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高管的古代小厮生活 > 第132章 第 132 章

第132章 第 132 章


尤良之前觉得胜券在握,如猫戏老鼠一般看着面前拼死抵抗的禁卫军,直到他的后方传来喊杀声。

        "大人,不好了,外面来了援兵,看着好像比我们人多。"

        什么

        尤良瞳孔放大,他立刻返回第一道宫墙,一眼就看到宫墙外乌泱泱的人,若非他的手下机灵,立刻把宫门关上,他们恐怕已经被这群人偷袭了后路。

        "本将不是让人把守城门吗这些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出现了这么大的意外,尤良没了冷静,一边命人抵挡援军,一边思考该怎么办。

        对方兵力明显多于他们,而且随着时间流逝,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援军赶到,他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尤良面色铁青,本想跟着九皇子搏一搏,对方的计划安排得天衣无缝,最一开始确实很顺利,谁知道会出现这么大的意外。

        他不停咒骂守城之人,到底是怎么守得城,竟然把这么多人放进来了。

        "大人,殿下那边来了消息。"

        "什么消息"

        眼看着就要失败了,尤良现在已经看不到活命的希望

        "殿下让我们捉住皇后,说这是唯一活命的机会。"

        "皇后"

        尤良眼睛一亮∶"对啊,宫里还有皇后在。"

        皇后身份特殊,被顺熙帝封为定州军主将的成晟旻是她亲哥哥,如果他们抓住皇后,就有了和顺熙帝谈判的资本。

        "快,随本将去毓宁殿。"

        尤良将大部分人留下抵挡援军,希望他们能尽可能地多抵挡一会儿,他自己则率领两千人去毓宁殿。

        这一路上不停遇到抵挡的禁卫,尤良急着抓皇后,所有抵挡之人全被斩杀,脚步没有半点停顿。

        很快,众人便到了毓宁殿。

        此时,毓宁殿尚有数百禁卫守卫。

        尤良深吸一口气,他知道能不能活命就看这一次了。

        "所有人一起上,消灭他们"

        京防营兵丁立刻冲向禁卫。

        论单打独斗,京防营比不得禁卫,但如今京防营的人数倍于禁卫,禁卫便是再能打,也抵挡不住。

        禁卫统领已经战死,这群人心知挡不住尤良,不想做无谓的牺牲,眼看着京防营就要冲过来,便有人扔下手中的武器。

        "我投降"

        看到这一幕,其他人都松了口气,有了带头之人,一切就变得很顺利。

        剩下的人纷纷扔下武器投降。

        京防营兵丁冲锋的脚步一顿,看向尤良。

        尤良大笑∶"哈哈哈,天不亡我"

        根本不管那些投降的禁卫,尤良率先走进大殿,抓住个宫女就问道"皇后在哪儿"

        宫女颤颤巍巍道∶"在,在寝殿。"

        尤良将宫女扔到一边,道∶"走,去见皇后。"

        他如今已经不再想着造反成功,只想着能活命。

        只要将皇后握在手里,他就能活命。

        尤良很快就走到寝殿外,他挥挥手,让人把寝殿围起来。

        "皇后娘娘,京防营副将尤良求贝。"

        很快,紧闭的大门被打开,若云走出来道∶"娘娘只见尤副将一人。"

        尤良眯了眯眼,笑道∶"微臣特来保护娘娘,得先检查娘娘殿内有没有歹人,若有歹人藏在暗处伤到娘娘,微臣可难辞其咎。"

        他自然不能就这么一个人走进去,万一里面埋伏着人呢。

        若云侧身站在一边,面无表情道∶"那就请检查吧。"

        尤良一挥手,数十个兵丁走进去,将整个寝殿仔仔细细检查了一边。

        最后出来复命道∶"大人,里面只有娘娘一人。"

        尤良这才放下心,微微整理自己的盔甲那上面的血迹是没办法清除了,只能让其变得整齐急

        他第一次觐见皇后,总要注意一下礼仪。

        "尔等在外面等本将。"

        说罢,尤良便走进寝殿,一眼望去,并没有看到人。

        "娘娘在何处"

        若云道∶"娘娘这段日子一直在书房为皇上抄写佛经,尤副将这边来。

        若云便替他引路。

        很快两人便来到书房门口。

        若云恭声道∶"娘娘,尤副将求见。"

