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高管的古代小厮生活 > 第134章 第 134 章

第134章 第 134 章


顺熙四年五月

        是霍谨博登基后第一次出巡,而且还是巡幸草原,不管是从哪种层面来说,都很有意义。

        但他离开后,京城就需要人看顾。

        霍谨博便让丞相周泽德和吏部尚书成晟然总理朝政。

        在吴伦杰致仕后,霍谨博便将成晟然提拔为吏部尚书,同时将江南布政使杨文舟提拔为户部尚书。

        当初选择投靠秦守洪的房如彰和江时昆自知自己不可能得霍谨博喜欢,哪怕当初情势所迫,但他们未能保持忠心是事实,霍谨博不曾直接罢免他们已经是给他们留了面子。

        这两人倒也识趣,在这两年陆续致仕,由霍谨博安排人接替这两人的位置。

        霍谨博能这么放心出巡,也和他彻底掌控朝政有关。

        只要霍谨博不出事,朝廷就会安稳如山,不会出什么大事。

        在周泽德的带领下,文武百官一同给帝后送行。

        这些人肯定不知道皇后娘娘为了能顺利出巡,硬是让霍谨博在勤政殿素了两个月。

        这两个月,霍谨博为了能重回毓宁殿,用了不少办法,连半夜偷袭都用上了,但成晗菱就是不松口,霍谨博又不能强迫她,最后只能由着她。

        御驾中,霍谨博和成晗菱同乘一车。

        成晗菱笑道“终于出发了,再有一个月就能见到二哥了。”

        他们会先去定州,从定州出发去见漠南部落。

        这两个月,忙活得不止京城众人,还有定州,霍谨博要在定州停留一个月,住处肯定要准备好。

        从霍谨博定下要巡幸草原的计划后,定州就开始筹建定州行宫,等霍谨博到达定州前就得完工。

        除此之外,从京城到定州的一路上都得修建供皇帝专门休息的驿站。

        考虑到霍谨博今后可能每年都会巡幸一次草原,还有可能会带上年幼的皇子公主,这沿途的驿站必须得建,否则住宿条件太恶劣很容易让皇子公主身体不适,但这些驿站今年是完工不了了。

        霍谨博冷哼“是啊,为了能见晟旻,某人可是硬生生冷落了我两个月。”

        他这两个月怨气可是很大的。

        成晗菱睨他一眼“我哪里冷落了你了,我们哪天没见面哪天没一起用膳你现在身上还穿着我为你做的衣衫呢。”

        霍谨博一噎。

        成晗菱明知道他的意思,就是故意曲解,他若是敢挑明,她就会委屈地控诉他“只喜欢她的皮囊”。

        这一套,在这两个月被皇后娘娘玩得很溜。

        霍谨博勉强笑道“是我说错了。”

        大丈夫能屈能伸,成晗菱现在做的孽,他早晚让她还回来。

        成晗菱得意了。

        她这两个月可谓是春风得意,翻身把家当,常常能把霍谨博堵得说不出话。

        哼。

        她已经懂得如何对付霍谨博,哪怕不用有孕她也可以制止他,既然如此,就不必执着怀孕了,反而容易被霍谨博钻空子,到时候苦的还是她。

        霍谨博看着成晗菱狡黠的眼神,便知她又在想什么鬼点子,暂且让她高兴高兴。

        霍谨博的队伍太长,得走将近一个月才能到定州,这一路上舟车劳顿,成晗菱过了前几日的兴奋劲,便开始日日念叨什么时候到,她不是个有耐心的人,坐马车时间一长就嫌烦。

        好不容易熬到了定州,成晗菱竟然想骑马进城。

        霍谨博忙打消她这个可怕的念头“菱菱,等到了草原随便你怎么骑,现在外面都是百姓,这个时间不合适。”

        成晗菱撇嘴“我爹常说定州民风彪悍,男女都会骑马,我骑着马进城又不是什么稀罕事。”

        “可再加上你的身份就是稀罕事啊,我们还是别给晟旻添麻烦。”

        这么多百姓围观,成晟旻安排了不少兵力维持治安,若是成晗菱露面,百姓们一激动,成晟旻更麻烦。

        “好吧,那就不骑了。”

