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青梅竹马不相识 > 第14章 我想你

第14章 我想你


滕潇无奈的后退到桌子旁,燕儿站在滕潇对面,几乎忘了主仆身份,双手张开瞪着滕潇,而颖儿则是爬上床搂着自家夫人,一遍又一遍的喊着。“夫人,夫人,没事了,颖儿,我是颖儿。”
  董婉慢慢安静下来,随即看向滕潇,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是来杀她的?是吧?她太碍事了,想到这里,她赶忙说着。“将军,和离也可以,休妻也可以,将军我都可以。”
  滕潇满脸疑惑,燕儿和颖儿听完自家夫人的话更是同时看向滕潇,颖儿开口说着。“将军,您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妥?如果您想休妻,就先跟老夫人请示,然后由老夫人将休书交给夫人,这样大半夜过来威胁夫人,是不是不符合您的身份。”
  燕儿也是一脸的愤怒。“请将军离开!”
  滕潇伸出手想要再靠过去,可是燕儿直接迈前一步。“请将军离开!”
  滕潇无奈,因为董婉已经流着眼泪看着自己,眼神都是祈求,像是和离或者休妻都是对她的解脱,他点头,随后离开了董婉的院子。
  第二日天还没怎么亮,滕潇就被腾父从被子里打了起来,昨晚上他也是几乎一宿没睡,好不容易困的不行了眯一会儿,腾父却直接给他抡起来了。“你这个逆子!逆子!”
  滕潇忍着身上的疼痛,用被子裹着自己。“父亲,怎么了?”
  腾父用鞭子指着滕潇。“怎么了?你昨晚上干什么了?你以为我这院子里没人吗?你干了什么我都知道!现在婉儿还在沉睡着,你昨晚上去她那威胁她了是不是?你要休妻是不是?就因为不让你纳妾!你就要休妻!”
  滕潇愣住了,随后伸出手抓住鞭子头。“我没有。”
  腾父一听停止了殴打。“你没有,为什么昨晚上婉儿哭的那么厉害?”
  滕潇从床上爬起来,拎了一件衣服穿上。“父亲,我想问您,董婉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对劲的?”
  “什么叫不对劲?不对劲的是你!”
  “您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一年前吧……她突然来我们这里跟我们认错,请我们去了常春阁去居住,然后就是一直在努力做事,经营店铺,打理庄子,然后跟……”
  腾父将董婉的事情说了一遍,滕潇听完双手紧紧的攥着。“父亲,不是我要休妻,从董婉的种种行径表示,她才是想离开的那个。”
  腾父看着滕潇,随后想了想董婉之前说的话。“当初她说与你缘分浅,我以为她知道了你做了错事,没想到……是对你寒了心。”
  滕潇无奈。“父亲……”
  腾父没有理他,而是直接推门走了出去,外面天空露白了,滕潇知道自己已经不能睡了,洗了一把脸后整理一下衣服,他真的想跟董婉谈谈,这次他不能再有任何发怒的表情了。
  董婉醒过来已经是快要到午时了,她揉着脑袋摇了摇,昨晚上睡的还算可以,只是中间做了噩梦,梦见了……梦见了……
  滕潇正坐在屋子里的桌子旁喝着茶,看着董婉起身冲她微微笑了笑,还不等董婉说话,滕潇先开了口。“你放心,我什么都不会做,我说到做到。”
  董婉听完低下头,稍微挪动身体靠在床上。“将军是来找我谈休妻的事情吗?将军随便写都行。”
  滕潇握着杯子的手发白,但还是忍住了。“不是,昨日只是一时气话而已,我并不是要休妻。”
  “那和离也很好。”
  “咱们先不说这个,夫人,我想问你个问题。”
  “将军请说。”
  “你在害怕什么?”
  “我没有害怕。”
  “那我为什么不能靠近你,我为什么一靠近,你就会发抖和喊叫。”
  董婉的手有些发抖,收在被子里紧紧的握着。“我只是有些体寒,所以觉得有些冷而已,身体发抖可能是因为这个,至于喊叫……昨晚上将军半夜过来,我有些惊吓,毕竟半夜屋子里坐一个人,任谁都害怕。”
  滕潇点头,很好,已经开始跟他说这么多话了。“那我现在想坐在你床边,可以吗?”
  董婉听后将被子拉的更紧。“我昨晚上出了汗,味道不好闻,将军还是别过来了。”
  “你怕我,我自认为除了扔下你们母子三年,除此没有做过任何伤害你的事,可是为什么我不在的时候你那么开朗英勇,连疫情城镇都敢亲自前往,而我一回来,你就躲在院子里不出去?”
  董婉听着滕潇的话,呼吸逐渐急促起来,这时候燕儿和颖儿端着吃的进来了。“夫……人……将军?您怎么又来了?”
  滕潇捂着额头叹气。“我在这个院子住了这么久,怎么来不得?整个将军府我哪去不得?倒是你们很闲吗?”
  燕儿瘪嘴。“夫人早膳没吃,我们给夫人端点吃的。”
  “放在这,你们下去吧。”
  董婉立刻喊着。“不要!”
  燕儿和颖儿看了看自家夫人,又看了看将军,无奈的站在那里,没办法,她们是夫人的人,滕潇叹气。“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们的夫人的。”
  燕儿看了看缩在一起的夫人,决定让将军试试,随后拉着颖儿离开了,滕潇端着粥走向床榻,董婉看着他一步步靠近,身体不由得往后缩,滕潇看在眼里说不出的滋味,轻轻坐在床边,用勺子搅动着粥碗吹着,一下一下。
  屋子里很安静,董婉也不说话,滕潇很不适应,非常不适应,他甚至有些怀念当初那个叽叽喳喳的董婉了,拉着他说家长里短的董婉,抱着孩子在院子里转圈的董婉,想着想着,竟然也脱口而出。“我想你了。”
  董婉愣在那里,她不明白滕潇的话,是对自己说的吗?不是吧?他应该很想让自己赶紧滚蛋才对,低垂着眼眸没有接话,直到嘴边递过来一口粥,董婉红唇微张,轻轻的吃了一口,滕潇满意的继续从碗里乘了一勺,继续说着。“我不会休妻,不会和离,更不会纳妾的,你放心。”
  董婉睁大眼睛看着滕潇,他这话什么意思?这些他都不选,那就只有丧妻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6990/26990614/141414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