        "进来吧。"

        若云摆手,示意尤良进去。

        尤良忙走进去,

        "娘娘,微臣"

        正在此时,一阵寒光闪过,尤良瞬间汗毛竖起,下意识就要拔刀,但此刻已经晚了,此时已经有把剑抵在他的脖子,那人还取走了他的刀。

        尤良扭头看去,持剑之人穿着皇后的衣服,但相貌很普通,他虽然没见过皇后,但听说过不少皇后的传闻,心知此人根本不是皇后。

        而书房内已经没了其他人。

        被骗了

        尤良心中只剩下这个念头。

        他身后的若云扶住门框,心里砰砰直跳,她方才真怕尤良是个粗鄙之人,什么都不管直接杀进来。

        尤良咬牙切齿∶"皇后不在宫里"

        女子道∶"明知有人心怀不轨,皇上岂会让娘娘置身危险之地。"

        女子名为暗五,是国公府培养出来的暗卫,因为和成晗菱体型相似,便被选中代替成晗菱。

        那日成晗菱回国公府就没有再回来,她特意选择晚上回京,再加上披风的帽子,根本没人看到她的相貌。

        本来若云也该留在国公府,但若云心知若是她不在,很可能会让幕后之人生疑,便随着暗五一同回宫,这几日也一直是若云在周旋,才没让暗五露馅。

        为了能顺理成章地不见外人,若云便让暗五假装做了噩梦,如此便能以抄写佛经为由不见任何人。

        宫门口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当初他们以人海战术战胜禁卫军,现如今他们也品尝到了人少的滋味。

        随着梁敬嘉带人攻破宫门,这场叛乱便被初步平息。

        阁楼上的几人已经被抓起来,等候下一步处置。

        国公府

        顺熙帝等人就坐在大堂,登明坊这边并没有被波及,外面没有任何声音,但他们都知道外面很不安静。

        成晗菱握着他的手道∶"谨郎,若云会不会有事"

        顺熙帝道"不会的,我在宫里安排了人,保护若云绰绰有余。"

        若云执意要回宫替他们完善计划,顺熙帝自是有派人保护她的安危。

        成晗菱道∶"我怕会出现意外。"

        成晟然道∶"敬嘉现在应该已经攻进皇宫,尤良只要不傻,就不会再多做杀戮。''

        顺熙帝看着外面的夜色道∶"今晚过后,一切都要结束了。"

        他为了引出这帮人,刻意离京给他们机会,这一夜不知牺牲了多少人。

        顺熙帝猜到他们在京防营有人,但着实没想到会是尤良,尤良带领三万大军闯进京城,这个人数大大出乎顺熙帝的意料,若非他为了稳妥,将当初出征的所有大军都偷偷带回来,恐怕不会这么容易平乱。

        今夜一战,步军营三个营只剩下第三营,剩下两个营加起来恐怕也不过几千人。

        顺熙帝很庆幸他足够谨慎,让成晗菱留在国公府。

        柳公钊谨慎又狡诈,顺熙帝猜到他会派人试探,所以在离开前他便和成晗菱说过,只要皇宫有任何异常发生,就让她回国公府一趟。

        没一会儿便有人进来禀报道∶"皇上,梁大人已经平定叛乱,尤良被生擒,他手下之人全部投降,京城作乱的黑衣人也被全部消灭。"

        "梁大人抓到了幕后之人,今日的叛乱皆是秦守洪和九皇子所为。"

        柳公钊没有功名在身,有秦守洪和九皇子在,梁敬嘉手下之人根本没有在意他。

        顺熙帝却更重视柳公钊,问道∶"共抓到几个人"

        "回皇上,一共有三人,第三人是个文弱书生,好像是之前失踪的柳修严之子柳公钊。"

        顺熙帝道∶"将秦守洪押入大牢,让刑部好好审审他,将老九关进宗人府,至于柳公钊,带他来见朕。"

        成晗菱皱眉∶"见柳公钊做什么"

        她对这个到处折腾的病秧子厌恶得很。

        顺熙帝道∶"有些事要问他。"