        霍谨博松了口气。

        一行人稳稳当当进了定州城,最后在新建好的定州行宫处停下。

        护卫率先走进行宫,将整个行宫检查一遍,同时派人把守各个洞门,随后才请霍谨博和成晗菱下马车。

        两人一下车,便看到站在一旁的成晟旻。

        成晗菱笑道“二哥。”

        成晟旻拱手道“微臣见过皇上,娘娘。”

        霍谨博道“都是一家人,不必多礼。”

        看看愈发沉稳的成晟旻,他笑道“到底是成亲了,看着比以往成熟不少。”

        “不止呢,”成晗菱接话道“听说韩三已经产下一女”

        提到妻女,成晟旻脸上不自觉露出笑容,点头道“半个月前才生的,夫人不便出来迎驾。”

        如今韩迎蝶还在坐月子呢,只能待在房间里不能出来。

        霍谨博道“养好身体更重要。”

        成晗菱也道“等明日我去看她。”

        他们今后叙旧的时间还很多,今日随意聊了两句便让成晟旻离开,他们风尘仆仆赶了一个月的路,两人都很累,沐浴后便直接睡了。

        次日

        霍谨博召见以成晟旻为首的定州将领商讨围猎一事。

        成晗菱则到侯府去见韩迎蝶。

        “拜见皇后娘娘。”

        房间外的众多丫鬟猜出成晗菱的身份,纷纷行礼。

        成晗菱摆摆手,让她们免礼后便走进房间。

        韩迎蝶正靠坐在榻上逗弄怀里的婴儿,脸上带着成晗菱从未见过的神情,成亲后,成晟旻和韩迎蝶的变化都很大。

        韩迎蝶看到成晗菱道“你也知道我现在不方便,就不给娘娘见礼了。”

        成晗菱走到她床边坐下“你我之间不必计较这么多。”

        她低头看向她怀里的婴儿,脸蛋白白嫩嫩的,道“可取了名字”

        韩迎蝶道“大名让公爹取,小名叫夏夏。”

        因为出生在仲夏,所以就叫夏夏。

        成晗菱嘴里一抽“谁取的”

        “我当时还没醒,你说谁取的。”

        “不愧是亲兄弟,这想法都一样。”

        六六,夏夏。

        一样的配方,一样的味道。

        韩迎蝶道“反正就是小名,叫习惯了也就还好。”

        成晗菱碰碰夏夏的小脸,道“同样是刚出生,夏夏可比六六那时候好看多了。”

        那如葡萄般的大眼睛,看着就让人喜欢。

        韩迎蝶笑道“刚出生的时候可不是这样,也就是自己亲生的不舍得扔,你二哥就跟眼瞎似的,逢人就说自己女儿如何如何漂亮,人家还不好反驳他。”

        现在夏夏稍稍长开一些,韩迎蝶才看出她眼睛和嘴很像自己。

        成晗菱听得也乐了。

        “还是二哥好,大哥当初可是很嫌弃六六,惹得六六都不亲近他。”

        想到成晟然父子相处的样子,成晗菱忍不住摇头,乖巧懂事的六六在面对成晟然时,就会变得不一样,还喜欢跟沈梦柔告状。

        成晗菱自是站在六六那一边,只觉得成晟然这么大的人还和小孩子一般计较,真是幼稚。

        成晗菱从韩迎蝶手中接过夏夏,低着头逗她。

        韩迎蝶挑眉道“这么喜欢孩子,你和皇上得多努力啊。”

        成晗菱道“之前有这个想法来着,但一直没成功,想着强求也没用,随缘便是。”

        “这种事确实强求不来。”

        韩迎蝶之前从来没想怀孕的事,她远在定州,身边无长辈在,根本没有人催生,她自在得很,压根没想过生孩子。

        但无意中有了身孕,便想着多个孩子或许也挺好。

        成晗菱看她道“都说定州苦寒之地,我看你过得倒是挺开心,我之前还担心你受不了。”

        韩迎蝶靠在床上道“这里虽然没有京城繁华,但比京城好太多了,我不需要应付太多人,每天想做什么做什么,偶尔出去骑骑马打打猎,有趣得很。”

        成晗菱道“听着确实挺不错,可惜我明天就得去草原,你又不能出门,没办法陪我玩。”

