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陈醋成墨,半生纸酸 > 第8章 第八章

第8章 第八章


刚说完这句话苏梓胭猛然抬头便对上了素袍公子那似笑而笑的神情。

        素袍公子抬起手,用手中的扇子敲了下苏梓胭的头,“人呢?”

        “什么人?“苏梓胭不解道。

        “没什么,你听错了。”

        “是吗?”苏梓胭转头望着红衣,“你刚刚听到了吗?”

        “没有了。”红衣摇了摇头。

        另一边的素袍公子则摇着手中的折扇绕至苏梓胭身旁,扯下她头上的簪子。

        “木兰花,还是一朵雕刻极好的花。”

        随后苏梓胭慌忙要夺下素袍公子手中的簪子,奈何素袍公子将手中簪子举在高处。

        “还给我。”

        苏梓胭鼓着双腮,满眼怒火的望着面前的人。

        “把你脸上的面具扯下来再说。”

        “扯下来你便会还给我吗?”

        “嗯。”

        “行吧。”随后便是哗的一声,一张□□被扯了下来,露出一张萌萌哒的小脸。

        “给我。”

        “好。”素袍公子放下手将手中的簪子还给了对面人,随后对面人满眼欢喜地用丝帕擦了擦簪子,重新戴回了头上。

        “说吧,她人呢?”

        “救人去了。“

        “救谁?”

        “不清楚。”萌萌哒的小脸主人望着面前素袍公子面露玩笑道:“怎么余情未了啊。”

        话落便遭到了一顿头击:“慕白你好歹是个姑娘家,是个大家闺秀。”

        “姑娘家我认,但这大家闺秀我可不认。”慕白撇过头望着窗外的风景,“慕府都没了,那还有什么慕家小姐,有的便只有罪臣之女慕白罢了。”

        “话可不能这么说,万一那天元年政变推反了呢?”

        另一边,

        滴答滴答……

        来自猛兽口中口水的滴落宛如他最后的审判时间。

        墨卿尘紧握着手中匕首,紧靠身后的墙壁,望着面前踏步的猛兽,他咬紧牙关,用手肘支撑自己离开身后的墙壁,步伐轻浮地向前多走了几步。

        紧接着又是一场人与兽的拉距赛开始。

        “公子,认为他能活到那个时候吗?”站在高台上为身旁人倒着茶的茗寒道。

        锦袍公子撑着手百般聊赖望着下面的人兽拉距赛:“知道为什么临渊皇室一直没有合适的储君人选吗?”

        “为什么。”茗寒不解地望着身旁人,锦袍公子转头瞟了一眼茗寒随后道。

        “因为没有人能通过皇室成人礼。”锦袍公子起身整理了自己的衣服,向着台边走去“就算有,我也会让他变成没有。”

        话落,下面的墨卿尘满身灰尘从地上扶墙爬了起来,望着被匕首扎进心口的猛兽尸体,抬起身擦了擦嘴的血迹。

        “我,通过了吗?”

        锦袍公子望着下方狼狈不堪,满身血污的墨卿尘笑道:“通过了。”

        随后将手中的代表成人礼过的文书扔了下去,墨卿尘起身摇晃着身子跌跌撞撞地向文书地方走去。

        而在高台上的锦袍公子却望着墨卿尘身后缓缓打开的闸门里的黑影意味深长的笑着。

        “那接下来便看殿下有没有命走去这里了。”

        “为什么没有。”

        只见闸门打开,一具野兽的尸体被扔了出来,正好砸在了墨卿尘的身前。

        被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野兽尸体吓的呆懵的墨卿尘紧紧抱住胸前的文书望着踩着尸体上的人。

        尸体上的人低下头望着满面灰尘的墨卿尘怀中所抱的东西皱了皱眉,“伤口没好全便跑来这作死,这本文书当真如此重要。”

        墨卿尘望着来人,听着她熟悉的声音随后像老鼠遇猫一般,跌坐在地上低着头“你……你是那个……那个在……在牢房救了……我……我的人。”

        苏梓胭没有理会他,她冷着脸望着上方高台上的人“这便是成礼监司的规矩吗?”

        “规矩?”锦袍公子撑着下巴“要论规矩在下还想请问一下姑娘的规矩。”

        “此乃皇家重地,姑娘一介平民不但擅闯成礼监还打杀了皇家饲养之物,不知姑娘的规矩又在何处?”

        “吾的规矩?”苏梓胭歪着头思索道:“强者为尊,弱者为寇?”

        “噢,那姑娘和在下是一样规矩,又为何要阻止在下了。”

        “一样?谁给你说的。”苏梓胭弯着唇,走下野兽的尸体“吾的规矩可是护短哦。”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4165/34165014/93017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