        沈梦柔起身道∶"既然事情已经结束,我先回去看看六六。

        她对接下来的审讯没有兴趣。

        成晗菱则是派人去将若云带来,亲眼看到若云没事她才能安心。

        若云来得很快,梁敬嘉攻进皇宫后,若云便要求出宫来见成晗菱,梁敬嘉派了一队人护送她来了国公府。

        若云到后不久,柳公钊被带来了。

        他看着眼前的顺熙帝和成晗菱,一切都明白了,怪不得尤良没抓到成晗菱,原来她早就不在宫里。

        顺熙帝道∶"朕听说老六死了,你什么时候支持老九了"

        柳公钊被兵丁压着跪在地上,道∶"看来皇上也不是全都知道。"

        "你还想卖关子"

        柳公钊知道自己输得很彻底,没有丝毫活命的机会,但他也不想让顺熙帝顺心,说了那么一句话后就什么都不肯说。

        顺熙帝眯着眼睛看他∶"从一开始你就在针对朕,朕可不相信你是为了老六,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公钊说得很坦诚∶"我这人没别的爱好,就喜欢毁了聪明人。"

        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外游学,见过不少聪明人,他最喜欢看的就是他们被摧毁信念的样子,玩弄聪明人能让他身心愉悦,蠢货根本不配让他耗费精力。

        从当年逃出那个组织后,他就知道自己心理出了问题,可他并不在意,他这种人根本活不了多久,既然如此,当然要怎么舒服怎么来。

        只可惜,因为顺熙帝太过谨慎,让他看不到数十万草原大军攻进卫国的盛况。

        成晗菱嫌恶道∶"谨郎,和他废什么话,这人就是疯子。"

        顺熙帝知道从柳公钊嘴里得不到什么消息了,便挥挥手道∶"拉下去处决了他。"

        都不用让他待在大牢占地方。

        柳公钊垂着头,听到这话也没什么反应。

        死亡而已,他早已做好了准备。

        "等等。"

        成晗菱开口阻止。

        顺熙帝问道∶"怎么了"

        成晗菱看着柳公钊,想着他过往种种针对顺熙帝的行为,冷声道∶"就这么死了未免太便宜他,把他带去刑部,命人用最残酷的刑法招待他,再让太医在一旁候着,我要他活够七日再死。"

        柳公钊面色微变,随后便恢复正常,微微笑道∶"皇后娘娘如此有手段,想来今后的后宫会非常热闹。"

        "死到临头还用离间计,现在让你死确实太便宜你,就按皇后说得办。"

        柳公钊浑不在意,顺熙帝看透又如何,他就不信以成晗菱的性格,顺熙帝的后宫能安静,早晚会想起他今日所说之话。

        一个注定被帝王厌弃的女人,便是皇后又如何。

        等柳公钊被带走,顺熙帝道∶"看来还得从秦守洪身上下文章。"

        顺熙帝猜测秦守洪应该是梁王旧部,以他的年纪和身份肯定知道不少事。

        "大哥,明日你亲自去审秦守洪,务必让他供出藏在定州军中的同伙,只有帮晟旻除去那些心怀不轨之人,他才能专心对付草原人。"

        成晟然点头∶"微臣会让他开口的。"

        顺熙帝自是相信成晟然。

        一柱香后

        梁敬嘉走进来道∶"皇上,皇宫的乱党已经全部处理,微臣恭迎皇上和娘娘回宫。"

        顺熙帝起身道∶"那就走吧。''

        御驾就停在国公府门口,顺熙帝和成晟然说了几句话后便启程回宫。

        马车内

        成晗菱靠在顺熙帝怀里,道∶"总算结束了。"

        那日她听顺熙帝的话回到国公府,就被成晟然要求待在府里暂且不能回宫,从那一刻起她就一直在担心顺熙帝。

        直到今日,她的心才放下。

        顺熙帝握着她的手,柔声道∶"今后都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

        今晚禁卫和步军营都死伤大半,之后要补充的都会是顺熙帝亲自提拔之人,自此,禁卫军和步军营才是顺熙帝真正的亲信,完全由他掌控。

        "对了谨郎,高成呢"

        高成是顺熙帝的贴身太监,之前是一起随顺熙帝出征。

        但成晗菱一直没看到他。

        顺熙帝淡淡道∶"他是秦守洪的人,被我处置了。

        这次引蛇出洞的计划太过重要,顺熙帝不允许出任何差错,从出发后,他就让梁敬嘉暗地里调查所有人,最后发现高成有问题,甚至还从高成的住处搜出一包毒药。

        对方的意图显然易见。

        成晗菱皱眉∶"秦守洪已经是当朝左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已经死了三十多年的梁王值得他这么做"

