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高管的古代小厮生活 > 第50章 第 50 章

第50章 第 50 章


乐怡郡主发了话,  烤架自然就这么撤了下去,若云恋恋不舍地看着王友山两人把烤架搬走,遗憾地叹口气。

        她就只吃了一串啊!

        采云实在看不过去便把自己手中的烤串给了她。

        若云登时眉开眼笑,  “谢谢采云姐姐~”

        采云瞥她一眼,真是个现实的吃货,  也就这时候会喊声“姐姐”。

        霍谨博和成晗菱来到东侧间,从衣柜中取出那身衣服,道:“我总觉得这身衣服不合适。”

        成晗菱摸了摸,确实是上等的布料,  漫不经心道:“没什么不合适,  嬷嬷给你这身衣服是打算让你过几日陪我去参加宫宴。”

        “什么!”

        霍谨博愣了,他看看自己身下的轮椅,“我现在这样怎么去?”

        以他的身份倒是可以随着成晗菱进宫,可现在他的伤还没好,  哪有一个下人还坐轮椅进宫的。

        成晗菱随意道:“到时候派人推着你不就行了。”

        霍谨博见她没一点开玩笑的意思,无奈道:“郡主,  那可是宫里,  万一出点什么差错,我就出不来了。”

        小厮坐轮椅进宫?真亏她想得出来。

        成晗菱耸肩,“嬷嬷也是担心我,才想着让你随我一起去。”

        “郡主向来天不怕地不怕,嬷嬷在担心什么?”

        成晗菱可是敢把天捅个窟窿的性子,  她有什么可担心的。

        “因为我的一个死对头回京了!”

        “谁?”

        “七公主,  九皇子的胞妹。”

        又和九皇子有关?

        “郡主害怕七公主?”

        成晗菱嗤笑一声,  “不过是个没脑子的蠢货罢了,  我会怕她?”

        “那嬷嬷担心什么?”

        “她太蠢,  嬷嬷怕我忍不住打她,  搅乱了宫宴惹皇上生气。”

        霍谨博:“”

        “郡主,你是认真的吗?”

        成晗菱蹙眉,“你是没见过七公主,这个人怎么说呢,所有人都知道她蠢,就她自己不知道,良妃就这么一个女儿,宠得有些过了,昭华宫的宫人事事顺着她,让她觉得全天下的人都得顺着她。”

        “我们两个结仇,就是因为她看中了一件首饰,我没让给她,她就放言要收拾我。”

        “然后呢?”

        “然后?”成晗菱勾唇,潋滟明亮的眸中满是笑意,“然后我就进宫告状说她仗势欺人,皇上罚她禁足一个月,自此我们之间的梁子就结下了。”

        “就连她这次被派出京为皇室祈福也是因为我,你觉得七公主会善罢甘休?”

        霍谨博关注点有些奇怪,“原来郡主也会告状?”

        他一直觉得成晗菱就会硬刚。

        成晗菱白他一眼,“我又不傻,七公主好歹是公主,我若自己对付她不仅麻烦还可能惹皇上不悦,还不如直接告状,一劳永逸。”

        “郡主这么聪明为何还需要我跟着进宫?”

        成晗菱顿时不说话了。

        霍谨博猜测道:“因为九皇子?”

        成晗菱脸色不自然道:“七公主那人惯会落井下石,她肯定已经知道我追了九皇子一年还被他屡次拒绝的事,宫宴时她必定借机嘲讽,我真不保证能忍住不和她动手。”

        成晗菱不是任人嘲讽的人,她因为追九皇子成了全京城的笑话,可没一个人敢当面笑她,那些人也就敢背地里嚼舌根。

        但七公主不一样,她和成晗菱有仇且不怕她,甚至恨不得看成晗菱出丑,必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霍谨博又纳闷了,“那我跟着去又能怎么样?”

        他不觉得成晗菱在怒火中烧时会听他的话,他还没那么大份量。

        成晗菱干咳两声,眼神飘忽道:“我当初会喜欢上九皇子,主要是因为他的相貌。”

        霍谨博瞬间就明白了,顿时一脸黑线,“郡主这是要拿我来当挡箭牌?”