        韩迎蝶“等你从草原回来可以在定州留几日,那时候我就有时间了。”

        成晗菱眼睛一亮“也对哦。”

        成晗菱抱着夏夏摇了摇,道“夏夏要不要一起去”

        夏夏小手握着,听到成晗菱的话,懒懒地打了个哈欠。

        成晗菱笑了“看来我们的夏夏不想出门。”

        “小孩子就是觉多,你今天算是来巧了,大部分时间她都在睡觉。”

        成晗菱得意道“这说明夏夏想见小姑,对不对”

        夏夏已经困了,眼皮开始打架。

        韩迎蝶笑道“看来是娘娘自作多情了。”

        “带小姐下去吧。”

        韩迎蝶吩咐奶娘。

        “是,夫人。”

        奶娘便上前一步把夏夏抱走。

        成晗菱问道“你怀夏夏的时候她乖不乖”

        她还记得沈梦柔被折腾得吃不下饭的样子。

        韩迎蝶道“还好,虽然会经常恶心,但不影响用饭,大夫说我这种情况已经很好了,女子怀胎十月本就不轻松。”

        “怎么,娘娘害怕了”

        成晗菱摇头“倒也不是害怕,只是想着提前有个准备。”

        霍谨博的后宫仅她一人,生育这一步她是逃不开的。

        要不然,霍谨博面对朝臣的压力会更大。

        韩迎蝶道“宫里有太医,你到时候有什么不适尽管和他们说,如果喜欢吃什么味道的东西也尽管吩咐,怀孕的时候口味变得奇怪很正常,只要能找到想吃的东西,能吃得下去,就一切都好。”

        怀孕的时候最怕的就是什么都吃不下去,这样的话大人和小孩的营养都不够,就会变得危险。

        午膳时,成晟旻回府,看到成晗菱还在愣了下。

        “娘娘没回行宫”

        成晗菱挑眉“二哥这么不想看到我”

        成晟旻道“我可不是这个意思皇上特意让我们先回府,他可能是想回去陪你用膳。”

        结果人还在他府里。

        成晗菱一顿,道“没事,我已经让人告诉他我不回去用膳了。”

        这真不怪她,她真的提前让人告诉霍谨博。

        另一边,霍谨博孤零零坐在餐桌旁,整个人面无表情。

        他特意让人吩咐行宫的厨师做些成晗菱喜欢吃的菜,想着在路上颠簸了一个月,今天怎么也得吃得舒心些。

        结果可好,成晗菱直接在侯府留膳。

        他回了行宫才知道成晗菱不回来了,早知道他还不如直接和成晟旻一起吃。

        唉

        霍谨博拿起筷子,吃了一顿很不舒心的饭。

        成晗菱回来时,霍谨博正坐在榻上看漠南部落资料,明日就要去见那几个首领,有些事情总要提前了解。

        见成晗菱走进来,霍谨博道“原来皇后娘娘还舍得回来啊。”

        瞧瞧这语气

        不就是没陪他用午膳嘛,至于怨气这么大

        成晗菱一脸无辜道“我让人告诉你了。”

        霍谨博黑着脸“我回来了才告诉我,有什么用”

        “你之前在军营,下人又进不去。”

        “合着还是我的错喽”

        进不去军营,就不会在军营外等着,这下人也不懂得变通,太蠢。

        成晗菱走到他旁边坐下,随意拿起水果咬了一口,道“反正不是我的错。”

        霍谨博眉心一跳,没好气道“你故意气我是不是”

        成晗菱眨眨眼睛“我哪有我和韩三许久没见,你又没时间陪我,我就多待了一会儿,我还以为你会和二哥一起用膳呢。”

        这个理由很强大。

        霍谨博无奈道“你个小没良心的,我时刻想着你,你倒是把我抛到了脑后。”

        “好啦,我以后一定回来陪你用膳。”

        成晗菱举手发誓。

        霍谨博笑了“明天就要去草原,你不陪我又能去哪里”

        提到草原,成晗菱问道“我听说草原人都没有房子是不是”

        霍谨博点头“他们是游牧民族,以放牧为生,所以他们需要经常搬家,住房子可不方便,因此他们都住帐篷。”

        “那我们也要住帐篷”