        顺熙帝道∶"等大哥明日审完,我们就会知道了。

        但梁王应该挺有魅力的,要不然梁王旧部不会这么多年来还一直不放弃,想给他报仇。

        只可惜,这份忠心用错了地方。

        梁敬嘉已经命人将皇宫的所有尸体处理了,地上的血迹也全都清理干净,除了还有一些血腥味,已经看不出这里发生过战斗。

        当然,那斑驳的宫墙还是证明这里发生过什么。

        毓宁殿众多宫人今晚的心情真是起起伏伏,不过顺熙帝和成晗菱能平安回来,这就是最好的事。

        "奴婢恭迎皇上和娘娘回宫。"

        顺熙帝∶"免礼,退下吧。"

        若云这时候才道∶"皇上,之前守卫毓宁殿的数百禁卫皆是不战而降。

        顺熙帝淡声道∶"将他们罢官免职,今后永不录用。"

        怕死是人之常情,但他们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更没有做到对顺熙帝的忠心,顺熙帝自然不能再留他们在身边。

        当然,也就是他早把成晗菱转移了,要不然这些人的下场不会这么好。

        之前的叛乱,一直都是禁卫在和尤良打,就在尤良要冲进宫里大杀特杀时,梁敬嘉赶到了,尤良急着抓皇后,根本没空对付其他人,所以宫里的其他人都很幸运地躲过一劫。

        得知顺熙帝和成晗菱回宫,御膳房的人立刻来问需不需要准备膳食。

        顺熙帝直接拒绝了,让人准备热水,这些日子为了悄无声息地把大军带回来,这一路上一直是风餐露宿,没睡过一天好觉。

        他现在就想好好沐浴一番,然后睡觉。

        成晗菱虽然待在国公府,因为总是担心顺熙帝,同样没睡好。

        两人沐浴更衣后,便一同睡了过去。

        皇宫里重新安静下来,但京城还远没有平静,梁敬嘉带着人先是包围了秦府,又带人将两座皇子府包围起来。

        审讯的事和他无关,他只负责不让任何一个人逃掉。

        京城乱了一夜,老百姓也心惊胆战了一夜,等第二日打开门,仿佛都能闻到空气中的血腥味。

        但街上什么都没有,还和以前一样。

        有知道些内情者忍不住卖弄自己的情报,道∶"听说昨晚是九皇子带兵叛乱,但是没成功。"

        百姓听了有些不相信∶"九皇子都被削爵了,他有这么厉害"

        "肯定是谋划了很久,听说他岳父是吏部侍郎,估计是帮忙了。"

        "嗯,很有可能。"

        周其茂昨晚同样一夜没睡,他听着城里的动静,默默等待最终的结果。

        可始终都没来人报信,他就知道九皇子失败了。

        周其茂今日一早便起身进宫面圣。

        得知顺熙帝还没醒,他便跪在勤政殿等着。

        顺熙帝和成晗菱很晚才醒,两人一同坐着用早膳。

        成晗菱道∶"还有两日便是年底,他们挺会选日子。"

        顺熙帝道∶"估计是想趁着年底让新帝登基,这可是个好日子。"

        而且过了年便是新的一年。

        新年新气象嘛。

        成晗菱笑了∶"只可惜打错了算盘。

        用完早膳,顺熙帝道∶"我去见见周其茂,一会儿回来陪你。"

        成晗菱点点头。

        勤政殿内

        青皇上明鉴。

        皇上微臣绝没有参与九皇子谋逆

        周其茂跪在殿中,声泪并下道∶"皇

        他早早进宫见顺熙帝,便是希望率先和顺熙帝解释这件事,若是等人上门审问,便失了先手。

        顺熙帝道∶"但你事先知道此事。"

        周其茂声音一顿,他无暇去想顺熙帝如何知道,只得道∶"九皇子确实有拉拢微臣之心,但微臣对皇上忠心耿耿,并未答应他。"

        "没答应,但是也没反对,对吧"

        "皇上

        "周爱卿算盘打得挺好啊,不答应也不拒绝,不管结果如何你都不会有事。

        顺熙帝目光一冷∶"你是不是把朕想得太仁慈了"

        "本想着年后再处置,既然你等不及了,朕就成全你。"

