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陈醋成墨,半生纸酸 > 第5章 第五章

第5章 第五章


是夜,

        夜幕的降临让京都街市更添繁华之色,坐落在江边的长宁馆彼时也成了个小京都。形形色色的人坐在大堂,雅间,左拥右抱细嗅着身边怜人的气息。

        在这场□□景象背后,一间空荡的房间闪着昏暗的烛光。

        红色的长袍拖在地上,金细勾勒的秋菊盛开在上。被青簪捥着的墨发垂于腰间,白皙的肤色,微微上挑的凤眼,被胭脂染红的唇……

        他抬眼望着镜中的自己,勾了勾唇,随后满意地点了点头,拿着一旁白狐狸面具覆于面部,赤足走向了门口。临走还不忘给地上打晕的人披上披风……

        坐在房顶上瞧着一切的暗牧“……”

        另一边,

        苏梓胭进了卧室便把身上这件衣服换了下来,想着刚刚接触皇帝身边的味道,便让人把衣服拿出烧了。

        “青衣。”

        “属下在。”

        “去查查皇帝这些年都干了什么。”

        “是。”

        红衣刚打开门便看见眼前的眼肿青衣一句话也没说抖索着身子快步掠过她身旁。

        红衣挑挑眉,哟,这是被打怕了。

        “人呢?”

        “在长宁馆。”

        苏梓胭轻皱了一下眉,随后拿起旁边的披风向外走去“红衣,去请江医师过来。”

        长宁馆,

        “妈妈,今些日子可有其他货色。”

        “回公子的话,有。”被唤作妈妈的人满脸堆着笑,弯着腰向眼前的锦衣公子谄媚道。

        “带上来给本公子瞧瞧。”锦衣公子高昂着头道。

        “这……”妈妈有些为难,擦了擦那不存在的汗珠:“茗寒,他……还有一场舞要跳。不如等他把这场舞跳完,再来见公子,如何。”

        “也行,不过若是他与之前那群蠢货一样,样貌不行,才艺也不行。介时,妈妈的脑袋会不会从脖上移位呢?”

        明明是与之前一样的说话语气,但眼前人眼里的杀意却让妈妈知道。

        若今天的茗寒不能让公子满意,她的命便会不保。但愿今日茗寒能让这位公子满意吧……

        大厅,

        烛火的突然熄灭让所有人停下手中动作,舞台吊顶的烛火猛然亮起。烛映屏风,影生其间。

        乐起人出,红袍墨发,白狐浅笑,赤足红豆,腰间清铃,一步一行,魅惑天成。

        刚上楼的苏梓胭因烛火突灭突生,侧脸回看,正对上舞台上的人媚眼横行。

        舞台上的墨卿尘也恰对上苏梓胭的视线,对上那双毫无□□的眼,他有些发懵。

        奇怪,他身上所用的香粉可以诱人内心的□□,为何她眼底清明亳不见□□。

        随后他转头望向下方,下方人群眼里的□□早以溢出。

        难道是他做的还不够?

        于是他再次转头准备在魅人时,那楼梯上的人不见踪影……

        “红衣,你回府让管家烧水。”

        苏梓胭拿着玉瓶放在被迷感的红衣鼻下,待其神志清明后吩咐道。

        红衣清醒后有些羞愧地低着头领命。

        该死,她刚刚也被那小子迷惑了。

        “拿好,多嗅几遍。”

        红衣开窗正准备走时怀里被扔进了一个玉瓶,正准备跪地叩谢时却听到苏梓胭的话。

        “快走。”

        “是。”

        苏梓胭待红衣走后从衣袖里掏出先前捂鼻口的绣帕,看着上面的痕迹,眸子暗了暗,随后将绣帕放在烛火上,看着烛火一点点吞噬手中的帕子……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4165/34165014/93017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