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青梅竹马不相识 > 第99章 您被算计了

第99章 您被算计了


这时候另一个侍卫快步进入,拱手跪地说道。“回皇上,那些难民突然都散开离去了。”
  嘉诚听完心中稍微稳定一些,继续说着。“皇上您看,那些难民真的只是嘉诚开的一个玩笑罢了,可是楠妃娘娘却如此说我,我真的没有任何恶意,皇上…”
  薛楠楠脸色冷了一下,显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甩了一下手走回座位上,肖贵妃看着薛楠楠的脸色,心中竟然有些痛快之意。“楠妃妹妹这是怎么了?突然就不开心了?”
  薛楠楠笑了笑。“难民退去是好事,臣妾怎么会不开心呢?贵妃娘娘看错了,只是县主毕竟招揽了一些人围在城门口闹事,这件事是板上钉钉的。”
  嘉诚恨得要命,但是如今自己已经落了下风,无奈抬头看向李邢。“皇上,嘉诚真的不是故意的。”
  李邢摆摆手。“你也不必如此,朕不会要你的命,也不会让你回到封地去,只是那些难民虽然离开了城门口,可是依旧会在附近徘徊,朕命你一天时间内处理好,你可接受?”
  嘉诚点头。“接受。”
  李邢站起身看着那些清倌,摇头说着。“这些乐师,朕不说恐怕大家都心知肚明,嘉诚对腾潇还真是爱到心中情根深种。”
  嘉诚脸色难看没有说话,她知道今日以后,她与腾潇是再也不可能了,只能低着头抿唇哭泣,腾潇看着那些与自己有些相似的面庞也是心中酸楚,明明都是大好年华,却被嘉诚毁了一生。
  李邢可不管嘉诚如今的心思,也不想顾及她的脸面。“看来对你的禁足和臀刑并不管用,你的心还是静不下来,明日处理好那些假难民后,你就禁足到年关为止,在这期间也别闲着,既然你说心思王叔,那便每日都抄写孝经,等年关之时,朕会派人将你抄写的孝经送到王叔手中的。”
  嘉诚支撑地面的双手微微颤抖,但是好在保住了命,也保住了自己在城中继续住着,将头抵在地上回道。“多谢皇上。”
  李邢再次看向那些清倌,“至于你们…今日不知道你们是被谁利用,但是确实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你们也不必害怕,朕不会迁怒你们,而且你们的曲子朕很喜欢,既然已经离开了封地那么远,也就没有回去的必要了,就在城中安顿住下吧。”
  清倌们纷纷磕头。“多谢皇上恩典。”
  李邢背着手看向冀望江。“冀望江,这件事就由你这个文官来安排,你且好好安顿他们,不可让人伤了他们分毫,朕也会让腾潇辅助你的。”
  冀望江和腾潇互看一眼,随后拱手。“微臣遵旨!”
  李邢看了看糟乱的众人,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嘉诚,摇着头往薛楠楠那里走过去,伸出手拉着薛楠楠。“今日这生辰宴真是让朕难忘,无趣得很,楠妃陪朕去休息吧。”
  薛楠楠拉着李邢的手起身颔首,眼神示意桃浅拿着刚刚的那支红梅,自己便扶着李邢离开了,桃浅赶忙拿了红梅冲着肖贵妃行礼,随后小跑离开。
  一时间厅内安静的可怕,众人纷纷互看一眼,也不知道该不该离开,肖贵妃忍了很久才慢慢站起身,脸上挂着笑容却很难看。“既然皇上累了,那宴会就到这里吧,众位也回去吧。”
  大臣们这才舒了一口气,纷纷行礼后退了出去,总是觉得今日这事不一般,没准儿后面的事会更厉害,但也都是明哲保身,选择当睁眼瞎吧。
  嘉诚回了县主府,一进门就看到院子里站着的一抹青衣,眼眸瞬间湿润起来,小跑过去扑在那人怀里。“我一听说那些难民退了下去,就知道是你来了。”
  弼慎思搂着怀中的人,手心轻轻拍着嘉诚的后背温声说着。“一听说您需要我,便马不停蹄的赶来了,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嘉诚从弼慎思怀中抬起头。“晚一步?你这话什么意思?”
  “进去说,外面冷。”
  两人来到屋内坐在桌子旁喝着暖茶,弼慎思才缓缓开口。“您离开封地后有一阵子,那些清倌便自请离开,王爷没有多想,只是认为您会嫁给腾潇将军,那些清倌也正好省的处理了,便由着他们离开了。”
  嘉诚叹气。“父王糊涂,我和腾潇的事情没有定下来之前,那些人都是不能露面的,如今我跟腾潇之间,真的没有可能了。”
  “县主…您被算计了。”
  “算计?是谁?”
  “不知道,但是可以感觉到王爷被人监视着,而且那些假扮难民的人为什么那么巧会和那些清倌一同过来?就在最后几天的时候,那些清倌反而加快了脚步提前过来了,还突然一下子打响了名号。”
  “是肖贵妃?”嘉诚皱眉。“那些清倌就是肖贵妃给太后提议进宫的!而且刚刚她也提起秋猎之事,似乎对我有敌意。”
  “不见得,我听了您刚刚说的宴会上的事情,似乎觉得肖贵妃没有必要针对您,而且如果是她想要针对您,为何还会自己暴露出来邀请那些清倌?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吗?”
  “那还能是谁?”
  “那个楠妃…是什么人?”
  嘉诚一想起薛楠楠就恨得要命,拍了一下桌子。“是薛家的嫡出女儿,一开始就说是跟皇上小时候有约定的人,直接抬嫔位,后被我误会与外男有私情,差点死在太后和肖贵妃手中,只不过又澄清了,因为毁了身子基底无法有孕,所以被特例抬位楠妃。”
  “这么说,这位楠妃与您的恩怨似乎更大?”
  “我和她还有杀母之仇。”
  弼慎思听完嘉诚说的薛夫人之事,皱眉有些无奈。“您太急躁了,这里并不是封地,随便您想杀就杀,想毁就毁的。”
  嘉诚满脸不悦,站起身看着弼慎思。“我让你来是替我出主意的,不是来指责我的。”
  弼慎思摇头叹息。“从现在的情况来说,应该还用不到我,这些事您可以自己应付,难道是有别的事儿吗?”
  “还不是那个冀望江!只是因为一个误会而已,他就像疯狗一样盯着我不放!前几日还带了一个人彘送来恶心我!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26990/26990614/141413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