        "周其茂明知九皇子有谋逆之心,知情不报,罪同谋逆,传朕旨意,将周其茂罢官免职,押入大牢,同秦守洪一同由刑部处理。"

        "皇上,微臣知错了,请皇上再给微臣一次机会。"

        "皇上"

        周其茂被禁卫拉了出去,顺熙帝没有再搭理他。

        周其茂这人就是墙头草,他不想担谋反的风险,又想占谋反成功后的便宜。

        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

        哪怕九皇子成功,周其茂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毕竟,没人会喜欢墙头草。

        午膳后,成晟然便来求见顺熙帝。

        "梁王还有后人"

        顺熙帝惊了,被先帝灭了满门的梁王竟然还有后代。

        成晟然道∶"秦守洪就是打算扶持梁王十岁的孙子上位。"

        "十岁"顺熙帝冷哼一声∶"说得倒是冠冕堂皇,到时候执政的还指不定是谁呢。"

        一般幼帝登基,身边不是有强势的宗室,就是有强势的权臣,反正朝政肯定不会是由幼帝做主。

        成晟然问道∶"那人,皇上要怎么处置"

        真要算起来,那十岁稚童应该是他的堂侄。

        顺熙帝平静道∶"只要有他存在,梁王余孽就会觉得还有希望。"

        成晟然点头∶"微臣明白了。"

        虽然他什么都不知道,但他的存在就是原罪,总免不了被人利用。

        顺熙帝或许可以发善心把他送到别的地方隐姓埋名,但十岁的孩子已然记事,谁知道此人是什么秉性,而且就算他甘愿平庸,他的后代甘不甘心呢

        他不想给自己或者自己的后代找麻烦。

        "关于在定州军中的同伙,秦守洪刻招了"

        "招了,包括杜濂在内总共有十人,只有杜濂位高权重,其他人并不是多出众。"

        顺熙帝道∶"你将这份名单送给晟旻,让他和云泰商量后再决定如何做。"

        "微臣明白。"

        何云泰身在定州军中,他会清楚处置完这些人能不能帮成晟旻彻底掌控定州军。

        若是不能,那就多添几个人名。

        顺熙帝的要求只有一个以最快的速度掌控定州军。

        只有心齐的军队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如今草原人在定州关外虎视眈眈,他没有时间让成晟旻一步步以人格魅力让所有人臣服。

        顺熙帝只当了几个月的皇帝,但他已经明白一个道理。

        有些事情,没有绝对的对错,只看有没有用,对卫国有没有帮助。

        过年前最后一日,顺熙帝去宗人府见九皇子。

        宗人府的牢房和别处的牢房不一样,这里就像一间豪华客房,除了没有自由外,什么都有,据说吃得还不错。

        顺熙帝和九皇子两人相对而坐。

        九皇子道∶"来看我失败后的丑态吗"

        顺熙帝左右看看∶"朕看你过得挺好的。"

        过了两日,九皇子已经冷静下来,反正已成定局,顺熙帝又不可能杀他,随他怎么说。

        顺熙帝道∶"朕本想将你软禁在宗人府,可转念一想这样太便宜你了,这里布置得很不错,又管吃管喝,很多人想过这样的生活都过不了,你一个谋逆之人何德何能"

        九皇子皱眉∶"我是先帝之子"

        哪怕他谋逆,顺熙帝也不能杀他,他必须展现他的仁慈。

        "你放心,朕不杀你。"

        "朕会将你从玉碟除名,贬为庶人,没收皇子府的全部财产。"

        顺熙帝怎么可能让他好过,九皇子今后会常常体会到底层百姓的艰辛。

        "你不能这么对我"

        九皇子终于冷静不下去,他不怕被圈禁,因为这是他打算接受的命运。

        可他受不了被除名。

        他拼命想成为皇帝,如今却连皇室身份都保不住,他怎么接受得了。

        九皇子看着顺熙帝,怒吼声渐渐变成哀求∶"你不能这么对我。"

        顺熙帝脸色不变,道∶"我这里还有个消息,你想不想听"

        "你可知你为何至今没有一个孩子"

        九皇子猛地瞪大眼睛。

        "看来你想到了,你的沈侧妃给你下了药。"

        "她怪你没给她的孩子报仇,也怪你自此冷落她。"

        "你瞧瞧,皇位,子嗣,你什么都没得到。"