        怪不得说他坐轮椅也没事,她需要的就是这张脸,又不是需要霍谨博替她跑腿,行动方不方便并不重要。

        “谁给郡主出的主意?”

        霍谨博觉得成晗菱自己应该想不到这一层。

        刚问完他就有了猜测,“柳嬷嬷?”

        成晗菱没说话默认了。

        霍谨博扶额,“郡主,这不是争一时意气就可以结束的,不论是你还是七公主,身份都太过贵重,不是我一个小人物可以参与其中的。”

        成晗菱低声嘀咕,“嬷嬷说,我们国公府本就和六皇子一系结了仇,即便你什么都不做,他们也不会放过你,尤其七公主心眼特别小,只要她知道你是我的人,肯定会为难你,你有没有得罪她都一样。”

        霍谨博:“那九皇子呢,如果我真配合你去了皇宫,那就是当众打他的脸,万一他非要置我于死地怎么办?”

        成晗菱瞪大眼睛,“怎么可能,他都不知道拒绝我多少次,估计巴不得我不再纠缠他,怎么可能会迁怒于你?”

        霍谨博呵呵两声,“郡主难道不知男人是一种极其自私且自以为是的生物吗?不管九皇子喜不喜欢郡主,您说不喜欢他也就罢了,还突然对一个小厮感兴趣,九皇子八成会恼羞成怒,他不会对您怎么样,却肯定会看我不顺眼。”

        成晗菱蹙眉,语气中带着不屑,“真是笑话,本郡主喜不喜欢一个人,全凭本郡主的心情,与他人何干!”

        霍谨博无奈,“郡主好歹想想我,我承受不起九皇子的报复啊。”

        这种明晃晃拉仇恨的事,他是真不想做。

        成晗菱眉头紧锁,“那你帮本郡主想个办法应对七公主。”

        霍谨博道:“其实很简单,郡主直接告诉七公主你不再喜欢九皇子便是,相信以外人对郡主的了解,没人会觉得郡主会拿这件事开玩笑。”

        成晗菱一怔,她这才发现自己被柳嬷嬷带偏了,柳嬷嬷率先给她提议带霍谨博去,让她下意识去思考这个办法的可行性,却忽略了其他事。

        京城谁不知道乐怡郡主从不屑说谎,也没人相信乐怡郡主会在九皇子的事上说谎。

        她当了一年的笑话都没放弃,如今会为了争口气放弃九皇子?想想都不可能。

        再联想近日传得沸沸扬扬的六皇子和成国公府的恩怨,不用成晗菱多说,那些人自己就会脑补。

        成晗菱想通这一点心情大好,放松道:“金帛,还是你聪明。”

        霍谨博转动轮椅,将衣服放在膝盖上,问道:“那这衣服”

        成晗菱随意摆手,“给你了你就穿着便是,府里对总管的衣服本就没有要求,你穿着又不会有人说什么。”

        霍谨博这才收下。

        回到碧蕊堂,柳嬷嬷见成晗菱心情极好,笑道:“霍总管答应郡主了?”

        成晗菱摇头,“金帛没答应。”

        柳嬷嬷一愣,“那郡主为何这般高兴?”

        “因为我想到了解决办法,不用金帛去也行。”

        随后,成晗菱把方法说给柳嬷嬷听。

        柳嬷嬷皱眉,“若是有霍总管在,岂不是更容易让人相信?”

        成晗菱神色淡淡,傲然道:“嬷嬷,我既然说不再喜欢九皇子那就真的不再喜欢,我不需要费心思让人给我证明,七公主还没有这个资格。”

        这段时间发生了许多事,成晗菱成长了很多,可她骨子里还是那个活得肆意的乐怡郡主。

        柳嬷嬷觉得欣慰又有点可惜。

        她之所以想让成晗菱带着霍谨博进宫,对付七公主只是其次,主要是让九皇子知道,彻底断了成晗菱对九皇子的念想,免得她今后再反悔。

        毕竟这本就是霍谨博进清芷苑的意义。

        本以为很顺利的事,没想到在霍谨博那出了岔子,柳嬷嬷忍不住诧异道:“霍总管对郡主素来恭敬有加,为人更是忠心耿耿,为何会拒绝郡主?”