        “对。”

        这些东西都由漠南部落准备,成晟旻特意带兵告诉他们霍谨博要来的消息,相信他们只要不傻就会准备好一切。

        成晗菱皱眉道“那岂不是会很不挺舒服”

        霍谨博笑道“也不一定,这帐篷偶尔住住也不错,等明日你就知道了。”

        成晗菱多少还是对帐篷有些好奇的。

        次日启程后,成晗菱又问了一次帐篷的事,霍谨博告诉她等一会儿就看到了,可以亲身感受一下。

        漠南部落有十几个部落,其中最大的部落是喀尔部落,首领是喀尔汗,漠南各部落基本上都听从喀尔汗的领导。

        当初也是喀尔汗率先向卫国表示臣服,愿意接受卫国的统治。

        得知霍谨博今日要来的消息,喀尔汗便带着各个部落首领等在围场门口。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霍谨博要在草原建个围场,漠南部落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主动接过了建造围场的任务。

        现在围场虽然还没有完全建好,但雏形已经完成,剩下的就是水磨功夫。

        围场门口

        “大汗,卫国皇帝”

        “木泰,我们已经臣服了卫国,那人同样是我们的皇帝,莫要说错话。”

        喀尔汗年近五十,看起来依旧壮硕,眼中闪着精光,他素来对中原文化感兴趣,帐中收集了不少中原书籍。

        看到卫国对漠西部落的围剿后,喀尔汗就明白他们不是卫国的对手,而且他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只要能带着他的部落安安稳稳地在草原生活下去就好。

        只是漠南部落毕竟是个大的群体,不是喀尔汗的一言堂。

        因此喀尔汗带兵装模作样和定州军打了几场,皆是大败后才顺势提出臣服的想法。

        只要能活下去,谁也不想死,那些部落只是犹豫了一日便同意了喀尔汗的提议。

        只是臣服归臣服,很多观念还没转变过来。

        喀尔汗提醒他们也是避免他们犯错。

        木泰改口道“大汗,我听说这次皇上来会封赏我们,是不是真的”

        喀尔汗道“宣安侯曾经隐晦说过,但具体是不是真的还得看皇上的意思。”

        他们既然臣服了卫国,自然想在卫国能有个一官半职,官职的大小也能说明朝廷对他们的态度。

        等霍谨博到时,喀尔汗带着众人按照中原礼节,跪地道“拜见皇上,娘娘。”

        霍谨博扶着成晗菱走下马车,道“诸位免礼。”

        他走到喀尔汗面前,道“可是喀尔汗”

        喀尔汗忙点头道“正是喀尔图尔。”

        喀尔图尔便是喀尔汗的名字。

        霍谨博道“喀尔汗愿意归顺朝廷,朕很欣慰,朕从不会亏待心向朝廷之人。”

        “喀尔图尔听旨。”

        喀尔汗愣了,想到中原礼仪,连忙跪下道“图尔听旨。”

        “从即日起,朕封你为世袭喀尔亲王。”

        亲王

        喀尔汗了解过中原爵位,深知亲王已经是爵位的最高等级。

        一旁的卫国官员解释道“喀尔汗可能有所不知,在卫国,爵位从不允许世袭,皆是降代继承,皇上封你为世袭亲王,便代表你这一支都会是亲王,这可是无上的荣耀,是皇上特意给你们漠南部落的恩典。”

        喀尔汗忙感恩道“图尔多谢皇上恩典。”

        他是真的感动了,本以为霍谨博能封他个辅国公或者镇国公就已经很好了,反正他也不可能去中原。

        没想到霍谨博会这么大方,直接给了他一顶亲王帽子,这样一来,他的身份即便到了中原,那也是很尊贵的。

        他身后的那些首领有些眼热,都羡慕地看着喀尔汗。

        霍谨博亲自扶起喀尔汗,道“这是你应得的,朕说过不会吝啬,改日你将漠南部落各贵族首领的名字报上来,朕会一一封赏。”

