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青梅竹马不相识 > 第36章 进退两难

第36章 进退两难


腾潇看着董婉,心中都是疼爱,看着董婉的脸色已经惨白,他知道董婉在想什么。“皇上只是下旨让嘉诚住在将军府,又没有说让我全程照顾,我已经给父亲和母亲递了消息,让他们收拾一间院子给她,至于我…我想求岳父和岳母接受我,让我住在董府。”
  董父听完显然是满意的,同样也是担忧的,董婉跟他们说那个梦的时候他们除了心疼也是心惊,即便那只是一个梦,可是那何尝不是一种提示呢…
  董母拉着董婉的手心疼,随后温声说着。“将军,我们为何对你躲之不及,恐怕你心知肚明,如今这一切更是让我们担心受怕,婉儿只是一个女人,她能做什么?如今要混在你们这样的浑水里面,我…实在不放心…”
  李乐乐赶忙安抚。“董夫人不要动怒,您放心,还有本宫呢,本宫如今跟婉儿已经嫌隙尽除,一定会帮着腾潇守护她的。”
  董婉感激的看向李乐乐,微微颔首,随即看向腾潇。“将军,听完你说的,倒是让我觉得如今跟你和离是不行了,不然…恐怕会有更多麻烦。”
  腾潇站起身看着董婉,有些无奈的摆手。“婉儿,我从没有想过要离开你,也没有想过再娶他人。”
  董婉苦笑。“如今嘉诚归来,我觉得心中难安,可是跟你又不能和离保命,进退两难,或许命中注定我不能长寿。”
  董父看了一眼董婉,叹气一声。“为父很是后悔让你进宫学习,如今真是越来越乱。”
  腾潇站在一旁,掏出绢帕说着。“岳父,皇上那边不必担忧,我之前问过婉儿,这绢帕她也给过薛楠楠,而且看婉儿的状态,她应该不是那个女孩儿,不然也会有着一点记忆,如果我们将这个消息透露给薛楠楠…”
  李乐乐有些为难。“虽说如此可以解决一些困境,至少能让皇上放弃对婉儿的出手,但是…薛楠楠这个人…品行不好,或许应该再从长计议。”
  楚辞拍了拍李乐乐的肩膀。“公主多虑了,皇上现在认定了婉儿就是那个女孩儿,如果突然出现薛楠楠,皇上也只能是底下调查,如今薛楠楠没有婚配,却如公主所说品行不好,毕竟是一国之母的位置,皇上不会立刻封后的,进宫是肯定的,但还都在掌控中。”
  李乐乐歪头。“驸马别绕弯子,尽管说来。”
  楚辞笑了笑。“咱们可以这样操作…”
  几人聊了很久,快要天黑时李乐乐和楚辞才离开,两个人坐在马车上互拉着手,彼此相视一笑,他们心中都很清楚,很快这城中就要热闹起来了。
  入夜渐微凉,董婉披着外衣坐在走廊下看着天空,她还真是命苦,竟还想着让父亲找皇上请旨和离,现在想想真是危险至极,一个高大的身影压了过来,董婉想也知道是谁,没有抬头,托着下巴说着。“将军,怎么还没有休息?”
  腾潇背着手站在董婉身后,看着那消瘦的身体皱眉。“你又瘦了。”
  “将军也是如此,看着疲惫了不少。”
  “婉儿,我真的不知道会有这么多事情,我…”
  “罢了,如今已经到了这般地步,将军说什么都是徒劳,我与你夫妻多年,虽然在一起的时间很少,但眼下已经无法和离,我定会与将军共同进退,将军且安心。”
  腾潇握了握拳头,弯腰将董婉搂在怀里。“婉儿,我不喜欢你现在这般态度,你太稳定了,就像没有我这个罪魁祸首也会过得很好一般。”
  董婉靠在腾潇怀中。“将军,我真的害怕,我会真的如同梦中一般下场吗?如果是真的到了那个地步,我可以提前去死,但是我死以后,请将军善待董府,善待扬扬。”
  腾潇的臂弯更用力几分,将脸埋在董婉发中。“婉儿,我说过,如果真的到了那般地步,那也证明我已经死了,因为只有我死了,他们才会伤害到你。”
  董婉的眼眸中充满了雾气,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抉择,但是她真的是害怕的,靠在腾潇嗯臂弯中呜呜的哭出了声音。
  将军府中,饭桌上嘉诚就没有看到腾潇回来,带着笑脸问着腾母。“伯母,怎么不见腾潇?我们不等他吗?”
  腾母一副惊讶的样子说着。“你不知道吗?腾潇那孩子真是混账,你也应该知道,腾潇的岳母病重,婉儿已经过去侍奉几天了,可是亲家母还是不见好转,腾潇怕婉儿身体吃不消,从今日起也过去侍奉了。”
  嘉诚拿着筷子的手有些发白,努力隐忍着,换上清纯可人的表情。“伯母,将军身份尊贵,本跟董家成亲就已经有些受人非议,如今将军又直接住进去,恐怕会让皇上和那些大臣们多想。”
  腾母轻轻放下筷子,看着嘉诚说着。“嘉诚,伯母认为你是知疼人的,怎的也跟那些幕僚似的多思多想,那亲家母本就是潇儿的半个母亲,婉儿因为生下扬扬身体一直好好坏坏,如果这时候潇儿不过去帮忙,累坏了婉儿,亲家母又加重病情,那我们将军府可是要被扣上感情冷漠,苛待儿媳的名声的。”
  嘉诚抿着嘴,低下头缓缓说着。“伯母,嘉诚没有多想,只是觉得有些不妥,现在听完伯母的话觉得似乎是有些道理的,嘉诚刚刚失言了。”
  腾母轻轻擦了擦嘴角站起身。“罢了,我吃饱了,你吃完了就让下人们收拾了便是,还有呀嘉诚,伯母看你现在的装扮有些过时了,明日伯母让下人们去给你采买一些当下最时兴的衣服和首饰,如今你回来,伯母定不会再让你受委屈。”
  本来因为听见腾母维护董婉而生气的嘉诚听见最后几句,终于开心的笑了笑,站起身走过去拉着腾母的手。“伯母,嘉诚就知道伯母最疼爱嘉诚的了。”
  腾母拍了拍嘉诚的手,随后让下人扶着离开了,留下嘉诚和她的随从侍女站在原地,等腾母走远了,嘉诚才黑了脸,摸了摸头上的珠钗直接拔了下来扔在地上。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6990/26990614/141413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