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青梅竹马不相识 > 第64章 可以侍寝了

第64章 可以侍寝了


“嫔妾今日出来没有带着绢帕。”
  肖贵妃哪里能放过她,指了指薛楠楠的手心。“那不就是吗?楠嫔不要藏拙了,快给嘉诚看看你的绢帕,那可是你和皇上定情的绢帕,仅有你一人能绣的。”
  薛楠楠想撕了肖贵妃的嘴,尽管脑海里过了无数遍,手中的绢帕还是被陶嬷嬷抻了过去甩平,双手呈给嘉诚郡主。
  嘉诚看着手中两块一模一样的绢帕愣住,皇上刚刚发火的原因找到了,她没有找到董婉不检点的证据,却找到了楠嫔娘娘不检点的证据,这说明什么?说明她亲手把皇上的遮羞布扯了下来,还…反复扯。
  “这……”
  肖贵妃故作惊讶的捂着嘴。“哎哟,这一模一样的绣法真是让人意外,臣妾想着,楠嫔娘娘进宫以前或是真的有些好姻缘?”
  薛楠楠立刻跪在地上,她应该说些什么,或者必须说些什么才行!“嫔妾没有,这绢帕不知道怎么到冀望江手上的,皇上,你要相信嫔妾。”
  李邢看着薛楠楠,现在知道求情了?事情已经挑明,没有回头箭了,既然你一直不安分,那就处理了吧,转身看向太后。“太后,朕累了,后宫之事还是您和肖贵妃来处理吧。”
  太后点头。“这件事或许皇上处理比较棘手,那就哀家协助肖贵妃处理,陶嬷嬷,将楠嫔带回去,稍后哀家和肖贵妃过去审问。”
  陶嬷嬷早就看楠嫔不顺眼了,挥手让两个嬷嬷拉着楠嫔就退了下去,丝毫不客气也不在乎皇上的脸色,背叛了皇上,就算能留下一条命也不会再恢复以前的荣宠了,这个楠嫔算是毁了。
  薛楠楠自始至终都没说几句话,却是今天最惨的人,她的钗环被人用力扯下,有的甚至带下来几根头发,疼的她哇哇的喊着,华丽的服饰也被人扯了去,只留下橘黄色的内饰便被关在一个小屋子里,只有一个门和窗口,什么都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薛楠楠觉得自己的天塌了…
  嘉诚见着楠嫔被人拖走,吓得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她有些后悔了,甚至觉得是腾潇故意让她来的,但是现在什么都不能说了,多说多错,若是惹怒了皇上后果不是她能承担的,况且腾潇没有那么多的心眼,他不会害自己的。
  李邢看着嘉诚惨白的脸色,心中竟然有些冷笑,为什么一个个,一个个都是蠢货!“嘉诚,多亏了你大胆进言,朕会好好赏赐你的。”
  嘉诚跪正身子刚想开口,太后也站起身走下台阶。“是啊嘉诚,多亏了你,你放心,哀家也会好好赏赐你的。”
  嘉诚离开皇宫的时候带着不少赏赐,她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总觉得自己应该是做错了事情,看了看身后的赏赐,她的心中竟没有那么压抑了,罢了!总算不是白来一趟。
  薛莹莹来到御书房的时候里面已经没有其他人了,只剩下李邢和小东子两人,她对于薛楠楠的事还不知道,李邢特意封了所有人的口,轻轻进门就见小东子一脸苦相,小东子正煎熬着,一抬头看见薛莹莹进来瞬间眼中有了亮光,李邢低头看着奏折,听见脚步声便不耐烦的吼了一句。“滚出去!”
  薛莹莹顿住,微微颔首。“嫔…嫔妾告退…”
  李邢听见是薛莹莹便赶忙抬起头,看着薛莹莹被吓得脸色有些发白,站起身走过去。“不是冲你,是朕忘了约你下午过来的事情了。”
  薛莹莹笑了笑。“皇上怎么不开心?”
  李邢拉着她走到榻上旁坐下,自己走到另一边随性的盘腿而坐,挥了挥手示意小东子准备茶点,小东子自然明白,赶忙把准备好的温茶和甜点端了过来,屏退了所有人后自己也退了出去。
  李邢端起温茶喝了一口,眼神有些浑浊,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薛莹莹没有喝茶,只是看着李邢。“皇上心中有事?那嫔妾还是改日再来吧。”
  李邢挥手让她别动。“是一些糟心事,朕才忘了跟你的约定,吓到你了。”
  薛莹莹摇头。“不妨事,以后嫔妾过来还是让人通禀一声吧。”
  李邢叹气,轻轻用手点着桌面。“有件事…朕觉得你应该知道。”
  薛莹莹听着李邢说完刚刚发生的事,吓得站起身捂着嘴,薛楠楠跟别人私相授受?这不可能,她的眼睛比天还高,一心只想嫁给皇上做皇后的。
  李邢看着薛莹莹惊讶的表情,突然笑了一下。“你坐下,朕又不会迁怒于你。”
  薛莹莹慢慢坐回榻上,眼睛时不时看着李邢。“皇上会杀了姐姐吗?”
  “你希望朕杀了她吗?”
  “嫔妾不知道,她的罪太大,可是嫔妾了解姐姐的为人,姐姐虽然嚣张跋扈…却还算本分,内心很是高傲,冀大人不会是姐姐的良配,就算姐姐真的有了私相授受的人,大概也是王爷之类的吧…”
  李邢看着薛莹莹,她眼眸低垂,对自己没有任何隐瞒,直言不讳的说着自己所知道的一切。“朕心中有数,不会杀了她,但是这皇宫…她是不可能留了。”
  薛莹莹有些惋惜。“皇上如果把姐姐轰出宫去,跟杀了她又有什么区别,她的高傲不会允许的。”
  “俪嫔是想为她求情吗?”
  薛莹莹看了看李邢,她知道这是皇上,可是那也是她的姐姐,是父亲最喜欢的女儿。“嫔妾知道不该说什么,所以嫔妾不会求情,只能请皇上从轻发落…”
  “那你可知道,当初害你不得不留在宫中的人也是她。”
  薛莹莹并不惊讶,而是冷静的坐在那里,李邢挑眉。“你知道?”
  薛莹莹苦笑一下。“这很难猜吗?这个皇宫中嫔妾只认识她,进宫以后也不曾见过其他娘娘,谁又有闲工夫来陷害嫔妾。”
  李邢端着茶水的手一顿,他一直想着薛莹莹跟董婉一样让人垂怜,却也忘了她是薛相的女儿,她也是人,会有思想,会保护自己,会想过自己的生活。
  “朕可以放过她,也可以留下她。”
  “多谢皇上。”
  “俪嫔…有些事不是那么轻易谈成的,或许你进宫这么久,应该可以侍寝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6990/26990614/141413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