        听到这话,那些部落首领的眼睛“刷”地一下亮了。

        原来他们也有份。

        太好了

        等霍谨博和成晗菱一同走进围场,漠南各部落首领的态度明显变得不一样,都变得恭敬很多。

        喀尔汗已经为霍谨博准备好了帐篷,就是一群帐篷中间最豪华的那一顶。

        成晗菱跟着霍谨博走进去都愣了。

        里面什么都有,床榻桌椅,竟然还有屏风。

        霍谨博挑眉道“看来这喀尔图尔是下了功夫的。”

        这里的摆设显然是参考了中原的摆设。

        唯一不同的是,这里多了很多皮毯,地上,床上,椅子上等等,全都铺着皮毯,这也是比较鲜明的草原特色。

        “看着挺不错的。”

        最起码,成晗菱还算满意。

        可能是她一开始把帐篷想得太简陋了,现在的布置,远远超过她的预期,自然觉得还可以。

        为了欢迎霍谨博的到来,喀尔汗准备了篝火晚宴。

        霍谨博和成晗菱坐在主位上,面前是满满一碗马奶酒,闻到那股腥味他就想吐。

        喀尔汗压根没注意到霍谨博的异样,举杯道“图尔敬皇上一杯。”

        说罢,他便干了一大碗马奶酒。

        成晗菱有些担忧地看了眼霍谨博。

        霍谨博强忍着难受尝了一口,差点没吐出来,太难喝了。

        霍谨博放下碗,勉强维持表情道“原来这就是马奶酒,朕早有耳闻,今日总算是喝到了,不过遗憾的是朕酒量不佳,避免酒后失仪,朕就不喝了。”

        “晟旻,云泰,替朕招待喀尔亲王几人。”

        成晟旻立刻站起身,道“来,本侯最不怕的就是喝酒。”

        何云泰跟着站起来“请大家赐教。”

        众人的注意力瞬间被成晟旻两人吸引。

        他们打仗打不过,难不成喝酒还喝不过

        他们草原人生来就会喝酒,根本不可能输。

        一个个信心十足地站起身,提着酒坛就走向成晟旻和何云泰。

        成晗菱同样闻到马奶酒的腥味,低声道“是不是很难喝”

        霍谨博凑到她耳边道“不是很难喝,是特别难喝,我差点吐出来。”

        草原人很多都是直心眼,他若是吐出来,难保他们不会觉得霍谨博看不起他们。

        但要霍谨博委屈自己陪他们喝酒根本不可能,他只好把事情推给成晟旻两人,反正这两人不怕拼酒。

        成晗菱笑了“那真是委屈你了。”

        霍谨博看着被围起来的成晟旻两人,握住成晗菱的手,道“可不是,我真是太委屈了。”

        成晗菱笑得更灿烂了。

        让一旁偷偷注意她的漠南年轻勇士们皆愣住了。

        他们漠南最耀眼的明珠也及不上皇后娘娘半分。

        中原的女子都是这么漂亮吗

        一会儿的比斗他们若是表现好点,能不能请皇上赏给他们一个中原女子

        就在众人浮想翩翩时,突然听到冷哼一声,紧接着便看到霍谨博冷漠的目光,吓得顿时收回视线,不敢多看。

        成晗菱摇摇他的胳膊“何必和一群不懂礼仪的人一般见识。”

        她出身国公府,这些不通教化的草原人在她眼里就和野蛮人差不多,也就是因为霍谨博要拉拢他们,成晗菱勉强保持皇后的气度,没有冷着脸。

        要是在京城,这种人根本不可能靠近她周身一丈以内。

        那边的拼酒还在继续,但草原众人很快就发现力不从心。

        喀尔汗见他们显出颓势,便道“皇上,一会儿还有比斗,不如等比斗后再让他们向侯爷讨教”

        霍谨博点头“如此也好。”

        成晟旻和何云泰面不改色地坐下。

        那些之前还是信心十足的草原众人松了口气。

        太可怕了

        中原人竟然有如此酒量之人,而且还是两个。

        真是让人绝望。

        篝火晚宴是草原人经常举行的晚宴,在这种时候他们除了喝酒吃肉,就是看部落中的年轻人比斗。

        不管在什么地方,年轻人都是未来的希望,若是有人能从中脱颖而出,就能获得首领的青睐。

        这次参与的都是草原贵族子弟。

        这次晚宴增加了卫国人,比斗自然不能只有草原人,霍谨博让人从他带来的那两百人选出二十人跟着参加比斗。

        就当是围猎前的热身了。

        如今两者已经不是敌对状态,漠南部落全部归顺了卫国,在比斗时没人敢下死手,也就是友好切磋。

        不过双方都有好胜心,打得鼻青脸肿并不稀奇。

        霍谨博看着场中的比斗,道“他们是有仇吗,都朝着脸打。”

