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青梅竹马不相识 > 第26章 你娶我吧

第26章 你娶我吧


李邢从椅子上站起来直接过去抓起绢帕,仔细看着上面的兰花图案。“你说这是将军夫人的绢帕?”
  小东子点头。“是。”
  李邢拿着绢帕愣住了,随即又仔细看了一遍,是了,一模一样的绢帕,那兰花上面用几乎透白的丝线缝制了一颗水珠,只有她才会这样,李邢紧紧的抓着绢帕,不!不是董婉!一定是董婉的身边的人,那个嚣张跋扈的女人怎么能是她,只要确认了这个绢帕是谁绣的就可以了!随后将绢帕塞进袖口。“放着吧,免得腾潇跟朕闹腾。”
  小东子点头没有说话,李邢坐回椅子上,思绪却回了十二年前,那时候的他九岁,一次父皇让他背书没有背下来,被罚跪在书堂的院子里,烈日当头,他几乎快要被晒晕了,这时候一把伞出现在他的头顶,随着一阵兰花香气,一块绢帕停在他的额头,那女孩儿伸出嫩嫩的手指,白皙的手腕上带着一对碧绿色的手镯。
  李邢抬头,对上了一双圆圆的眼睛,还有一张粉嫩嫩的脸,还没开口,那女孩儿先问了他。“你是犯了什么错呀?怎么会跪在这里?”
  李邢愣住了,如同莺歌一般的声音直接进入李邢的心中。“我…我没有背下来书。”
  “是哪一篇?”
  “出师表。”
  “是有点难度的,不过你不要把他当做文章来背呀!”女孩儿直接将伞塞进李邢手中,随后背着手说着。“你把它当做一封信。”
  “信?什么信?”
  “一封写给后人的信,每一句都是嘱咐和叮咛,他知道自己这次出师可能凶多吉少,所以先把所有的话都写了下来,其实想想也挺伤感的。”
  李邢想了想,不禁笑了一声。“好,你这个想法不错的,你的绢帕也很有意思。”
  女孩儿看了看自己在上面绣的兰花,指了指一片叶子。“看这里,这是我的小秘密,我绣的兰花都会在这片叶子上面绣上一滴水珠,这样看着很有生气不是吗?”
  李邢笑了笑。“确实。”
  女孩儿也笑了笑,随后蹲下身子在李邢旁边看着他。“你长得很好看,嗯…比我认识的男孩儿都好看。”
  李邢抿了抿嘴。“你也很好看。”
  女孩儿看着他说着。“那以后你娶我吧!”
  李邢听完一愣,随后点头。“好,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
  “小姐…你在哪里…该回去了。”远处传来侍女的呼喊打断了女孩儿的话。
  女孩儿听见呼唤站起身体,随后将李邢手中的伞接了回去,冲着李邢笑了笑便跑开了,李邢想要追过去,可是一起身又瘫了下去,跪的时间太长腿已经木了,他看着女孩消失在门口很是失落,一转眼,发现那块为自己擦汗的绢帕被丢在了这里,李邢捡起绢帕放在手中,这一刻他的心中似乎有了向往。
  桌子上的蜡烛已经烧的没剩下多少了,李邢终于从记忆中将自己拉回现实,掏出那块绢帕看了看,上面还残留着一丝兰花香味,将自己袖子里的另一块兰花绢帕拿出,两块绢帕平铺在桌子上。
  小东子看了一眼,有些惊讶。“皇上,这…”
  李邢摸着那块自己宝贝了十二年的绢帕。“朕要找到绣这个绢帕的女子。”
  小东子摇头。“皇上,会绣兰花的女子数不胜数。”
  李邢却摸了摸那片兰花叶子。“朕会找到的。”
  第二日清晨,腾潇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发现董婉还在睡着,脸色有些红润,而且腾潇摸着她的手也有些温烫,意识到不对劲的他赶忙摸了摸董婉的额头。“发热了?董婉?董婉?婉儿?”
  董婉迷糊的睁开一点眼睛,随后便又昏了过去,腾潇赶忙起身让人去请了大夫,还特意让人将腾扬扬留在府中没有去学堂,腾父和腾母也关心的过来看了一趟,等董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腾扬扬坐在桌子上写字,她欣慰的笑了笑,想着若是和离了,腾扬扬还是跟着自己比较好,毕竟腾潇是一个将军,说不好什么时候又出征了,想到这里回忆着腾潇昨日的话,她不是不想相信腾潇,而是腾潇和她可能注定没有缘分,她想活着就得自己拯救自己。
  腾扬扬写着字,转头看见董婉已经睁开眼睛,赶紧跳下凳子小跑过来,趴在董婉手边。“母亲,母亲好吓人,我还以为母亲又要睡很久。”
  董婉摸了摸腾扬扬的脑袋。“母亲只是生病了,不过已经好了。”
  腾潇一早想要请假,可是想着董婉的绢帕留在了宫里,如果引发什么事情就不好了,毕竟一个绢帕可以证明很多东西,所以还是上了朝,只不过没有说话,而是站在人群中皱着眉,坐在龙椅上的李邢自然也是愣神的,一夜没怎么休息的他看见腾潇也是心中忐忑,他不确定那个绢帕是谁绣的如果真是董婉…不!绝对不是那个娇纵的女人!
  皇上心事太重,索性听了一会儿直接摆手。“朕感觉头晕,你们下去后写了折子过来吧。”
  众位大臣互看一眼没有说话,应允着退出大殿,李邢看着站在原地的腾潇,腾潇也从愣神中回过神来,对着李邢拱手。“皇上。”
  “嗯?腾将军是有何事?”
  腾潇颔首。“昨日微臣携带家眷进宫,离开的时候有些匆忙,婉儿的绢帕留在了桌子上,微臣斗胆惊扰皇上,可曾见到?”
  李邢笑了笑。“只是一块绢帕,左不是被丢掉了吧?”
  “皇上…”
  李邢慢慢站起身。“罢了,还给你一块不就是了,想必你的夫人娇生惯养,那绢帕也不是出自他手,自己也不记得用的哪块。”
  腾潇摇头。“婉儿只用一款,而且都是她自己亲手绣的,是一朵兰花,左边的叶子上有一颗水珠。”
  李邢的笑容顿住,背在身后的手紧了紧。“腾将军记得这么清楚?”
  腾潇无奈。“只不过微臣不在家时,夫人去了疫情城镇,给每个人都亲手绣了一块,前阵子被我收了回来,这才发现的。”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6990/26990614/141413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