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昨日山有信 > 第17章 香水、万斯、她的一生

第17章 香水、万斯、她的一生


4

        她是被护士换药的声音叮当声吵醒的。

        外面出了太阳,窗户被打开透气。护士看见她醒了,笑着说,“你怎么比病人还能睡?”外婆招手叫她过去,她摸了摸老人的额头,凉了不少。

        “医保会报销吗姐姐?”

        “会的。”护士点头。

        “早点去办,钱早点下来。”

        她捏着卡去了医院的前台填写单子和手续,花了半个多小时弄完一切。

        回到病房后她打开外婆的老年机一看,三条信息,两个未接电话,已经十一点了。她回拨过去,何茜茜没接,另外一个陌生号码也没接。

        三条信息都是江雨桐的。

        “你怎么还不来?”快上早自习的时候发的。

        “老师记你旷课了。”上第一节课的时候发的。

        “你怎么了?”两分钟之前发的。

        殷斯时扶着脑袋起身转了一下,头晕的厉害。

        “外婆,我去买饭,你睡会儿。”

        她捏了十块钱出门,身上的校服有点薄,温度越来越低了,她深呼吸了一口,冷空气顺着进入胸腔,她呛的开始咳嗽。

        医院门口有卖炒面和炒饭的地方,她打包了一份炒饭,商家送了瓶热好的牛奶,她把东西踹进怀里,往回走的时候遇见了一个烤红薯的地摊。

        闻着很香,可是一个要三块钱,她只剩下两块,就在她犹豫要不要让卖红薯的爷爷便宜点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江懿递过去了十块钱。

        “装两个红薯,分开。”

        他把一个袋子递给了她。

        殷斯时赶紧接过,不知道怎么道谢。

        “怎么?不记得我了?”

        “记得。”殷斯时说。“你是雨桐的哥哥。”

        “嗯。”他回一声。

        “请你的。”

        殷斯时把手里的两块钱攥的很紧,手心里都出汗了。

        两块钱还给他不好,她想了想,下次凑够三块一起还。

        “不,我下次还给你。”

        她倔强的说。

        和江懿分开之后她摸了摸,饭凉了不少,索性把饭揣在衣服下面里往病房跑,进了楼里她把饭拿出来,结果在病房门口看到了李曦然。

        他坐在长椅上垂着头,头发遮住他的五官,他的手放在膝盖上,黑色的长裤垂到脚踝,今天周二,学校强制要求穿校服的。

        殷斯时走近了,他的头稍微抬起来一点,却没有完全看她。

        “为什么逃课?”

        殷斯时想打招呼的时候他先她一步问。

        “没有逃课。”殷斯时把饭放到椅子上,搓了搓冻僵硬的手,看着李曦然从椅子上站起来。

        “那为什么不来学校?”他的脸色冷的厉害。

        “身体不舒服。”

        几乎在李曦然问的下一秒,她就回答了。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不开心,所以也顾不得李曦然看上去在生气的样子,而且仔细看有点可怕。

        “哪里不舒服?”

        他往前走了两步,离她更近了。

        “头。”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李曦然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温度正常,不过看着脸色确实不好。

        她看到他的手指上又有伤,结了迦的手不再好看。她有些烦,退后一步躲开了他的触碰。李曦然被气笑了,拽着她的手放到自己怀里暖,下颌线紧绷。

        “你怎么又受伤了?”

        为谁受的伤?

        可我明明这么珍惜你,怕你难过,怕你为难。

        你却老是为别人弄伤自己。

        “不小心蹭的。”他走的更近,把她抱在怀里。

        “刚才见谁了?”

        殷斯时捂在他怀里,说话的声音闷闷的。

        “江雨桐的哥哥。”

        “嗯。”他放开她,“去送饭,待会儿陪我下去吃饭。”

        她在病房里待了半个多小时,喂老太太吃完饭,期间李曦然下楼处理了一下伤口,手上缠了绷带,手一动药味就散发出来,他用右手牵她,她不让,跑到左边牵起他缠绷带的手,使劲儿捏了一下。

        “嘶。”李曦然吸了口气,猜到她不爽,摸了摸她的脑袋。

        “你今天也没去上课?”她问。

        “去了,你没来教室,我就请假来找你了。”

        殷斯时低下头掩去眼里的神色,给他倒了杯白开水,水冒着热气,老板端菜上来的时候李曦然手机响了。

        他听了一会儿手把手机放在她的耳边,里面传来何茜茜的声音。

        “你今天不来上课怎么没请假,你告诉我我帮你请也行啊。你知道旷课严重会被记过的吗?”