        成晗菱笑了“可能是都觉得对方比自己好看。”

        这些草原贵族子弟虽然不懂礼仪,但长得其实还不错。

        最起码,按照卫国一般的审美来说,还是可以的。

        霍谨博煞有其事地点头“菱菱估计猜对了。”

        刚说完便没忍住笑出声。

        而场中比斗的两人,听到霍谨博的笑声,还以为自己表现得不错,于是更加卖力了。

        最后,等比斗结束,几乎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伤。

        霍谨博起身道“你们都辛苦了,赶紧回去涂药,万一留下痕迹娶不了亲可就不好了。”

        哈哈

        其他人都笑起来。

        这个打趣让有些人红了脸,埋着头离开了。

        不过也有草原人大胆问道“皇上,如果接下来的围猎中我们取得头名,您能不能赏我一个中原女子”

        “闭嘴”

        喀尔汗立刻站起身怒斥道“混账,谁给你的胆子敢向皇上提要求”

        跟随霍谨博来的都是宫里的丫鬟,按理说都是霍谨博的人,不是谁想要讨走就讨走的。

        霍谨博瞬间冷下脸。

        他确实想要拉进漠南部落和朝廷的关系,但这其中不包括联姻或者送女人。

        “图尔,你们的勇士当真是胆大啊。”

        喀尔汗立刻跪下,请罪道“皇上息怒,都怪喀尔御下不严。”

        那勇士脸上带着些许不服气,他们一向是强者为尊,只要够强,就可以提要求,首领根本不会怪罪他们。

        霍谨博冷声道“想要和朕提要求,等你们先赢了再说。”

        说罢,霍谨博就转身离开。

        成晟旻等人紧随其后。

        等他们都离开,喀尔汗才敢站起身,怒声道“这样的蠢货是怎么混进来的,赶紧让他滚”

        混蛋,差点被他害死。

        回到大帐中,霍谨博道“去告诉要参加围猎的那两百人,这次围猎若是得不到头名,他们就留在草原训练一年,别跟着朕回京了,朕嫌丢人。”

        成晟旻应声。

        “还有,朕告诉你们,朕是有心增进漠南部落和朝廷的联系,但这种方式绝对不能是联姻,只要朕在位一日,朕就绝不会联姻”

        何云泰听言,犹豫道“皇上,其实我们可以让草原女子嫁到卫国,这也是一样的效果。”

        联姻其实是最快也是最有用的办法,从漠南部落归顺朝廷后,何云泰就在思考联姻的可能性。

        霍谨博冷冷看他“妄图用女子去换取利益,朕深以为耻”

        何云泰心里一颤,道“微臣失言,请皇上降罪。”

        “念在你是初犯,朕不怪你。”

        “但你们必须牢记,如果草原人不听话,那就把他们打服,朕相信朕的将士们不畏战,谁要是妄图用女子换取和平,朕诛他九族。”

        “臣等明白。”

        大帐中的几位将领都听出霍谨博的决心,纷纷点头。

        他们对此深以为然,他们都和草原人对战多年,同样不愿意拿女子换平安,在他们心里那是孬种所为。

        等众人都离开,成晗菱道“他们肯定不敢违抗你的旨意,你就放心吧。”

        听到霍谨博方才的话,她心中满是自豪。

        她的谨郎肯定会是一个很伟大的皇帝。

        霍谨博抱着她闭上眼睛。

        他只是想到前世的种种有些难受,他最讨厌那种说什么权宜之计的鬼话。

        那么多女子为了国家大义牺牲,但被历史记录下来的寥寥无几。

        反而是因为君王无能丢了国家,反而怪在女人头上的故事倒是流传得很广。

        真是讽刺。

        他决定回去后就将这一条写进祖训

        他的后代必须遵守这条祖训。

        成晗菱靠在霍谨博怀里,她一直都知道霍谨博心里有很多坚持,很多人不以为意的事情,在他心里却很重要。

        她的很多改变,其实都是受霍谨博的潜移默化。

        次日,随着霍谨博宣布围猎开始,这场将要持续二十天的围猎便拉开序幕。

        等所有参加围猎的人离开,霍谨博也开始和成晗菱骑着马在草原上游玩。

        凉凉的风吹在身上感觉很舒服。

        两人共乘一骑,成晗菱坐在霍谨博怀里,呼吸着草原的气息,道“就这样感觉很好呢。”

