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陈醋成墨,半生纸酸 > 第10章 第十章

第10章 第十章


“哟,今个是什么风把苏大小姐吹过来光临鄙人陋室。”

        青夭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斜椅着门框看着刚出浴的苏梓胭。

        苏梓胭着羊脂红梅对襟束腰裙,披散着湿漉漉的长发让身后的阿芜擦拭着。

        “怎么吃生姜了。”

        “大热天吃什么生姜。”青夭拿下口中的狗尾巴草,斜眼抱胸侧看着屋外景色。

        “没吃生姜生这么大气干嘛。”

        “生气,我犯得着生气吗?”青夭低垂着眼,“你苏大小姐的气我敢生吗?”

        “好了,便生气了。”苏梓胭摸了摸青夭的头“你帮吾擦头好不好?”

        苏梓胭轻摇着青夭的手臂,笑着望向青夭。

        “得了,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青夭叹了口气,接过阿芜手中的绸布擦拭着苏梓胭的头发。

        “你……今天是去成礼司监司……对吧?”

        “嗯。”

        “为什么去哪儿?”

        “受人所托救人。”

        “这次回来打算待多久?”

        “咦?”苏梓胭侧仰着头“你这次怎么不问吾受何人托的吗?”

        “还需问吗?”青夭垂着眼将苏梓胭的头转了回去“除了她,你还会认谁的话?”

        “还有你啊。”

        “我?”青夭笑着摇头道:“你若认我的话就不会跑去那个地方,若认我的话就应该待在那地方至死不出。”

        “青夭……”

        “算了,你好不容易来一趟,别说这些伤心事了。”青夭收起了绸布,拿起桌上梨花木梳一遍一遍梳着苏梓胭的青丝。

        “你带来的那个人我安排在别院。”

        “嗯。”

        “我今日早晨让青瓷那小子把药给你送去了。”

        青夭在妆匣里挑选了一枝白瓷簪插在苏梓胭发簪里“你现在若真还听我的话就好好吃药听见了吗?”

        没得到回复的青夭侧头却发现苏榜胭在妆台上撑着手睡着了。

        “殿下,药好了,是否让阁主……”

        阿芜端着药从门外走进,却被青夭用动作止至话语。

        “出去吧。”

        “是。”

        青夭为苏梓胭盖上了被子,小心压好被子四周,放下床帷,吹灭烛火,关上房门。

        “让慕白扮她去宫中宴会。”

        “是,殿下。”

        ……………………………………………………我是条人工分割线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

        帝王撑着龙椅手将一旁案桌上的茶杯砸碎在地。

        “一个大活人能在眼皮子底下跑掉,朕养你们这些人有何用?”

        “臣等办事不利,还望陛下恕罪。”跪伏在地的五个大臣瑟缩着身子,低着头不敢面对来自九五至尊的怒火。

        “怒罪?朕拿什么来恕你们的罪?”

        帝王眯长着眼,扯着冷笑望着下方的几人。

        “臣或许有一个方子可引这人自行出来。”

        “哦,是吗?说给朕听听。”

        “陛下宫中不正有位引诱他出来的最佳诱饵吗?”青衣大臣扯着笑,眼里露出一抹奸诈“苏郡主不就是最优人选吗?”

        一旁跪伏在地的大臣扯了扯这位年轻官员的衣角,可惜年轻官员头一次被派如此大的差事,自然不肯放过这次机会。

        “苏郡主与他幼时渊源颇深,若将苏郡主作为诱饵,想必他定会献身。”

        高坐龙椅的帝王扯着凉薄微笑,低垂着眼睫遮盖眸中的神情。

        “哦,那王爱卿又何建议?”

        “不如陛下当众取郡主的血,然后令人拿其用药如何?”

        “哦,这便是王爱卿的建议。”帝王坐起身来,挥了挥手让人将王大臣擒拿起来“朕以为该建议不如何,不过这也提醒了朕取你的血。”

        “陛下……”年轻官员脸色苍白,拼命挣脱着身上的束缚,试图获得帝王的饶恕,奈何最终被拖至殿外。

        “行了,都下去吧,朕乏了。”帝王起身搀着太监的手,挥手辞退四臣“明天望诸卿给朕一个满意答复。”

        “是,臣谨命。”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4165/34165014/93017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