        主子吩咐下人做事,那是理所当然的事,和霍谨博商量也不过是象征性地给他些面子,以霍谨博的聪明不可能不知道,怎么还会真的拒绝?

        成晗菱正喝茶呢,听到这话差点喷出来,“什么?恭敬有加,嬷嬷说得是金帛?”

        那人胆大得都快爬到她头上了。

        柳嬷嬷一听这话也愣了,“莫非霍总管对郡主有不敬之举?”

        “咳咳,那倒没有,”成晗菱突然想起来柳嬷嬷哪里都好,就是在某些方面有些古板,总强调礼数不可少,下人就该有下人的样子,不准丫鬟没大没小。

        成晗菱若是跟她吐槽霍谨博,柳嬷嬷很可能会去训斥霍谨博。

        看在他伤势未愈的份上,成晗菱决定绕过他这一次。

        柳嬷嬷也没在意,继续问道:“那霍总管为何拒绝?”

        成晗菱不能说霍谨博怕九皇子报复,只能胡诌道:“他的伤还没好,只能坐轮椅,若是进宫得让人推着他,金帛觉得他的身份不合适如此大张旗鼓,万一让人觉得国公府仗着皇上的恩宠就这般放肆,他的罪过就大了。”

        柳嬷嬷觉得在理,叹气道:“霍总管这般为府里着想,确实不应该太过勉强。”

        成晗菱撇嘴,心里一阵气恼,那家伙明明是怕被报复才不进宫,她没生气已是仁慈怎么还替他在嬷嬷面前遮掩?

        可话都说出去了,成晗菱总不能再把话收回来,只得自我安慰就当是霍谨博帮她出主意的报酬了。

        十二月三十,永康三十年的最后一天,宫里举办宫宴,凡四品及以上大臣皆可携家眷参加,除此以外,永康帝的妃嫔和皇子公主也会悉数到场。

        除了已经被发配皇陵的六皇子!

        宫里的宫人们今日一早就在为宫宴做准备,皇帝请大臣吃饭,这膳食肯定不能差,要彰显出皇室风度和地位。

        宫宴上肯定不能总吃饭,瓜果茶点也要准备,酒水更是少不了,宫里的酒都是御酒,皆是宫外进献上来酿得最好的酒,味道自是比大臣自己家里的酒要好,很多嗜酒的大臣每次来宫宴都是奔着御酒。

        有时候永康帝心情好了就会赏他们一些酒,免得他们太过依依不舍,让人觉得宫里没管够饭。

        离天黑还有一个时辰时,成晗菱正在碧蕊堂被若云等人折腾着换衣服,今日要去参加宫宴,打扮得如何华丽都不过分。

        若云取出一件团蝶百花烟雾锦裙给成晗菱穿上,又从众多头饰中选出一套最显贵气逼人的戴上,之后两个丫鬟帮成晗菱化妆。

        成晗菱肌肤似雪,她年纪还小皮肤正是最好的时候,细腻有弹性,平日里很少上妆,也就是宫宴这等大场面,丫鬟们才会帮她画一个淡妆。

        在成晗菱的要求下,丫鬟将她的柳眉稍稍修了修,让原来倾城柔和的面容变得有些英气,她皱一皱眉就会给人压迫感。

        等一切收拾好,成晗菱站起身在镜前转了转身,满意地点头,“还不错。”

        柳嬷嬷笑道:“郡主倾城之姿,便是不施粉黛也不是她人可比,更何况如今添了妆饰。”

        言下之意没人能比成晗菱更漂亮。

        若云也笑道:“洛京谁不知道郡主风华绝代。”

        “好了,”成晗菱打断道:“走吧。”

