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陈醋成墨,半生纸酸 > 第9章 第九章

第9章 第九章


“那姑娘今日的护短可护不成了。”锦袍公子眯着眼望着四周伸出箭筒,从衣袖里拿出一根半指长的骨笛放在嘴边轻吹。

        “幻曲。”苏梓胭撑着下巴百无聊赖的听着上方人的曲子,还不忘嘲讽道“这么百年世家的程家连自家先人所做的曲子都学不会了?”

        程公子停下嘴边的曲子笑道:“先人的曲子,子扬却是不会太多。可这小半幅曲子对姑娘没有效,可未必对他不会有效吧。”

        “接下来子扬便祝福姑娘与他好运吧,子扬还有事就先告退了。”

        程子扬一边笑道一边启动四周机关,随后便带着茗寒离开了。

        苏梓胭望着俩人离开的身影,摇了摇头。

        真拿她来这是一时兴起吗?

        苏梓胭转身便看见坐在地上的少年垂着头丝毫没有要起来的样子。

        于是便戳了少年肩膀一下,结果还未等她反应过来那少年自己便蜷缩起来,双手抱着头倒在地方浑身颤抖着,嘴里还念念有词。

        “便打我……我错了……便把我卖了……求求你了……”

        苏梓胭僵硬着身子,伸出去的手指有些不知所措。

        呃……她发誓她刚刚真的只是戳了一下他而已。

        苏梓胭微叹了一口气,蹲下身子,轻拍着少年的背。

        “没事啦,你现在安全了,没人会打你卖你了,哪怕是你的亲生父亲。”

        是的,亲生父亲。她想了很久谁会有胆子,有能力让一个皇子的痕迹在宫中消失并将其卖入南阳阁,思来想去连做到这一切的人似乎也只有那个人,毕竟他欠了南阳阁的巨款。

        不过,眼下还是得解决眼前的问题,程子扬的幻曲虽短且杂乱,但对于这种有着自己内心掌握不了的人还是会影响。

        唉,早知道先塞给他药了,也不至于现在只能靠这种人力唤醒了。

        …………………………………………我是一条人工分割线

        红豆铃兰,悠悠河水,有美人兮,在水一侧,她侧头浅笑,肩扛花锄,一举一止尽显媚态。

        红台褐栏,锣鼓筝声,有戏子兮,台上轻拂,轻启红唇。

        只听她唱道:“有道是门当户对才配上,奈何那高中的状元公偏只爱那青梅妻……”

        那台下独坐着一位看客,那看客倒着案桌上的茶水,低着头不看台上的戏只盯着那手中的画卷。

        “又来听这处戏了。”

        “嗯。”那看客瞧见来人,卷起手中画卷放置手旁书篓里“你来做什么?”

        “跟你一样。”

        来人坐在看客身旁望着那台上的戏“你还要多久才肯走出那件事的阴影。”

        “她去了十年,你便沉沦了十年。临渊曾经风华绝伦的状元公也该醒了。”

        云临起身抱着书篓转身要走“如果这便是你来这的原因,怒在下无法奉陪。”

        “你还记得顾唯音给你的最后一封信吗?”

        “记得。”

        “那信上是否有过这样一首小楷诗,一月早梅红尽绽,十里彼岸不复返。百里红妆江山聘,孤影独留昏烛尽……”

        ………………………………………………我是一条人工分割线

        血染白雪,长凳上的女子血迹干涸,轻盈的雪花覆盖着,她趴在长凳上小脸灰白,她死了,死于活刮。

        边上的少年望着那长凳上的女子没有似毫的惊慌与悲哀,就像死的这个人不是他的娘。

        从远处传来的脚步声终于让少年有了些许动作,他揉了揉眼睛,半趴在女子身边大哭了起来。

        “哭什么。”

        那坐在辇车上的帝王撑着脸皱着眉望着抱尸痛苦的少年。

        “回陛下,安淑妃被皇后命人活刮而死喽,而趴在那大哭的人是安淑妃之子十八皇子。”

        “也是国师说可以救醒姑娘的药人。”

        最后一句话是老太监压着声音向陛下说道。

        “哦,既是这样把他带进金銮殿,好生伺候着吧。”

        “好生伺候”这四个字曾予他是救赎亦是一切恶梦的开始。

        “不过是一个药人而已,吃那么好做什么。只要饿不死就行了。”

        “不过是打了一顿,瞧着模样还有力气瞪着咱家,小的们看来你们没使够力啊,再打。”

        “瞧着白净的模样,不如卖于南阳阁抵债如何?”

        “既是阁下所要就卖于阁下吧。”

        “父皇……”少年白着脸望着龙椅上的帝王,祈求着他收回成命“儿臣……不,我会乖乖做好姑娘的药人的,不要卖掉我。”

        “你……已经不配做她的药人了。”帝王厌恶地望着台下的人,挥了挥手让南阳阁的人带他离开。

        离开前他看见那高高在上的帝王如奴婢般向着南阳阁的人点头哈腰。

        “朕已经找到救醒阿念的新药人了,还望南阳阁能继续提供药材……”

        真是讽刺啊!

        于是他便到了这个困了他三年的牢房里,每天都有不同的人过来取他的血,听说这次不是为那位姑娘用,而是另一位人了。

        再后来没人取他的血,取而代之便是一次又一次的鞭打,听说那位好像知道事情真相了,便再也不肯吃药还把南阳阁阁主撵出府外,还真是报应啊。

        他本想着一切逃跑计划了,便生遇见了眼前这个人,她逆光而来,抱着他离开那个牢房。偷了她府上的金银,用了异域迷香勾得那人注意,带他来这。

        用性命引来她的到来,虽然过程中付出了血的代价但也测出了她对自己的态度,不是吗?

        墨卿尘睁开双眼望着面前靠墙角熟睡的女人,伸出手指勾勒着她脸上的轮廓。

        既然救我出了地狱就不要再抛下我哦……

        良久,苏梓胭伸了个懒腰起身,摸了摸鼻子,低头才发现自己脚下躺了个人。

        呃…她想起来了。她好像在用人力唤醒人出幻景,结果好像睡着了。

        不过也没什么大碍就是了,她低头望了望安然熟睡的人,活动了一下身子,然后将地上的人抱了起来随着来时的道路出去了。

        “主子,给属下吧。”

        苏梓胭一出通道便碰上等候多时的暗牧,于是便将怀里的人扔给了暗牧。

        “你抱他去坐马车,吾去驾马车。”

        “这于礼不合,主子。”

        “你是主子还是吾是?”

        “主子是。”

        “那不就行了,上车。”

        说完便一跨上了马车,拿着马鞭。暗牧只好带人进入车厢里面。

        随着一声马叫声,马车很快驶向了京城。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4165/34165014/93017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