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我真没想篡帝啊 > 第三十三章 声东击西

第三十三章 声东击西


  皇城外,东安门之北,黑甲巡察司。

  “什么?皇上遇刺。”塔楼,密室里黑暗中吕尚脸色阴晴不定,他怎么也没想到皇帝在此刻遇刺。

  沉默了几秒,吕尚再次开口:“快去准备,我要进宫。”

  “属下马上准备。”人影说完,快步离开。

  朱雀街,街头以西,一个府邸。

  “什么?陛下遇刺!”大厅内,一个年迈的老者端坐在太师椅上,听着下方的人影禀报。

  他就是内阁首辅之一的万安,他目光闪烁,似乎在为皇帝遇刺感到困惑。

  “可知道是何人所谓?”万安年纪虽然年老,但是双眼炯炯有神,让人不忍直视。

  下方的人再次回禀:“暂时还不清楚,据说抓住了几个活口。”

  现在时间已经快过未时,距离皇帝被刺,然后消息传到他手中,中间至少接近半个时辰,现在刺客也许已经招供了。

  “去备马车,本官要进宫。”

  皇城西,一座府邸。

  “咳咳,什么?陛下遇刺。”严晟,身为内阁首辅,同时还身为殿大学时。

  他此刻正卧病在床,听了儿子严子士的禀报,激动的咳嗽起来。

  严晟年纪老迈,如今早已过了花甲之年,他的儿子严子士却最多三十岁,这也算是他老来得子。

  严子士见父亲一时激动,咳嗽的脸一阵赤红,似乎还准备起身。

  “父亲,你的病没好,不要激动。”严子士脸色担忧,劝说着。

  “不行,我要进宫,咳咳咳…咳咳…”严晟还未下床就已经咳嗽的上气不接下气,最后无奈,只得作罢。

  皇城大门外,一个马车缓缓的停下。

  仆从撑着雨伞,小心扶着马车上的人影走下,竟然是户部尚书元朗。

  元朗下马车,就看见西面一个马车缓缓驾来,他一眼就认出了谁的马车。

  “刘大人,你也听说了?”

  马车停下,一个头发花白的官员走出,仆从撑伞,马夫小心将其扶下,元朗赶紧走上前去,低声对着询问。

  这位官员叫刘吉,年过半百的他同样是内阁首辅之一,所以元朗看见他才会那么恭敬。

  刘吉抬头一看,轻笑说道:“原来是元大人,你来的挺快嘛。”

  元朗也是笑笑,听出了对方话中的讽刺,也不理会。

  “皇上被刺,我等身为臣子的惶恐啊。”元朗跟着刘吉打起了马虎眼,这时,又有几辆马车缓缓而来,随即停下。

  又是两个官员下车,跟着早到的二交谈起来。

  皇宫,议政殿。

  皇帝宋景冷静下来后,当即下令对活捉的刺客严刑拷打,惊奇的是刺客果断的交代了。

  他们竟然是兵部尚书的人,宋景大怒,他原本还以为冤枉了蒋戚,可是现在看来,对方早就有了反心,竟然还敢刺杀他。

  难道以为自己死了,他蒋戚就能安然无事嘛,宋景当即下令,召黑甲巡察司万户侯吕尚觐见。

  “陛下,内阁大成刘吉,万安求见,还有户部尚书,礼部尚书……求见。”门外的小太监进来禀报。

  宋景丢下手中的奏折,眼中闪出一丝怒火:“他们消息还真灵通啊。”

  一旁的小太监吓的身体一缩,皇帝明显话里有话啊,意思是说,你们这些老家火在朕身边的眼线不少啊。

  “禀陛下,黑甲巡察司万户侯求见。”这时,又一个小太监跑进来通报。

  “宣,吕尚觐见。”

  议政殿外,一身白虎袍服,头戴金丝帽,脚踏金丝云履鞋的吕尚来到殿外。

  身后拥簇着一群巡察使,吓得一旁高谈阔论的官员门赶紧闭嘴,一边站着刘吉,万安为首的一众官员。

  “宣,吕尚觐见。”

  小太监跑出高宣,吕尚整理了下衣服,随即跟着进殿,在经过一众文官身前时望着万安与刘吉,发出声冷哼。

  等吕尚身形远去,万安气呼呼低声呵斥:“奸臣。”

  刘吉众人听闻,一阵打趣的的笑道,吕尚已经走远,如果他在这里,万安是不敢说的。

  虽然他官居一品,比吕尚高,可是对方手中的权力极大,就算他是内阁首辅,对方想动他也不是什么难事。

  众官员笑呵呵的打趣,元朗眼中闪过一声光芒,看着吕尚的背影,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吕尚参见陛下,陛下遇刺老臣……”吕尚还未说完,宋景大步走下一脚向着他的心窝踹去。

  “哎呦”吕尚顺势滚地,然后再次爬起来跪好。

  “哼,你个老东西,朕以为你已经死了啊。”

  宋景刚刚遇刺,两次差点丧命,更是情急中将爱妃推出挡剑,现在回想起来,是越想越气愤,他给予黑甲巡察司无上权力,监视天下,监督百官。

  可对方就是这样办事的!

  都有人跑到皇宫内刺杀他了,事先都没半点察觉,要不是那个彝澜殿总管,今天他已经死了两次了。

  “陛下恕罪,老臣前段时间身体不适,一直在卧床调养。”吕尚是很清楚皇帝性格的,所以他能猜测圣意,独得圣上恩宠。

  ……

  一阵暴雨过后,大雨停了下来,只是地上被雨水冲刷的干干净净。

  黑甲巡察司,正火光通明,碟纸楼着火了。

  千夫长郑佑气的身体颤抖,对着四周奔跑,提着水桶救火的人影大声吼道:“废物,废物,怎么会着火的,快救火。”

  “快,快,西面去。”

  “来人,快点救人,有人被烧伤了。”

  巡察使被全部惊动,四周举着火把不断四处奔走,一些百夫长在指挥着救火。

  郑佑不断催促着下面的人,碟纸楼放的可全是机密文件,如果被烧毁,那损失就大了。

  他此刻作为镇守头领,如果碟纸楼毁,他肯定是难逃已死的,所以他愤怒的身体都扭曲了。

  一个什夫长跑来,对着郑佑说道:“禀告千夫长,是火油,有人故意放火。”郑佑一听,什么,竟然有人敢在黑甲巡察司放火。

  “给我去查,看谁纵的火,我要将他族诛。”郑佑怒吼着身边的一个百夫长,百夫长赶紧带人去查询。

  “郑大人,诏狱被劫,蒋戚等人被救走了。”一个伍长夫脚步匆忙,跑来跟郑佑禀报。

  本就愤怒不已的郑佑一听,双眼一瞪:“你说什么?犯人被救走了?”伍长夫被一把抓住衣颈,郑佑咬牙切齿。

  “是,有人易容成古大人模样,混入大牢,等守卫们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了。”伍长夫被吓的额头冒汗,紧张的说出了事情的始未。

  哼!一把将手中的人丢出去,郑佑胸膛极度起伏:“来人,派人去给侯爷禀报。”

  “其余人,率人跟我追。”碟纸楼的火势已经被控制,他随即率领着一众巡察使追击。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4170/34170625/139009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