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我真没想篡帝啊 > 第二十七章 营救计划

第二十七章 营救计划


  在一座华丽的府邸外,石阶前的空地上,左右各摆放着一尊石狮。

  朱红色大门上的牌匾写着“元府”,门外两侧各自站着几个侍卫,这座气派的府邸就是当今户部尚书元朗的家。

  这时,一辆马车缓缓的停在大门外的街道上,一个小厮扶着个一脸酒气的男子下了马车。

  “见过驸马。”

  小厮扶着一脸酒气的男子往府邸走去,守在门外的侍卫对着酒气男子抱拳,男子也不理他们,就这么醉醺醺被搀扶着进了府邸。

  门外的几个侍卫眼神互相交流,露出了一个男人都懂的笑意,其中一个侍卫低声笑道。

  “这驸马爷也真是胆大,都取了公主了还敢夜不归宿。”

  “嘘!小声点。”

  “怕什么,你们不知道啊,据说当年陈留公主死活要嫁给这位驸马的。”几个侍卫的八卦心勾起来了,相互笑着低声讨论。

  小厮扶着醉酒男子穿过前院,然后拐角走过几条长廊,就在经过一片花圃时。

  “站住。”

  一道中气十足的怒喝响起,被小厮扶着的醉酒男子听到这声音,一个激灵酒气顿时醒了大半。

  扶着他的小厮赶忙松开男子,悄悄的退在一旁,元康努力的站稳身形,心中不由叫苦,父亲不是去上早朝了嘛。

  “父亲,你没有去上早朝?”

  来人五十岁左右,留着八字胡,下颚还有一串胡须,这位就是户部尚书元朗,元朗背着手走到花圃,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眼自己这个儿子。

  “朝中发生了大事,皇上气的罢免了今日早朝。”元朗习惯的摸着下颚的胡须,眼神微眯。

  元康微惊,朝中发生了大事,他什么都不知道啊:“父亲,朝中发生什么大事了?”

  元朗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突然被打算断怒喝:“整日就知道喝花酒,你要知道你可是驸马,你娶的是公主。”

  “我又不想娶,是她非要嫁,我有什么办法。”元康喝了酒,脑子不太清晰,稀里糊涂的说道。

  “啪——”

  一个耳光下,元朗愤怒的看着自己这个儿子,真是从小被他祖母给惯坏了,竟然什么话都敢说。

  “你个逆子,你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元朗气愤的喝骂到,他怎么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个蠢货。

  “啊,父亲,我失言了。”元康还是很惧怕自己这个父亲的。

  “哼,你跟我到书房来。”

  元朗说完,大步离去,元康埋怨的看了眼,不情不愿的移脚跟了过去。

  东厢房。

  “公主,驸马爷回来了。”

  一个丫鬟向着宋璐小心翼翼的禀报,昨晚宋璐发了很大的怒火,他派去的两个高手被宁烨杀了,她再蠢也猜到,这些所谓的高手都是假的,全是骗她的。

  什么一掌将人打出五丈远,一拳将人打成重伤,都是联合起来骗她的,她自诩聪明过人,可是竟然被几个跑江湖的骗的团团转,一怒之下更是下令杀了其他的所谓高手。

  “哦,他在哪?”

  宋璐脸色铁青,昨日的怒火到现在都还没消散,以为掌控了全局,结果却是像个小丑一般惹人嗤笑。

  “驸马,被尚书大人叫去书房了。”

  府邸的东面,书房里。

  “父亲,到底发生什么大事了?”元康跟着踏进书房,他好奇的询问,能让皇上气的罢免早朝。

  元朗走在桌案后面坐下,看了眼满脸酒气的儿子,摇摇头:“兵部尚书蒋戚的罪名坐实了,皇上大怒。”

  “难道已经招供了?”元康脸眼中带着丝喜意。

  “哼!据说是蒋戚几个亲信指证,这次蒋戚算是栽了。”元朗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蒋戚跟他作对这么多年,他都拿他没办法。

  可是一落入黑甲巡察司,什么都被坐实了,这黑甲巡察司手段着实恐怖啊。

  元康听到蒋家的罪名被坐实,别提多高兴了,那个蒋喻这次惨了。蒋喻是蒋戚的儿子,都是尚书之子,就跟他的身份差不多,可是却处处压着他。

  “父亲,那皇上准备怎么处置蒋家?”元康追问起自己最关心的一点。

  “皇上被气的大发雷霆,但是还未下旨如何处置蒋戚升,但基本难逃一死。”元朗说完,然后又道。

  “你这几天别给我去鬼混了,好好陪陪公主。”元朗严厉呵斥,元康连连点头,脸上的笑意遮挡不住。

  “好了,你出去吧。”

  元朗将这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赶走,看着对方的背影,心中感叹,虽然不成气,但是却偏偏得到公主的厚爱,也算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想起蒋戚的罪名被坐实,看来自己要找个时间去拜访下黑甲巡察司一把手侯爷吕尚。

  ……

  京城,一个偏僻的小巷子内,角落的一个院子。

  客堂内,本就不大的地方坐满了人,这些人都是江湖中人,这些江湖中人正在喧闹的争吵着什么。

  “各位稍安勿躁,营救蒋大人的事还需要仔细计划。”

  枯木道人端坐在椅子上,身后站着两个年轻的男女,正是他的徒弟杨淼淼与云阳。

  杨淼淼双眼放光,小脸上显得兴奋,她做梦都想着行侠仗义,现在更是要从恶名远播的黑甲巡察使手中救人,她想想就兴奋的不行。

  “计划什么,我们这么多人,直接冲到黑甲巡察司去救人不是更好。”

  “是啊,我们这么多江湖好汉在此,难道还怕他区区黑甲巡察使。”

  总有那么些人不知天高地厚,其中就有人大声喊到,顿时迎来一片赞同声。

  “这些人太天真了,把黑甲巡察使想的太简单了。”坐在枯木道人身边的千绝道姑摇头说道,她的徒弟沈云璃没有跟来,对方一向不喜欢喧闹的场所。

  “怎么张大侠还没来,我都快等不急了。”

  一个精瘦的男子不耐烦道,他本是一个梁上君子,也就是小偷,听闻了营救蒋戚的事后,毫不犹豫的来了。

  他不可不是好心,他是想给自己混个好点的名声,如果以后也有人称呼他为大侠,那他这辈子都值得炫耀了。

  自己可是营救忠良,跟着恶势力黑甲巡察使干过架的人,别人听到怎么也的说声佩服吧。

  很多人都是抱着同样的心态来的,要不就是真的想出一份力,要么就是跟黑甲巡察使有过节。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4170/34170625/139009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