        她对自己的相貌一向自信,不需要别人夸赞来证明。

        出门前,若云将才缝制好的厚锦狐皮披风帮成晗菱系上,紧接着随成晗菱出了门。

        宫里规矩多,人多了难免会出岔子,成晗菱只带了若云和采云两人,沈梦柔和成晗芙同样是如此。

        几人在前院和成运昶汇合便一同上了马车,进入皇城直奔宫城。

        今日是皇宫最热闹的一天,官员们陆陆续续带着家眷入宫,本来安静的皇宫顿时变得嘈杂起来。

        今日也是禁卫最忙碌的一天,正清殿附近巡逻的禁卫增加了三倍,同时宫门口的禁卫也增加不少,他们轮流检查每位大臣的马车,不敢有丝毫懈怠。

        成晗菱到时,前面正好有马车接受检查,等前面结束,就轮到成国公府,看到成国公府的马车标识,禁卫面色一肃,态度变得恭敬不少。

        很快就轮到了成晗菱,禁卫先行礼,“卑职见过乐怡郡主。”

        成晗菱摆手,“动作快点。”

        她不希望在这儿耽误时间。

        禁卫连忙点头,飞快地把马车检查一遍,便放了行。

        因着今日人多,马车可以进入宫门,但只能到太华门,到了太华门所有人必须下马车走进皇宫。

        所幸太华门离正清殿不远,半柱香的功夫就能走到。

        成晗菱下了马车,随着成运昶几人一同走进太华门,只留下几个车夫看着马车,其余人皆随着进去。

        成国公府带来的丫鬟小厮都是随主子参加过几次宫宴的人,对于皇宫的规矩并不陌生,倒也不紧张,只是低着头跟在主子身后,主子不开口吩咐绝不多嘴一句。

        从太华门到正清殿这段路是一片空旷的广场,其中只修建了一条宫路,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禁卫站在宫路两侧,身穿盔甲,手中拿着长枪,目光炯炯地看着陆续走过的众位大臣,一旦有人心怀不轨,他们便会立刻出手将人拿下,在这样空旷的广场上,刺客想跑都没有地方跑。

        很快,众人便到了正清殿,守在殿门口的禁卫开口道:“请成国公和两位公子将武器卸下。”

        宫里规矩,大臣是不准携带武器面圣的。

        众人皆知这个规矩,成国公率先解下腰间的长刀,成晟然兄弟也纷纷把武器卸下,众人这才得以进入正清殿。

        这时天色已晚,宫宴也快开始,大臣们基本都到齐了。

        成运昶一走进大殿,殿内说话的声音停滞一瞬又恢复正常,梁敬嘉等几个武将走过来和许久不见的成运昶叙旧。

        “国公爷一年不见,风采依旧啊。”

        梁敬嘉率先开口道。

        成运昶笑道:“你小子就会说好话,菱菱前几日还说我老了很多。”

        梁敬嘉听言看了成晗菱一眼也不尴尬,“郡主之前还说我年过四旬呢。”

        “哈哈哈~”成运昶看着他那一脸的络腮胡子,笑道:“这可不怪菱菱,你但凡用心打理一番你这胡子,也不至于总被人误会。”

        说着话,成运昶抚摸一下自己的美须髯,心里颇为得意。

        成晗菱懒得看两个大胡子在这交流心得,挽着沈梦柔的胳膊往一边走去,成晗芙也去找自己相识之人。

        刚走几步,成晗菱就被韩迎蝶拦住,打趣道:“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敢来了呢。”

        成晗菱冷哼,“天底下就没有我不敢去的地方。”

        韩迎蝶眸光流转,明艳的脸上带着一丝看好戏的表情,“那我可就拭目以待了。”

        “你到时候别落井下石就好。”

        “瞧你这话说的,好不容易能看到你被嘲讽得哑口无言的样子,我若是不踩一脚,今日岂不是白来了。”