        杀人诛心

        九皇子彻底被顺熙帝击垮了心神,他已经被贬为庶民,如今又注定没了子嗣,那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可他舍得死吗

        顺熙帝走出房间,他非常肯定,九皇子这样的人绝对舍不得自杀。

        他确实不会杀九皇子,因为他会让九皇子生不如死。

        顺王是宗人府总管,顺熙帝来见九皇子,肯定瞒不过他。

        "皇上,你是不是应该找个人接我的班了"

        顺王已经和他提过好多次,这个惫懒的王爷就只想吃喝玩乐,什么都不想干。

        倒是和小十二有一拼。

        等等,小十二

        顺熙帝眼睛一亮∶"王叔,你也知道朕几个兄弟都不争气,暂时没有合适的人选,要不您暂且先把小十二带在身边教导,只要您觉得他合适了,朕就让他接班,怎么样"

        "小十二"顺王琢磨了下,点点头∶"好。"

        虽然那小子还没加冠,但年龄不重要,只要有能力就行,他好好教教他,争取一个月内让他接班。

        宫里正在带着众皇子玩的十二皇子不禁打个冷颤。

        顺熙帝摆脱顺王的纠缠,立刻就离开了宗人府。

        其实宗人府的权利很大,按理说宗人府总管不能随便任用,但卫国如今建国不足百年,口子嗣很少,如今尚存的也就顺王一人。

        先帝子嗣倒是挺多,但也就十几个人,得再过几代,等他们都繁衍众多后代后,那时候宗人府才会变得重要。

        如今的宗人府更多时候只是摆设。

        处置完九皇子,顺熙帝便回了毓宁殿。

        因为发生了叛乱,虽然今年是他第一年登基,顺熙帝也没办宫宴的心思,直接让人传令今年宫宴取消。

        各大臣现在因为叛乱的事人心惶惶,生怕自己被牵连,也没心情参加宫宴。

        秦守洪毕竟是丞相,和他牵扯的人实在太多,哪怕不是梁王旧部,也有些人被他说服,站在他那边。

        可这些人都是谁,就得由刑部审讯。

        为了避免刑部有人公报私仇,顺熙帝命令三司会审,同时让成晟然监督,尽可能不让一桩谋逆案变成一桩冤案。

        新年过后没几日,三司地官员便开始上值,彻查秦守洪的党羽。

        足足查了一个月,才将此案查完。

        而此时,定州的捷报也到了。

        顺熙二年二月

        定州军大败草原大军,主将成晟旻乘胜追击,直接追到草原大帐,沿途各部落都被他屠杀一空。

        经此一战,成晟旻在草原真成了止小儿啼哭的存在。

        漠西各部落都把他视为魔鬼。

        因为成晟旻太过凶残,被打败的草原人根本不敢派小股部队骚扰定州百姓,毕竟他们敢杀一个定州百姓,成晟旻就敢屠他们一个部落。

        成晟旻不是以往那些心怀仁义的将领,在他心里,只要是草原人,他就不会有丝毫的手软。

        接到捷报后,顺熙帝大喜。

        立刻传令,让成晟旻回京接受封赏。

        同时已经醒过来的成运昶,顺熙帝也让他回京休养。

        得知父兄要回京后,成晗菱就一直处于很兴奋的状态。

        高兴了两日,她和顺熙帝道∶"爹这次伤得不轻,而且他年事已高,他不适合再镇守定州了吧"

        顺熙帝沉思道∶"此事得等岳父回来再说,容我先想想。"

        二月底,成运父子回京。

        顺熙帝让他们先回府和家人团聚。

        次日,成运昶父子来到勤政殿。

        "微臣拜见皇上。"

        "快快免礼。"

        时隔两年多,顺熙帝再见到成晟旻,只觉他仿佛变了个人。

        身上满是精悍之气,虽然脸上带着笑,可整个人站在那儿,便让人觉得很危险。

        顺熙帝笑道∶"这次能击败草原人,晟旻和云泰可是功不可没。"

        何云泰还在定州,定州还需要他坐镇。

        顺熙帝已经派人护送他的家人去定州和他团聚。

        成晟旻道∶"这一切都是云泰的算计,我只负责冲锋陷阵。"

        "那也是功不可没,我听说你一枪就把一个草原王子挑落马下"