        她垂眸再凑近话筒一点。

        “我忘了。”

        李曦然盯着她的眼睛微眯了一下,喝了口水,偏过头,嘴角似乎在笑。

        江雨桐接过电话问她在哪里,她说自己医院门口吃饭,下午就会去上课,她们才挂了电话。

        “忘了?”

        “嗯。”

        “请假都能忘记?”

        殷斯时不说话,他从对面走过来坐在她旁边,把她的手塞在自己口袋里往热捂。

        “不要意气用事。”

        “我没有。”殷斯时反驳。

        “确定没有吗?”他的语气冷了下去。

        “没。”

        她低下头握住右手里的水杯,很烫的温度,只好马上又放开。

        吃完饭后她回病房收拾好东西,李曦然带她去交钱,医保卡报销掉九成,交三百块钱就可以。她拿出钱的时候李曦然也刚好拿出卡。

        “刷这个。”他跟医生说。

        殷斯时把手里的钱递给他,他摇了摇头,嘴角的笑意浅浅。她重新把钱塞回兜里,跟在他的身后出了门,太阳很好,树上的叶子全都落光了,远处的山也光秃秃的,北方的冬天一直萧索至极。

        他接过她的书包单肩背好,买了个冰糖葫芦递给她。

        “你改过名。”填用户信息的时候看到的。

        “殷池絮更好听。”

        三月池上絮。

        她踢石头的脚停下来,自从看过李曦然踢石子后,她也喜欢上了在马路上踢东西,确实费鞋,也是个不太好的习惯,新买的帆布鞋脚尖被划黑了。

        “我也觉得。”她声音小小的。

        “为什么改名?”

        “因为觉得不好听。”

        李曦然没有再拉她的手,她就走在他身旁,脑袋刚到他的肩膀处,地上的两个影子一前一后,像是李曦然带着一个小孩。

        “你爸爸。”她顿了顿问。

        “为什么打你啊?”

        李曦然往前走,没有停下来。

        “他有家暴倾向。我妈也是因为这个和他离婚的。”

        男人会酗酒,深更半夜回家衣服脱的满地都是,酒味和呕吐后的脏物满房间都是。李曦然听到声音会从里面反锁住门,本来睡在地上的男人突然起身,像疯了一样砸门。边砸边咒骂。

        他不停地拨打母亲走之前留下的电话,能拨通,对面就是没有人接听。直到外面的砸门声慢慢地停下来,他才敢抱着被子睡在门口堵住门。

        这样的日子,他一个人过了六七年。

        直到他离开l市,到辞县读书。

        “你那个时候,很难熬吧?”

        “还好。”

        云淡风轻的一句话。

        殷斯时不往后问了,半个多小时的路因为沉默,二十分钟就走到了。原来家世好的人也会有烦恼,也会家庭不和睦。殷斯时看着他的背影想。

        未来呢,这个连后脑勺都好看的男生,在他的未来里,她是什么地位,不存在,陌生人,还是会成为他的妻子,让他变得幸福。

        她那么喜欢他,那么那么喜欢他,喜欢的不得了。

        如果没有未来,但愿遗憾的只有自己。

        只是没想到一语成戳。

        下午她去找班主任说明情况,顾煜是个好说话的人,让她去跟早上上过课的老师一一解释一下,她挨个找过去都说了一遍,学校没把她怎么样,不过她不太好,喉咙都冒烟了。

        何茜茜说“你活该,早干嘛来着。”

        她不说话,眼神看向李曦然。

        “心情不好,所以忘记请假了。”

        李曦然似乎是故意般的,把手里那本素描本使劲扔到了桌上。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31713/31713477/103636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