        瞧瞧,也就是韩迎蝶能把落井下石说得跟要锦上添花似的。

        沈梦柔听得皱了皱眉。

        成晗菱早就了解韩迎蝶什么德行,这人巴不得看她的笑话,听到这话一点也不意外。

        两人正斗着嘴,正清殿门口又出现两个人,赫然是九皇子和他的胞妹七公主。

        七公主穿着一身粉色宫装,发饰覆盖满头秀发,显得光彩照人绚丽夺目。

        七公主一进殿眼睛就跟雷达似的,扫了一眼殿内众人,便立刻锁定成晗菱,一点也不带掩饰地直冲冲朝成晗菱走过去。

        九皇子也看到了成晗菱,目光变得有些复杂,怕七公主闹出什么事,也跟着她走过去。

        七公主靠近成晗菱,细长的眼睛看着她,道:“我们有一年没见了吧,本公主这一年可是时时想起乐怡郡主呢。”

        她忘不了成晗菱给她的屈辱!

        成晗菱扬唇笑笑,“有劳公主挂念,不过我和公主不同,这一年没有公主在京我心情极好,脾气都变好不少,哦,我府里的下人都很感谢公主呢。”

        “你,”七公主受不得激,怒火瞬间涌上心头,正要发怒就瞥见跟过来的九皇子,心中的火气瞬间消散,掩唇笑道:“郡主这一年心情好恐怕不是因为本公主吧,前几日本公主刚回京便听到一个传闻,也不知真假,不如郡主亲自给本公主说说这事是真是假?”

        韩迎蝶眼睛一亮,重头戏要来了。

        成晗菱自然知道她要说什么,冷哼一声,把话题转到九皇子身上,“如果公主说的事和九皇子有关,你为何不直接问问九皇子?”

        七公主道:“郡主这话真好笑,九哥一直深受其扰,本公主岂能一回京就说些让他心烦的事,问郡主岂不是更合适?”

        “外出祈福一年,公主似乎变聪明了些,看来这次祈福没白去,说起来公主应该感谢我才是。”

        成晗菱最懂怎么扎七公主的心。

        此话一出,七公主脸色一冷,没心情再兜圈子,直言道:“本公主本想给郡主留些面子,但郡主不领情就别怪本公主了,郡主当初耍手段害本公主离京一年,却在本公主离京后妄想当我九嫂,是不是太不知廉耻了!”

        沈梦柔听到这话不乐意了,出声道:“这是我家小妹和九皇子之间的事,公主的手未免伸太长了。”

        七公主冷笑,开始无差别攻击,“我记得当初传闻世子夫人在成亲前就和世子私相授受,这么说来,你们还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沈梦柔听言目光一沉。

        成晗菱放开挽着沈梦柔的胳膊,走到七公主面前,两人身高相仿,成晗菱在气势上稳稳压七公主一头,她冷冷地看七公主,“感恩寺住得舒不舒服,要不要再去待一年?”

        “乐怡!”七公主气得大叫,“你再威胁我,也更改不了你恬不知耻纠缠我九哥的事实,九哥根本就不会喜欢你这种人,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当我九嫂。”

        “那正好啊,”成晗菱目光发冷,嘴角却是勾起一抹笑容,“我也不想当你九嫂。”

        此言一出,周围支愣着耳朵听八卦的夫人小姐们都愣了。

        乐怡郡主这是要放弃九皇子的意思?

        九皇子愣愣地看着成晗菱,眼中带着不可置信。

        七公主嗤笑,“你说这话是糊弄谁呢,你这人最固执,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放弃!”

        成晗菱玩味道:“公主似乎很了解我,那公主该知道我向来敢作敢当,从不开玩笑。”

        七公主一噎。

        成晗菱的话还在继续,“我这人喜欢的东西很多,喜欢的时候做什么都可以,但若是不喜欢了自然也就什么都不是,让公主误会还真是不好意思。”

        七公主脸色铁青,“不可能,你故意这么说。”

        成晗菱啧啧两声,“公主不是说不想让我当你九嫂吗,如今如了你的愿,怎么我看着公主并不高兴呢?”

        这阴阳怪气的语气,她还是和韩迎蝶学的。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1718/31718918/104987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