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陈醋成墨,半生纸酸 > 第3章 第三章

第3章 第三章


阴暗的地牢之中关押着数十名少年,他们或着华服,或着布衣。在他们之中或有富家子弟,亦或有平民之子,而在这座牢房里,身份成了最没有的东西,他们皆平等,皆为货物仍人宰割。

        这便是南阳阁,贵族间的风月场,平民间的地狱。凡进这楼地牢之人,绝大部分为私抓或为贵族弃子,私生子聚集。

        当然为了拍卖个好价钱,自然不会随意打骂少年们,但在牢笼尽头的木架上的少年却是一例外。

        浑身血痕,满脸血斑,在他脸上唯一辨别的唯有那红色之中那一抹苍白色。唯一能验证眼前少年还活着恐怕只有那缓慢的心跳声。

        “咔嚓,咔嚓。”门开了,久违的一抹亮色冲进屋内,让在黑暗中熟睡的少年们睁开了眼。他们一个个争先围在牢笼前。

        他们知道进这门的人不是守卫就是买家,但能进这门的买家却是少之又少。

        所以牢门开起的那一刻他们必须抓住,哪怕来的不是买家。

        门彻底打开了,一抹素白色的身影出现在牢门前,在她身后跟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

        老人低垂着头,侧身率先一步进入牢内,随后取下并点燃挂壁的烛台,侧身让身后的人进入。

        苏梓胭缓步走下台阶,微扫周围的少年一人,随后收回视线,向着前方走去。每到一处皆停下扫视着牢房内的人。

        随着她的深入,不少离她远的少年目光黯淡,悻悻然收回了抓着牢柱的手。一步步缓慢移居稻草处继续无事躺下去,如同一切从未发生过。

        跟着身后的老人随着苏梓胭的深入,握烛台的手越发紧了起来。面上的他依就面无表情,低垂着眼走着不知在思索这什么。

        “他。”

        单字音让老人回神,他抬起头望着木架上的少年,眼里闪过一丝慌乱,随后便压了下去。道了一句“不卖。”

        “不卖。”苏梓胭将这两个字在口间复道,随后像扔脏东西一样,扔了块玉佩到老人怀中。

        趁着老人发愣之际,打开牢门,解开身上披风,用手中折扇斩断了捆住少年身上锁链。

        用披风包裹少年之后,侧身抱住少年便往外走。

        “告诉你家主子,他不欠了。”

        独留老者一人拿着烛台握着玉佩不知所想……

        南阳楼外,

        红衣老早便接应到了问天渊的人,眼下正带着问天渊□□暗牧在外等候。

        “来了。”红衣瞥那抹身影后便丢下暗牧上前去了。

        暗牧紧随其后,还未见到自己要接的人后,怀中便多了个满身血痕的少年。

        “抱好,去皇宫。”留下一句话的苏梓胭便上了马车,丝毫不给暗牧说话的份,径直略过他一路向皇宫驶去,留下了暗牧抱着少年在风中不知所措。

        皇宫问天渊,

        白衣祥云麒麟的老者望着眼前的来人目光深幽。

        “不知阁下来吾这有何贵干。”

        “没事,便不能来了吗?”来人喝了口茶又道:“老师。”

        老者微微一笑,起了身丢了丢衣袖:“阁下这句老师吾担不起。”

        随后便要离开,正当老者即将跨出门槛之间,身后再次传出声音。

        “他来了,她的死期也临近了。所以老师,你确定不想让他死吗……”

        老者回头,对着那座位上的人道:“若这是她的命,那她便担着吧。”

        “好一个她便担看吧。”座位上的人哈哈大笑,随后便嘴角上扬,轻蔑道“只是不知真到那天,老师您还能像今天一样吗?”

        “反正我是做不到,我一定不会让她死掉,在那场劫数中……”

        老者望着来人的离去,垂眼嘴里低喃着,只隐约听见几个词“若真可……吾也……”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4165/34165014/93017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