了,不了,程大叔还是不要管了我俩的事了,师兄可是很怕你的,嘻嘻。”

  程胡一听,摸了摸头一脸迷茫的说:“他怕我干嘛?我不就是教了他一个月的功夫嘛?”

  杨淼淼见他一脸迷茫,悄悄吐了吐小舌头,心想师兄跟你学了一个月的功夫,却在床上躺了三个月,不怕你才怪勒,换谁也害怕啊。

  程胡不知道杨淼淼心中的小想法,不然会被气死,自己还不是太想那小子学有所成。

  “咦?这不是你师傅的青罡剑嘛,怎么在这?”程胡一脸疑问。

  “嘻嘻,这剑师傅送我了,所以就是我的啊。”

  “什么?那臭道士舍得把这剑送你,不会吧。”程胡一惊,眼睛睁的老大,当初自己找他借来耍耍都死活不肯的。

  “哼,程大叔,你才是臭道士了,你再这么骂我师傅我就生气了。”

  程胡一时激动说错了话还不知,少女气鼓鼓的不理他才反应过来。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4170/34170625/139009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