        成晟旻不屑道∶"那人弱得很,还喜欢冲在前面,不杀他杀谁"

        "哈哈哈,和你相比,谁都很弱。"

        话音刚落,顺熙帝看着他的眉头一愣,道∶"你的左眉"

        成晟旻摸摸那儿,沉声道∶"一个能让我记得别冲动的教训。"

        他的左眉到眼角处有一道浅浅的疤痕,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

        但这个位置实在太过危险,再偏一点受伤的就是他的左眼。

        说起这个伤疤,成晟旻浑身的气质一变,整个人变得冷漠不少。

        成运昶解释道∶"他刚战场的时候很冲动,微臣提醒过他很多,但他自恃武艺高强,谁都不怕。"

        "有一次就中了草原人的圈套,他身边的护卫为了护他逃走,只有一人活下来,他脸上也落下了这个疤痕。"

        成长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成晟旻的成长就伴随着人命。

        顺熙帝拍拍他的肩膀道∶"你杀了这么多草原人,已经为他们报仇了。"

        成晟旻正色道∶"在三年内,我会屠尽整个漠西部落"

        他这么说,显然是知道顺熙帝和何云泰的计划。

        顺熙帝道∶"此事不必着急,还有漠南和漠北呢,按照云泰的计划慢慢来,五年内能决定草原问题,朕就很高兴。"

        其实,他的心理预期是十年。

        对付草原不能一味的杀戮,免得激怒其它部落,得将拉拢和威慑共同进行。

        何云泰已经在定州及几个周边府县勘察适合让归顺卫国的草原人耕种的地方。

        顺熙帝没想过让所有草原人都学中原人耕种,但让其中一部分人耕种,便能增加他们对卫国的认同,由他们再去影响其他的草原人。

        但只要何云泰的计划无误,数年后,草原人就不会再是卫国的心腹大患。

        三人聊了许久,下面的人提醒该用午膳了。

        顺熙帝道∶"岳父,晟旻,走,去菱菱那儿用午膳。"

        成晗菱早就在殿门口等着,看到几人后立刻快步走过来。

        "爹,二哥。"

        成运昶看着成晗菱,笑道∶"好好的就好。"

        成晟旻则是围着她转了一圈,夸赞道∶"娘娘更加漂亮了。"

        成晗菱得意一笑∶"那是当然。"

        几人一同围着用午膳,顺熙帝不讲究那些规矩,宫里人屡次规劝无果后也就放弃了,他们再怎样也不可能强迫皇帝。

        用完饭后,顺熙帝道∶"岳父年事已高,朕决定将岳父调回京城,岳父觉得谁适合当这个继任之人"

        成晟旻率先道∶"皇上,当然是微臣更加合适。"

        成运昶没说话。

        顺熙帝道∶"你可要想清楚,若是你选择镇守定州,最多也就能像岳父这样,一年回京一次。"

        成晟旻道∶"微臣想得很清楚。

        成晗菱插嘴道∶"那韩三呢"

        她还指望着成晟旻在外待几年就回京呢,他今后镇守定州,就真成了一年见一次。

        成晟旻沉默了。

        顺熙帝道∶"你先好好想想,别着急做决定。"

        虽然他也觉得成晟旻是最合适的人。

        "不用想了,我决定了。"

        他在定州待了两年多,早已明白很多事情并不能两全。

        何云泰收服草原的计划还需要他,成晟旻必须要回去。

        和卫国的安定相比,他个人的私事根本不重要。

        成晗菱垂下头,心里有些难受,可看到成晟旻坚定的眼神,又说不出什么。

        顺熙帝点头∶"好,下次早朝我便会宣布此事。"

        成运昶默默叹口气,他之前不想让成晟旻上战场,便是想为了避免此事,没想到还是没逃过去。

        为了守卫边疆安定,成国公府付出了三代人。

        几日后的早朝

        顺熙帝下旨封成晟旻为宣安侯,即日起负责镇守定州,统帅数十万定州军。

        对此,众大臣都没有异议。

        顺熙帝已经向众臣证明他的手腕,谁都知道新帝并不好惹,目不喜欢守规矩,惹怒他没有好果子吃。

        平叛乱证明了他的能力,定草原证明了他的眼光。

        无人再敢欺他执政经验不足,顺熙帝由此彻底掌控了朝廷。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1718/31718918/94368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