        霍谨博道“这里空旷,每年来这里待一段时间对身体也好。”

        成晗菱仰头看他“你已经决定每年都来一次了”

        霍谨博点头“我仔细观察过,这里其实很适合练兵,云泰之前和我说,他有把握在三年内平定草原,之后卫国就没什么打仗的机会了。”

        “长此以往,士兵们就会产生惰性,这对朝廷并不是好事。”

        “我决定今后将这里弄成大的围猎活动,让上万人参与,用来考察他们的马上功夫和骑射能力。”

        成晗菱听懂他的意思,笑道“你这是为后人着想啊。”

        霍谨博在位时出事的可能性不大,他这是在为后人铺路。

        霍谨博搂着她道“先帝把皇位传给我,我自然要想办法让它长久存在下去。”

        “当然,这还得有劳娘子了。”

        “嗯”

        成晗菱一时没反应过来。

        霍谨博坏笑道“给我生个聪明的宝宝啊,好让他当个合格的继承人。”

        成晗菱脸色微红,故作淡定道“我可是很聪明的,可就怕孩子随他父皇。”

        霍谨博挑眉“随我不好吗”

        成晗菱道“像你,我怕他会无后,毕竟不是谁都像我这样执着,当初某些人啊,啧啧”

        以往的黑历史,每次都是霍谨博理亏,毕竟是他让成晗菱追了他那么久。

        霍谨博干咳一声“那还是像你好一些。”

        若非有成晗菱,他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娶亲。

        成晗菱得意了。

        “像我肯定差不了,我从小就很聪明,学东西也快。”

        霍谨博很想反问一句“你聪明”,但他想了想还是没敢。

        成晗菱继续吹嘘自己从前,又说孩子像她怎么怎么样。

        霍谨博没忍住插了一句“菱菱,你还没有孕呢。”

        孩子什么的,连个影子都没有。

        成晗菱沉默一瞬,最后把矛头指向霍谨博“还不是怪你,之前那么多次,我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肯定是你不行。”

        哪个男的听得了这话。

        霍谨博搂紧成晗菱,凑到她耳边道“我不行你确定要不要我们今晚试试”

        成晗菱很淡定,道“我无所谓啊,只是我可能忍不住会出声。”

        霍谨博“”

        艹

        帐篷可不隔音。

        因为这个,霍谨博昨晚老老实实地抱着成晗菱睡觉,什么都没干。

        而成晗菱最是明白霍谨博的占有欲,在宫里时,他只能容忍宫女守在外面,太监一律不准靠近,包括他的贴身太监安兴。

        她就不信他敢在这种地方要她。

        嗯,事实证明霍谨博真的不敢。

        霍谨博咬牙道“行,暂且放过你。”

        等回宫再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或早或晚罢了。

        成晗菱丝毫不知未来的危机,她对能噎住霍谨博很高兴,她也是能在斗嘴当面赢霍谨博的人了。

        成晗菱很得意,双腿随意晃动。

        霍谨博目光幽深,他在计算成晗菱欠他的次数。

        之前的两个月他们甚至都没有同床,路上的一个月,两人虽然是在同一辆马车,可因为旅途劳顿,霍谨博不忍心成晗菱太累,两人虽然也有亲近,但都在克制着。

        所以直到现在,两人已经三个月没有同房,然后接下来的两个月也没什么机会。

        这样加起来就是五个月。

        霍谨博沉默了,莫名觉得自己有点惨。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2042023:50:412022042123:57: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布拉德x伊修卡、紫苏梨、58091357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少司命52瓶;清规30瓶;季小七10瓶;运气王5瓶;nie2瓶;dnyix、涅小七、可不是张、迟到的钟、玉兰刁迩、凱凱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1718/31718918/93974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